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评剑碑

第五百一十八章 评剑碑

 热门推荐:
    剑塔异境,万剑齐出,破风穿云,携有毁天灭地之势,看得众人目瞪口呆,面色惨白。

    但很快,万剑落下,铺成金剑大道,直入云霄山顶。

    这竟是一条通天剑道!

    “剑塔真是名不虚传啊!”

    “不错,以万剑御道,直入云端,能施展这等手段的,定是传奇中的强者。”

    震撼之余,人们纷纷踏足,往通天剑道而行。

    人群中,浮梦生紧随其后,步履轻移,落至剑道之上。

    下一刻,万剑齐动,送众人入九霄神山。

    云雾缭绕,仙境依旧,万剑嗖嗖破空声响,载着众人离去。

    很快,眼前景物变幻之余,再回神之时,已经到了山顶。

    神山山巅,巍峨雄伟,云雾缥缈中,潺潺流水依旧,珍禽异兽嬉闹,而在深处,赫然是一座仙台屹立。

    释放氤氲神华的仙台不朽,方圆千丈有余,四周皆横陈列有神兵利器,都是上上之选。

    渡平生身形巧转,从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仙台之上,其环顾四周,执着玉珠玑,淡笑道:“此为圣评台,众人来自大地各处,都为挣得剑名而来,但许多人都是第一次入剑塔,所以,不才便说些规矩。”

    “首先,剑塔证名,分两处,一者证剑之名,二者证剑道之名,所谓剑之名,来源于兵器本身,对剑者而言,剑,就是剑者的生命,是他一生,最重要、最忠诚的伙伴,所以,这口剑的生平所历,生平所闻,生平所得,便是剑之名。”

    “二者,证剑道之名,剑者,不辱剑,更不辱剑道,唯有剑上之巅,方能配传奇之剑,证传奇剑者之名,而剑塔圣评,名剑十口,传奇十位,因此,诸位想要成为剑上之人,就要拥有相当的觉悟了。”

    渡平生嘴角噙着笑意,文雅之姿出尘飘然,让人难以亲近,却也难生敌意。

    他站在仙台之上,信手挥动,玉珠玑释放缕缕星芒。

    很快,就见仙台上,光华一闪,出现十口剑碑,而剑碑上,各放有一本剑谱,以及残缺不齐的名剑。

    这些剑谱与名剑出现,吸引了火热目光,他们纷纷望向剑碑,眼神中透露渴望之色。

    剑塔的仙台圣评,这里一定都是宝贝。

    果然,在这些剑碑出现后,渡平生站在仙台上,对台下众人笑道:“此为评剑碑,评剑碑之上,都是历来剑塔强者留下的剑谱,至于此上残缺不齐的名剑,皆是剑塔所铸,昔年有强者追溯而来,带走名剑以证得天下,其后归还者有,陨落者有,所以现在,这些名剑都是无主之物,有能者居之,也是本次剑塔圣评的奖励。”

    此话一出,果真引得众人响应,“太好了,剑塔拥有传闻中的神秘铸剑术,其铸名剑,都是神品,而剑塔强者留下的剑谱,更让人心动。”

    “是啊,那些剑塔强者的剑道感悟,是我等望尘莫及的,若能得之剑谱,未来对剑道一途,大有裨益。”

    “只是不知如何才能得到认可!”

    ……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看向剑碑的目光,灼热不已,但也都心中明白,这些剑碑,是留给真正的强者。

    而强者,尚未出现。

    人群中,浮梦生负手而立,神情微凝,上下打量十道剑碑,凝神感应此中气息,却意外发现有一道剑碑竟能与自己有所呼应,他心中好奇,却蓦然不语。

    恰时,忽然天际风云涌动,神山之上,有新客莅临。

    “剑塔证名,风云汇,岂能少了吾妖流邪少。”

    诡谲声响伴随阴冷妖氛,从四面八方传来,吹拂地面灰尘起,草木动。

    紧接着,一身穿赤血红衣的年轻剑者踏着微光而来,其红发飘然,容颜俊美不似人类,周身浮现气息,却远胜众人。

    看到这诡异妖少,众人唯恐避之不及,纷纷退让而去。为其让出一条道来。

    “是妖流邪少,他怎会来?”

