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剑者 佛者

第五百一十六章 剑者 佛者

 热门推荐:
    高山上,鬼影降临,找上叶不凡。

    叶不凡心中谨慎,眉头皱起,“你是何人?”

    鬼影幽幽道:“我乃圣子鬼使,听二位畅谈万鬼门之神秘,特来一叙。”

    冷风簌簌,夜深人静了,高山上对视的眼,此刻显得尤为谨慎。

    半晌,叶不凡淡淡道:“鬼使前来,所为何事?”

    鬼影道:“帮你解决麻烦啊。”

    叶不凡笑问道:“我有何麻烦?”

    鬼影闻言不悦道:“明人不说暗语,虽说我不是人,但也清楚你的目地,要对付浮梦生,以你实力,难如登天,与万鬼门合作,是你唯一取胜之机。”

    与人敌者,便是友。

    叶不凡深喑此理,沉吟半晌不语。

    话是这么说,但万鬼门神秘难测,谁也保不准会不会被出卖。

    鬼影见他犹豫,不满道:“叶不凡,我时间紧迫,你若不作出抉择,只有等圣子出关解决了,但我要警告你,一旦圣子出手解决麻烦,那将会是你的损失。”

    叶不凡抬眸皱眉道:“此话何意?”

    鬼影嘿笑道:“圣子解决麻烦的途径,唯有控制一途,但要完全控制一个人,就要解决其所有的麻烦,换言之,就是让浮梦生了无牵挂,杀除他身边的一切恩恩怨怨,当然……也包括你。”

    叶不凡心神一惊,醒悟过来,他神情更为阴沉,“你的意思是,我若不配合,就要死?”

    鬼影幽幽叹道:“放心,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

    一双冷冷的眼,撇向了其身后的至亲,让人彻底森寒。

    “哼!”叶不凡拂袖挥道:“你打算如何援手?”

    收回眸光,鬼影得意道:“万鬼门会助你,你只要随时等候通知即可,届时,必让你如愿。”

    “好,那就暂且告辞了。”

    叶不凡一刻也不愿与其纠缠,转身带着叶轩离开高山,化作银芒消失无踪。

    风依旧冷冷,云雾散去,皎洁月色跃上云头,投射清凛银辉。

    下一刻,鬼影也缓缓消弭了。

    ……

    神州大地,弃神山脉的幽冥神殿。

    神鬼难犯,天地隔绝之地。

    血月高悬,银霜天降,冰冷雪崖上,身穿白袍的少年,盘膝而坐。

    眉清目秀,颇带稚嫩的少年,依旧闭目,凝神感悟天地之力。

    一口紫色神枪,倒插在雪峰深处,闪着淡淡紫华。

    年纪尚幼的天罗,此刻已成为真正的强者,他的目标,就是师尊,是闭关的墨白,更是身亡的人皇。

    远远地,身穿白色长袍的句芒负手,看着雪崖上俊俏的少年,蓦然不语。

    他身后传来轻微脚步声。

    是姬问雅。

    姬问雅神情淡然,分不清喜忧,有时候幸福来得突然,残忍更来得可怕。

    从最初的魔武皇,到如今的凝渊,她想要恨,却发现,能恨的人,都死了。

    她想要依赖,也发现,身边已经无人可以依赖了。

    她走至句芒身边。

    句芒回过神来,勉力笑道:“你怎么来了?”

    姬问雅轻声道:“一个人待在里面,太闷了。”

    句芒哑然失笑,问道:“墨白还未出关吗?”

    姬问雅摇头,轻道:“或许他根本就没有闭关。”

    句芒愕然,“你的意思……”

    姬问雅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句芒已经了然,他负手说道:“我也打算离开了。”

    姬问雅身形一滞,“你要去哪儿?”

    句芒摇头道:“我与凝渊共生,他死了,我却还活着,所以这一次,要么他活,要么我死。”

    姬问雅美眸微蹙,道:“凝渊还能复活吗?”

    句芒平静看向她,问道:“你听过死神传说吗?”

