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零八章 失踪的兄妹

第五百零八章 失踪的兄妹

 热门推荐:
    这株灵草,散出碧绿晶莹光华,且传来淡淡清香,轻轻一嗅,就觉得神清气爽,是个宝贝!

    就是这样的宝贝,眼前白衣说送人,就送人,而且是送给死对头。

    白衣女子有些不明白,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这时,浮梦生解释道:“我也不愿意动杀手,但最近麻烦实在太多,我已经自顾不暇,若还留手,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麻烦,所以……抱歉。”

    一番话,说的十分诚恳。

    白衣女子回过神来,冰冷俏脸上缓和许多,她伸手接过天睛泪,说道:“那头驭风兽是我白氏一族的,前些日子逃走,如今出现在你的座下,让我难免生疑,因此……”

    白衣女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显然了。

    浮梦生露出恍然神色,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这头驭风兽,是我从御龙城一名叫青散道人的手中买来的,我并不知道它是你的坐骑,不过……”

    说到这里,浮梦生的神情凝重几分,他对白衣女子道:“灵兽终究是有灵之物,既然你选择了它,就不该使用一些暴力手段,因为这样只会让灵兽对你痛恨,没有好处。”

    白衣女子接过天睛泪的手一滞,自顾自地说道:“我只是跟大家学得罢了……”

    浮梦生闻言一怔,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朝白夜微一点头,就化作流光,追赶映云兄妹去了。

    ……

    浮梦生离开后,半空中只剩下白氏一族的人。

    白夜负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撇了一眼白衣女子手中的天睛泪,“无霜,如何?”

    啊?

    被称作无霜的女子回过神来,诧异道:“什么如何?”

    白夜伸手指了指她手中的仙草,淡笑道:“有些时候,厮杀并不能解决问题,倘若方才我将他击杀,你又哪里去拿这些宝贝?”

    白无霜“嘁”了一声,不满道:“叔父您还不是心里有所忌惮!”

    “哈哈哈!”

    白夜哈哈大笑两声,他伸手轻抚侄女的秀发,傲然道:”我白氏有什么忌惮?我只是单纯试探他,若其背后真有恐怖势力撑腰,他断然不会这般轻易妥协。”

    “那叔父的意思是……”白无霜回过神来,抬眸问道。

    白夜眸光转冷,说道:“这小子若背后没有强大势力撑腰,那只能说明他天资卓越,或者得了什么宝藏机遇,只要咱们不与他翻脸,未来就有利用的余地,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哪怕未来反目,咱们也能趁其不备,将他拿下。”

    “这……”

    白无霜听到叔父的话,不禁冷了几分,心道:“三叔果然没有变,还是这般心狠手辣……”

    ……

    再说浮梦生离开兽灵山脉,追赶映灵兄妹去了。

    心中却在回忆方才的场景。

    白氏一族不简单,自己孤身行走苍茫大地,得罪太多人,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可不会天真以为,那白夜赏识自己,才说这么多好话。

    分明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背后势力撑腰。

    正因为明白这点,浮梦生才将那株天睛泪送给那女子。

    只有故意示弱,才能让对方放下警惕。

    这变相的讨好,是让白夜以为有机会能与自己合作,避免立刻成为敌人。

    与虎谋皮,虽有危险,但好处也是相对的。

    最起码,现在能得到一定的助力,至于以后是敌是友,那就要看白夜的表现了。

    心中各怀着鬼胎,浮梦生追赶映灵兄妹。

    可很快,他就察觉异常,前行百里,不见二人踪迹。

    难道出事了?

    浮梦生心中一紧。

    他环顾四周,眸光扫向远处山头。

    就见远处山巅上,云雾缥缈中,有劲气余波未曾消散。

    浮梦生忙化作流光赶去。

    等他落至山巅上后,才发现这里有打斗痕迹。

    只见风景秀丽山巅上,满目疮痍,而且空旷地面上,还残留丝丝血迹。

    鸣……

    这时,远处忽然倒塌一棵古树,紧接着,奄奄一息的驭风兽出现在那里。

    浮梦生快步走向前,就见驭风兽躺在深坑里,雪白的羽翼上,都是鲜血,它尖尖的鸟喙处,还有划痕,此刻萎靡的很,连双翼都难以撑持。

    “可恶!”

