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零五章 神秘剑塔

第五百零五章 神秘剑塔

 热门推荐:
    苍茫大地上,在离开御龙城后,浮梦生与映云兄妹二人,乘着驭风兽,继续往剑塔赶去。

    有了驭风兽,速度的确上升许多,日行三万里,绰绰有余。

    “以驭风兽的速度,不出半个月,就能到剑塔了。”抱着天湛圣庐的映灵喜道。

    “呵呵,这都多亏了浮梦生前辈。”映云讪笑道。

    在荒野中遇到御龙城卫队的一战,他不相信浮梦生能一招镇杀那黑衣统领。

    但结果真的让他意外了,黑衣统领不仅有道境的修为,而且还手持刻上符文加持的神枪,但即便如此,竟然也在浮梦生手下惨败身亡。

    道境强者之间,除非拥有天壤之别的差距,否则不会轻易被杀。

    黑衣统领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这就证实了,眼前白衣是道境中的佼佼者。

    他心底充满了敬畏的同时,也疑惑万分,因为浮梦生的剑道惊人。

    “前辈……您是剑塔中人吗?”映云小心翼翼问道。

    “嗯?你为何如此问!”站在驭风兽背上,浮梦生闻言转过身来,看向映云。

    “除了剑塔,晚辈实在想不到,何地还能有类似前辈这等强者。映云讪笑道。

    他是个以武为尊的人,浮梦生修为比他高,他就会称呼一声前辈。

    诺大苍茫,能有这等剑道修为而不入剑塔者,实在少之又少。

    浮梦生笑问道:“剑塔之中,强者无数吗?”

    “这是自然。”

    映云愕然,看眼前白衣模样,似乎不太了解。

    他顿了顿,解释道:“苍茫大地上,有宗门无数,也有数不尽的强者,隐世家族,但真要论剑之巅,恐怕没有能比得上剑塔的。”

    “剑塔传承岁月久远,久远到几乎不可追溯了,许多追求剑道的强者,他们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进入剑塔修行,剑塔中可谓是包罗万象,拥有数不尽的剑道典籍,能得其中一本,就受用终生了!”映云叹道,眼里闪过羡慕的神情。

    离山剑门,也是修剑宗门,但比起剑塔来,可真是云泥之别了,所以映云,他心中也渴望拥有进入剑塔的资格。

    浮梦生听后,暗自感叹,“原来剑塔还有这等分量,相当于苍茫大地的剑道之巅了,怪不得自己此行要往剑塔,这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啊!”

    ……

    神州大地,芸芸众生,稷下学宫被缥缈云雾包裹着,如神似圣。

    而在后山上的君听残谷,氤氲紫气升腾,仙雾缭绕,让人敬畏。

    残谷深处,垂垂风亭中,负手站着的白衣剑者,他神情淡然,凝视远处隆隆作响的山水之景。

    在风亭外面,叶沧溟恭敬站着,面上尤自不忿。

    就在这些日子,他四处打听墨白踪迹,终于得知此刻他居住在荒漠的佛山,所以前往去请,但没想到被阻隔在外,连他的人影也没见到。

    “太可恨了,师尊,这墨白狂妄自大,连您都不愿来见,真是……,唉!”叶沧溟义愤填膺,不知说些什么好。

    墨轩庭负手站在风亭中,衣炔丝带飘飘,儒风依旧,他挥手道:“无妨,也是时机未到吧。”

    “时机未到?哼,师尊您可是太学府府尊,是大周皇朝最后的顶梁柱,连道门双尊都不敢这般怠慢,他一个初生牛犊的小子,怎来的这些脾气,嘁!”叶沧溟不屑道。

    “呵……”

    墨轩庭淡淡一笑,也不解释,任由他发泄出气,他对自己的徒弟很了解,叶沧溟历来如此,有些时候,过多苛刻教育,只会适得其反,有些东西,唯有经历,方能明白,虽然有可能经历血泪之劫。

    ……

    轰隆隆!

