>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紫芒星痕

第四百七十四章 紫芒星痕

 热门推荐:
    魔神降临在天城上空,磅礴的魔气搅动方圆千里不得安生,难以言喻的滞闷与恐惧从心底升起,这让天城神卫吓得魂飞魄散。

    绝尘被禁锢在半空中不能动弹,他凝重的看着魔神,沉道:“你是谁?”

    魔神不答,他挥手打出一道魔气,这魔气翻涌化作黑色怒龙咆哮千里,所过之处镇压得虚空阵阵塌陷,这是一股可以毁灭尘世的力量,黑龙咆哮着袭向了绝尘。

    死亡临身,绝尘怒吼着要冲破束缚,不愿坐以待毙,他拼尽一身真元砰的一声震碎周遭的虚空,在危机临身的时候瞬移百丈,躲过黑龙袭击。

    那黑龙轰的一声撞在天城上,登时地动山摇,乾坤崩毁,天城坚硬若钢铁的城墙不堪一击,阵法也顷刻告破,一击之下,有无数神卫灰飞烟灭,惨嚎着消失在世间。

    “回旋天影!”绝尘看到神卫惨亡大怒,他施展出绝学,一道紫色刀芒破空狂啸而出,袭向魔神。

    魔神坐下的荒魔兽看到立功的机会来了,它扑闪着翅膀吼了一声,狂暴气浪瞬间凝成与刀芒撞击在一起。

    砰的一声,荒魔兽竟与绝尘不相上下,绝尘再次出手,一刀挥旋而出,斩向荒魔兽的脖颈。

    荒魔兽身躯巨大,也算灵活,可它背着魔神如背山一般,只能勉力浮在半空,一刀临身后竟避无可避,它灯笼大的眼眸里露出惊恐之色,心道没事献啥殷勤?

    好在魔神没有置之不理,他右手一指点出,有雷霆化作的劲芒破空而去,击在刀芒上,砰的一声刀芒粉碎,狂暴巨力反噬绝尘,绝尘大口吐血倒飞而回。

    “该结束了。”魔神缓缓开口,他一手运转神雷之力,暗淡的乌云笼罩下赫开一道天光,那天光酝酿了紫色雷芒,轰隆一声从九天落下,水桶粗大的天雷击向绝尘。

    绝尘避无可避被天雷击中,整个人几乎要粉身碎骨,他闷哼了一声,显得极为痛苦,在半空中摇摇欲坠,血染战甲。

    绝尘不甘心,他握住神刀,要做最后一搏。

    魔神见他勇气可嘉,缓缓道:“吾手下不斩无名之人,你的名字。”

    “绝尘。”绝尘冷冷回应。

    “很好。”魔神赞赏点头,双掌平摊,登时风雷之力汇聚,凝成恐怖魔芒,欲吞噬天地,猛然降落,袭向绝尘。

    绝尘不甘心就这样身死,他还有太多心愿未了。

    这时,立身半空的绝尘体表气息忽地发生变化,他漆黑明亮的眸子内闪过一道紫色星芒,随后再握刀的一瞬,竟猛然攀升气息,他沉喝一声,刀断长空,竟硬生生阻断天堑,将魔神这一招粉碎。

    “嗯?”魔神露出意外之色,缓缓道:“神之力,你非凡人。”

    话语甫落,轰隆隆天地鸣动,紧接着虚空扭曲,一刀一剑破空而来。

    刀剑联袂,发挥出恐怖慑人的威能,直欲斩碎天地,也要—滅神。

    魔神见状,缓缓平摊双手,周遭魔气大盛,任凭那两道恐怖劲气临身,砰的一声就化为乌有,而魔神丝毫未受到损伤。

    虚空裂开,倦尘音与刀神从空间乱流中走出,道尊与道主也出现,四大传奇高手拦下了魔神。

    金痕化作金芒破空而来,他看到天城遭毁大怒,又看到绝尘受伤,忙飞上前问道:“你无碍吧。”

