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剑门惨案

第四百九十五章 剑门惨案

 热门推荐:
    清冷的夜,凛冽的沙,屹立云端的佛山高处,早已没了往日的梵音阵阵,但,他始终多了一尊新佛。

    身穿金色袈裟的新佛,他盘膝坐在山巅上,任凭风吹,任凭雨过,佛的心,从未变迁。

    数日的宁静,数日的沉思,让白衣从悲中,渐渐走出。

    他走向了山巅,来到了醒世经纶的身后。

    醒世经纶,佛门至高圣者,他的一举一动,稀松寻常,却又不寻常,他就是佛,就是醒世经纶。

    察觉了临近的脚步,醒世经纶诵经语毕,缓缓起身转头,看向这位曾与神灵一决的当世剑者。

    “你……伤似已痊愈了。”

    “多谢。”

    “但,心上的伤,依旧没有愈合。”

    “这……”

    墨白不知如何回答,这些痛,记住是矫情吗?可他忘不掉。

    “吾曾听闻九幽秘法,是曾经冥神所留,此秘法玄妙,不逊色于任何一部佛藏,你似乎将它融会贯通了……”醒世经纶淡淡的金眸,打量这位白衣,轻轻说道。

    嗯?

    微微睁开了眸子,墨白蹙眉,问道:“前辈是何意?”

    “你认为,墨白是怎样的人?”醒世经纶询问白衣。

    “你!”

    白衣不解,但他还是沉吟,最终摇头答道:“我不知道。”

    “静下心来吧,佛门有轮回因果,无论苏辛,或是黄泉,只要你肯静下心来,他们都将存在复生之机。”

    “真的?”

    墨白打量这位佛者,不敢置信,身亡的苏辛,散尽天道的黄泉,真能复生吗?

    站在山巅的醒世经纶轻轻撵着手中佛珠,他看向白衣,“一心一意,佛山问道百年,你将取他二人生机。”

    “这是你我之间的因果,是你之因,吾之果。”

    墨白沉默,他很想救回苏辛,黄泉,但北冥雪呢,失踪的父侯呢……

    醒世经纶淡淡的金眸,似堪破一切,他摇头道:“你的所作所为,瞒不过吾,所以吾感叹九幽秘术的玄妙,在这佛山修行百年吧,百年后,一切因果都将偿还,而你所有堪不破的过往,也都呈现眼前。”

    “至于接下来的神州大地,吾会替你全数解决祸乱,但吾要提醒你的是,苍茫大地,不是你能想象,好自为之吧。”醒世经纶缓缓转身,化作一缕金芒破空而去了。

    山巅上,徒留下漠然的白衣一人。

    ……………………………………

    滴答滴答……

    黑漆无光的山洞,潺潺不息的流水,森冷阴风阵阵,在映灵的耳畔回顾。

    磅礴的大雨浇灌,伴随雷霆的怒啸,紫芒从黑暗中划过,也惊醒了从梦中醒来的她。

    “这……这是哪里?”她睁开的眸子发现,原来这不是森冷的黑暗山洞,在山洞内,还有一丝火光灼亮。

    外面大雨未歇,依旧狂啸怒卷,山洞内静谧,在篝火旁,坐着淡漠的白衣,她忍不住询问。

    “你是离山剑门的救兵吗?”

    “算……是吧。”白衣挑动篝火的树枝,顿了顿。

    “你叫什么名字?”映灵轻声问道,她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因为离山剑门覆灭了,而她,成了亡命逃徒。

    曾经耀目的俏美人儿,这一刻,显得孱弱,因为什么都算不上了……

    她下意识地想起兵器,眸光一撇,就看到了卧在森冷石头上,带来血灾的神兵,她突然有些恨这口神兵,因为它,才给离山剑门带来灾难,不然,她的父亲,她的兄弟姐妹,还有她的哥哥,都不会死了……

    “梦浮生……”这时,白衣淡淡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了。

    她回过神来,用眼角余光,却打量这位年轻白衣,俊朗的外貌,淡漠的神情,饱经风霜的明亮眸子,不知添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过去。

    看着看着,映灵美丽的眸中眼角,又有泪水渐渐滑落,她的心还是那么痛,因为她失去了一切。

    浮梦生抬眸,静静看着她,看着她轻轻抽泣,不出言劝阻,也不打搅,只是利用篝火的余温,为她驱寒。

    因为他,也体会过孤苦伶仃的生活。

    ……

    夜,渐渐深了,哭泣的美人儿,在篝火映逐下,渐渐止了哭声。

    篝火旁的白衣,轻声劝道:“你的路,还没有到尽头。”

    他的话,惊醒了沉浸苦痛的映灵,她美丽的眸子里,雾水不减,“我求你,你去救我大哥,我已经失去了父母,不想再失去他,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浮梦生停下手中的树枝,古井不波的眸子撇向映灵,“说一说,这口剑的来历吧。”

    “你……”

    “放心,我对它没有兴趣,你的名字,就是我出手的原因。”

    浮梦生轻声道,他不想用太过重的语气,去加重她的伤心事,虽然这会耽搁她的成长……

    “我,这口剑,叫天湛圣庐,是曾经一名强者,留在骊山剑门的,但那名强者,一去不回,所以这口剑,一直寄放在剑门。”

    映灵收拾了心情,她知道,要想报仇,只能依仗眼前的白衣了,“这口神兵,引来了万鬼门的追杀,万鬼门,是苍茫大地的邪恶势力,拥有很多强者,他们在剑门埋伏了细作,所以让剑门被攻破,而我的父亲,母亲……”

    说到这里,她美眸中再次泛起了水雾,通红的眼圈忍住了泪水,颤声道:“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我……和哥哥,可是,哥哥为了保护我也……呜呜呜……”

    听着耳边的抽泣,浮梦生手中的树枝,轻轻动了动,他沉吟道:“你还有落脚处吗?”

