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零四章 天降玄机

第五百零四章 天降玄机

 热门推荐:
    被送离荒野的叶轩,他乘着双翼怪龙,狼狈赶回御龙城。

    “快看,那不是叶少吗?”

    “咦,他模样似有些狼狈,发生了何事?”

    守护御龙城的侍卫见状,议论纷纷,但没有敢拦阻,眼睁睁看着叶轩,乘着怪龙往城中飞去。

    “可恶啊!”

    站在怪龙背上,他衣衫碎裂,是黑衣统领仓促中,将他伤了,连带着怪龙也有些萎靡。

    别看他平日里猖狂,但依仗的都是他父亲,御龙城城主叶不凡的威仪。

    叶不凡是真正的强者,屹立道境多年,加上也是叶氏嫡系,方圆数万里,少有人是对手。

    他手下有御龙卫,只要他父亲肯出手,一定能对付那白衣浮梦生。

    念及此处,他便乘着双翼怪龙,往城主府飞去。

    穿过主街道,叶轩驾着怪龙直接进入雄伟的城主府。

    ……

    “父亲。”叶轩马不停蹄地进了城主府大厅内。

    “嗯?”叶不凡尤自品茶,对他来说,这是少有的兴趣了,他抬眸看到叶轩神色焦急的赶进来,微微蹙眉。

    “又发生了何事?”叶不凡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出事了。”叶轩有些尴尬,拱手看向叶不凡,“父亲,三十名御龙卫全都身亡了。”

    “什么!”

    叶不凡闻言,神情骤变,他猛地起身,询问叶轩,“恨天呢?”

    恨天,就是那名黑衣统领,他是御龙城的侍卫统领,修为排得上前五,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如果连他也被杀的话,那可就非同小可了。

    “是恨天统领送我回来的,至于生死我不清楚,不过恐怕凶多吉少。”叶轩如实回道,如果恨天有足够实力对付浮梦生,他也不会送自己离开了。

    想到这里,叶轩颇有几分感叹,恨天统领,的确是父亲的好部下啊!

    此时的叶不凡,神情难堪,阴沉,他大袖一挥道,“带我去战场之地。”

    “好!”

    叶轩听到父亲要亲自出手,心中大喜,他忙拱手应下,前头带路,与叶不凡一起出了大厅。

    ……

    神州大地,逐渐恢复和平,魔祸湮熄后,神州亿万生灵,也渐渐开始了往日的生活。

    但,一场暗流涌动,却才刚刚开始。

    月色降临,星辉洒落,照射在已成为废墟的魔神山上。

    在高高的魔云顶,坟墓依旧,但是坟墓前,多了一名年轻英俊的面孔。

    他负手,看着眼前的墓碑,神情漠然。

    “苏辛,生是死,死则生,你能领悟这一层,才是真正的强者啊!”年轻俊美的紫衣剑者,负手淡淡道。

    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神秘,莫测,就如同梦幻中的泡影,剑道中的流光,让人感觉不真实。

    他是谁?为何来到苏辛的墓前,从始至终,神州大地都没有出现过的新面孔,他来到了魔神山,来到了魔云顶。

    他负手静立着,似在等待,似在缅怀。

    轰隆隆!

    天空中,星云涌动,雷霆忽降,大好月色下,渐渐起了狂风,呼啸中吹散了万星,吹掩了皎洁皓月。

    来了……

    似有所感,紫衣抬眸,凝视虚空。

    但见虚空氤氲密布处,苍穹裂开,伴随雷霆电闪,有一幅山河画卷从黑暗中浮现。

    画卷氤氲弥漫,混沌成型,在虚空中呼啦啦展开。

    紧接着,画卷中生出无数金色光华来,掩盖苍穹,遮蔽星月,释放出前所未有的威压。

    金色光辉中,有一辆马车缓缓使出。

    “吭哧!”

