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噩耗传来

第四百七十五章 噩耗传来

 热门推荐:
    万里狂沙的道隐天宫内,幽幽黄土成堆,诺大祭台释放点点光蕴,映照虚空黑暗乱流,天界之门赫然在此了。

    墨白与念如来商议过后,遂带着念如来师兄尸骨离开道隐天宫,并在外围布下多重禁制。

    两人一路沿着来时方向,冒狂沙万里回至佛山。

    他们来到佛山后就察觉了异常,念如来叫了声“不妙”就忙化光进入因禅寺。

    寺庙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众多僧人都成刀下亡魂了。

    “诸位……啊!”念如来看到这番景象,险些昏厥过去,他看到禅提尸身倒落血泊中,看到曾经朝夕相处的僧人们此刻尽化冰冷尸体,一股愤怒从念如来心头升起。

    墨白进入后看到这幅人间修罗地狱的场景也大惊!

    念如来双手合十,悲恸道:“是罪恶之城所为,这里残留的气息有拳皇。”

    墨白闻言怒上眉梢,他往外走去。

    念如来见状忙拦下墨白道:“施主往何处去?”

    墨白冷声道:“我与拳皇尚有恩怨,如今他滅因禅寺,我要他付出代价!”

    念如来叹道:“施主以正事要紧,或许这也是天命所至,因禅寺终究要回归终点,施主还是往神州一行,与众人对付魔神吧。”

    “大师……”墨白心中愧疚,若不是他要带念如来往万里狂沙,因禅寺也不会遭劫啊。

    念如来苦笑道:“事已成定局,施主还是离开吧。”

    墨白道:“那大师你往哪里去?”

    “贫僧……贫僧就在因禅寺后山等候,优昙尚未开花,贫僧还要护持,但望施主有回时,往因禅寺一遭。”念如来道。

    “我记下了。”

    墨白郑重应下,他化作金芒往神州而去,佛门讲究因果,既然这桩杀业与自己有关,那终有一天,罪恶之城会因这番恶行血债血偿。

    墨白离开了,念如来独自站在寺院中,凝视满地血迹,那些熟悉的模样倒在了血泊中,他将这些僧人都收埋了后,就往因禅寺后山的悬崖上而去,那里的优昙花不容有失啊。

    ……………………………………………………………

    神州大地,大周皇宫内,随着约战时日接近,众人还在等候墨白回归。

    墨白也不负众望,最终回到了皇宫大殿上,大伙儿欣喜,询问此行收获,墨白如实回答,将所见所谓都告诉了众人,独独隐去因禅寺遭劫的细节,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事,都该自己来做。

    众人听闻墨白所言喜后皆沉吟不语,细细考量其中。

    刀神道:“吾曾看过有关创始之初的记载,所谓创始,皆由当初九神降临,共创三道六界,又名神州大地,神州大地有九域,儒释道,妖鬼魔冥幽邪共存,这片大周所在净土,便是九域公认最富庶之地,六域因私欲所致,毫不客气地窃取天地精华,最终导致六域崩毁,为生存,他们攻入大周净土,三教力抗,最终引发一场惊天之战,而六域以失败告终,被封印无期。”

    “不错。”倦尘音也道:“道门中也有典籍记载,昔年九神创始之后,不知所踪,疑似回归天界,但从未有人验证,现在看来,道隐天宫内的天界之门,便是神灵回归之所了。”

    墨白沉默,暗自打量道尊与道主,发现两人面色如常,未有不妥,心道:“太白剑阿之事与两人拖不了干系,之前对付魔神又未尽全力,这其中,怕有些问题,需要小心谨慎。”

    他对双尊拱手笑道:“不知两位有何见解。”

    道尊闻言,淡笑道:“道隐天宫既已寻得,咱们应设法开启天界之门,将魔神送回啊!”

    墨白摇头道:“道尊所言极是,但正因如此,才有几点难题要解决。”

    道主“哦”了一声,饶有兴致问道:“有何难题?”

