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剑塔外的风云

第五百一十四章 剑塔外的风云

 热门推荐:
    传奇剑塔,屹立不朽,云端之上,遍布雷霆。

    剑塔周围,道者云集,五湖四海皆来此,欲一睹剑道高人风采。

    而此时剑塔,塔门紧闭,傲视群雄,谁也难以撼动。

    远远地,流光飞逝,伴随劲风呼啸,巨大驭风兽挥动双翅而来。

    “那是谁?为何以驭风兽代步?”

    人群中,有白衣凝眸,看向半空。

    “嘿,或许是修为不济,以驭风兽代步吧。”身旁有人淡笑,声音颇为不屑。

    ……

    半空中,驭风兽呼啸而落。

    浮梦生与映灵兄妹落至地面,受众多强者瞩目,但很快都散去,剑塔强者未至,小角色,自无人过问。

    “这里为何这么多人?”映灵疑惑道。

    “或许是剑塔规定,时间不至,不开塔门吧。”映云猜测道。

    浮梦生凝眸,打量远处宏伟剑塔,又看四处修道者,都有道境修为,心道:此情此景,剑塔果真不容小觑。

    远处,有白衣屹立,眸光瞥来。

    浮梦生察觉,与之对视。

    就见白衣出尘,眉清目秀,是少有的俊秀少年,其身负长剑不出鞘,整个人又凌厉无比,是一口锋利神兵。

    很快,那人转过头去。

    浮梦生愕然,也不多理会,只是静候。

    ……

    人群中,叶轩冷眼观察白衣浮梦生。

    很快,他从人堆中走出,拦住其去路,嘴角噙着冷笑,“浮梦生,你我又见面了。”

    “你可真是紧追不舍。”浮梦生挑眉,淡笑道。

    “死期将至,仍不自知,浮梦生,今日我来,是送你归西。”叶轩冷冷道。

    语落,他往后退出数步,而此时,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负手出现。

    他一身修为磅礴,尽皆覆盖体表,甫一现息,惊动四方八荒。

    叶不凡,紧随数十万里,要置浮梦生于死地。

    “小子,山河拳从何而来?”叶不凡抬眸,凝视浮梦生道。

    “与你无关。”浮梦生挥袖,模样淡然,内心却警惕眼前人。

    这中年人,气息磅礴,有强者风范,不是叶轩可比,也非当初斩杀的黑衣统领能相提并论。

    他一步踏出,搅起气浪翻滚,四方强者都为之所动。

    “怎么,刚来剑塔,就有好戏看了?”

    “那不是御龙城之主叶不凡吗?他怎会来这里,而且还针对一名年轻剑者。”

    “这年轻剑者不简单,值得叶不凡不远数十万里来追杀。”

    “嘿,管这么多作甚,总之有好戏看了。”

    等候剑塔开门之日,的确漫长枯燥,偶尔发生争端,也就成了找乐之地。

    不过,更多人对眼前白衣抱有一丝怜悯,叶不凡是道境顶尖强者,少有敌手,更是叶氏嫡系,那白衣招惹他,真是自寻死路。

    ……

    战场上,两人对视,浮梦生瞧见叶不凡的动作,不悦道:“我与叶氏毫无关系,你若杀我,后果自负。”

    “狂妄!”

    叶不凡冷笑,起掌来攻。

    一掌,风云汇聚,雷霆惊动,携磅礴气劲,催山裂石而来。

    “执迷不悟。”

    浮梦生眉头一挑,双指并拢,凝气化剑,金芒破空咆哮而去。

    轰!

    双强交汇第一击,剑芒掌劲冲击,掀起尘沙万丈,璀璨银芒中,二人各自震退数步,但都毫发无伤。

    第一招,意在试探。

    远处,观战众人见状,尽皆露出惊讶神情。

    “此子不简单,年纪轻轻,能与叶不凡抗衡。”一老者赞叹道。

    周围人都露出赞同之色,原本不看好浮梦生的人,在初招交汇时,也纷纷变了注意。

    心中都在纳闷,这等年轻强者,何时蹦了出来?

    一掌过后,叶不凡罕见露出意外神色,很快冷笑:“年纪轻轻,武学造诣惊人,不过你遇到的是我叶不凡。”

    “山河拳—灵变”

    迅疾身影闪过,叶不凡化作银芒,破空而来,于地面掀起狂风暴雨。

    “浮光掠影”

    接招刹那,山河变相,风云急涌之余,广袤平原,再掀剑芒深壑。

    “滴答!”

