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零七章 白氏一族

第五百零七章 白氏一族

 热门推荐:
    半空中,侍卫统领被剑气洞穿,顷刻殒命。

    场上瞬间变得寂静无声,余下侍卫看向浮梦生的神情,有些惊惧。

    这可是人道顶峰的强者啊!

    在眼前白衣手中,竟然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白衣女子嘴角抽搐,眼眸里闪过震惊之色。

    小小年纪,就有这等修为,背后恐怕有了不得的势力。

    但她失算了,因为浮梦生由始至终,都是独来独往的。

    侍卫统领的身躯,从半空中掉下来,坠落至兽灵山脉中。

    吼吼吼……

    那些残余无意识的兽灵,纷纷涌来,将其残躯撕扯殆尽,很快又都钻到山脉深处去。

    这一幕,看得众人又是一阵胆寒。

    兽灵山脉的那些兽灵,平日里不会露面,可一旦出现血尸,或者气息微弱的生灵,它们就会群涌而上。

    一想到如果自己被杀,也将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余下侍卫个个面色难堪,犹豫着不敢再围攻浮梦生。

    “怎么,还要在出手吗?”

    这时,浮梦生拍了拍手,看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面若寒霜,盯着半空中的白衣,“小子,你究竟是谁?”

    浮梦生淡淡道,“杀你的人。”

    语落,其身形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来到白衣女子身前。

    铿!

    白衣女子很谨慎,在危机时刻出手挡下了浮梦生的剑气。

    剑气贴着她的俏脸过去,旋即轰向其身后的兽灵山脉中,发出轰隆巨响。

    “可恶!”白衣女子咬牙,身形瞬移百丈,同时扬起手中的银鞭,那鞭子就化作一道银芒,狠狠抽向浮梦生。

    啪啪啪!

    鞭子抽打在空气中,发出气爆声,然浮梦生就如同落叶飘零一般,难以琢磨轨迹。

    片刻后,浮梦生抽身退出百丈,扭头对驭风兽背上的映云兄妹道:“你们先离开,这里我挡下。”

    “那前辈小心。”映云点头应下,他指挥着驭风兽要离开。

    映云知晓留在这里,只会令他分心,倒不如先远离战场。

    驭风兽在其指挥下,转身往远处飞去。

    远处,白衣女子见驭风兽要逃走,怒道:“拦住他们!”

    余下的七名侍卫闻言,忙化作流光,要追赶映云兄妹。

    但他们忘记了浮梦生。

    有浮梦生守在这里,谁也过不去。

    “浮生似梦。”就见浮梦生施展剑诀,登时数道剑芒凭空而现,嗖嗖袭向要追赶的众人。

    噗噗!

    剑气入体,当即有两名侍卫惨嚎着从半空坠下。

    而余下的人,虽警惕免过一劫,但也都受伤了,迫于无奈,他们只得再次退回白衣女子身边。

    白衣女子怒了,浮梦生接二连三的阻拦,让她心头怒气上涌。

    其身为白氏的嫡系天才,曾几何时受过这些屈辱。

    她现在对远处的白衣恨之入骨。

    “银龙掠影!”

    站在半空中,白衣女子俏脸冷若寒霜,其挥动手中银鞭,那银鞭就化作一道虚影龙魂,张牙舞爪袭向远处的白衣。

    白衣女子这条银鞭不简单,里面封印了龙魂。

    而且她本身也有道境修为了,所以这一鞭落下,那条虚影龙魂几乎脱体而出,很是凶猛。

    可惜,它遇到的是浮梦生。

    浮梦生对道境强者的概念不是太清晰,但他知道,道境中很少有人是自己的对手。

    当然,眼前的白衣女子也不例外。

    所以在虚影龙魂袭来的时候,浮梦生就已经锁定了她。

    紧接着,他的身影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消失了。

    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白衣女子跟前。

    不好!

    白衣女子瞳孔微微一缩,就要收鞭回防,但她哪里还有机会。

    “该结束了。”浮梦生的冷语在她耳畔响起,就如来自地狱的颤音,死亡临身的感觉,她第一次如此清晰。

    叮的一声。

    然而,就在浮梦生打算结束眼前白衣女子的性命时,突然一道气劲袭来。

    这道气劲强横,迫使他不得不挡下。

    这样一来,回过神来的白衣女子,得到喘息之机,她身形瞬闪,再次远离了浮梦生,眼眸里的恐色还没有褪去。

    这时,浮梦生没有继续追杀,他反而抬眸,看向虚空深处。

    与此同时,虚空深处开始扭曲,云雾翻涌中,有一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踏步而出。

    那男子生得英武,但眉宇间煞气满溢,不像一个有气度的王者,更似一名心狠手辣的枭雄。

    “叔父!”

