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章 诛神

第四百九十章 诛神

 热门推荐:
    万里狂沙一战消息,传遍神州大地,人们都知道,有一名黑衣剑者借天下万剑,一阻魔神攻势,传得沸沸扬扬,更有人说墨白携神灵之光,弃下神州,逃之夭夭。

    稷下学宫,太学府深处,君听残谷,风声依旧,若禽鸣,似兽吼。

    云雾缭绕中,万花齐开,远处瀑布从云端轰然而落,震撼人心。

    风亭中,负手屹立的儒者。

    儒风挥洒,衣炔飘飘,剑囊依旧负于后,他神情淡然,远观沧水之景。

    踏踏踏……

    叶沧溟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他喘着粗气拱手道:“师尊,万里狂沙传来消息,魔神三战终,又有一名强者陨落了。”

    墨轩庭漠然不语,或者说,他早就知道了结局,但他不知道,身亡的人,究竟是谁。

    “那人名字。”墨轩庭淡淡道。

    “听说是叫黄泉。”叶沧溟挠了挠头,不太确定,“而且与墨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他的确让人敬畏。”

    说到这里,叶沧溟神情中露出佩服之色,叹道:“借天下万剑以抗魔神,最终散尽天道固守天宫,使魔神也止步。”

    如此剑者,如此绝巅,如此胸襟,天下少有不佩服之人。

    叶沧溟也不例外。

    风亭中,墨轩庭静静听着。

    “师尊,您确定不出手吗?魔神恐怕会攻破道隐天宫的。”半晌叶沧溟回过神来问道。

    墨轩庭不语,只是微微摇头。

    “为什么!”叶沧溟很是不解:“以师尊您的手段,应该有一阻魔神的实力吧?”

    “时机不够成熟,而吾,也非魔神对手。”墨轩庭直截了当说道。

    叶沧溟一呆,一时间竟无话可说了,他知道师尊的手段,那可真是通天彻地了,难道就不该出手拯救万民于水火吗?

    他却不知道,魔神的恐怖,早已超脱界限了,凡尘中,无人可抗衡,哪怕身为太学宫之主的墨轩庭。

    墨轩庭挥手,叹了口气,“待神州之祸解决时,你请墨白一来太学府。”

    叶沧溟疑惑不解,但他还是拱手应下,转身离开君听残谷。

    呼呼呼……

    风吹拂,叶飘零,墨轩庭抬起一只手,接住落叶飘零,叹道:“吾,还能坚持多久……”

    …………

    道隐天宫内,天地雷池旁,熠熠生辉的圣佛舍利悬浮在半空,映照金华。

    一枚往生舍利,彰显一则传奇。

    盘膝而坐的墨白抬眸,守护这枚舍利。

    嗡……

    舍利生辉,闪耀不断,佛光映破万千,似要破茧而生。

    这是最后一天了……

    墨白叹了口气,神情罕见地露出疲惫,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也牺牲得太多了。

    与此同时,道隐天宫外,万剑挥旋的剑刃风暴,守护整座天宫。

    轰隆隆—

    虚空撼动,魔源再生,裂痕渐渐打开。

    伟岸魔影从裂痕踏足,引动九天惊变,玄黄塌陷,他缓缓落足,落至万里狂沙,落至道隐天宫外。

    嗖嗖嗖嗖~

    万剑回旋,剑之真意是守护,守护着尘世唯一的希望。

    已至最后一日,黄泉的剑道意志也逐渐削弱。

    魔神落地,掀起万千魔劲,席卷天地。

    砰的一声,孱弱万剑,在这一击下,粉碎虚无。

    道隐天宫,再现神灵眼帘中。

    “一切都该结束了。”

    魔神负手,踏足,往道隐天宫而来。

    “魔神,你不会得逞!”

    此时,道隐天宫内,磅礴气息冲天而起,双尊化光而现,双魔内中踏出。

    半空中,双尊凝神锁定魔神。

    地面上,双魔刀枪指神灵!

