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二十一章 送剑

第五百二十一章 送剑

 热门推荐:
    苍茫大地的消息,传得很快。

    剑塔一会结束后,来自大地各处的修道者纷纷奔走相告。

    冥族剑者恨无锋,重新夺回冥兵,未来一定能逐鹿苍茫。

    而妖流邪少,此人更是弑师夺取妖剑印,已受万人唾骂,而不久后,妖族也传出消息,将邪少逐出妖族,他此刻成了无主沉浮之人。

    相比较这两位。

    更引人瞩目的,当属浮梦生。

    因为绝代圣者醒世经纶的缘故,浮梦生得到他之庇护,被众人传的神乎其神,隐隐有苍茫大地年轻一代之首的意思。

    此等消息传出,有人欢喜有人忧。

    喜者是映云兄妹,他们得知浮梦生在剑塔中大放异彩,备受瞩目,感觉报仇有望了。但

    忧者人更多,就如叶氏父子。

    暂居剑塔附近的叶不凡父子,他们投靠了近亲同出一脉的叶氏长子家中。

    玄帝城,是叶氏嫡系一脉的主城。

    此地玄妙,也是叶氏血脉的主要根据地之一,这里高手无数,也有卫队守护,是御龙城不能比的。

    而此刻在城中深处的府邸内。

    叶不凡与叶轩坐在大厅,正饮茶思虑。

    叶氏如今已经彻底分裂,昔年叶氏有三大高手,分别是叶天寰,叶龙应,叶玄。

    最强者当属叶天寰,也是叶氏最有望继承族长之人,但可惜,他往神州赴战后身死道消。

    至此叶龙应与叶玄,成为叶氏的主要领导者。

    可两人旗鼓相当,谁都不服气谁,当初有叶天寰还好,能让两人心服口服,现在叶天寰已死,加上老祖宗进入死关,很有可能驾鹤西去,这两位叶氏最强者,便开始动了心思。

    如今距离老祖宗闭关,已经有百年光景,看样子多半是熬不过去了。

    所以叶玄与叶龙应两人彻底翻了脸。

    而叶不凡,就属于叶玄一脉的嫡系。

    这座玄帝城,就是老祖叶玄所创,如今被其子叶不平掌控,也就是叶不凡的大哥。

    坐在客厅内,虽饮着香茗,但其心底依旧没底,尤其是得到来自剑塔的消息,他更是坐立难安。

    醒世经纶啊!纵观古今,有几人是他对手?堪称神灵的强者,即便叶氏老祖宗在世,恐怕也难有胜算。

    更遑论他们呢?

    就在这时,客厅外走进来一中年模样的男子。

    那男子威严,身穿青色长袍,负手来到了客厅。

    前者看到其出现,忙起身拱手道:“大哥,你来了。”

    来人正是叶不平,玄帝城的掌权者。

    叶不平嗯了一声,问道:“三弟,你不好好待在御龙城,来此地所为何事?”

    这些日子来,叶不平没有时间前来,只是吩咐府中人安排,现在闲暇之余,特来关心一番。

    叶不凡已经不敢隐瞒了,他将前因后果说与大哥听。

    “近些日子,有一名年轻剑者名为浮梦生,器拿出山河拳换了一头驭风兽,被我撞见,几番出手都未曾拿下,这次前来剑塔,也为此子,却险些葬送轩儿性命,而那小子,反而进了剑塔,无奈之下,我只得来求助大哥。”

    “什么,竟有这等事。”叶不平闻言,也露出意外的神色。

    山河拳是叶天寰一脉的拳谱,虽说不算顶级至宝,但修炼最高层后,得到心法,就可以一跃成为传奇武学。

    他顿了顿,声音转冷,“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拿出山河拳?”

    叶不凡犹豫道:“我怀疑是神州的叶氏一脉回来了。”

    后者闻言一惊,沉默下来。

    神州大地的支脉,那是叶天寰的嫡系,也同样是叶氏三脉之一,不过叶天寰身死,他所留下的后代无人照料,唯有躲在神州大地,方能安生,但现在竟然要回归。

    他神情很快阴沉下来,“莫非神州支脉也知晓即将展开的天骄竞锋?”

    “这……”

    叶不凡诧异道:“没人通知神州一脉啊!”

    “呵!”

    叶不平冷笑道:“咱们不通知,不代表没人通知,这件事不容小觑。”

    说到这里,他转眸看向叶不凡,“你想如何做?”

    后者闻言,神情转冷,“哼,他险些要了轩儿的性命,我当然要他以命赔偿!”