    清脆声响从战场传来,白衣倒退,鲜血自嘴角溢下。

    再交锋,浮梦生已经染血,他擦干殷红,抬眸凝视叶不凡。

    后者现出身形,负手冷笑,“小子,说出山河拳从何而来,否则我必杀你。”

    “你太天真了。”

    语落,浮梦生再起手,赫然剑荡苍穹,千里裂变,震撼得大地隆隆作响。

    这一剑,蕴含无上道威。

    “嗯?山河拳,魂变”

    一剑袭来,破空长啸,金芒炽燃半空,叶不凡银芒浮现,化作漫天拳影,与之撞击。

    砰砰砰!

    不停交击,不断崩毁,虚空扭曲,一层层塌陷。

    强者交锋,只争一瞬,一瞬之机,百式难寻。

    交手中,银芒金华炽盛不熄,让人难辨其中情景。

    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好快的速度。”映灵美眸异彩涟涟,惊呼道。

    映云同样震惊浮梦生手段,但更怕叶不凡取胜。

    远处叶轩,眼见父亲与浮梦生交手,久久不能取胜,他眸光撇向远处映灵,心生一计。

    冷冷笑声中,他挥手划出折扇,旋即轻扫风云,

    下一刻,他身形从原地消失,化作银芒袭向映灵。

    “阿,小妹小心!”映云见状,忙推开身后紫衣。

    与此同时,他招出一口长剑,拦住叶轩。

    叮!

    二人交手,气劲翻涌而出,。

    “呃……”猝不及防下,映云闷哼倒退了数步,不敌叶轩。

    “小子,你敢拦我去路,真是找死。”叶轩一击不成,露出不悦之色,冷笑中,再次出手。

    这一次,他释放十成功体,周身被银芒笼罩着,同时折扇再挥,化作一口锐锋。

    “尽气玄黄”

    “剑啸长风”

    其右手持剑,左手挥拳,双诀同出。

    剑芒湮灭长空,拳势撼动山河,联袂交击下,形成银色天幕,要镇压后者。

    “千里映江红。”

    面对逼命攻势,映云不愿坐以待毙,剑诀起运,红芒乍现。

    半空中,一波又一波的剑气回旋,纷纷扫向天幕。

    下一刻,双强交汇,砰砰声不绝于耳,硝烟滚滚中,映云大口咳血,倒飞而回。

    ……

    一招一式,一剑一拳,精妙绝伦,勇猛无双。

    浮梦生与叶不凡,战得难分上下之时,忽闻身后惊呼,起了剧变。

    他眉头一挑,当机立断,剑指凝动,直袭叶不凡面门。

    后者见状,同样挥拳以应。

    轰!

    双强交汇,气浪翻滚,浮梦生趁势身形倒飞,旋即空中一闪而逝。

    再出现时,已来到受伤的映云身前。

    而此时,叶轩杀到,锐锋吞吐剑芒而来。

    浮梦生冷眼,身形不动如山,但见剑指挥动,已化无匹金芒而出。

    不好!眼见金芒袭身,叶轩心头大惊,忙挥剑格挡。

    道境之威,岂能揣测。

    叮的一声清脆中,叶轩剑断人伤,肩膀被瞬间洞穿。

    “吾儿。”叶不凡惊怒一声,身形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接住叶轩,此时后者面色难堪,肩膀处殷红不断涓涓流淌,受了重伤。

    “浮梦生!”

    亲子险些丧命,咬牙切齿的恨意在其心中猛然滋生,他怒吼一声,再次挥拳。

    这一拳,虚空塌陷,化神龙咆哮而来,尽泄满腔怒火。

    轰!

    临近一刻,天外忽来雷霆之力,一指杀伐,伴随璀璨银芒降世,瞬间挡下恐怖一击。

    而与此同时,虚空深处,混沌再生,风云急涌之余,裂缝再开,山河画卷铺下万道金芒。

    神驹自九天,乘着金光大道而来。

    上苍指选,天降玄机,

    传奇问世封剑名。

    四方谒,八荒尊,

    证道无双谁与行。

    尘浪翻云涌,

    神启圣评。

    ……

    隆隆作响,在万众瞩目中,仙驹再现,缓缓落至地面,隔绝战场,拦下争端。

    神秘仙驹的出现,让剑塔外,震惊一片。

    “是剑雪封名渡平生!”

    “真的是他,没想到身为剑塔圣评人,他竟会出现阻止这场纷争。”

    “理应如此,听闻剑塔与叶氏交好,而叶不凡身为叶氏嫡系,渡平生选择援手,也在常理之中。”

    众多修道者,看向神秘马车的目光,多是敬畏,艳羡。

    剑雪封名渡平生,同样是少有的剑道强者,不然何以能入剑塔,担任圣评人呢?

    他的出现,牵引局势变化。

    饶是怒火正盛的叶不凡,在神秘马车落地时,也暂熄雷霆。

    “剑塔之外,起了大风浪,身为剑塔圣评者的吾,怎能置之不理呢?”这时,落地的神秘马车主人,缓缓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