    最后的赌注,最后的守护,这是他们目前,最后的力量。

    魔神缓缓摊开双手,“齐上吧。”

    一声齐上,双魔齐动,紫刀出,映目破华,帝血现,怒龙出海。

    魔神不语,双手平推,磅礴魔源撞向双魔,恐怖力量炸开,双魔倒退而回。

    “就是现在。”半空中,道尊眸光凛,十指结印,天地之势猛然镇压。

    嗡的一声,太极现,凝成半空,尽纳天地之力,强行摄取天地本源。

    嗯?魔神微皱眉,冷漠道:“要将万里狂沙的天地元力尽皆吸进吗?”

    “只要你不能再运转魔源,圣魔之体才是破除关键。”道尊冷冷出手,太极孕化阴阳之力,全数吸纳方圆万里真元。

    与此同时,道主出手:“天阴变,阴神出。”

    话语落,半空尽泄太阴神水,交融间,成世间绝杀,涌向魔神。

    “天真,神之暗。”魔神抬手,掌运邪源,与太阴神水撞在一起,瞬间吞噬消融,虚空尽显乱流。

    受到冲击,映霜灵闷哼一声,身形抽退。

    贯日陨—

    魔式焰之滅—

    此时,魔厌、凝渊、同时动作,刀化紫芒,枪化血龙。

    神之滅—

    魔神再抬手,纳魔源为用,撞向双魔。

    砰!

    三强交汇,登时天地崩毁,狂沙倾泻,仿佛末日再现,璀璨魔芒中,双魔呕血倒飞而回。

    魔神缓缓踏足,周身散出璀璨魔芒,急扫四面八荒。

    噗噗噗……

    魔芒如风刃,所过之处,虚空陨,强者伤,双魔身上再添新红。

    “小心。”掌控阴阳太极的道尊皱眉提醒,分神之际,杀招再临。

    神之杀—

    魔神抬手,掌中邪能轰向半空道尊。

    道尊眉头紧锁,只得全力出手抵抗。

    轰—

    恐怖力量炸开,道尊被瞬间击飞,太极阴阳鱼也怦然粉碎。

    “道尊。”

    道主出手,接住道尊。

    道尊挥手推开她,摇头道:“吾无碍。”

    阵法破了,魔源再次汇聚,天地暗淡,一股末日之威镇压众人,使人心生绝望。

    “杀!”

    魔厌与凝渊不肯放弃,他们再出手,化魔芒袭向魔神。

    临身一刻,铿然交鸣,魔神挡下双魔杀招,同时抬手,两股浩瀚吸摄之力牵制住两人。

    “啊!怎会!”

    “不好,我的身体。”

    魔厌与凝渊登时动弹不得,露出震惊之色。

    远处高坡上,一袭白衣的句芒出现,他静静观战,眼看着凝渊被擒,神情淡漠不语。

    战场上,魔神摄取双魔本源力量,魔厌与凝渊难以动弹。

    “救人!”

    双尊见状,再出手缨锋魔威,然还未近身,那形成的莫大魔源,已坚不可破,将两人弹回。

    “怎会这样,魔神要做什么?”

    “他要摄取凝渊与魔厌的力量!”

    “什么!”

    双尊眼睁睁看着,却无可奈何。

    呃……

    魔厌与凝渊挣扎越来越弱,体内力量流逝更甚。

    而魔神得到双魔本源加持,原本受创的圣魔之体,此刻渐渐恢复,护体魔源再生。

    轰!

    随着一声巨响,魔神松开双手,凝渊与魔厌身躯无力垂下,帝血撑持地面,紫刀让主人留下最后一丝尊严。

    凝渊,魔厌,双强身躯不曾倒下,但生机已失了。

    这一刻,凝渊脑海闪过无数画面。

    由生到毁灭,这一生,都经历了多少?

    他脑海里出现魔武皇的模样,以及只有一面之缘的母亲,还有恨自己入骨的姬问雅。

    原来,这一生,我什么都得不到。

    拜谁所赐?

    是魔神啊!

    “呵呵呵呵呵……”

    清冷的笑,在殷红的嘴角响起,听在魔神耳中,这般讽刺。

    凝渊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向魔神,“吾一生拜你所赐,所有的悲惨,都拜你所赐,今日,吾凝渊将悉数奉还啊!”

    一句奉还,凝渊止声,原本吸纳圣魔之体力量的魔神,此刻再生异变。

    “嗯?”魔神皱眉,倒退数步,体表强盛力量随着护体魔源再生,竟再次告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