    浮梦生愤怒至极,但他还算冷静。

    他挥手施展真元,包裹驭风兽,来为其疗伤。

    很快金色光华就在它的身上蔓延,那些涓涓流淌的伤口,也渐渐愈合,驭风兽的状态也渐渐好转。

    即便如此,浮梦生心里的怒火也难平息。

    因为映云、映灵兄妹二人不见了。

    显然,他们遇到了埋伏,至于是何人所为……

    半晌后,他收回真元,驭风兽挥动翅膀,起身后用它洁白的鸟脑袋亲昵去蹭,浮梦生的衣裳。

    安抚了驭风兽后,浮梦生走向满是打斗痕迹的空旷地方,闭目凝神感悟天地元力的变化。

    很快,他从空气中捕捉到一丝细微的鬼气。

    与上次在鬼雾山遇到的,如出一辙,甚至气息更浓郁一些。

    比天罗鬼要强一些。

    难道是万鬼门?

    浮梦生睁开眸子,觉得事情不对劲。

    万鬼门虽然神秘强大,但自己带着映云兄妹辗转数万里,难道还不能脱离万鬼门的视线?

    他转头,撇向山巅的另一角,已经渐渐恢复的驭风兽。

    对方把握的机会很好,在自己与两兄妹分开的时候,选择动手。

    看来,这是早就算计好的,映云也许被他们不知不觉中控制了。

    ……

    念及此处,浮梦生施展神秘异法,以梦幻之术,还原当初发生情景。

    很快,他就洞悉了一切。

    原来映云兄妹打算在这座山头上等候,却被两名神秘鬼使劫走,他们一路往东方飞去了。

    “驭风兽,随我离开。”

    浮梦生睁开眸子,将目标锁定在东面,旋即跃至炽风的背上。

    炽风很听话,轻鸣一声后,挥动翅膀,就往东面飞去。

    呼呼呼……

    风啸过耳,白衣负手,站在炽风背上,任凭狂风刮的衣衫猎猎作响,他也无动于衷。

    他微闭双眸,仔细感受着空中残留的气息。

    这道气息很诡异,似乎有意在指引自己。

    但那又如何?只要救下映云兄妹即可。

    他微一用力,脚下炽风会意,双翅再挥,速度更盛,化作一道白芒,破空而去。

    ……

    入夜,一处高山上,鬼雾缭绕,浓郁黑气四溢,遮掩方圆数百里。

    浮梦生乘着炽风,落在鬼山上。

    鬼气就扑面而来。

    他挥手,金色光华将鬼气阻隔后,就冲内中道,“我已来了,现身一见吧。”

    话落,果然就见鬼雾深处,缓缓走出一道黑色鬼影。

    那鬼影包裹的密不透风,他浮在半空中,手中拿着一把死神镰刀,阴鹜的眸子,一直锁定着浮梦生。

    他声音沙哑道:“我等候多时了。”

    浮梦生看了他一眼,道:“说出你的目地,为何要带走映云兄妹?”

    那鬼影冷冷道:“与我无关,圣子的要求,我只是照办。”

    浮梦生闻言一怔,再次看了他一眼,道:“那你留在这里等我,也是所谓圣子的吩咐?”

    鬼影阴鹜眸子里闪过一抹赞赏,“你很聪明,这也是圣子之意。”

    浮梦生释然,他往前微进了一步,淡淡道:“那你口中圣子,究竟是何意?”

    鬼影冷冷一笑,回答道:“圣子要你死。”

    话落,他身形一颤,就消失在了原地,与此同时,那口死神镰刀,携着劲风扑向浮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