    “有……”映灵抬眸,俏脸布满了泪痕,“父亲说,这口天湛圣庐,送往传说中的剑塔,就会有人保护我,甚至帮我报仇……”

    剑塔……

    浮梦生的手顿住了,这是个熟悉的名字,他脑海里,浮现熟悉的影子。

    “你……你会帮我吗?”映灵满怀希冀的问道。

    浮梦生轻轻点头,不论出于何种原因,这次他都要过问,虽然会惹来许多麻烦,“你的大哥,长什么样子?”

    “他……我可以跟你去。”

    看到了希望,映灵不知如何回答,她只盼望,一切还来得及。

    ……

    天亮了,篝火早已熄灭,残留着淡淡的余温,外面暴雨止歇,清晨的一缕阳光,映入森冷山洞中,照出了两人的模样。

    盘膝而坐的浮梦生,从入定中醒来,他睁开眸子,撇向眼前的女子。

    她依靠在巨石的角落,俏丽动人的模样,散乱的发丝,长长睫毛处,时不时会蹙眉,仿佛在睡梦中,她也得不到丝毫解脱,怜惜的模样,让人不忍。

    他轻轻起身,即便细微的动作,也扰了浅睡的美人儿。

    “你……你要去哪儿?”映灵慌乱得起身来,生怕浮梦生,将她丢下走之。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主。

    浮梦生淡淡道:“我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这些打击,不是谁都能承受。”

    “我没关系!”映灵倔强地说道。

    或许对她而言,能够报仇,就是最大心愿了吧,更何况,这一次,还牵连着她最亲的人,最后的生机。

    “那就走吧。”

    浮梦生撇了一眼,倔强的美人儿,心中已是了然,他不去劝阻,因为他还有这份自信。

    ……

    二人沿着暴雨过后的泥泞山路,回到离山脚下。

    离山的脚下,昨夜惨案依旧,血腥味被滂沱大雨冲刷,渐渐消去,但渗入泥土中的殷红,还残留点点滴滴。

    触景生情,身穿紫衣的美人儿,忍不住又要泪如雨下。

    浮梦生打量眼前四周,除却黑衣杀手的尸体,再没剩下别的,而且也不见所谓哥哥的尸体。

    他轻声道:“你哥哥很幸运,还活着……”

    “为什么?”映灵听到了希望,四下打量后,也醒悟了,她喜泣道:“太好了,哥哥还活着!”

    浮梦生轻轻点头,撇向映灵,怀中的神剑,“他们的目地,在这口剑,只要剑不丢,你哥哥,便不会死。”

    映灵听到后,她抱紧了怀中的剑,就像是抱住,亲哥哥的生命,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失去,这最后的亲人了……

    ……

    鬼雾山,万鬼门的一处据点,阴森森的冷风吹拂,不见天日,暗淡的天色下,篝火摇曳,挥发着点点惊悚光华。

    深处,森寒的地牢内,冰冷若钢铁的山石,闪着冷冷的光。

    一缕暗淡的冷光,从地牢的窗户透出,映射在年轻白衣的脸上。

    映云的脸,苍白无血色,萎靡不振,他被束缚在十字架上,整个人生机尽失。

    在他面前,负手站着的黑袍鬼脸,是万鬼门的天罗鬼。

    一名擅使死神镰刀的鬼,一名暗夜中行走的幽灵。

    “说,天湛圣庐的下落。”天罗鬼冷冷道。

    这是圣子交代的任务,他不容失手,可现在,他已经失手了。

    想起圣子的手段,天罗鬼不禁如坠寒渊,若非如此,他早就杀了映云。

    “……”映云沉默,身上的伤痕累累,心也如死灰,可他,不会泄露任何有关灵儿的讯息,这是,身为大哥,他唯一能做的。

    “哼,你以为不开口,我就拿你没有办法吗?”天罗鬼的神情狰狞,他挥手吩咐道:“去,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出发,去找那女娃,给我活着带回来,我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被折磨致死!”

    听到这些,映云的眉头轻颤,他咬紧了牙齿,心中的恨如果能杀人,天罗鬼就会被寸寸剐体而死!

    “哼!”看到映云的神情变化,天罗鬼嘴角,露出嘲弄神色。

    这时,地牢外面,有一名黑衣杀手快步走来。

    他进入后,单膝跪在天罗鬼面前,“启禀使者,昨日追杀那丫头的杀手,全部身亡了。”

    “什么!”

    天罗鬼猛然转身,神情怒火炽燃,吓得那黑衣杀手缩了缩脖子。

    “是一名白衣剑者所为,他的手段很厉害,一招就全部殒命了……”

    跪在地上的黑衣杀手,眼眸里的惧色更甚,颤微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