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三决

第四百八十六章 第三决

 热门推荐:
    无尽荒漠,身穿黑色甲胄的魔厌与墨白并肩而坐,他们沉默不语,眼神看着半空,月明星稀,若隐若现,偶有轻云蔽月,转瞬依旧云淡风轻,皓月冷辉洒落,在荒漠显得寒冷。

    白衣沉默着,不说话,魔神给神州的压力太过庞大,庞大到让众人难以喘息。

    倦尘音重伤了。

    剑孤寒身亡了。

    刀神也自毁千年根基。

    这才两战而已,当世神州的顶尖强者,已经损伤泰半。

    呼呼呼……

    远处,黑压压的天际,有巨大火翼摇摇欲坠,挥动而来,那模样看起来十分凄惨。

    “是凝渊。”

    墨白站起身来,心头一沉,这看来又不是个好兆头。

    呃……

    句芒背上,凝渊从半空坠落,依靠帝血才勉强屹立。

    白衣与魔厌迎了上去。

    “你无碍吧?”白衣扶住凝渊问道,他用真元探查,发现受了重伤,“是魔神所为?”

    “普天之下,除了这个家伙,还有谁能这般伤吾?”凝渊颇为无奈,他撇了魔厌一眼,“你该不会怪我这样称呼魔神吧?”

    “呵……”魔厌淡笑不语,魔神的所作所为,他从来不认同,虽然身为魔神之子,但魔神毫无感情,这份亲情也就显得薄弱不堪了。

    白衣叹了口气,运转真元为凝渊疗伤,一缕缕金色光华将凝渊包裹,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力汇聚,让他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的气色也好了很多。

    一旁句芒化作人形,身穿白衣,容颜俊朗,嘴角溢出的血迹触目惊心,虽然凝渊挡下了魔神大部分攻击,但他还是受伤了。

    “吾来替你疗伤吧。”魔厌瞥了一眼,走向前施展魔元抵住句芒的后背,登时魔能爆冲,磅礴力量瞬间涌入他的后背,句芒闷哼了一声,面色渐渐好转。

    时间转瞬流逝,一夜默然无语,直至天亮,月色隐去,昊阳神辉重新普照万里狂沙后,墨白与魔厌才收起真元,而凝渊与句芒也都好得差不多了。

    “这次要多谢你了。”凝渊首度带了几分感激,他感叹不已,“当初你我敌对,更联合倦尘音等人杀吾,没想到现在真的是你救吾。”

    “但你也知道,我救你是有代价的。”墨白淡淡道。

    凝渊神色一滞,哑然失笑,“回忆当初逆天而行,吾也深感愚蠢阿!”他现在才知道,魔神的力量不容抗拒,哪怕只是三成功体降世。“

    “那你要放弃了?”墨白饶有兴致地问道。

    “放弃,呵呵呵!”凝渊笑了起来,他看向白衣,微微摇头,“吾凝渊说过,这条命运之路,吾不愿走,就无人能勉强吾,哪怕魔神也不例外,因为他终将付出代价。”

    “你决定了?”白衣闻言,神情跟着凝重起来,这一战,他要付出所有,同样的,他也不会让战友有丝毫保留。

    “哈,待与魔神对决时,他就会知道,自己败得有多愚蠢了。”凝渊眼神里闪过一丝冷芒,这条既定轨迹,让他此生都成为弃子,魔神的所作所为,他都要一一偿还!

    魔厌看在眼里,不明白两人在商议什么,但他既然决定阻止魔神,同样毫无保留,遂问道:“准备何时动手?”

    墨白淡淡道:“还有八日,我要撑过这八日!”

    八日!

    凝渊与魔厌面面相觑,魔神恐怕不会给这么多时间了吧……

    ……………………………………………………………………

    破败的废墟,死亡的战影,远在北荒边境,曾经举世无双的魔神山,现在成了废墟,了无人烟,曾经至高无上的象征—魔云顶,也在与魔神一战之下,半壁崩毁!

    剑痕依旧人不复,生死相交一瞬负,曾经最值得注意的年轻天才,如今也灰飞烟灭。

    苏辛啊苏辛,一生都是这般平淡,最终得到了什么呢?

