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万鬼的罪恶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万鬼的罪恶

 热门推荐:
    浮梦生,滅杀了十数名黑衣杀手,山脚下昏迷的黑衣头领,他还没苏醒。

    浮梦生缓步向前,淡淡挥手,金色光华没入黑衣头领的体内。

    “呃……”黑衣头领悠悠转醒,但他看到眉清目秀的白衣后,神色大惊!

    他挣扎着起身,接连倒退数步,踉跄着,难以分明此刻心中的惧,“你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说出映云下落,或者说,你幕后主谋的下落。”浮梦生淡淡道。

    “你……痴心妄想!”黑衣杀手咬牙,他不敢说,因为相比较于白衣,他更恐惧万鬼门的手段。

    在他手中,死也就死了,可一旦被万鬼门惩罚,哪怕身死,魂灵也不得安歇,他会被凝聚,昼夜不得安宁,永生永世痛苦!

    想到这里,他身躯颤了颤,昂首道:“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浮梦生负手打量眼前等候死亡的黑衣杀手,他来了兴趣。

    一个宁愿被杀,也不肯泄露半分的杀手。

    这背后的实力,该有多么强大的手段,才能掌控?

    他收起手中的油伞,淡笑道:“浮生一梦,可窥无穷,我倒想看看,你内心深处,究竟埋了何等恐惧。”

    他轻轻挥手,淡淡金华刹那丛生,在黑衣杀手毫无防备之际,一举破入,进入他识海深处!

    ……

    轰隆……

    漆黑识海内,金芒丛生,随之景色变化,在无尽黑暗中,妖氛鬼气蔓延,足以落踏的山石上,放目望去,这片识海,早被死亡笼罩。

    吟……

    怒吼声中,浮梦生抬眸,赫见识海黑气蔓延,恐怖大地开裂,一尾千丈黑龙从恐怖裂缝中盘旋而出。

    万恶的龙吟,遍布死亡蔓延气息。

    “那是……”

    巨大黑龙盘旋,森冷黑鳞闪着寒光,辄人亡心的杀,无端毁灭的惧,在人心底开始蔓延,一寸寸,让整个人都瘫软。

    “蝼蚁,你敢犯吾万鬼门吗?”龙吟咆哮,寒光凌冽的灯笼眸子,在无尽鬼云中探出半个身子,凝眸浮梦生,要堪透人心。

    但,淡淡的金眸,让黑龙失望了。

    深邃无波,生死不闻,他,竟是神鬼难测之命,是不存于世间的生灵。

    “你……究竟是谁。”黑龙的语气变化了,变得凝重,他阅人无数,无论强者,弱者。

    无论神灵、蝼蚁,在他面前,都将无处遁形。

    但出现的白衣异数,似浮生一梦,转瞬凋零,让他无迹可寻了。

    “意外吗?”浮梦生抬眸,淡淡笑道。

    “呵!”黑龙盘旋在无尽鬼气中,庞大身躯若隐若现,它只问道:“你究竟是谁?”

