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后事

第四百九十三章 后事

 热门推荐:
    一战过后,狂沙尽歇,九天的圣影,倒地的白衣,鲜明对比中,这一条路上,默然走向了许多终结。

    相继无语,双尊朝九天圣影拱手后,遂化光离去,这一战,已经结束了。

    生命的终点,就是生命。

    醒世经纶缓缓落地,他带走了白衣,也带走了魔的身躯。

    我佛有云,众生平等,心怀善念者,又岂关佛魔?

    ……

    数日后,佛山因禅寺,禅房内,墨白醒来了。

    他睁开眸子,看着眼前宁静祥和的禅房,鼻息萦绕着淡淡的檀香味,心中的悲苦,挥之不去。

    这一战,算是终结了吗?

    但,我牺牲了多少生命?

    牺牲的是谁?

    墨白不敢去回忆,因为他牺牲的人,都是最信任他的人。

    多么可悲啊,这原来与他无关的。

    现在,却赔上了身边诸多兄弟的性命。

    禅房内,吱呀声中,门被打开了。

    很快走来一名佛者,那佛者眉清目秀,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总是给人神秘难测,又如圣佛的契机。

    “墨白,你醒了。”醒世经纶走向前,轻声问道。

    “你……”墨白挣扎着起身,但他五脏六腑皆损,即便被恢复了,一时间也难以行动自如。

    “你很疑惑吗?”醒世经纶坐在床沿问道。

    “嗯。”墨白点头。

    “你的因果,我还清了吗?”他问道。

    “呵……”

    淡然一笑,醒世经纶摇头道:“你我之间,因果已清,但我与你,因果再起了。”

    “何意?”

    “你歇息吧,凝渊与魔厌,吾已替你为他们收埋,留在了后山,待你复原时,可去祭奠。”

    “你身为佛僧,也会对魔产生同情吗?”

    “众生皆为生灵,佛魔何别,此二人,吾心中仅有敬意,无关身份。”

    醒世经纶起身,往禅房外走去,走至门槛处时,他又回头对墨白道:“墨白,你的天命,才刚刚开始。”

    说罢,他往禅房外走去了……

    墨白坐在床上,喃喃自语:我的天命,真只是开始吗?

    ……

    神州大地,魔祸已熄,西海之滨的云上魔宫,也遇到前所未有的血战。

    万魔失去魔神庇护,道域汇集力量反攻。

    以越天行为首,暮成雪等人纷纷出手,加上道域金痕,绝尘等人,西海之滨血流成河,一度染红西海之畔。

    最终,魔帝等人被驱逐出神州大地,沿着西海尽头而去,不知所踪。

    道域大获全胜,神州欢喜万千,处处张灯结彩,歌颂道域伟大,不遗余力的诛魔有功。

    为防止魔域复苏,黑暗妖脉也遇到强敌来犯。

    失去了凝渊庇护,黑暗妖脉的众魔被屠戮殆尽,受无妄之灾。

    而句芒,则带着姬问雅一路逃走,道域众人追杀,最终在弃神山脉外围,被一道九天星芒拦住去路,而姬问雅与句芒也有幸捡回性命。

    道域众人不知弃神山脉神秘,一时间不敢进犯,要等越天行等人回来主持大局。

    但诡异的是,越天行此时莫名失踪了,不见踪迹。

    人们议论纷纷,倦尘音重伤已经退隐,刀神不知所踪,而墨白更是在与魔神一战中,也隐居养伤,这弃神山脉的秘密,少有人知道,所以成了一处险地。

    ……

    弃神山脉深处,血月当空,雪山冷峰上,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武者站在这里,他救了句芒与姬问雅。

    句芒因为之前一战还未复原,加上带着姬问雅,他才伤上加伤。

    他勉强起身对白衣武者拱手感激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救。”

    天罗闻言忙摆手,“不是我要救你们的,是师尊说要救你们。”

    “你师尊?”句芒一怔,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熟人了,“你师尊是谁?”

