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章 仙驹入佛山

第五百一十章 仙驹入佛山

 热门推荐:
    白帝宫大殿上。

    三宫主白夜正会谈御龙城城主叶不凡。

    当其听到有关浮梦生的时候,颇为惊讶。

    这一细节,被叶不凡捕捉到了,他疑惑道:“怎么,莫非三宫主另有隐忧?”

    “这……”

    白夜坐在椅子上,故作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我与浮梦生有一面之缘,而且他还赠予侄女一株天睛泪,若要我出手对付他,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不是不想,只是觉得浮梦生还有利用余地。

    而且叶不凡虽是叶氏一族的嫡系,但叶氏内部争权越加厉害,保不准叶不凡这一嫡系就会成为炮灰,权衡利弊,一向是他的强项。

    白夜笑呵呵对叶不凡道:“若两位与浮梦生有些误会,我能从中调停一番,至于对付浮梦生的话,我就恕难从命了。”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叶不凡也明白了。

    他脸上不悦一闪而逝,但很快就重新露出笑容,故作轻松的道:“我本以为他是叶氏神州一脉的嫡系,上次拿出山河拳,去换了一头驭风兽,所以来打听他的下落,没想到他出手这么大方,天睛泪也能随意拿出。”

    “山河拳?”白夜闻言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山河拳是叶氏嫡系武学,虽然称不上天下无双,但也是少有的顶级功法了,那个白衣浮梦生还用这武学去换一头驭风兽?

    看来,他身上的宝贝不少啊。

    “既然如此,那叶某就先告辞了。”

    看到白夜思索模样,叶不凡心中冷笑,起身拱手告辞。

    “不送。”

    回过神来,白夜微微点头,只是起身行礼示意。

    很快,叶不凡与叶轩就离开了大殿。

    目送两人离去,白夜眼里现出一抹精光,浮梦生能轻易拿出天睛泪,还有叶氏山河拳,看来他一定有着奇遇,获得了宝藏。

    ……

    大殿外,沿着广场,叶不凡要离开。

    身后,叶轩有些恼怒,他不满道:“父亲,白夜的态度,实在让人恼怒啊。”

    “呵!”叶不凡停下脚步,其看向叶轩,淡笑道:“叶氏争权,两大嫡系现在闹得不可开交,他白夜也不想站错队啊!”

    叶轩一怔,不太明白。

    叶不凡呵呵笑了笑,也不再解释,只是挥手道:“白夜咱们指望不上了,不过你可以找机会去见见白无霜,或许她知道浮梦生的下落。”

    “嘿,父亲,您果然还是疼爱您的儿子啊。”

    听到白无霜,就见叶轩脸上露出喜色,,嘿嘿笑着应下。

    一想起白无霜那俊俏容颜,冷若冰霜的神情,他心头就一阵火热。

    他能得到的美人儿太多了,但若拿下一名白无霜,那可比以往任何功绩都要让他兴奋啊!

    ……

    各怀鬼胎的两人,知道合作已经不成了。

    但远在茫茫大地上,正乘着驭风兽往东方剑塔赶去的浮梦生,他站在炽风背上,凝眸望向远方,沉默不语。

    在他身后,映云与映灵坐在炽风的背上。

    他们被万鬼门抓去,受了点轻伤,但也没有大碍了。

    “大哥,还有多久能到剑塔?”映灵小声询问映云道。

    映云算了算后,回道:“大概还有七天就差不多了。”

    “嗯,这几天,万鬼门都没有找咱们麻烦,是不是被甩开了,而且御龙城那边,好像也没有动静。”映灵紧绷的心,也渐渐放松下来,这些天,到处都是麻烦临身。

    若不是有浮梦生,他们恐怕连御龙城都出不了,更不用说远在几十万里外的剑塔了。

    “谢谢你,浮梦生。”她抬头对白衣说道。

    “这是我该做的事情。”浮梦生回过头来,冲她淡淡一笑。

    映灵的俏脸就红了起来,不敢与之对视。

    这一幕看在映云眼里,暗叹小妹恐怕动了心啊!