    “死神……”姬问雅嘴里重复了一遍,随后摇头。

    句芒眼里闪过缅怀之色,他道:“我曾经不止一遍询问自己,我从何处而来?但最终我只得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随凝渊而来,凝渊虽死,但他留下了魔典,也留下了复生之机……“

    姬问雅的俏脸冷了下来,“你是说,凝渊还有生机。”

    句芒淡笑道:“最起码,你也该叫声哥哥啊!”

    “他不是我的哥哥,因为他毫无人性。”

    姬问雅摇头说道,声音异常的清冷。

    句芒一怔,是啊,有个大魔头的哥哥,那可真是人生的不幸。

    不与她在这个话题上争论,因为句芒觉得没有意义。

    他只是对姬问雅道:“你留在此地很安全,而我,打算依据魔典记载,一行苍茫大地,找寻死神足迹。”

    姬问雅哼了一声,转身迈着脚步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句芒怔住,但很快又摇摇头,“人之所以活着,就有他该完成的使命,若要我苟延残喘一生,这将是怎样残酷的惩罚啊。”

    他眸光缓缓看向远处,最终身形消失在了冷崖上。

    句芒离开,冷崖上的天罗,睁开双眼后,重新又闭上,现在还不是他出关的时候。

    ……

    苍茫大地,滚滚黄沙涌动,独行的佛者,身披金色袈裟,神情庄严肃穆,有金刚之像。

    狂风漂浮中,恍若一页扁舟,随时都可能湮灭在浪潮之中。

    行走的佛不语,行走的人不语。

    佛与人,在他眼中,都是寻常罢了。

    似是累了,醒世经纶驻足抬眸,看向远处一望无尽的平原一角。

    他在思索,思索一个合适的契机,以凡相再与其会面。

    ……

    平原的那头,白衣缓缓现出身形,其身后永远跟着这对兄妹,半空中挥动双翼缓缓前行的驭风兽,陪伴着主人。

    人生活着的意义,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是能否完成心中的遗憾。

    本该不相遇的人,佛,剑者。

    他们在平原与狂沙的交接处,初次会面了。

    佛停了步伐,剑者顿了足迹,一对兄妹成为了旁观者。

    至于那头驭风兽,在狂沙中,与佛者的威压下,收拢双翼,轻轻落至地面,不敢轻举妄动。

    ……

    剑者与佛者,初会面,似也上天为之触动,隆隆作响中,云雷交闪,霹雳作响。

    “这是怎样一回事。”

    驻足的剑者与佛者遥遥相对,形成了两道庞大的领域力量,在扩散,在影响天地。

    映云护着小妹,眼睁睁看着天地变化,心头悸动。

    吱!

    驭风兽哀戚鸣叫,在这股诺大威压之下,难以动弹。

    领域中,隔绝外物,虽能看见,却屏蔽了感官。

    映云只是看着领域中遥遥相对的佛者,剑者,他们不说话,却已在交流。

    立身领域中,白衣凝眸佛者,有些意外。

    醒世经纶淡淡道:“吾曾想过无数种与你见面的方式,但最后也没想到会是这番情景。”

    白衣半开玩笑道:“按照我的猜测,应该是在危机关头,你从天而降,一掌退敌,为我辟开生路、”

    醒世经纶摇头道:“你有你的道,吾有吾的路,危急关头的保命,只是对你的不自信罢了。”

    白衣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任由我自生自灭了?”

    醒世经纶道:“你既取名浮生一梦,就该知道自己的结局。”

    白衣叹道:“未完成我的目标,我不会死。”

    醒世经纶凝眸道:“你活着,只会让更多的人为你陪葬。”

    白衣声音转冷,“那是他们该死。”

    醒世经纶劝道:“天有定数,人有命数,定数到时,一切不可言,不可解之命数,都将浮出水面,你眼前所见,并不一定是真相。”

    白衣一怔,问道:“你知道了什么?”

    醒世经纶双手合十,“对你,吾什么都不知道。”

    “嘁!”

    知道佛者不肯说,浮梦生也不追问,他转身挥手,身形化作流光,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外围的映云兄妹与驭风兽,也同时消失无踪。

    ……

    “阿弥陀佛。”醒世经纶轻诵佛号,转身,继续往剑塔方向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