    “墨白啊!”天罗挠头说道。

    “是墨白!”一旁,姬问雅想起了当初的白衣,曾经救过自己的那剑者,没想到这里竟也是他的所在,她忙问道:“你师傅现在在哪?”

    “这嘛……”天罗挠头想了想,“师尊在闭关,这里是弃神山脉,你放心,没有人能闯进来的。”

    句芒与姬问雅面面相觑,墨白不是在万里狂沙吗?怎会莫名来到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呢?

    天罗可不管这么多,他对二人说道:“你们可以先在这里疗伤,幽冥神殿是我师尊的,这里很安全。”

    说完后他就盘膝坐在冷峰上,继续修炼,很快,一层层淡淡的紫色星芒将他笼罩。

    ……

    西海尽头,是无尽广袤区域,只有域外,才是真正修道者的天堂。

    在一处村落尽头,有孤零零的院子在月下若隐若现。

    身穿黑衣的俊俏女子依在古树下,等候着那人的归来。

    可她能等来吗?

    这一去,本该知道结局,但她不能相信,也不敢去相信。

    她轻轻抚摸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眼角中泪痕渐渐滑落。

    或许,他真的永远不会回来了。

    她的心,在这一刻,跟着沉下去,唯一能坚持她的力量,只有腹中的胎儿。

    踏踏……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来,一袭白衣沿着小路,渐渐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

    她看到了来人,神情怔住,是墨白,曾经的白衣。

    “你……七叶,或者……”

    “叫我七叶吧……”

    七叶收敛心情,擦去眼角的泪水,淡淡说道。

    “抱歉。”墨白走进院子,他露出歉意的神情。

    “呵……”轻笑一声,这一刻,泪水再次止不住滑落。

    明明已经知道结果,为什么当亲耳听到,还是这般难以接受。

    她的腹部微微传来痛楚,好似孩子也在悲泣。

    墨白见状,忙伸手扶住她,并且运转真元为其巩固胎儿的元气。

    很快,七叶的痛楚渐渐消失,身体上的痛消失了,但心上的痛呢……

    “抱歉。”墨白再次说了一句。

    “这是他自己的决定,与你无关。”七叶挥了挥手,她走向院子的板凳,轻轻坐下,眼睁睁看着那院子里早已用尽的柴,她忍住内心的悲楚,轻轻道:“他说过,这些柴用完了,他就会回来,于是,我拼命去用,但用完了,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墨白欲言又止,他想说,但不知道能说什么。

    “魔厌,他真的不喜欢纷争,可他也知道,老天不会放过他,这一生,他要为杀戮而生,要为杀戮而亡……”说着说着,七叶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只剩下低声呢喃,不知道说与谁听。

    月色依旧,星辉点点遍布天空,晚风习习,带来阵阵凉意。

    半晌,七叶抬眸看向白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

    墨白犹豫了片刻,他挥手招出紫刀来,弯腰放在地上,“这是魔厌最后的遗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你们还有孩子,他是你们最好的结晶,这个孩子,魔厌希望他能快乐长大……”

    “我知道……”七叶轻轻点头,她感激地看向墨白,“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当初你送我剑谱时,我就知道,魔厌一生都没有什么朋友,你们按理来说是敌人,但你还是甘愿为他料理后事,我谢谢你。”

    “呵!”墨白听在耳朵里,即便是真心,也觉得讽刺,众人都身陨,唯有他完好无损,这是多么可笑。

    他挥手,划出一本古朴秘籍,同样弯腰轻轻放在地上,“这是魔厌所留的刀诀,你的孩子,未来注定非池中之物,希望你能好生教导他,让他行正途,走正道,若未来有需要,我会全力帮你。”

    “多谢。”七叶点头,她起身走向刀与剑谱,将它们好生收起。

    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他已无话可说了,遂转身化作金芒离去,因为在这广袤域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