    看到中年男子出现,白衣女子惊喜叫了一声,心底莫名松了口气。

    那白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叔父。

    是白氏第三子—白夜,一身修为难以揣测,也是最疼爱她的三叔。

    白夜来到兽灵山脉上空,看到浮梦生险些杀了自己的侄女,脸色阴沉。

    他一双冰冷的眸子,盯住了浮梦生,“小子,你是谁?”

    每个人都会这么问一句。

    因为浮梦生的出现,太让人意外,苍茫大地上,年纪轻轻就有这等修为的,绝对不可能默默无闻。

    无论是在宗门,或者隐匿世家,都是天才之列了,早该名传苍茫大地!

    想通这一点,白夜语气缓和许多,继续说道:“我白氏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你要对无霜下杀手?”

    他不是年轻人,所以处事全面,从刚才此子轻易挡下自己的攻击,就能看出来了。

    总而言之,这样的年轻强者背后,一定有高人撑腰。

    “……”浮梦生不回答。

    名字这个东西,只是代号,但被人知道得多了,也会引来麻烦。

    “怎么,小子,你不敢说吗?”

    救星出现,白衣女子又得意起来,她神情阴沉,咬牙切齿。

    就在刚才,她险些丧命,现在恨不得立刻宰了浮梦生。

    能嘲弄两句来泄愤,也是好的!

    “呵!”

    轻笑一声,浮梦生抬眸看向白衣女子,淡淡道:“能保住一命,就该有聪明人的觉悟,不想死就少说话。”

    “你……”

    “无霜。”

    白衣女子还要还口,却被站在天际的白夜阻止,她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浮梦生。

    这时,白夜从虚空深处缓缓落下,挡在白衣女子前面,他盯着浮梦生,淡笑道:“这中间,是否有什么误会?”

    白袍男子的一句话,就让众人露出愕然之色,连那白衣女子也不例外。

    白夜啊,那可是白氏第三子,竟然会这么和颜悦色的,对待一名年轻人

    场上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白夜不理会他们的神情,只是盯着浮梦生。

    因为直觉告诉他,此子不简单,若能拉拢最好,不能拉拢也避免与其为敌。

    他的这番举动,让浮梦生也心生警惕。

    越是强者,越目中无人,但一名强者,还能小心谨慎对待身边任何事,这就让人觉得可怕了。

    直觉也告诉浮梦生,此人不简单。

    顿了顿,他抬眸打量白夜一眼后,淡淡道:“我名浮梦生。”

    “浮梦生……这应该是化名吧。”白夜细细沉吟了一番,试探问道。

    浮梦生撇了白夜一眼,下意识地与他保持距离,“苍茫行剑,浮生一梦,这个名字,或许很快就会响彻苍茫大地。”

    狂妄,孤傲!

    浮梦生的一句话,就让众人愕然,甚至忍不住想笑,即便白衣女子也同样。

    但唯独,白夜没有笑。

    甚至脸上现出一抹凝重。

    因为,他觉得眼前的白衣少年,真有可能做到。

    白夜看了一眼身后的侄女,然后他看向浮梦生,淡笑道:“小友,既是如此,那我相信这其中恐怕有些误会,不如这样吧,给在下一个面子,此事就此揭过,日后若有需要,小友可来白帝宫寻我。”

    “叔父……”白衣女子闻言,登时急了。

    “闭嘴!”

    但白夜回身,就严肃呵斥了她一句,吓得女子缩了缩脑袋。

    看到侄女不再多言,白夜才笑呵呵的转过头去,看向浮梦生,“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多谢。”

    浮梦生一怔,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白氏恐怕不简单,先将映云兄妹送往剑塔后再说。

    念及此处,他拱手对白夜道:“晚辈多有冒犯,既事情已经清楚,那晚辈也该离开了。”

    说话时,他撇向白夜身后的白衣女子,信手一挥,一株仙草现形而出。

    浮梦生道:”这时候我游历时,偶然得到的一株天睛泪,方才怕是伤了你,这株仙草代为赔罪。”

    说罢,他将仙草递给白衣女子。

    “给我?”白衣女子闻言愕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