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此生无悔

第四百八十九章 此生无悔

 热门推荐:
    曾经的对手,曾经的生死仇杀,在今日,尽化虚无。

    双尊沉默,魔厌不语,因为,他们早无话可说。

    黄泉,正邪难辨,他曾为达目的,牺牲他人,甚至牺牲自己的师尊御苍玄。

    他杀人,不会问原因。

    他救人,也不会有缘由。

    他之道,只在一念,他之道,迷雾重重。

    但今日,他的所作所为,展露无遗了……

    神锋,止不住的悲吟,似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似乎知道,这一部分失去的,永远不会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再现。

    众人都知道,黄泉,是墨白一道魂身,却超脱了魂身概念,成为真正的人。

    但他,终究摆脱不了因果束缚,在今日一战后,尽散天道了。

    这会对天宫内的人,造成何等影响?

    无人知晓。

    他们知道,天宫深处的白衣,必然心痛。

    吟……

    神锋颤鸣,拔地而起,它号令了万剑,耗尽了剑灵,它摇摇坠坠,往天宫深处而去。

    “黄泉身亡了,下面,诸位还要退却吗?”凝渊撇了双尊一眼,饶有兴致道:“这条路,吾不为谁,但今日黄泉的所作所为,让吾寻回了一丝初心,所以,魔神再现时,身为小魔的吾,会给他最致命一击,不知有谁愿意作陪呢?”

    “哼,你以为本座会退却吗?”道主看到他挑衅的眸光,神情清冷,“若真至最后关头,本座同样会毫无保留。”

    “最好如此,静候时机吧。哈!”不屑一笑,凝渊携着沉重心头,往天宫内而去。

    魔厌也跟着进入了。

    道隐天宫外,凝视万剑回旋,生出最恐怖的力量,道尊问道:“你真要出手吗?”

    “吾有退却的理由吗?”映霜灵看了一眼黑衣灰飞烟灭的地方,转身往天宫内走去。

    “这……唉……”道尊叹气,欲言又止。

    ……

    摇摇晃晃,神锋回至天宫深处。

    它重新落至白衣身前,铿然入地。

    “你……回来了。”墨白盘膝而坐,闭目的眸子缓缓睁开,“抱歉,吾只能眼睁睁看着。”

    “呵,你这么矫情吗?”

    极道神锋上,缓缓化出一缕虚影,淡淡的虚影悬浮在半空,随时都有可能消散,是黄泉。

    他站在半空,黑衣若隐若现,他笑着,笑的稀松寻常,“吾曾羡慕你,得到了一切,亲情,朋友,爱情,矗天壁时,受万邪困扰,心魔根生时,吾便问自己,吾是谁……”

    “现在,你,得到答案了吗?”

    “多谢。”悬浮在半空的虚影黑衣缓缓点头,“是你,让吾体会了何为人,是你,赐予了吾之生命,虽然短暂,虽然迷茫,但,足够了……”

    一句足够,虚影消弭,化散,彻底在天宫深处,化作一缕暗淡光华,回归本尊。

    魂元入体,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切如过往云烟,历历在目。

    白衣闭上眸子,去感受过往的一切,眼眸里,一道清泪划过。

    本该流泪的他,只剩下这么一滴泪水。

    是为人生的遗憾而留,是为愚蠢的所作所为而留。

    黄泉第一次出现,是在意外之中,不能掌控的情况下。

    他曾正邪难测,也曾与珈羅殿渊源颇深,但,即便如此,他也未曾动摇本心。

    他知道,黄泉就是黄泉,不代表谁。

    如果非要一个称呼来定义两人,那,就是兄弟吧。

    兄弟一声足够,真的够了吗?