    “听闻妖流邪少是妖剑道传承之子,剑道修为恐怖,一口赤艳流光,更是杀人不沾血,大伙儿还是小心些的好。”

    宽敞让开的道路上,妖流邪少,嘴角挂着浅显诡笑,整个人都莫名生出一股难以让人亲近的可怕之意。

    他往仙台而去,竟是要登台评剑。

    仙台上,渡平生眼见妖流邪少一步一步走来,罕见露出讶异神色,“昔年妖剑道之主都会亲临,此刻你来了,让人意外。”

    妖流邪少踏上仙台,与渡平生遥遥相对,傲然笑道:“师尊老了,这剑塔圣评,当然是由我这新一代的传人来证名咯!”

    “哦?”

    渡平生更加意外了,他为头微蹙,“你杀了妖剑道之主?”

    此话一出,台下众人顿时乱成一锅粥。

    “妖流邪少竟杀了妖剑道之主,取代了妖剑印啊。”

    “真是可怕,怪不得六道传承,都极为恐怖,弑师才能完成的传承,想必妖流邪少不同过往了。”

    “哼,弑师之人,真是大逆不道。”

    有人震撼,有人愤怒,褒贬不一,但妖流邪少不理会,在他眼中,这些台下剑者,不足一应。

    他嗤笑道:“夏虫不可以语冰,多言也是无用,渡平生,我此来,你明白是为了什么。”

    渡平生微微点头,旋即让开道来,做了个“请”的手势,“这十道剑碑,你若能留剑名,也算是能耐,不知你要选哪一道。”

    妖流邪少眸光撇向闪着碧绿诡氛的剑碑,道:“老家伙死前说过,要想超过他,唯有拿下他的剑谱与神兵,真是可悲啊,身为他最得意的门徒,竟无缘领会最高剑式,如今剑塔一行,我可不想再失望。”

    说罢,他缓步走向碧绿剑碑。

    轻佻的言语,不屑的口气,无一不证明着,他对前任妖剑道之主的嘲弄。

    虽很多人不满妖族作风,但做出弑师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古往今来,又有几人称得上良善呢?

    ……

    剑道妖碑前,碧绿诡氛盛。

    在上方悬浮着一本剑谱,一口断兵,彰显不为人知的过去。

    妖流邪少走上前,眸光凝视断去半截的赤红长剑,摇头惋惜道:“老家伙,你曾说,这口神兵为你带来莫大光荣,却也为你留下一生的憾恨,今天,我妖流邪少,便以真正实力取代你,让你可安心离去啊!”

    说罢,他脚下一顿,忽然生出磅礴妖氛来。

    其剑指微动,眸光转冷,旋即周身浮现赤红妖芒,直欲捅破天地,这股妖威,堪称无双,震撼众人。

    下一刻,他动了,剑指凝光,赤红剑芒凭空而现,短短三寸,却一扫剑碑前的妖氛,直入评剑碑中。

    旋即,剑碑光华大盛,释放缕缕剑意,要抗衡这股妖邪之力。

    剑碑上的剑意,是前任所留,也是汇聚他生前所有感悟,唯有超越,才能拿到剑谱与神兵。

    剑碑前,妖氛赤芒大盛,形成绝对领域,一波一波往外扩散,剑鸣声颤,为强者低吟。

    “喝!”

    久取不下,妖流邪少眼眸红芒一闪,再催妖元,登时轰隆巨响,山河震动,整座仙台也颤抖三分。

    但见赤芒更盛,三寸转瞬凝百丈剑芒,轰隆巨响后,透碑而过,而那碧绿妖氛也顷刻溃散,消失不复。

    这一击,证明已超越前任妖剑道之主。

    随着妖氛散尽,但见半空中,剑谱与断兵缓缓落下。

    妖流邪少挥手收起后,嘴角再次露出诡异邪笑,他没有急着离开,反而看向余下九道剑碑。

    最终,他目光锁定了最前方,那是一座圣气满溢的剑碑,也是九道剑碑中,最强的一道剑碑。

    他有意要试探,但脚步刚踏出,就被一旁渡平生拦下。

    渡平生摇头道:“证剑者,只可评一项,此碑你碰不得,若有心分胜负,可待评剑碑结束后,再挑战此剑碑之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