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阻神之战

第四百八十七章 阻神之战

 热门推荐:
    魔神降临,摊手间,天地失衡,玄黄倾倒,万里狂沙隆隆地震,宛若崩毁。

    魔帝等人一退再退,终于找了一处山坳安稳之地,准备观战。

    而道隐天宫外,唯一能与魔神抗衡的墨白则转身进入天宫内,很快消失得无踪。

    在门外魔厌、凝渊全神戒备,随时都有出手的打算。

    道尊与道主互视一眼后,也只能硬着头皮准备一搏。

    就在这时,轰隆作响的万里狂沙中,竟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嗯?”众人尽皆循声望去,却见万里狂沙的尽头,缓缓而来一位黑衣剑者。

    黑衣脚步平稳,隐隐透露剑意勃发,这股浩瀚之力,随着脚步移动,稳住了天地变化。

    白衣进入天宫,黑衣从荒漠尽头而来。

    黑白之间的转换,宛若对立的白天与黑夜,他们注定不能再相遇,但毫无疑问,他们都为了同一个目地而动……

    诛魔神!

    从荒漠尽头而来的黑衣,神情无悲无喜,眉清目秀的他,早已与剑融为一体,他就是剑,最锋利的一口剑,能诛神的一口剑。

    黄泉有路,亦神归途。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口世上最锋利的剑,挡在了道隐天宫前,成为一道不可跨越的防线。

    “吾之身前,不容越界,吾之身后,神灵不存。”

    黑衣负手而来,携着剑而来,抱着必死决心而来。

    站在半空魔神漠然不语,他盯着缓步而来,拦住去路的黑衣,淡声道:“人世小神,吾记住你的名字了。”

    没有多余的言语,鬼神诀翻转而出,铿然落地,倒插在狂沙之中。

    瞬间,暗芒席卷天地,这一剑,稳定了天地之势,也稳住了即将崩毁的万里狂沙。

    黑衣凝眸,深邃眸子平淡如水,此刻的他,就像当初淡然赴死的御苍玄,就像不肯屈膝的苏辛,即便死亡,也不会延缓自己的步伐。

    他走向魔神,双指并拢,淡淡挥出一剑。

    这一剑,平淡无奇,稀松寻常,却蕴含了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令人震惊的一剑!”

    道隐天宫前,众人都以为这是一条死亡之途,无人能生还,但这一剑,让双尊看到了希望,道尊甚至忍不住出声赞叹。

    他自认做不到这极致一剑,因为这世上早已无人能做到了。

    这一剑,袭向魔神。

    面对普通的一剑,魔神淡然挥手,即便返璞归真,大巧不工,依旧难抵神灵之威,怦然粉碎。

    碎裂后,黑衣再次前行了一步,又是同样一剑挥出。

    “再往前,你将无生还希望。”魔神眼中罕见露出赞赏之色,也惜了爱才之心,但爱才他也依旧不会留情。

    真正的对手,全力以赴,才是对他的尊敬。

    那一剑,释放璀璨白芒,嗖地破空而来,在魔神身前三丈处,止步。

    嗡……

    剑意争鸣,已不能再进分毫,站在半空的魔神负手,身形从天空落下,落至万里狂沙中,而那道剑芒,同样跟着粉碎了。

    “魔剑道—星流……”黑衣平淡挥手,万千星辉落下,凝成无穷剑芒,成型一瞬,席卷神灵。

    “神之暗。”魔神摊开双手,磅礴魔气形成恐怖天幕,紫色雷芒粉碎所有剑气,撞向黑衣。

    在魔华临身一刻,黑衣挥手,剑气化形,挡下这恐怖魔能,他也为此付出代价,倒退三步,回到鬼神诀后。

    寸进无功,甚至倒退了一步。

    黑衣的嘴角溢出血来,这是一条败亡之路,也是一条不容退却的路。

    “怎会如此……”天宫外,道尊见状皱起眉头不明所以。

    魔厌沉声解释道:“魔剑道由魔神所创,最高境界便是不容退却,否则会被反噬,黄泉之所以能达到这等境界,便是深喑此理,他已经赌上全部了。”

