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圣评在即

第五百一十三章 圣评在即

 热门推荐:
    此刻的浮梦生,还不知道他已经被白无霜惦记了。

    一路紧记半仙叮嘱,他不多惹事端,只往剑塔而行,炽风挥动雪白双翼,载着三人在天空中划出流光。

    又是数日下来,他们离剑塔越来越近,而且半空中,偶尔有流光略过,都在往剑塔赶去。

    通往剑塔的路上,时不时有流光飞逝,超越驭风兽。

    当他们路过时,多数修道者都会露出不屑之色,“真是奇怪,剑塔之约乃是千年盛世,怎么还会有人道顶峰的小家伙参与?”

    “嘿,人家或许也是路过的啊,剑塔可不是谁都能进得。”

    “那小美人儿不错……”

    “行了行了,正事要紧!”

    有一名修道者瞧上了映灵的倾城容颜,可很快就被身旁的那名道者拉走了。

    他们速度很快,不消片刻,已将浮梦生等三人甩的不见踪迹。

    “他们……他们太可恶了。”

    映灵被刚才那家伙贪婪的目光盯着胸脯,心里怕怕地,小声咒骂道。

    映云心中也不欢喜,但他知道那些人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只是叹气安慰映灵道:“小妹,别太在意,等到了剑塔就好了。”

    “可是……可是父亲说,只有将那口天湛圣庐交给剑塔,他们才会援手,可现在神剑已经被抢走了,咱们怎么办?”

    映云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这一趟千辛万苦才到,如果剑塔不肯援手,那他们此生报仇都无望了,想到这里,其脸上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映云闻言一怔,是啊,只有天湛圣庐,才能请动剑塔强者,但现在剑被夺走,他们还会帮忙吗?

    很快,他就想到了救星。

    映云看向浮梦生,恳求道:“前辈,您既然前往剑塔,一定是有神秘身份,还请您一定帮我们!”

    “是啊!”

    映灵也回过神来,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浮梦生,这是其最后希望了。

    浮梦生没有回头,因为他不想看到两人此刻的神情。

    报仇无望,一生都在痛苦中度过的事情,他也遇到过。

    只是贵人没有降临这兄妹二人身上。

    若是有的话,那现在,浮梦生知道,自己就是其唯一的希望了。

    微微一顿,浮梦生头也不回的道:“你放心,此事我会全权处理,只要你二人平安,不让我分心即可。”

    这时候兄妹二人也顾不得他言语中的不妥了,尽皆露出喜色,点头应下。

    只要能报仇,一切都值得,更何况只是不拖累他这么简单呢。

    ……

    狂沙翻滚,平原万里,暗淡的乌云天色摇曳,卸去了死氛,也掩去了生机。

    轰隆隆,虚空深处,有闷雷隆隆作响,搅动方圆千里,使得常人难靠近。

    一望无尽的平原上,赫然一座高耸入云的剑塔屹立不朽,伴随雷霆千里,彰显神威难测。

    这就是剑塔,高达千丈,巍峨雄伟。

    神秘的剑塔深处,别有洞天。

    那是一处异境。

    异境内,昊阳神辉洒落,有宫阙屹立,有山水潺潺,也有花鸟相闻,珍禽异兽,数不胜数。

    剑塔内,与剑塔外截然不同,完全是两个世界。

    在云端的深处,仙云缭绕中,一座雄伟宫阙屹立,伴随着紫色光华流转,更显示出其非凡。

    嗡……

    忽然,虚空深处裂开,紧接着万道金光铺道,浑身雪白的独角仙驹从天外,载着主人归来。

    吭哧!

    仙驹从裂缝中缓缓落至宫阙广场外,内中车厢有声音传来。

    “神州大地,强者依旧,看来魔神之劫,并未影响他们。”

    马车主人的声音有些感叹,神州大地,历来都是最神秘难测的地界,那里弱者很多,但真正的强者也很多,可谓层出不穷。

    “你的语气,似乎有些变化。”

    半晌,从宫阙内,传来淡漠声音。

    “我之语气变化,代表神州大地变化,魔神祸世,带来唯一的变数,就是醒世经纶重生了。”马车主人道。

    听到醒世经纶,宫阙主人沉默下来。

    “多少年来,不曾听闻的名字,如今竟再现尘寰。”半晌,宫殿内的人感叹道。

    这座宫阙,是剑塔神秘的一角,也是剑塔之主的所在。

    这里隐藏着剑塔最为神秘的强者,也是剑塔目前最大的依仗。

    可即便是他,听到醒世经纶的名字,也不得不感叹,甚至无奈。

    ……

    宫阙内的主人,与广场上的马车主人。

    二人对话,无人可以窃听。

    因此,马车主人也没有忌讳,他淡淡道:“我在佛山,看到了墨白,但只是他之分身,想来本尊已悄然离开神州大地,本想邀他前来,但醒世经纶让我忌惮,他似也极其看重墨白。”

    “墨白,你是说太白剑阿的传承弟子吗?”

    “不错,昔年剑塔圣评,太白剑阿为首,信天游,御苍玄,皆为不世强者。”

    马车主人感叹道:“太白剑阿身死道消,信天游不知所踪,就连御苍玄也难逃死劫,这三大剑者,都无处可寻了。”

    剑塔之主道:“御苍玄之死,早已在冥冥之中,他修魔剑道,更种下剑种,只要他的那株枫红树叶片掉光,不是重生,便为死亡,这是他的觉悟,也是他的选择,不过相比较而言,我更看好墨白。”

    “哦,为何?”马车主人饶有兴致问道。

    剑塔之主淡淡道:“墨白,身具太白剑阿之传承,又得御苍玄亲身教导,他之剑道,传承两大传奇,未来不可限量。”

    马车主人笑道:“那未来剑塔择选,你可要算上此子?”

    “不。”

    岂料,剑塔之主反而否定,道:“但此次千年圣评,出现了醒世经纶这个变数,而且还有冥地武经之主,墨白能否一举夺冠,尚在未定之天,至于最终择选,还看天意了。”

    ……

    马车主人听闻这些后,也知道这是剑主的决定,不过除了剑塔圣评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近日有消息传来,魔神被送回天界后,其手下强者皆逃来苍茫大地,现在已与万鬼门,天魔宗串通一气了,这对咱们而言,并非好事。”马车主人道。

    剑主沉吟片刻,道:“此事,我自有安排,你只专注剑塔圣评之事即可,另外叶氏传来消息,最近两大嫡系派系争权,已愈演愈烈,甚至有刀剑之争,你合该找个机会,调停一番,毕竟五族与我剑塔关系要好,不能放任其自生自灭。”

    马车主人闻言后,反而叹气道:“人都道自扫门前雪,你自顾不暇,还要关系叶氏,让我说些什么好。”

    剑主淡淡道:“剑塔之事,待圣评之后,自能解决,你这般心思,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马车主人正要再言,却听剑主道:“好了,剑塔外,很快将有贵客临门,你好生安排吧,免得又徒生事端。”

    “是,剑主。”马车主人无奈,只得应下。

    语落,仙驹仰天,挥动双翼腾空而起,往虚空裂缝归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