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剑雪封名渡平生

第五百一十五章 剑雪封名渡平生

 热门推荐:
    剑塔外,风云起,昏暗平原上,双强对垒。

    神秘马车,九天而落,挡下杀伐之争。

    一时间,平原寂静无声,呼吸可闻。

    站在平原上,叶不凡怀中子嗣,鲜血涓涓流淌。

    其凝指封穴,为叶轩止血。

    半晌后,叶不凡抬眸凝视神秘马车,“渡平生,剑塔与叶氏,世代交好,此子与我叶氏有恩怨,还请出手助我。”

    “抱歉。”出乎意料,马车主人开口拒绝。

    “为何?”叶不凡露出愕然之色。

    “此子与我剑塔有缘,叶氏也不能动弹。”马车主人淡淡道。

    此话一出,让叶不凡神情阴沉下来。

    但很快,神秘仙驹内传来一道金色光华,往其方向飞来。

    “这是……”叶不凡接过金光,消弭后,却见是一枚丹药。

    丹药芬芳,闻之凝神,伴随生源运转。

    “此为永元丹,能为其恢复伤势。”马车主人道。

    “多谢……”

    叶不凡一怔,忙为叶轩服下。

    很快,真元运转,生机再生,鲜血也渐渐止住,而昏迷过去的叶轩,眉宇舒展开来。

    见子嗣安然,叶不凡松了口气,他凝眸远处浮梦生,冷道:“今日算你走运,下次我必收你性命。”

    说罢,他转身带着叶轩消失在原地。

    ……

    叶不凡离去后,风浪也渐渐平息。

    人们目光灼灼,欲要看渡平生如何解决浮梦生之事。

    但令人意外的是,就见马车缓缓升空,就要离开。

    “且慢,前辈。”浮梦生见状,忙叫道。

    但马车不理会,很快消失在虚空深处,山河画卷也转瞬消弭。

    淡淡的,天空传来声响,“若要入剑塔,便以实力进吧。”

    马车主人的话语,消失在半空。

    剑塔外,无数目光涌向浮梦生。

    嗯?

    浮梦生微微一撇,扫过众人,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正视之。

    开玩笑,能与叶不凡不相上下的强者,哪里是他们所能招惹的?

    要知道,真正的强者,在剑塔未开之前,不会来的。

    片刻后,浮梦生转身,走向受伤的映云。

    他右手轻挥,金色光华点点,全数加诸在其身上。

    很快,映云身上光华大盛,他受到的伤也渐渐恢复。

    终于,在呼出一口浊气后,映云终于得到喘息之机。

    “多谢前辈。”映云起身拱手谢道。

    “无妨。”浮梦生收起真元道。

    “接下来,前辈要如何做?”映云问道,方才马车主人离开,就证明他们对此事了然,但最终是否出手相助,就要看浮梦生的本事了。

    “放心,我自会解决,暂待剑塔开启之机吧。”浮梦生淡淡道。

    剑塔神秘,显然不是三言两语能请动,要想对付万鬼门,还需拿出相应的实力,才会让剑塔刮目相看。

    念及此处,他转身带着兄妹二人,在众人灼灼目光下,离开平原。

    ……

    化光而行,稳定住叶轩伤势,为人生父的叶不凡,心中尤是担忧,生怕出现意外。

    最终,他落至一处高山上,暂且为叶轩疗养。

    这山巅高耸入云,月明星稀中,滚滚乌云笼罩。

    叶不凡盘膝而坐,用手抵住昏迷的叶轩后背。

    很快,金色光华浮现,一层层绵延不绝,汇聚生机后,往其身体内输送。

    呃……低吟一声,叶轩悠悠转醒,嘴角的鲜血早就止住了。

    “父亲。”叶轩看到是父亲在为自己疗伤,微微喘了口气。

    “如何了?”叶不凡见亲子醒来,忙问道。

    “好多了,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流在游走。”叶轩虚弱道。

    那是马车主人赠予的灵丹妙药,对恢复伤势尤其有用。

    叶不凡面露感叹,道:“好在叶氏与剑塔交好,否则凭借那一剑伤势,我怕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他还颇为后怕,自己可就这么一个子嗣。

    若叶轩身亡,他此生都将悔恨。

    叶轩也感受到父亲的爱意,心中微暖,但很快又露怒意,“哼,可恶的浮梦生,他修为太强,我不是对手。”

    “我也看得出。”

    一旁,叶不凡也点头赞同,“此子修为惊世,剑道更是少有,即便为父也难对付,看来这山河拳之秘,只能往族内询问了。”

    叶轩建议道:“此事回禀族内,那些老祖恐怕又会生出心思,不如咱们再设法,请其他援军协助。”

    身穿白袍的叶不凡,闻言沉吟,如今叶氏两大嫡系争权,他在这里面也不好过,只能跟着自家长辈,但争权的结果一旦定论,将是血腥一幕啊!

    他冷道:“听闻那一脉已经派人往神州大地,欲要接回叶天寰血脉,浮梦生之事如果被其知晓的话,一定会设法保下此子,这对咱们而言,绝非好事,不如再往白帝宫,找白夜商谈。”

    “白夜啊!”叶轩露出不满的神色,上次那老小子的果断拒绝,其仍怀恨在心呢,怎会与他为伍?不过能得到白无霜,那也不失为一个方法。

    “对了,你可知浮梦生身边那对兄妹是何人?”这时,叶不凡忽问道。

    回过神来,叶轩想了想,摇头道:“这我还不知,不过咱们可以查一查,我看浮梦生对二人在意的紧,而且那年轻剑者,所使用的招式,很像离山剑门的绝学。”

    离山剑门?

    叶不凡闻言一震,面上露出疑惑之色,诧异道:“听闻离山剑门,已被万鬼门所滅,难道此二人是离山幸存之人?”

    御龙城是方圆数万里最庞大势力,周遭动静自然瞒不过他,更何况是一宗门被滅。

    但叶轩闻言,眼睛中却是闪过一抹异彩,他转头意味深长的看向叶不凡,“父亲,这件事如果准确的话,孩儿或许有办法对付浮梦生了!”

    身为人父,叶不凡岂会看不出自己子嗣的心思,微一思虑,便会意了。

    他露出犹豫神情,“万鬼门神秘,不是这么轻易碰触的,一个不好,怕会引火上身。”

    叶轩道:“但现在,咱们已经与浮梦生结下仇怨,哪怕现在放下,未来万一浮梦生进入叶氏,我是说万一啊……那一脉争权功成,咱们岂不是要因此事难逃杀身之祸?”

    叶不凡闻言沉默。

    的确,浮梦生这等天才剑者,若进入叶氏,一定会被极其重视,尤其是另外一脉,按道理来说,即便争权,他这等小人物,也有幸免于难的机会,但终究会低人一等。

    浮梦生真是另外一脉要收拢的叶天寰血脉,届时身份降下,浮梦生再重提旧怨,他可就倒霉了……

    为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先解决祸患!念及此处,叶不凡眼眸中冷光一闪,道:“那好,先调查清楚,有关于那两人之事,为父再伺机往万鬼门一行。”

    “不用了……”

    岂料语落,忽然在山巅上袭来一阵怪风,紧接着阴森沙哑的声音出现。

    “谁?”叶不凡心头一凛,回过头来时,就见山巅上,有黑色雾气流转,渐渐凝成一道黑色鬼影来……

    却是万鬼门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