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一战后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一战后

 热门推荐:
    荒野上寂静无声,血腥气息蔓延,浓郁魔气冲天,往四方扩散,要席卷整个西海之滨万里之遥。

    但凡魔气所至之处,毫无生机可言,任何生灵都被摧毁殆尽。

    佛子拦住了墨白去路,半晌他道:“你看到了。”

    墨白讶异道:“看到什么?”

    佛子说道:“魔神之能,不是你所想象的。”

    墨白沉默不语,佛子言外有意,他皱眉问道:“你究竟是谁?”

    佛子的表现,此刻不再像魔域之人,所以墨白这么问了出来。

    佛子摇头道:“你无须知晓吾真正身份,吾有两件事情告诉你。”

    “但说无妨。”

    “魔神有弱点,但可以忽略,他之护体魔源会有短暂换气,换气仅一息光景,所以要破除他护体魔源,需要以强大外力攻破后把握那一息瞬间,破除他的护体魔源,否则魔源再生,又将无穷无尽。”佛子语出惊人道。

    墨白惊讶,佛子竟然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而且与方才判断几乎没有太大差别,魔神仅此一个弱点而已,而且这是圣魔之体的弱点。

    魔神三成功体降世就能覆灭神州,若非圣魔之体,堪称无解,如今机会来了。

    念及此处,墨白又询问佛子道:“那你可知晓破除魔神护体魔源后,如何将之送回天界?”

    佛子淡淡道:“你应知晓道隐天宫了。”

    墨白点头应道:“道隐天宫,我已查到了,但天界之门如何打开?”

    佛子沉吟片刻,回道:“你可以找魔厌,他是魔神之子,拥有开启九天裂痕的方法,所以天界之门,他应也能打开。”

    魔厌竟是魔神之子。

    墨白震惊,当初太白剑阿将之封印在道塔之内,本以为是个了不得的魔域强者而已,但没想到,他竟然是魔神之子。

    不理会墨白的惊讶,佛子挥手送出魔珠,珠子四周闪烁淡淡血芒的丝光,游走落至墨白身前后,道:“此为魔族特有信物,凭借此物,你能感应到魔厌所在,趁此机会去找寻吧。”说罢,他转身要离开。

    “等等。”墨白叫住了他,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谁?”

    “吾?”

    佛子没有回头,他想了想后淡笑挥手道:“吾就是佛子。”话语甫落他转身化作赤芒往西海之滨飞去。

    ………………………………………………………………

    佛子离开后,携着满腔疑惑的墨白将魔珠收起后,往皇城赶去。

    一路上,尸横遍野,生灵皆亡,草木荒芜,一片末日之景,所过之处河流干涸,地面开裂,大山崩毁,尽是凄惨破败,白衣看在眼里沉默不语,他能改变什么?

    这是神灵的手段,三战定神州,已经拖延了魔神步伐,否则凭借他恐怖的力量,哪怕赔上所有人的性命也难以抗衡。

    他回到了皇宫大殿后,越天行等人就围了上来。

    “墨白,你终于回来了,西海之滨方圆万里被屠戮,生灵尽皆死绝,这消息你可知道?”

    越天行急道。

    墨白淡笑道:“你消息真够灵通。”

    越天行叹道:“是驻扎在西海之滨的弟子汇报的,饶是地魂境都被这股魔气侵蚀灰飞烟灭,普通百姓更无人幸存。”

    “究竟发生了什么?”

    墨白环顾四周,反问道:“刀神他们呢?”

    越天行回道:“倦尘音受到重创,刀神等人在为他疗伤,这一战,你们是否败了?”

    墨白点头道:“败了。”语气淡然,但依旧有一抹沉重。

    越天行看眼前白衣完好无损,皱眉道:“你未出手?”

    “嗯。”

    “你为何不出手?你拥有神灵之光,是唯一能与魔神抗衡的人啊!”

    越天行闻言有些急了,要知道这可关系到数以百万计的生灵,他看向白衣的眸光有些变化,因为墨白的举动太反常了,他竟然没有阻止魔神!

    他沉声道:“你该不会有其他的心思吧?”

    墨白轻“嗯”一声,瞥了越天行一眼,饶有兴致问道:“何以见得?”

