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散尽天道

第四百八十八章 散尽天道

 热门推荐:
    狂沙万里,正魔之诀鏖战不休。

    一者纳殒日死亡暗气挥旋,成就无上一剑。

    一者神情依旧,魔源再生,一场生死之争,一场败亡之诀,牵出不屈一剑。

    轰—

    狂沙震,殒日破,乾坤瞬滅,恐怖力量中,黄沙翻滚,鲜血淋漓中,黑衣倒退数百丈,但他未曾落地,即便磅礴魔劲袭身,他也止住颓势再进百丈。

    回归原点的一剑,让他进了半步。

    鲜血在他脸上刻下印记,悲凉沧桑的气息蔓延狂沙,蔓延至每个人的心底。

    这一刻,黑衣半跪地面,鲜血涓涓流淌,但即便如此,他也不退却分毫。

    鬼神诀没有出鞘,兀自悲鸣,似在哀吟。

    “黄泉尽力了……”道隐天宫外,凝渊叹了口气,但也知晓结局了。

    问自己,一生可得何物?

    问自己,一生不得求果。

    这一生,就该如此度过。

    遗憾吗?黄泉问自己,但依旧没有回答。

    回到原点的他,半跪在地上,眸光撇向鬼神诀。

    最终一击,黑衣闭目,凝指,提气。

    蓦然,空无的世界蔓延,暗淡的万里狂沙,尽染無白之色,倾散人间后,万里狂沙,怦然消散。

    “嗯……”魔神凝眸,周身散出紫色光华,他微微招手,魔源翻滚,要一对眼前黑衣最终一击。

    面对道之极,魔神提运魔源,轰隆隆中大地也为之震动。

    空无世界,单膝跪地黑衣,一手指眉心,一手凝剑气,暗芒应生,映破天地。

    “化万物为剑,化神鬼为剑,鬼神禁绝—启。”

    轻吐真言,轻化剑诀,此刻的黑衣,再无杂念,唯有一剑。

    无尽狂沙崩毁后,残留的是虚无,是空旷,这一剑万生,绵延不绝的剑息吞吐,由一道道银色剑气凝形,化作最恐怖的剑龙,天地争鸣中,尽现剑意铿然……

    来的无端,来的无迹,漫天皆是剑,魔神以魔源护体,随后极招祭出。

    “神之杀!”魔神一掌平推,磅礴魔源崩碎剑龙,继而袭向黑衣。

    而此时的黑衣闭目凝指于眉心,层层叠叠自发的剑气自周身不断丛生,在暗淡虚无中全数涌向神灵绝学。

    铿铿铿铿铿!

    剑气撞在魔源上,不断崩毁,不断阻隔,这股力量在百丈之间,逐渐被削弱,奈何神力无物不破,最终突破重重阻碍,轰在黑衣身上。

    黑衣身形不动,仰天呕红,这口以精血化作的剑意瞬化血色剑息,黯灭天地一瞬,再化万剑袭向魔神。

    “人世神灵,你当为之最!”魔神感叹,他身形翻转,运转真正神力,无穷剑气环绕在他周身,不断攻击,甚至破除他的魔源,将之肩膀洞穿。

    噗嗤!

    这一剑,刺伤了神灵,鲜血溢出,涓涓不断。

    “神之滅……”魔神不顾体表伤势,再运神灵绝学,磅礴力量化作飓风席卷黑衣。

    神之滅狂扫急飞而出,却不知这是黑衣最后赌注机会。

    “喝……”面对神灵之威,单膝跪地的黑衣沉元纳气,尽收风云,将所有暗淡虚无尽皆收纳回手中,天地复又变化,成就万里狂沙之景,毁灭无端,创造无生,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对决,再现真正的杀招!

    自发的剑气,渗透风眼急速而去,而恐怖飓风也在下一刻临身,尽数轰向黑衣。

    呃……黑衣衣衫破碎,发丝翻飞,鲜血o喷出,这一击,让他五脏六腑尽碎。

    与此同时,渗透风眼而过的恐怖剑气也临身而至,再缨魔神。

    魔神忙运真元阻挡,奈何剑气恐怖,神灵亦难阻,但闻噗嗤一声,剑气再次洞穿神灵肩膀。

    呃……

    魔神闷哼一声,被恐怖剑气刺穿,整个人也倒飞出数步之摇。

    无可匹敌的魔神,竟再退数步!