    “没事。”绝尘摇了摇头,他眼眸里的紫色星芒退去,恢复如常,只是面色惨白,摇摇欲坠。

    金痕扶住绝尘落至天城城墙上,咬牙切齿的看着半空中的魔神。

    魔神被刀神,倦尘音等人拦着,四道磅礴冲霄的气息与魔神抗衡,但即便如此也稍落下风,魔神的恐怖实在让人难以承受。

    岂料,魔神因为见到绝尘眼眸里溢出的紫色星芒后,就负手缓缓退去,他腾空而起,虚空裂缝扭曲,随即消失,而魔帝与四战神见状,也忙跟着离去了。

    魔神忽然离开让人疑惑不解,但风云散尽,浓郁魔气渐渐消散,也让众人松了口气,魔神的强大非人力所能抗衡,饶是道门双尊与刀神倦尘音联手,也难有胜算。

    位于玄海界的天城,被战火硝烟覆盖后,到处皆是残垣断壁,硝烟未曾散尽,已有存活神卫神情暗淡的为同伴收尸了,这一幕看在大伙儿眼里,十分不是滋味儿。

    道尊叹道:“这只是一个开端,魔神临世,注定要上演无数悲剧。”

    刀神淡道:“正因如此,我们才要阻止魔神,将他送回天界。”

    道主冷笑了一声,道:“要送魔神回天谈何容易啊!”

    “吾相信墨白能做到。”刀神撇了道主一眼后,旋即化作银芒离开。

    看到刀神这般孤傲,道主心中愤懑,一旁道尊看在眼里,呵呵笑着安慰道:“道主何必小肚鸡肠,商子洛性格即是如此,能与他合作已是万幸,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来得好,我劝你还是收敛一些吧。”无论怎么说,这里民都夹杂着一丝嘲弄的意味。

    道主哼了一声,也转身离开。

    道尊见状,无奈朝倦尘音道:“那咱们也回去吧,希望墨白能在三战之前赶回。”

    说罢他与倦尘音一同离开了天城上空,回返神州大地。

    天城城墙上,金痕眼睁睁看着绝尘重创,心中愤怒的紧,他要为自己兄弟疗伤的时候突然怔住了,因为绝尘身上的伤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再探查时已几乎复原了,他惊道:“怎么可能!”

    “你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金痕瞪大眼睛问道。绝尘也很古怪,就将方才的诡异变化告知金痕,金痕听后沉默下来。

    半晌后他对绝尘凝重叮嘱道:“此事不要泄露给他人,一切等大哥回来再做决定。”

    “好。”

    “我先带你回天城养伤吧,天城不容有失,下方镇守的魔物更不能被破封。”

    说着话,金痕带绝尘回到了天城深处。

    而在天城下方,有一道恐怖的深渊凝成,那里死气重生,邪氛肆扰,淡淡的绿色光华映照,是一片诡谲杀伐之地,仿佛能吞噬一切生机。

    在满是碧绿邪氛的深渊内,传来阵阵浓郁喘息,似乎受尽了暗无天日的折磨,他想要破封而出,但在封印上空,有一道石碑悬浮,分别散出黄、赤、紫、绿、白五色光华,五种光华释放异彩,笼罩整片邪祟深渊,镇压着祸世魔物。

    随着魔神的降临,恐怖魔劲扰动了天城,而方才一道紫芒破空而去,救了绝尘,让这五色光华有些不稳。

    忽地,浓郁邪渊内,一股股磅礴憾世的邪氛升腾咆哮,不断撞击五色石碑,砰砰声不绝于耳,但不论这股邪力怎样冲击,那石碑都固若金汤,难以撼动。

    “吾……不甘心啊……不甘心!”内中传来愤怒的嘶吼,震得深渊隆隆作响,但无人听见。

    …………………………………………………………………………

    魔神离开道域玄海界,回至神州大地的西海之滨,云上魔宫的宫阙内,魔神高高在上的坐着,他的神情依旧淡然,紫色魔眸流转,似在沉思。

    魔帝拱手疑惑道:“吾皇,明明胜券在握,为何您要放弃这次机会?”魔帝不解,如果这时候解决刀神等人,无疑是给墨白等人沉重有力的打击。

    魔神眸子开阖,最终微微闭上,缓缓道:“退下吧。”

    “这……是。”魔帝等人不敢违逆魔神命令,虽疑惑万千,却也只能黯然退下。

    魔神坐在王位上,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紫色星芒,神灵叹气,在大殿内泛起淡淡波纹:“原来,他们回到了下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