    “浮生一梦,苍茫行剑,心意所致,只是云烟。”浮梦生轻声自语。

    听得黑龙不满,不悦,它仰天咆哮,伴随巨大龙吟中,溃散天地间。

    黑衣杀手的神秘识海,现出本来面目。

    一名小小弟子,脑海中,也下有这等恐怖禁制,万鬼门,浮梦生越加有兴趣了……

    ……

    离山剑门的山脚下,夜幕依旧笼罩,笼罩在紫衣心头。

    她倚在古树下,怀中抱着神兵,美丽眸子,盯着远处静立不动的二人。

    浮梦生周身散出淡淡金芒,他一手抵住黑衣杀手的眉心,两个人,静止,仿佛陷入永恒。

    嗡……

    不知多久,淡淡的金芒,开始消散,浮梦生也缓缓睁开眸子,但黑衣杀手,却在此时怦然倒地,身死无息。

    “他……他这是怎么了。”映灵抱着怀中剑,小心翼翼走来,抬眸询问白衣。

    “他体内被下禁制,一旦为人窥探,便会魂飞魄散。”浮梦生叹道。

    “这么恐怖吗?”映灵美丽眸子露出惊色,她知道,苍茫大地有无数旁门左道,诡异术法也层出不穷,但在脑海中下禁制,被窥探就魂飞魄散的手段,她从未听闻。

    “不过好在,我已知晓他们的位置,你想救你的哥哥,就随我来吧。”浮梦生眸光撇向映灵,嘴角噙着笑意。

    “嗯。”映灵看着他清秀的面庞,心中微暖,轻轻点头应下。

    二人转身,踏着山脚下的黑衣尸体,往远处行去。

    ……

    鬼雾山,终年鬼雾笼罩的山峦,浓郁的黑雾蔓延,散出死气,星星点点的鬼火,在山峦中若隐若现,层出不穷,常人来到此地,恐怕都要吓得魂飞魄散了。

    鬼雾中,一队队黑衣杀手巡逻,要护卫这处万鬼门的据点,也要守护内中,好不容易抓来的映云,因为那是离山剑门少有的几个活口之一。

    阴风阵阵,吹动着浓郁不散的鬼雾,若隐若现中,一队队巡逻杀手渐渐深入。

    鬼雾山的深处,地牢大门敞开着,仅有的几名杀手,在这里守卫。

    而在一旁的山道上,沿着走去,赫见一座破旧废弃的大殿。

    大殿斑驳,岁月侵蚀后,剩下的只是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受到地气的侵染后,形成少有黑色鬼草。

    “圣子,您找属下……有何事!”

    隐约中,破败的大殿内,现出天罗鬼的身形。

    此时的天罗鬼,跪在大殿中,而在他的身前,一丈高的祭台上,神秘黑色珠子,悬浮在半空中。

    神秘的珠子,闪着莫名光华,黑色中透露氤氲血丝,诡异中带着肃杀,冷氛中携着威严。

    渐渐地,它凝成一道黑色虚影。

    虚影浮在半空,负手而立,看不清他的真容,只是冷冷的声音,叹息从四面八方传来,“天罗鬼啊,本座已经给了你机会,天湛圣庐,本座势在必得,可你屡屡让本座失望啊……”

    “圣子!”天罗鬼的身躯颤抖,被这股气息压抑得不敢抬头,他颤声不止,“圣子……有一名神秘剑者救了那丫头,不然,不然早就得手了……”

    “理由,本座不需要。”

    浮在半空中,淡淡的虚影冷声道,“那人很快就会来到你这里,你知道该如何做!”

    “什么!”

    天罗鬼抬眸一惊,鬼雾山十分隐秘,怎会被人发现,莫非……

    他想到了似乎不可能发生的意外,他惊恐着看向虚影,“圣子的意思是,他查了杀手识海中的秘密?”

    “呵,本座禁制启动了。”

    淡淡的虚影没有否认,他只是缓缓道:“记住,本座的目标是天湛圣庐,余下生死,本座不过问,若你不能胜任,这一战,你知晓如何做!”

    最后的言语中,杀意凛然,让久经杀戮的天罗鬼,也是一惊。

    他收拾心情,沉道:“属下,明白了!”

    “很好……”

    满意的言语中,祭台上的虚影,渐渐消弭,黑色的珠子内,血色游丝消失不见,从半空中落下,落至祭台上。

    半晌后,天罗鬼起身,他将黑色珠子小心翼翼收起,眼里的决然之色更盛,圣子的威仪,不能冒犯,若不能完成任务,他也当以死谢罪!

    但在死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办。

    一是映云、二是试探神秘剑者实力。

    ……

    神州大地,神秘消失的越天行,出现在了无尽荒漠,罪恶之城外。

    他负手抬眸,凝视这座存在数千年的罪恶之都,眼眸里缅怀感叹。

    “吱呀”声中,重硕的城墙大门,缓缓打开。

    一道流光从罪恶之城内飞出来,迎接这位远方的贵客。

    流光落地,落到越天行身前,现出拳皇模样。

    拳皇冷漠的脸上,露出了森寒的笑意,“天邪,两千五百年了,你终于再来到此地!”

    “不,我想在有个新的身份,叫越天行。”白衣负手,抬眸凝视三丈外的拳皇,淡笑道。

    越天行,神州大地上,有着杰出贡献的守护者,他抗衡了魔灾,也救赎了百姓,可现在,他却要与荒漠中,最为邪恶的势力,同流合污。

    或者说,他们本就为一丘之貉。

    越天行,哦不,现在他要恢复本来面目。

    天邪负手,打量被黑气包裹的罪恶之城,啧啧赞叹道:“你不该请我进去吗?”

    “哈!”

    拳皇笑了笑,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后者就轻笑着,往罪恶之城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