    “这是你赌注的最后一招吗?”魔神不顾肩头的鲜血淋漓,遥望远处半跪的黑衣。

    半跪的黑衣鲜血淋漓,从额头上不断滴落,他难以睁开眸子,“还未结束,或者说,现在才是开始……”

    话语甫落,黑衣蓦地睁眸,眼中金芒一闪而逝,登时山河变相,大地隆隆。

    突然间,黑衣尽散意志,剑意向外扩张,在他身后浮现无穷剑气,全数涌向天际,涌向神州大地。

    “入道剑者,又多了一名让吾记住的人类。”魔神漠然道。

    剑意散于四方,扩张蔓延,笼罩整个荒漠,也向神州而去。

    与此同时,天下神州,行走各地的剑者同时感应,他们身上的长剑纷纷颤鸣,剑动不止。

    “怎会……我的剑为何会摇动?!”

    “嗯?不对,我的剑!”

    “我的剑,不要走!回来”

    “快看,天空上!”

    “好恐怖,快走!”

    突然间,天下各处,无论残兵,或是断剑,亦或有主之剑,这一刻,全数铿然声中,尽出鞘,无穷无尽的剑悬浮在半空,形成最恐怖壮观的景象,神州各地皆可得见。

    他们看着半空中无穷无尽的剑升空,震撼不已,纷纷逃离。

    ……

    道隐天宫内,天地雷池旁边,一口金色神锋屹立,似乎受到感应,他在悲鸣,在颤动。

    盘膝而坐的墨白守护圣佛舍利,他看到颤动不已的极道神锋,“你想陪他,走完最后一程吗?”

    嗡……

    剑意争鸣,剑身颤动,一道道金芒从神锋上扩散,这一刻,它的心,他已明了。

    “因缘已至,你……去吧。”墨白挥手。

    话语甫落,极道神锋铿然出鞘,无穷道火挥洒,成就一道金芒旋转着,破空而去,要陪黑衣走完这最后一段路。

    眼睁睁看着,墨白沉默不语,他,早已知道结果,但为何,心还要再痛……

    ……

    神兵出鞘,划破天地,化作星火疾行,直冲向天。

    以剑之极,号令天下万剑。

    神州各地,各处,异像乍现,万剑齐聚雷云中,随着极剑召唤下,万剑直袭道隐天宫。

    万里狂沙外,道隐天宫四周,无穷无尽的剑落下,插在狂沙中,数之不尽。

    火星疾行,化神锋落地,倒插在黑衣身前。

    “人之真意,不过自然,自然,不过是众生生命。”黑衣自语,双手渐渐垂落,单膝跪地的它,不跪神灵,不跪天地,更不跪众生,他只跪无愧于心。

    “剑者散尽意志,尽化元神,放弃入道兵解的机会,这是你的觉悟吗?”魔神冷冷道。

    “守护生命,便是道之真谛,这便是,吾之道。”黑衣缓缓抬手,握住鬼神诀与极道神锋。

    在握住的刹那,飞溅的血液,每一滴,皆带着黑衣的剑道意志,浇灌在万剑之上。

    而半跪的黑衣,也随着鲜血消散,渐化虚无,连带着一起消失的,还有鬼神诀。

    极道神锋悲鸣长啸,剑身颤动不已,但即便呼唤,也换不回曾经熟悉的黑衣。

    随着黑衣消弭天地之间,最后的守护意志化作万剑,将所有剑融化,化作一道道真正的剑心,它们铿然拔地而起,万剑挥旋不止,形成最强的剑刃风暴,守护整座天宫!

    魔神负手,凝视这座被万剑回旋守护的天宫,叹道:“你做到了,但你守护不了多久,这座神宫破,便是神州滅。”

    伟岸魔影缓缓转身,足踏起落间,虚空浮现裂痕,他一步踏入,整个人都消失在黑暗裂缝中。

    “退!”远处观战的魔帝等人,亲眼验证一场旷世之决,他们也跟随离开。

    道隐天宫外,数不尽的银芒为万剑,万剑回旋,守护整座天宫。

    天宫门外的凝渊等人,眼睁睁看着黄泉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一向为魔,不耻凡人的凝渊沉默了……

    黄泉,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宿,那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