    叶不平皱眉道:“要杀他,谈何容易,我听闻剑塔那边,那名叫浮梦生的年轻剑者,受醒世经纶庇护,咱们恐怕难以动弹。”

    叶不凡不甘心,他冷冷道:“醒世经纶也不可能一直护着浮梦生,更何况这消息真假尚难判定,要知道,传闻醒世经纶已经身死数千年,突然冒出来一个,也有可能是假的啊!”

    “这……”叶不平乍一听,颇有道理,“不过,剑塔那边,总不该作假吧?”

    “大哥啊!你难道忘记此刻剑塔的形势吗?他们自顾不暇,哪里还理会这么多的事情,依我看,这就是个障眼法,那年轻剑者剑道修为卓越,剑塔恐怕想将其收纳,但又考虑到咱们叶氏,碍于情面,所以找了个强者假冒醒世经纶,让咱们放弃对此子的打算。”

    叶不凡分析的头头是道,自以为很聪明,觉得醒世经纶不会复生。

    最过可笑的是,叶不平也信以为真,觉得有理,他沉吟片刻后,道:“也好,为兄就帮你一次,试探试探此子。”

    “这倒不用着急。”岂料,后者闻言后,淡漠脸上露出冷厉之色,阴笑道:“咱们可以先利用利用万鬼门……”

    ……

    神秘剑塔,圣评初会终结,该来的不曾到全,不该来的,始终没有出现。

    随着各地剑者离开,剑塔恢复平静。

    神秘云端上,若隐若现的神宫屹立不朽。

    送走众人后,渡平生独自一人来到神宫前。

    他看着紧紧闭合的殿门,淡淡道:“圣评初会已结束了,接下来真正的剑道盛会,何时开启呢?”

    剑主的声音,从大殿内传出,“不急于一时,虽只是剑评初会,但预料中的人,都已出现,除却万鬼门的圣子,仙踪难觅的信天游这两个不确定因素外,其余之人,尚在计划之中,如今需要一段时间,来为众人出现短暂的磨合期了。”

    渡平生眉头一挑,望向神殿。“你是说,浮梦生吗?”

    剑主缓缓道:“浮梦生,只是最关键一环,冥族剑者恨无锋,妖剑道传承者妖流邪少,以及还未出现的紫衣侯,这都值得考验,至于墨轩庭,醒世经纶,他们将有自己的估量,咱们也无须过问了。”

    渡平生闻言,似想起什么,淡淡笑道:“在剑评时,醒世经纶对浮梦生尤其刮目相看,甚至立下承诺,将为他再一次正邪之杀,醒世经纶的承诺,将为浮梦生带来莫大好处啊,这一次,叶氏总该消停一些了。”

    岂料,剑主却是叹道:“只可惜,醒世经纶的复生,在某些人耳中,恐怕还以为是我剑塔做的一个幌子,他们总是要见到残忍真相才肯罢手……”

    “这……”

    渡平生一时无言以对,但一想到叶氏所作所为,他也只能跟着叹气,“自求多福吧,希望叶氏不要这般鲁莽。”

    ……

    荒野中,浮梦生离开了剑塔,要与映云兄妹汇合。

    月明星稀,苍凉夜色下,白衣缓步而行。

    行至中途,忽然前方刮起一阵诡风来。

    呼呼呼……

    狂风骤起,在荒野中,吹得草木沙沙作响,而深处,有诡异黑衣,踏着黑气而来。

    嗯?

    浮梦生眉头一挑,这股气息有些熟悉了。

    与当初破旧山庙里的气息,如出一辙,“万鬼门的圣子?”

    “阁下好记性,竟还记得吾这卑微的小鬼啊!”黑衣迈步,在月色下,映出俊美妖异的容颜,他微微勾勒的嘴角,示出点点朱红,如饮血恶鬼,似地府死神。

    圣子月夜拦路启杀,黑色长袍被狂风刮得猎猎作响,周遭黑气蔓延,宛若死气鬼氛,要吞噬一切生机。

    他微微招手,一口神剑凭空而现。

    那神兵悬浮,发出湛蓝异彩,在月色下,在鬼影中,皆透露出非凡之意。

    “浮梦生,吾可是记仇的人,今日被小鬼缠身,你难脱逃了。”圣子手握天湛,冷冷笑道。

    对于这口神兵,浮梦生再熟悉不过。

    这就是映灵从不离怀的天湛圣庐,只是可惜被抢走了。

    面对神秘的万鬼门圣子,浮梦生不为所动,只是淡笑道:“多谢圣子,不远万里前来送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