    遗憾吧,生而为人,哪能不留遗憾呢……

    ……

    云上魔宫,雷霆密布,暗云翻涌,伟岸魔影莅临魔宫,回到了高高在上的王位。

    数道流光疾飞而至,回到大殿上。

    “吾皇,您受伤了。”魔帝担忧地看向这位神灵,他肩头上的鲜血已经止住,但还是伤到了元气,这终究不是神灵之躯,哪怕尘世难寻的圣魔之体,在接连受创下,也难以恢复。

    魔神抬眸,缓缓道:“尘世有剑者能至此,吾心甚慰。”

    “那黑衣剑者,的确人世难寻。”想起黑衣剑者与魔神的旷世之诀,魔帝也心有余悸,那等强者,他恐怕一招也接不下,能驭天地万剑,化天道,他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不错,那剑者吾很敬佩。”佛子漠然道。

    “可惜,他不能归顺吾皇,否则将是永生了。”赦感叹不已。

    魔神坐在皇座上,手指轻轻敲打王座,淡淡道:“剑者散尽意志,运化天道,以守护神宫,他名为黄泉,是吾再临尘世,记下的剑者,第二人了。”

    众人意外,能得到魔神赞赏,这已是莫大荣耀,前者苏辛如此,今者黄泉如此。

    “但现在,万剑护持天宫,内中定有能克制吾皇之物,吾皇要如何应对?”龙子问出此局中的关键,他可不信明明有能力脱逃的剑者,却选择散尽意志守护天宫,而且魔厌凝渊等人也都在。

    魔神紫色魔眸缓缓开阖,“道隐天宫,是吾与八名神灵合力所创,也是昔年回归天界之门的所在,时隔无尽岁月,此门还存在,他们目地显然了。”

    “吾皇意思,是墨白他们想将您送回天界?”站在殿旁的魔帝震惊道,这个消息太惊人,一旦成功,覆灭神州大地,将成为奢望。

    魔神缓缓闭上双目,高坐在王位上不语。

    魔帝等人不敢再打搅,只是在静候着。

    ……

    时间流逝,神州各地也有消息传来。

    尤其是皇城中,皇城大殿上,人皇姬玄与众人在商议。

    越天行,暮成雪纷纷在侧,他们是皇城最后的力量,也是道域赶来的援军。

    这数日来,他们接连得到了数则消息,心情变得极为沉重。

    绝代剑者倦尘音重伤,已回道域修养。

    无双刀神更是自毁千年根基,几乎恢复无望。

    而那名嘻嘻哈哈的白衣剑孤寒,则以命相搏,身陨魔神之手。

    “报……”

    很快,大殿外跑来一名身穿金色甲胄的侍卫,他喘息着进入大殿,单膝跪地,“启禀吾皇,传来最新消息,无尽荒漠第三战,是一名神秘黑衣接手,那黑衣身化天道,以最后的意志,护住了荒漠深处的天宫。”

    什么!

    一名黑衣陨落。

    人皇惊讶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启禀吾皇,不知其名讳。”那侍卫恭敬回应道。

    死后不证其名,让人心中惊疑,诺大神州,谁能与魔神第三战呢?

    “余下人呢?”一旁暮成雪忽地看向侍卫。

    “那人散尽意志,以万剑守护天宫,迫使魔神退去,但听闻双尊等人还在天宫内。”侍卫道。

    “墨白呢?”暮成雪紧接着问出了重点,“战时,他可曾在场?”

    “这……”那侍卫为难,摇头道:“据消息传来,战约时,神策侯并不在场,不过他的那口神兵去了战场。”

    一语说出,众人惊疑不定。

    “墨白难道逃走了?”

    “有可能,魔神恐怖,那能向天下借剑的恐怖剑者都身亡了,而且战场不见墨白,很有可能逃走了。”

    “哼,岂有此理,众人对他寄予厚望,他却临阵退缩,让人不耻啊!”

    “闭嘴吧。”这时,暮成雪转眸,撇向众人,语气不悦了。

    大伙儿看到是暮成雪,当即闭口不言,暮成雪可不简单啊,是道境中少有的存在,他们不敢招惹。

    越天行也有些尴尬,因为刚才是他提出的猜忌,但他有些纳闷,暮成雪一向不喜欢墨白,甚至还有些仇怨,这会儿功夫,怎么还替他说上好话了。

    暮成雪不理会越天行诧异目光,语气冷漠,“记住,墨白不会退,而你们,也无路可退!”

    这……

    众人闻言,顿时面红耳赤,无话可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