    “这……”道尊眼神里露出惊讶之色,他看向道主,后者沉默不语,神情冷淡,但眼眸里的不忍之情,出卖了她此刻的心境。

    谁都知道,面对魔神,十死无生。

    但,还是有人去了……

    ……

    道隐天宫内,九尊神灵之像屹立不朽,氤氲雷池中,一抹金芒耀目璀璨,熠熠生辉,那是人世的希望,也是佛门的至高佛。

    墨白盘膝坐在雷池边缘,守护着圣佛舍利,心中的杂念,挥之不去。

    我究竟要牺牲多少人,才肯甘心?

    墨白问自己,无人回答,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晓,有一个人,要为自己而死了。

    那个人,就在万里狂沙。

    他闭上双目,不忍去看,哪怕隔着千道墙壁,他也不忍睁开。

    他挥手,纳出极道神锋。

    璀璨的金芒,逆转阴阳的神珠,指引迷途的北斗。

    这口神锋,传承上古,传承剑道之巅。

    这口神锋,剑染魔血,剑染生灵。

    却不曾真正救下一人,救下那最为亲密的人。

    很多次,墨白问自己,一道魂身而已,何必伤心难过?

    直至如今,他依旧迷茫,我为何难过?为了黄泉吗?

    ……

    天宫外,必死之决,人战神灵。

    黄泉就是如此,他早已不论生死,因为他这一生,什么都没得到,因为他这一生,什么都不该得到。

    他带着使命而来,当然,也该毫无遗憾而去。

    魔剑道—暗月。

    苏辛挥手,施展第二式,此刻的他,手中没有剑,却有一口比任何剑都要锋利的兵器,那就是决心,意志。

    暗月现,无常送命,银辉落,遍洒狂沙。

    无杂念的一剑,化作最精纯的剑息,汪洋吞吐,湮灭尘世暗夜,吞噬无尽魔源。

    “你该知道,魔剑道对吾,不起作用。”面对这浩瀚可吞天的一剑,魔神招手纳风雷,双式合流之招再现,形成两道狂卷飓风神雷,撞向剑息。

    双强交汇,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巨响,但,黄沙为之消弭,似化飞灰,方圆千里,如浪涛翻涌,一层层的黄沙卷起翻滚,仿若重回西海之滨时的万浪滔天之景。

    翻天覆地的变化,震撼所有人,他们不得不撑持真元护住周身。

    道隐天宫外的佛道阵法启动,散出青玄异彩,将整座天宫包裹,避免殃及池鱼,连带着双尊等人也幸免于难,但他们的神色更加沉重了。

    因为战场上,黑衣再次染血了,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即便鲜血淋漓,他依旧没有再后退,甚至进了半步。

    “人世小神,你尽力了。”魔神淡淡说道,他很欣赏眼前的黑衣剑者,污秽人世,想要再修炼到这等境界,早已没有可能,但他做到了,紧随着太白剑阿的步伐,成为尘世第二人。

    可即便如此,也无能改变战局。

    “神州覆灭已是必然,此战过后将见分晓。”魔神道。

    黑衣染血,血落黄沙,他神情无悲无喜。

    曾经,以为得到自己的一片天地,最后才知道,自己终究只是一道魂身。

    充满了讽刺吗?

    不,这是愚蠢,愚蠢到极点。

    白衣说过,给你选择余地。

    但为何你还要这般愚蠢的,去送死?

    黄泉问自己,扪心自问后的结果,依旧不得而知。

    魔剑道—殒日。

    黑衣再招手,扬天一指,魔气溃散,黄沙翻滚。

    赫见天际,殒日现,露灰黄死气,动九霄之变,成绝杀一剑!

    “神之滅……”

    魔剑第三式出,让魔神的神情有些变化了,没有护体魔源,他摊开双手,运转神灵之式,对上的却是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绝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