    越天行沉道:“若你全力出手,定能拦下魔神,也避免西海之滨方圆万里生灵的毁灭。”

    众人闻言,都心存了一丝疑虑,饶是暮成雪也不例外。

    墨白目光扫过众人一眼,摇头叹气道:“要阻止魔神,总需要牺牲,这些难以避免。”

    越天行忽然冷笑一声道:“若你已经做了最坏打算,并且有逃跑的准备,那就当我全然未说吧。”

    墨白觉得今日所见的越天行有些古怪,他也不多言,转身化作金芒破空而去。

    白衣的忽然离开,让大殿众人为之一怔,就这么走了?

    “可恶!”越天行怒道。

    天玄尊者也皱眉道:“难道墨白已经有了离开的打算?”

    “我看是,魔神这般强大,连倦尘音都重伤昏迷不醒,墨白拥有神灵之力,要为自己寻条后路也有可能!”有道者赞同道。

    “太不像话了,他可是咱们如今唯一的支柱啊,竟然不顾神州存亡!”

    “就是!”

    一时间,议论声此起彼伏,对墨白也多有不满了。

    就在这时,暮成雪忽地站了出来,她倾城精致的俏脸寒若冰霜,凝眸众人后,冷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权利,众人也可离开自谋生路,何必责怪他人?”

    “你,你这是什么话!”有一中年道人不慢道:“我等要守护神州,岂能临阵退缩?”

    暮成雪嘲弄道:“你是无力挣脱魔神掌控吧?”

    被揭破心思,那中年道人脸色涨红,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似他这等初踏道境的人而言,在魔神手下绝无逃生可能,而且魔神目地在整个神州,他若不反抗,必然被覆灭,若是有逃生可能,他早就逃了。

    经暮成雪这一揭破,众人都无话可说了。

    越天行见状,小声道:“好友,你这言语有些过了。”

    暮成雪哼了一声,往殿外走去,徒留一帮人尴尬不已。

    越天行尤自纳闷小声道:“暮成雪怎会替墨白说话?”

    …………………………………………………………

    再说墨白离开皇宫大殿就化作流光离去,他往无尽荒漠前行,速度展到极致,瞬息百里,很快又来到了荒漠中的熟悉绿洲。

    他挥手释出地麟令来,但见紫色光华缓缓生出,往四方扩散,约莫片刻,一道紫芒破空而来,落至地面后,现出夜麟身影,身穿紫色战甲的夜麟忙走向前来。

    他单膝跪地道:“参见主人。”

    墨白忙扶起他道:“快起身吧,北冥雪踪迹可有寻到?”

    “这……”地麟露出为难的神色,起身如实答道:“冥神好像凭空消失一般,无迹可寻,冥医等人还在寻呢!”

    墨白闻言沉默,北冥雪至今没有消息,她会去哪儿?

    但眼下孰轻孰重,他还分得清楚,遂问道:“冥医前辈在何处?”

    夜麟答道:“他目前仍潜伏在佛山周遭观察情况,而且……”说到这里,他微微止声。

    墨白淡淡道:“但说无妨。”

    夜麟称了声“是”后道:“冥医对您似乎很不满意。”

    墨白知道是因为北冥雪的缘故,但他还是对地麟道:“那就请你设法带冥医前辈往大周皇宫,医治倦尘音吧。”他不好露面。

    夜麟意外道:“倦尘音也会受伤吗?”三道六界之战,倦尘音尚能一对六界高手,没想到时隔两千多年,强大如他也受伤了,甚至需要冥医去医治。

    墨白“嗯”了声道:“魔神降临要覆灭神州大地,倦尘音与之一战受重伤,我思来想去,唯有冥医前辈能一试了。”

    两千五百年前的硝烟已经随风湮灭,况且夜麟等五族是受冥域三皇蛊惑,对道域敌意不深,如今墨白身为地麟族之主,他便依命行事,拱手寻冥医去了。

    夜麟离开后,墨白的心稍舒缓几分,他眸子撇向东方乌云翻滚的罪恶之城,想要出手抹平这里,因为佛山众僧人的命还没有偿还,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转身离开荒漠,要寻魔厌踪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