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妖流邪少

第五百一十九章 妖流邪少

 热门推荐:
    说这句话时,有意无意,渡平生撇了人群中的浮梦生一眼。

    妖流邪少,却是注意细节,循着眸光看去,待看到浮梦生时,一怔。

    这白衣出尘,气息内敛,竟也是上等,而其眸淡金,满是浩然正气,少有之人啊。

    妖流邪少会意,轻笑一声,转身走下仙台。

    在人群让道中,他飘然离去,很是潇洒。

    待其走远了,人群中,才传出数声不屑。

    “弑师之辈,还这般狂妄,早晚遭到报应啊!”

    “不错,妖流邪少这种人,终究会自食恶果。”

    对于弑师之人,没有人会有好感,甚至亲近,养育一生,最终却要反噬,这般心狠手辣的人,谁会与他关系要好呢?

    带着种种鄙视,背后口舌的人,多不胜数。

    浮梦生看在眼里,也只摇头叹息,相比较而言,这群人恐怕才更可悲吧。

    ……

    此时剑塔十碑中,妖剑碑被取走,余下九碑依旧屹立仙台之上,散出异彩光华,等候问碑之人。

    而此时,台下众人并无上台者。

    对他们而言,此行是瞻仰剑道强者的风范,但可惜,初来者,就是妖流邪少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

    渡平生站在仙台上,负手蓦然不语,闭目之余,再等待强者莅临。

    随着时间流逝,忽然,他睁开眸子。

    与此同时,远处天际起了变化。

    轰隆隆……

    剑塔异境内,有人持金色剑御而来。

    银芒破空,剑意铿然。

    人们察觉,纷纷抬头看去。

    就见云雾破开中,身穿丝绸白袍的中年剑者,负手踏空而来。

    儒风挥洒,出尘飒飒,他之出现,带来和风柔气,珍禽异鸟相鸣。

    “儒剑大驾光临,剑塔蓬荜生辉。”

    仙台上,渡平生露出笑意,道出来人身份。

    一石激起千层浪。

    儒剑名号,顿时震撼剑塔中人。

    “是他,传闻避世于神州大地的儒剑至圣,君闻残声墨轩庭!”

    “久远剑评,他就已在剑塔留名,这次出现是为何?”

    “难道是评剑吗?太好了,如果能被这位前辈指点一二,未来一定会大有裨益啊!”

    当台下来自各地的剑者,看到儒风挥洒的儒剑至圣,仰慕,激动,神情各不一。

    这可不是那可恶的妖流邪少可比的人物!

    这才是真正的剑道之巅,剑中传奇啊!

    ……

    儒风四溢,伴随柔和清风,墨轩庭从半空中,缓缓落至仙台上。

    他神情淡然,凝眸渡平生,微一拱手行礼道:“久见了。”

    渡平生忙回礼,笑道:“儒剑能如约而至,令人惊喜。”

    墨轩庭微微摇头道:“吾既应下,便会赶来,只不过阁下也该满足吾之要求。”

    渡平生点头道:“放心,儒剑此行,定不会失望。”

    “再好不过。”

    墨轩庭由始至终,都未露出笑意,他背着剑囊,环顾余下九碑后,最终在第一道剑碑上略作停留后,便转身负手,默然不语。

    渡平生看在眼里,知晓其为等墨白出现,因此不介意,只是往仙台外走了数步,环顾四周,“诸位,儒剑亲至,而此九剑碑,并非强者能试,诸位有兴趣,尽管前来便可。”

    这一句话,就让在场诸多剑者跃跃欲试,他们面面相觑,最终走上来一人。

    “我来!”

    那人生得五大三粗,长相粗狂,胡子拉碴的,但其身后背着一口重剑,在踏上仙台后,竟也罕见的震了一震,看得众人咂舌不已。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他闷声闷气,在众人讶异目光下,走向第五道剑碑。

    那剑碑黑气环绕,尽泄死氛遍地,让人望之生畏。

    “这是冥剑碑啊!”

    “传闻中,最神秘的冥族剑者留下的剑碑吗?”

