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战白衣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战白衣

 热门推荐:
    双魔之力汇聚,原本能让魔神实力大增。

    但最终的反击,就是生命的赌注。

    魔厌、凝渊,神之子,魔之子,以牺牲性命,再给予魔神重击。

    远处高坡上,魔神的异变,引人注目。

    白衣句芒眼睁睁,看着屹立狂沙的魔影。

    这曾经狂傲不羁的魔之子,终于在万里狂沙,结束他的性命。

    可笑讽刺的是,一向视人族为蝼蚁的他,却选择为蝼蚁牺牲。

    或许,这不是他的本意吧。

    句芒这样想着,在他心里,凝渊从来都是任性妄为。

    这次,也一样。

    他不该流泪,因为凝渊不会喜欢看到这一幕。

    他还记得凝渊最后嘱托。

    “去,照顾姬问雅,就说,这是身为大哥的吾,最后一丝补偿,让她此生都退隐吧,莫再纷争。”

    “吾这一生,错过了太多,早已不能回头……”

    重重的叹息,在内心深处回荡,他,终究后悔了。

    句芒转身,化作巨大魔龙,挥动火翼,往神州飞去。

    ……

    万里狂沙中。

    异变生,魔神止步蹙眉,体内魔元,源源不断倾泻,让他实力一降再降。

    “怎会……”魔神声音变得愤怒。

    与此同时,轰隆隆中,道隐天宫开始坍塌,无尽狂沙翻涌,斑驳城墙,尽化飞灰。

    原本天宫屹立处,巨大雷池翻涌,雷霆密布,天空中异彩色变,虚空乱流中,隐现天界之门。

    雷池中,圣佛舍利伴随漫天梵唱,隐化仙佛之姿,一道佛光圣影缓缓浮现在半空。

    “醒世经纶,你将复生契机刻在吾身上了……”魔神醒悟,神情漠然。

    玲珑骨内参杂佛元,而上次佛光冲击,与玲珑骨里应外合,让他重伤,此时体内神骨竟渐渐脱落,从他体内浮现而出。

    呃……

    魔神闷哼声中接连倒退,嘴角也溢出血来。

    醒世经纶,好深沉的算计!

    嗡……

    玲珑骨脱离魔神之体,往半空中飞去,往圣佛舍利而去。

    圣佛舍利与玲珑骨融合,玲珑骨脱去晶莹剔透模样,内中佛骨再现。

    吟……

    一声龙吟震天,自天地雷池旁,盘膝而坐的白衣身上,再现逐日金龙。

    金龙腾空咆哮,丈许长之身躯,转瞬扩大蔓延,化千丈神龙,盘旋虚空,环绕圣佛舍利与仙佛之骨。

    虚空中佛影,渐渐化生,轮回十世的醒世经纶,再渡尘寰了……

    “醒世经纶,吾会让你愿望落空。”魔神动怒了,即便重创,也非凡人能抗衡。

    醒世经纶复生,已入最关键一刻。

    “风雷合流,毁灭神雷!”魔神招手,圣魔之体被他以莫大魔源稳住。

    轰隆隆声中,无匹神雷自九天落,直滅圣影。

    铿—

    一声惊天怒吟,关键时刻,最后的依仗出手了……

    一道金光,九轮晨曦,道贯天地,直斩邪佞,撞向神雷。

    轰!

    双强交汇,登时九阳滅,神雷消,剑威贯天地,日月风云惊!

    狂沙迭起中,天地雷池旁,漠然无声的白衣起身了。

    “人世神灵,你,要出手了吗?”魔神注意到白衣,神情中现出凝重,这一战,比他预料的惨烈,他,已经没有坚持太久的力量了。

    “众人的命,该由神偿还!”白衣持剑,极道神锋出鞘,金色锐芒变得平淡,但,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恐怖。

    持着剑,白衣内心如断肠翻涌,往事历历在目。

    重伤的倦尘音。

    自毁根基的刀神。

    身亡的剑孤寒。

    不屈的苏辛。

    散尽天道的黄泉……

    ……

    太多太多,这条诛神路上,已经有太多的牺牲。

    白衣持剑,神情漠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留下什么?

    他举起手中剑,横陈胸前,平淡无奇的一剑,纳尽了倦尘音的九阳浩芒。

    “九阳燎宇……”

    轻轻低吟,九阳同出,化日之形耀,凝剑之真意,涌向魔神。

    这一剑,有近神之威!

