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剑问浮生

第四百九十四章 剑问浮生

 热门推荐:
    神州之外,西海尽头,通往域外的古路上,人道不存。

    这是一条绝迹之路,唯有道境可跨越,若无道境,必将魂丧西海。

    域外之后,又称为苍茫大地。

    苍茫者,寓意无尽无穷,有无数修道者,在这条路上,追寻成仙足迹,能成功者,却又少之又少,几乎绝踪。

    夜幕临,冷风至,离山下,遭逢杀戮起。

    怀抱剑锋的清秀女子仓皇而逃,年轻剑者相随,一路战着一路退去。

    血流遍地不知名,恐有杀机夜骤伏。

    “小师妹,你快点离开,这里我来挡下。”白衣剑者挥剑退敌,剑光划过,让那些黑衣蒙面人头落地。

    “不行阿师兄,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你不能丢下我一人。”女子轻声抽泣,清泪点点滴滴划落。

    离山剑门,本是苍茫大地剑宗,却被夜鬼伏杀,为夺神兵,已经牺牲了太多人。

    映灵,映云,是离山剑门,最后的希望了。

    “你们哪里也去不了!”

    狂风中,夜幕下,九天黑衣落,携起阵阵鬼氛,肆虐荒野。

    “是你,天罗鬼!”映云声音凝重道,他手中的剑锋熠着寒芒。

    天罗鬼,是万鬼门的大将,这苍茫大地的鬼族直系,跺一跺脚,也要让苍茫北域震上三颤。

    “师妹,你快离开!”映云一掌挥出,银色光华携着紫衣往远处遁去。

    “追!”

    那群黑衣杀手纷纷追去。

    “千里映江红!”映云一反常态,剑诀起运,红芒乍现,于半空中落下百道剑气,横扫四面八方。

    那些黑衣杀手不敌剑气,纷纷惨叫身亡。

    可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杀手围上。

    真正的杀机,才刚刚现身。

    身穿黑色长袍,手执死神镰刀,阴鹜眸子,殷红唇角,宛若暗夜梦魇,他踏步而出,锁定映云,“想活命,交出天湛圣庐。”

    “你休想!”映云手持冷锋,身化白芒,直袭天罗鬼。

    “不自量力!”天罗鬼冷眼一撇,赤芒乍现,磅礴气劲扑向白衣剑者。

    噗的一声。

    白衣呕血倒飞而回,他翻转落地。

    此时众多杀手又围拢上来,大喊“杀”后,就持着利刃袭杀。

    映云血战万鬼门势力,接连斩杀数人后。

    眼看久持不下,天罗鬼似乎厌倦了,他摇头道:“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

    说罢,在众人围杀白衣时,他镰刀高举,挥斥苍穹之余,尽纳血色狂劲:“血月鬼行!”

    荒野战声中,映云逼退黑衣杀手后,眼看血劲横扫而来。

    映云的神色漠然,他高举冷锋,凝剑指,沉喝声中,运足真元,一剑破空,直斩邪月诡氛。

    砰的一声交击中,但见夜幕赤芒乍现后,二人错身而过,胜负已分。

    “继续追。”天罗鬼收起死神镰刀,淡淡说道。

    “是!”

    黑衣杀手们纷纷应下,朝映灵逃走方向追了过去。

    而他,则挥手带着白衣剑者,化作血芒而走。

    ……

    天降大雨,似乎也在哀泣灭门惨案,夜幕的荒野下,深陷的泥淖中,跌跌撞撞的紫衣俏美人儿,噙着泪水,分不清是雨是血,分不清是生死死,她抽泣着,亡命奔逃,不想辜负最后的期望。

    “杀!杀阿!”

    “别让她逃了,快点追!”

    远远地,传来黑衣杀手们的声音,渐行渐近,在密林荒野下,竟然也难逃生天了。

    映灵拼命逃着,鲜血伴着雨水,从她身上慢慢滚落,她的心好痛,痛苦的不敢回头,看不到前路,她跌跌撞撞,噗通声中绊在泥泞中,污垢蒙了她的俏脸,鲜血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怀中抱着的长剑,始终紧紧抱在怀里,毫无气力的她只能在泥淖中嘤嘤抽泣。

    五丈外的盘根老树下,这声抽泣,惊醒了熟睡的异乡白衣。

    ……

    “嘿,小美人儿,你无处可逃了!”

    “哈哈,离山剑门的第一美人儿,可惜啊。”

    “快,交出你手上的圣庐,不然就杀了你!”

    追上来的众多黑衣杀手,层层包围,围住了俊俏的紫衣,他们持着刀剑,晃着寒光,在倾盆大雨下,依旧锐锋不减,他们的手,是那么冷,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才能锻炼到这样的境地。

    轰隆隆,伴随雷霆炸响,紫芒漫空的刹那,映照黑衣杀手脸上的鬼面具。

    “我映灵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映灵挣扎着,却爬不起身来。

    “嘿,自身都难保了,还想这么多,兄弟们将她拿下!”黑衣杀手们冲上前去。

    五丈外,古树下的异乡白衣,睁开了淡金眸子,他轻动手中油伞。

    在滂沱大雨中,油伞旋转着,毫无防备地冲向了战场。

    砰砰砰。

    油伞是普通的油伞,但它拦下了明晃晃的刀剑。将所有的黑衣杀手都击退。

    嗯?是谁!

    高手!

    众多黑衣杀手,这才注意到,五丈外的盘根古树下,还有一名异乡的年轻人。

    杀手们回过神来,他用长刀指着古树下半卧的白衣,怒道:“过路的,万鬼门的事,你别插手,否则天涯海角,都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声声怒斥,狰狞鬼面,狂风暴雨中,紫色雷霆中,却惊不动盘根老树下的剑者。

    白衣从虬曲苍劲的老树下,缓缓起身,油伞不知何时,回到了他的手上,他指了指泥淖中的映灵,淡淡道:“离开吧,这小美人儿,你们动不了。”

    “找死!”

    “杀!”

    这群杀手,终于明白了白衣的意思,他们回过神来,脸上现出了怒容,持着刀剑,斩向盘根老树下。

    明晃晃的刀剑,吞吐的气劲,在狂风暴雨中,如萤火微光,绽放最后的生命光华,然后终结。

    简单的动作,迅疾的白光,眨眼过处,已是百丈,回身落地的白衣,已经到了泥淖中的俏美人身边,撑开的油伞,为她遮住了心头一缕阴霾。

    而那些黑衣杀手,他们仿佛被时间凝固,持着刀剑,保持着冲杀的状态,最后在雷霆轰隆中,接连倒落狂风暴雨中。

    “你……你是谁……”映灵抬头,虚弱的问道。

    她不明白,如果是救援离山剑宗的人,为何迟迟不肯上山,如果是寻常的路人,为何敢得罪万鬼门。

    夜幕暴雨下,白衣的眉清目秀,出尘气质,她都已经注意不到了,她昏迷前,只听到一句……

    ……

    “苍茫行剑浮生,道问几当无穷,莫叹光阴无寸,偷取三尺光晶。”

    ps:新的光阴,新的开始,这本书写的超级不满意,进度快了,文字烂了,故事不完整了,但是作为一个扑,我要体面的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