    那马车神秘,由一头罕见的神驹拉着,神驹背生双翅,周身雪白散出银芒,额头上长有独角,高傲睥睨的眼神,彰显其高贵非凡。

    神驹拉着一辆金色马车,马车金碧辉煌,堪与日月争辉,从虚空的画卷中疾速驶来。

    上苍指选,天降玄机,

    传奇问世封剑名。

    四方谒,八荒尊,

    证道无双谁与行。

    尘浪翻云涌,

    神启圣评。

    ……

    神秘马车,神秘画卷,神秘车中人,轰然落至魔云顶上,掀起尘土万千。

    “封剑再启,圣评复出,千年一剑汇今朝,魔剑道之主—御苍玄身死,紫衣侯,剑塔一行吧。”马车内有人缓缓开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难辨其声。

    很快,从神秘马车内,传来一道金色令御,缓缓飞至紫衣剑者身前。

    紫衣侯伸手,接过金色令御,光华散去后,令御现出本来面目,上方刻下一剑字,背面刻下塔字,正是神秘莫测的传奇剑塔。

    紫衣侯收起令御,负手淡声道:“我会如约而至。”

    “那剑塔恭候阁下大驾光临!”

    得到答复后,神秘马车在无尽云雾中,缓缓升至半空。

    画卷上,投射一缕缕光华,映照马车,随后马车消失在画卷中。

    而画卷合上后,氤氲混沌气息也消弭,往裂缝中而行,转瞬消失无踪。

    天地也在神秘马车离开后,恢复清明了。

    神秘的剑塔,开启证剑之路,能受到邀请的,皆是顶尖剑者,神秘莫测的紫衣侯,竟是神州大地,第一个接到邀约之人,然而他的名字,在神州大地上,从未听闻。

    ……

    御龙城荒野偏僻之地,远处有流光破空而来,很快来到了曾经的战场之上。

    但入目的景象,让叶不凡不悦了。

    只见地面上,鲜血淋漓,尸横遍野,方圆数十里都化成了焦土,

    “可恶!”叶不凡心在滴血,三十名御龙卫,都是人道顶峰的强者,他即便培养,也要耗费大量精力与资源,现在倒好,只是对付一名道境强者,竟然全数陨落。

    而远处,战死的黑衣统领,也同样引起他的注意。

    “恨天!”

    叶不凡快步走向前,此时的恨天已经身亡,他被人一剑封喉,血迹早已停止,他手中的黑色长枪插在地面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倒下身躯。

    恨天是他一手培养,在御龙城中占有重要地位,也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亲卫,现在,竟然被人杀了。

    “那人是谁!”叶不凡的声音有些冷漠,带了杀意。

    “父亲,那人名叫浮梦生,是一名身穿白衣的剑者,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对兄妹,哦对了,还有一头驭风兽。”叶轩小心翼翼地回答。

    现在父亲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敢招惹,毕竟恨天是父亲一手培养,即便只有道境修为,但在未来的叶氏一族竞锋中,也有一定的帮助,现在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不生气才怪!

    驭风兽……

    叶不凡负手站在成为焦土的荒野上,这年头,有驭风兽的太多了,要想在苍茫大地找一个人,那真是难啊!

    他转身看向叶轩,“你可有什么线索?”

    “这……对了父亲,那几人来历虽然不清楚,可那头驭风兽是重点。”叶轩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当初之所以看重那头驭风兽,就是认出了它来自何地,

    “哦?”

    “那头驭风兽,是白氏一族,白无霜的灵兽,三年前白无霜曾来过一次御龙城,被我撞见,而她那头驭风兽,正是这一头。”叶轩忙道。

    嗯?

    叶不凡闻言转身看向叶轩,自己的宝贝儿子,“你怎记得这么清晰?”

    “嘿嘿!”

    叶轩挠头讪笑不已,“白无霜生得貌美如花,而她这头驭风兽也有独特印记,在它左耳处有一道白氏符文秘咒,所以孩儿记得清楚。”

    他本意是想在青散道人手中买下这头驭风兽,待白无霜凭借印记寻来时,找个机会伺机下手,即便不成,也能留个好印象啊!

    “原来如此。”

    叶不凡闻言,竟是露出一抹淡淡笑意,他就欣赏叶轩的这份聪慧,虽然平日好色,但聪明才智,实属难得。

    白无霜是白氏一族的天才,小小年纪,剑道修为惊人,在白氏一族,也颇受重视,比自己的儿子,修为强了不知多少,念及此处,他撇向叶轩,叹气道:“你若将这份聪明用在修炼上,恐怕也不止这人道顶峰的修为啊!”

    叶轩讪笑不已。

    叶不凡沉吟片刻,吩咐他道:“你既关注白无霜,料想也知道她在何地,请她使秘法,查探浮梦生下落,届时我会与她一同,出手对付那白衣剑者。”

    “是,孩儿明白。”叶轩闻言,心中大喜,这次终于能光明正大去找白无霜了,他领命后,就乘上双翼怪龙,往白氏一族的天霜城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