    炽风接连飞行了数千里,远远看见一座巨城屹立在平原之上。

    映灵是普通人,所以还不能达到辟谷的地步,三餐不能少之。

    浮梦生轻轻踩了踩驭风兽的背部。

    脚下驭风兽会意,它撑持着雪白双翼,很快落在城外数里处的一处山坳旁。

    落地后,浮梦生对映灵道:“我去城中给你买些吃的,路途遥远,咱们要尽快赶到剑塔。”

    “那,你要小心啊。”映灵叮嘱道。

    “嗯。”

    浮梦生点头,他看向一旁的映云,半开玩笑的道:“映云,你要照顾好你妹妹,可不要像上次一样,被万鬼门捉去了。”

    天湛圣庐已经被另外一名鬼使送往万鬼门了。

    若不是那圣子有意见自己,恐怕这两兄妹也难逃劫数。

    映云听到他的话,一张清秀面孔登时憋得通红,无言以对。

    “别怪大哥,这与他没有关系,都是可恶的万鬼门太阴险了。”映灵见状,忙为自己的哥哥说好话。

    “哈,开个玩笑而已。”

    但浮梦生只是打着哈哈,旋即化作流光,往远处那座巨城而去。

    眼见浮梦生消失在平原尽头。

    映灵这才小声安慰哥哥道:“哥哥,你别生气,浮梦生只是开玩笑。”

    傻丫头,大哥怎么会生气呢。“

    映云闻言,脸上却露出愧疚之色,他轻抚映灵秀发,叹道:“父亲、母亲都离开了,大哥身边只有你,所以我会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嗯,我相信大哥。”映灵一本正经的说道。

    ……

    神州大地,魔神祸世早已湮灭了。

    而在无尽荒漠的佛山上。

    墨白盘膝而坐,凝神感悟佛门圣力,同时也在修炼,要捕捉黄泉与苏辛的契机。

    踏踏脚步声从后面响起。

    墨白从入定中醒来,他回过头去,却看到是醒世经纶走了过来。

    “墨白,这一段时日的修炼,你可有所收获?”醒世经纶手中拿着一串金色佛珠,轻声问道。

    “没有……”

    “此事急不得,你可暂且修炼,吾有一事,要请教于你。”

    “请教不敢,前辈直言无妨。”

    “有关浩星武经记载,不知你了解多少?”

    “浩星武经?”

    墨白闻言一怔,他猛然想起当初在南晋隐剑仙那里,得到的一部武学圣经,而且还引出神秘老者,他顿了顿,看向醒世经纶,“前辈询问浩星武经,所为何事?”

    醒世经纶如实答道:“吾夜观星象,弃神山脉的紫微帝星,越见璀璨,他之劫数将至,会牵引九龙之秘,而浩星武经,便是当初星之龙的秘密,所以我特来一问。”

    有关于天罗吗?

    墨白沉默半晌,挥手划出一道典籍来。

    那部典籍出现,释出点点星辉,很是神异。

    这正是当初从隐剑仙出得来。

    墨白将它交给醒世经纶,“有一名老者,要我前往踏月龙湾,他称可为天罗解开最后一层封印,但我为防止天罗出现意外,所以一直保留,现在你复生,我相信,凭借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解决这些麻烦。”

    醒世经纶接过浩星武经,点头肃穆道:“你大可放心,天罗身具紫薇帝命,不容有失,而九龙之秘,也该有所了断,否则神州大地的龙气消弭,又是一场灾劫,我既往生承天命而来,就会在天命归时,让神州大地永远和平。”

    “有劳了。”墨白微微点头,他相信醒世经纶。

    因为这是真正的佛门至高圣者,一身修为难以揣测。

    ……

    轰隆隆……

    就在这是,远处虚空深处忽然生出变化。

    乌云笼罩,电闪雷鸣,在虚空扭曲之余,一幅山河画卷从裂缝缓缓而出。

    哗啦啦声响过后,山河画卷蔓延天际,铺展开来后,带出无尽威压,笼罩了整个佛山。

    而此时,神秘马车再现,从山河图中疾行而来。

    上苍指选,天降玄机,

    传奇问世封剑名。

    四方谒,八荒尊,

    证道无双谁与行。

    尘浪翻云涌,

    神启圣评。

    ……

    隆隆作响中,仙驹拉车,缓缓落至佛山山顶上。

    吭哧!

    仙驹落地,四蹄轻动,这次不如以往,它露出几分敬畏之色,是看向醒世经纶的目光。

    “封剑再启,圣评复出,千年一剑汇今朝,因禅寺佛座念如来,佛剑代表,剑塔一行吧。”马车内,再次传来虚无缥缈的声音,响彻佛山上空。

    但这一次,马车的主人,他语气有些变化,是因为忌惮醒世经纶。

    醒世经纶。

    他就站在佛山山巅上,淡淡金眸凝视仙驹,仿佛能堪破虚妄。

    让内中的神秘人,无处遁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