    “一,天界之门我尚不知如何开启,二,魔神实力颠覆玄黄,又怎会轻易愿入天界之门呢?”墨白叹道说出两个最令他困扰的原因。

    强行对付魔神,将他送回天界,在场众人虽是神州强者,可也没有谁自认有这番能耐,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道主忽地开口说道:“凝渊为魔族,但修为着实不简单,本座与他有些交易,以吞噬龙涎换取他之出手,想来也是一份助力。”

    吞噬龙涎……

    墨白怔住了,与凝渊合作不是早就商议之事吗?如今看来,凝渊似乎又忽悠了道主一件宝贝啊,他心里暗笑,却不点破,因为他对道主实在没些好感,遂故作沉吟片刻,道。

    “既是如此,那道主可带龙涎再寻凝渊,三机谶上也言明,咱们与他联手,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墨白道。

    道尊闻言轻“嗯”一声,诧异道:“三机谶言明何物,也与那小魔有关系?”

    墨白一惊,暗道自己竟说漏了嘴,回过神来他忙摆手讪笑道:“无事无事,您放心即可。”

    道尊虽心有疑惑,可见墨白不愿明言而且也对自己多了几分警惕,疑惑同时也有几分不满,毕竟墨白在道域可没少收自己好处啊,现在倒好,翻脸不认人了!

    最终大伙儿商议后,也都各自忙碌去了,准备与魔神的第一战。

    大殿上,刀神与倦尘音留下了,他们的神色有异。

    墨白有些纳闷,问道:“两位这表情,是否发生了事情?”

    “这……”

    刀神与倦尘音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开口,但神情中隐透露的几分痛色让墨白心中不安预感渐渐强烈起来。

    墨白收敛笑意,沉道:“发生何事了?”

    最终,刀神叹了口气,说道:“苏辛出事了。”

    “什么!”墨白如遭五雷轰顶一般,倒退了两步。

    “你……”

    “具体如何了?”

    刀神看他震惊模样,不忍道:“苏辛被魔神所杀,葬身魔云顶。”

    轰隆一声,这次更如晴天霹雳,惊得墨白接连倒退数步,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刀神眼疾手快,扶住了墨白。

    “我无碍。”墨白轻轻推开刀神,淡淡的金眸虽平淡如水,但内中伤心怎么都无法掩去。

    苏辛对他而言,不是这短短的师兄弟情分,而是前世的所有支撑与依仗。

    前世三百年,每次历练挑战,为突破境界,他寻的都是苏辛,虽为敌手,但真正知己知心的,唯有这名对手,今世更成为师兄弟,他始终难以忘却,这名年轻剑者孤傲却沉默,有事藏在心底的性格,和他很相似。

    乍闻噩耗,悲从心来,墨白只觉心情瞬间沉至谷底,他咬牙道:“魔神!”

    没有谁明白他的心情,也没有人明白苏辛对他而言的重要性!

    刀神劝道:“你要冷静,魔神实力你该清楚,不能鲁莽行事。”

    墨白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抑住内心怒火,平静道:“我明白……”

    倦尘音道:“吾将苏辛留下的剑印与一缕神魂带回来了。”

    神魂……

    墨白闻言觉得来了希望,可他又沉默下来。

    倦尘音与刀神知道墨白足智多谋,这短短一瞬该想到了所有的事情。

    没错,墨白想到了,他知道魔神选择击杀苏辛,定为了魔剑道,这恐怕就是魔神的弱点,他握紧了拳头,一缕神魂是苏辛复生的契机,但传承剑印后将彻底湮灭。

    如若不传承,神州大地将会沦陷魔神之手,如何抉择,明明知道如何抉择,却始终不能下定决心,因为这是苏辛的命啊!

    倦尘音撇了刀神一眼后,遂挥手释出剑印与神魂来,大殿上悬浮出暗淡的三寸小剑与外围的一缕光华萦绕,这是苏辛的神魂与剑印。

    “如何选择由你安排吧。”

    倦尘音与刀神转身离开了大殿,这里就只剩下墨白一人,以及一缕神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