    “墨白,他究竟经历了什么……”退去的双尊远远观望,映霜灵美眸蹙起了。

    “他动用了神灵的力量,也体会了真正的人道至极!”道尊叹气,他知道,墨白几乎赔上了一切,但他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吗?

    神州大地的无尽生灵啊,他们恐怕还沉迷在醉生梦死当中,他们不知道,此刻正有人,要护住整个神州大地,而他们付出的代价,远远惨重!

    “神之滅—”面对近神一剑,魔神再展天威,无尽魔元纳尽,汇成紫色天幕,一缨九阳锋芒。

    砰砰砰砰!

    神灵交汇第一击,三光尽掩,混沌再生,恐怖力量崩毁殆尽。

    双尊一退再退,呕血不止。

    “这,是真正的神灵之战了!”

    远觑战场,道尊惊骇出声,墨白现在已经赌上了所有,不成功,便败亡!

    “你,收了一个好徒弟。”这一刻,映霜灵对墨白的欺骗,烟消云散了,她心底由衷的赞叹。

    “呵。可惜……”回过神来,道尊叹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映霜灵明白,她满含深意的盯着道尊,“至少现在,他还是道门之人。”

    ……

    神灵之战,混沌中心,狂沙尽掩,三光尽淡。

    白衣,黑袍,屹立九天,遥遥相对。

    持剑者,一心为杀,杀除眼前罪恶之端。

    负手者,一心为滅,滅去这污秽人间。

    杀与滅、救与毁,在两名神灵心中,愈演愈烈,狂风席卷,闷雷阵阵,天地跟着颤动,山河跟着动荡,无匹浩瀚神威蔓延,远在神州大地的亿万生灵,都感受到一股莫名压抑,仿佛生与死,皆被人掌控了。

    终于,九天白衣再出剑了。

    “魔剑道,鬼神禁绝—”白衣低吟,苏辛绝学再现,化克魔之招,要克神灵之体!

    万千魔剑汇一招,无尽魔源汇一身,魔威撼天地。

    “能在道魔之间转换,你,当世第一人。”魔神淡淡开口,明明道门天才,却显魔之绝学。明明正气凛然,却现魔源滔天!

    魔神一手纳飓风,一手招神雷,施展风雷汇聚之招,撞向无可匹敌的一剑。

    双强交汇,天地黯灭,魔源互相融合,互相冲击。

    几乎同时,白衣倒退染血,魔神圣魔之体再受重创。

    第二招,平分秋色。

    “恐难胜过魔神啊!”远远地,道尊担忧道。

    “魔神圣魔之体濒临崩毁了。”道主却淡淡摇头。

    “嗯?”

    “圣魔之体接连被魔厌、凝渊重创,又遇神骨脱体,魔神如今以神力加持,方能短暂稳固圣魔之体,如今再与墨白交战,两人看似平分秋色,实则墨白更胜一筹啊。”道主映霜灵说道。

    道尊闻言皱眉,继续关注战场局势,才发现魔神细微变化,但这样与他硬碰硬,墨白的身体,也吃不消啊!

    果然,九天战场上,魔神淡淡道:“你要与吾同归于尽吗?”

    “有何不可吗。”白衣漠然挥剑,金芒化形,再运第三式,苍山不动一剑痕!

    怎会!

    此招一出,饶是双尊也变色,那是信天游的绝学,墨白怎有可能会使?

    “嗯?”魔神也露出意外之色,这一剑,胜在速度,甚至能破万法,他圣魔之体接近崩毁,若这一剑临身,他的载体,都有可能分崩离析。

    但不及犹豫了,魔神摊开双手,纳尽方圆万里魔源,登时隆隆作响,紫色魔芒映破苍穹,围绕周身,再现神之杀。

    神之杀化作万千风刃狂暴而来,尽数袭向白衣。

    白衣不语,极道神锋送出这一剑,苍山不动一剑痕在混沌中,现出一抹银芒,银芒乍现,接连破除魔能邪源,临近神灵之身!

    “可惜,你注定失败,而且败在兵器!”

    即便这一剑无物不破,在临近一刻后,魔神缓缓抬起右手,无穷魔元炸开,抓住了传奇神兵!

    极道神锋被抓住一瞬,铿然悲鸣,剑吟冲啸颤抖,即便有神力加持,这剑身材质,已经难与全力出手的魔神抗衡。

    叮!

    一声清脆,曾经无往不利的神锋,举世无双的极道,在魔神手中,竟然铿然折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