    “不错,冥族历来神秘,传闻与神州大地的冥域息息相关,但后来冥域被封印,冥族也就一直隐匿在苍茫大地,未曾有所动作,当年冥族最强剑者来此留名后也消失无踪,这道剑碑至今无人触碰呢。”

    “恐怕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见识的。”

    果然,话语甫落,就见仙台上光华一闪,紧接着那道壮硕身影就被弹下仙台,溅了一地灰尘!

    “哎呦,疼死我了。”那壮汉摸着屁股,一脸恼怒的站了起来。

    众人见之,哈哈大笑不已,嘲弄他的不自量力。

    壮汉闹了个大红脸,只是灰溜溜躲至一旁去了。

    “我来。”

    很快,又有一名白衣剑者傲然上台,但不多时就败下阵来。

    如此反复,接连上去数人,都没有一个人能成功。

    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那妖流邪少已经强到了可怕的地步,哪怕过去千年,这剑碑,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触碰的。

    不少人目光灼灼盯向了第一道剑碑。

    传闻这道剑碑,已经近三千年无人可破了。

    呼呼……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冷风吹来,伴随遍地冥氛死气,席卷神山仙台。

    随即,神山后方,一道黑衣身影悄然出现

    他的出现,缓缓踏步而来,但每一步,都似踩在了在众人心头,如敲响了死亡丧钟,真是闻之惧,见者丧啊!

    冥域的剑者。

    来人身穿黑色长袍,包裹了头颅,让人看不清真容,周遭都散出神秘莫测的死亡气息,大伙尽皆退避三舍,比见了妖流邪少还可怕。

    因为冥族的死亡之气,不是谁都能沾染的,一旦染上,就会被传闻中的死神盯上,一不小心,就永堕轮回,是以众人避之不及。

    一个接一个的强者出现,这让人群中的浮梦生,颇为意外,他看似不经意的扫过那剑者,却发现了类似冥域的气息,而且更为浓郁,这让他脑海里浮现了熟悉的面孔。

    就这样,在众人瞩目中,冥域剑者踏上仙台,他身边的黑色死气蔓延,与九道剑碑中的黑色剑碑呼应。

    那是曾经冥族前辈留下的剑碑,这神秘难测的后辈,也盯上了先贤留下的东西。

    冥族剑碑上,有一口紫色锐锋,冥锋完好无损,悬浮在半空,释放出淡淡紫华。

    很显然,这黑衣剑者的目地,就是冥锋。

    渡平生站在仙台上,眼看着黑衣剑者走来,淡笑道:“请问阁下名讳。”

    黑衣剑者在渡平生前驻足,黑色袍子下的一双紫眸淡漠,不带丝毫情感,只是漠然,“冥帝恨无锋。”

    冥帝?

    渡平生闻言,微蹙眉,却也不阻拦,只是让开路来。

    恨无锋转身,走向冥剑碑。

    很快,冥剑碑似有所感,散出浓郁死氛,席卷而来。

    恨无锋目光,始终不曾移开那口紫色冥剑,他朝天一指,登时乾坤震爆,无尽剑气凝聚而生,嗖嗖嗖全数涌向剑碑。

    初招,便有无上之威,震撼众人,饶是渡平生也颇为意外。

    反而一旁儒剑墨轩庭,只是微微一撇,便诧异自语道:“是冥地武经的气息。”

    渡平生闻言,回眸看了其一眼,淡笑道:“看来,儒剑对武经之事,依旧关注。”

    墨轩庭摇头道:“此为吾应做本份,也是来苍茫大地所求之一。”

    渡平生不以为意,只是提醒他道:“佛门醒世经纶,亦在关注此事。”

    墨轩庭怔了怔,但又很快轻笑,“也好,有他在,吾可省下许多功夫。”

    “真是如此吗?”

    渡平生撇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而此时,冥气凝剑,就见恨无锋已破碑取剑,但不知为何,取剑后,恨无锋旋即身化流光,竟就此远遁。

    来的突然,去的更突然。

    众人还未回过神来时,仙台上,黑衣剑者的足迹已然消弭。

    “这……”渡平生有些愕然。

    轰隆隆!

    而就在此时,再闻虚空隆隆作响,浩瀚圣芒普照云海万千,一股莫大至圣佛芒,携带万千瑞光,普渡而来!

    一人去,一人至。

    抬眸一瞬,渡平生便恍然了。

    而人群中,同样察觉的浮梦生也抬眸,他知道,醒世经纶,终究会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