    残破的魔云顶上,孤坟前多了一道倩影。

    那倩影身穿白色长裙,长发披肩,宛若仙女,她站在苏辛的墓前沉默不语,是君凤尘,曾经北荒年轻一代的高手,唯一一名女子,她与苏辛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现在出现在魔云顶,是悼念吗?

    黄泉来到魔云顶后止步,远远地凝视着倩影,不多打搅。

    风簌簌,吹起一地涟漪,饶是此刻破败,依旧蕴藏着往昔的一丝轨迹。

    由魔剑道之主御苍玄,再至年轻天骄苏辛,短短两代人,却创造了不朽传奇。

    乌云密布,雷霆闪烁,似仍在哀叹盛极而衰的悲剧。

    孤单的倩影,任凭闷雷阵阵,狂风凛凛吹拂长裙,她瘦弱的让人怜惜,哪怕知道她也是一名强者,也忍不住心生爱怜。

    “你也来看望他吗?”终于,君凤尘回过头来,淡淡问道。

    “嗯。”黄泉从山道走向魔云顶,“希望没有打搅到你。”

    君凤尘凄美一笑,“或许在他眼中,我的地位远不及你,他想见的人,也不会是我。”

    “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黄泉皱眉,他是墨白魂身的事情不算隐蔽,但对北荒众人而言,却不是那么熟悉,君凤尘只知道自己成为冠军侯而已。

    君凤尘神情依旧,摇头道:“我不愚蠢,在北荒能与苏辛走的这般亲近,除了墨白,我不知道还有谁?”

    “你很了解他。”

    “我了解他,他却不了解我。”君凤尘叹息,美眸撇向那座墓碑,“或许,这就是结果吧。”

    “你来了,我也该离开了。”

    君凤尘最终回头看了一眼墓碑,而后化作流光离去。

    在君凤尘离开刚到了山下,她就听到魔云顶上一声惊天动地的剑鸣,那道剑鸣贯通九霄,震撼苍穹,超越了人世限制,她回过头时,就看到有暗芒破空而去。

    ………………………………………………………………

    三日后,万里狂沙,道隐天宫外,虚空扭曲,而在大殿外,墨白、凝渊、魔厌,句芒、双尊,都已经出现了。

    轰隆隆……

    虚空扭曲,暗淡无化的毁灭尘世中,一道伟岸魔影缓缓莅临,天地肃然无声,唯见神灵之姿,使得天地崩毁,黯然失色。

    是魔神来了。

    与此同时,四道流光紧随其后,魔帝、赦、佛子、龙子、四人齐至,要与魔神一同进攻道隐天宫。

    “人世神灵,接连损耗,你可愿入战?”魔神降临万里狂沙,眸光撇向天宫外的白衣剑者。

    从始至终,他都以墨白为最大威胁,因为阳神的神灵之光。

    在天界,他身为第一武神,无人可以抗衡,阳帝也不行,但来到人世后,他仅有三层功体,甚至在墨白身上重新看到久违的战影,加上神灵之光,他只将这位白衣剑者放在眼中,其余,皆是蝼蚁。

    但,接二连三的消耗,让他护体魔源被破,甚至受伤,他知道墨白在等一击必杀,所以这个机会给了眼前人,就看能否把握了。

    面对魔神的战约,墨白毫无疑问地再次怯战了,他神情凝重,遥望半空中的魔神,道:“第三战,有人代我出手。”

    “是那名黑衣剑者吗?”魔神缓缓道:“可惜他不足以抗衡吾。”

    天界武神,以武为荣耀,长久无敌的寂寞,在这人世,他渴望一个对手。

    刀神不行,倦尘音不行,剑孤寒同样不行。

    凝渊不行,甚至眼前所有的人,除了墨白,都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对手。

    面对恐怖的魔神,所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最终,魔神扫过众人后,眸光放在了魔厌身上,他缓缓道:“吾儿,你也要背叛吾吗?”

    “吾不可能放任神州被你毁灭!”魔厌冷漠道。

    “跟随吾,覆灭神州后,误会重创魔界,身为魔神之子,你当为魔皇。”魔神淡淡道。

    “呵!”

    魔厌冷笑一声,“吾既然来了,就早已预见结果,你的愿望,终会落空。”

    “那就无须多言了,有何能为,尽展吧。”魔神缓缓摊开双手,一股亘古邪元爆冲,撼动天地,搅得方圆千里,瞬成沦亡地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