    就在此时,云淡风轻的君听残谷上空,忽地起了变化。

    只见虚空深处,雷霆闪动,氤氲密布中,传来恐怖慑人气息,搅动风云变化,立刻生出混沌一片。

    “这是……”叶沧溟察觉后,抬眸看去。

    而此时的虚空深处,赫然开裂,一幅山河画卷竟从混沌四溢的虚空裂缝中缓缓现身。

    哗啦啦……

    画卷铺展开来,释放万道金光,铺成一条金光大道。

    而此时,一辆马车由神驹拉着,从山河图中疾速驶来。

    上苍指选,天降玄机,

    传奇问世封剑名。

    四方谒,八荒尊,

    证道无双谁与行。

    尘浪翻云涌,

    神启圣评。

    ……

    隆隆作响中,仙驹拉车,缓缓落至风亭外的草坪上。

    吭哧!

    仙驹落地,四蹄轻动,踩踏在草坪上,鼻息中喷出迷蒙云雾来。

    “封剑再启,圣评复出,千年一剑汇今朝,太学府尊墨玄庭,儒剑代表,剑塔一行吧。”马车内再次传来虚无缥缈的声音,在君听残谷内回荡不绝。

    “放肆,太学宫岂是你能撒野之地!”

    叶沧溟眉头一挑,竟然能有人突破重重阻碍,来到这学宫深处,他果断出手,凝气化剑,攻向神秘马车。

    可徒奈何,即便他气势磅礴,在临近马车的时候,就被一股磅礴力量弹了回来。

    他接连倒退了十数步,才勉强稳住步伐,手中化出的锐锋也顷刻溃散。

    “好强的力量,深不可测。”叶沧溟露出惊讶神色,这马车不简单,尤其是马车内的人,不露面,就已经让他难以近身。

    “沧溟,退下吧。”

    这时,风亭内传来墨轩庭的声音。

    “是。”叶沧溟乖乖听话,退至一旁。

    而此时风亭中的墨轩庭,他缓缓转身,看向草坪上的神秘马车。

    “儒剑,剑塔千年之约已至,接令吧。”马车内传来难以分辨的声音,并且送出一道金色光华。

    金色光华飘忽不定,最终落至墨轩庭身旁,悬浮在半空中。

    但令人意外的是,白衣没有去接。

    “剑塔之约,我不能前往了。”墨轩庭略带歉意的道。

    “因为墨白吗?”马车内的人淡淡道。

    “嗯?”墨轩庭有些意外抬眸,他与墨白的事,无人知道,为何剑塔中人了解。

    “呵,儒剑,此行你定能如愿以偿。”

    剑塔使者没有多言,只是神秘的说道。

    顿了顿,站在风亭中的墨轩庭,最终挥手,接过了金色令牌。

    究竟能如愿以偿什么,没人知道,一旁的叶沧溟,看得云里雾里,十分不解,为什么师尊这般重视墨白?但凡有关墨白之事,他一律不回错过。

    “我会如约而至。”此时,墨轩庭收起令御,淡淡道。

    “剑塔,恭候儒剑。”

    得到满意答复,神秘马车缓缓升空,在无尽云雾中,渐渐被山河画卷吞噬。

    随着马车消失,山河画卷也缓缓合上,最终在虚空深处的氤氲雷霆中,消失无踪。

    而天地,也恢复清明。

    随着那股威压的消失,叶沧溟也松了口气,他转身看向墨轩庭,诧异问道:“师尊,那是何人?剑塔之约又是什么?”

    他心中疑惑得紧,这辆神秘马车中,坐的人一定不简单,自己也有道境修为,竟然无法靠近,而且他隐约感受到内中磅礴的剑意,无穷无尽,那是真正的剑道强者,才能散出的威压啊!

    墨轩庭摇头淡淡道:“剑塔,只是千年前的一个约定罢了,千年剑评,要决胜剑道之巅,我身为儒门剑道最强者,理应参加。”

    “可是,师尊您刚才拒绝了。”叶沧溟有些不满地说道,“而且您听到墨白的名字,反而又接下来这道令御,不知道您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呵呵……”墨轩庭撇了他一眼,轻声道:“墨白,有关一件极为重要的密辛,我不能错过,既然佛山见不到墨白,那只能证明,他已赶往苍茫大地了。”

    “这……”

    叶沧溟闻言愕然,他只是听念如来说墨白不能见任何人,倒没想过这一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