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妖风谷的白衣

第五百二十四章 妖风谷的白衣

 热门推荐:
    东方三千里,绵延不绝的江浪不息,沧澜江是一望无尽的云江,这里终年大雾凝聚不散,神秘非常,鲜少有人会来此地。

    而妖风谷,就是处于沧澜江岸边的一处高山峡谷内。

    这片峡谷,有着飓风环绕,常人入之,会被罡风撕得粉身碎骨,唯有到达一定境界的人,凭借着护体罡气,才能通过此地。

    阴沉沉的天色下,沧澜江上波涛汹涌,浪可吞天,隆隆巨响,彰显此地的不平静。

    远处,有两道流光破空而来,很快落至江岸附近,来到妖风谷入口。

    正是浮梦生与青散道人。

    青散道人落地后,喘了口气,指着这幽深神秘的峡谷入口,聆听内中飓风狂啸,对浮梦生道:“这里便是妖风谷了,不过需要强者撑持护体罡气,否则不容易通过。”

    浮梦生往峡谷处走了两步,仔细打量一番后,回头满含深意地看了青散道人一眼,“你要随我一同进入吗?”

    青散道人讪笑道:“我说不肯,阁下会同意吗?”

    “哈!”

    轻笑一声,浮梦生也不多言,只是转身,就往妖风谷入口而去。

    “真是倒霉啊!”

    身后的青散道人,见浮梦生往妖风谷内走去,摇头叹气只得跟了上去。

    峡谷外,还算和谐,但一步踏入后,就察觉了此地的恐怖。

    呼呼呼……

    凌冽刀风袭来,恨不得能将人吞噬殆尽,浮梦生察觉了莫大压力,当即运起真元护体。

    金芒升腾,包裹住白衣后,他才能再度深入。

    反观青散道人,他也撑持起护体金光,二人相互照应着,沿峡谷往深处走去。

    路上,青散道人边走边提醒道:“浮梦生啊,这里我也未曾来过,内中有什么,我也不清楚,如果事有不妙,你可不能丢下我啊。”

    浮梦生点头道:“放心吧,我既带你前来,也会将你平安带走,这一路上,你跟着我,只会走运,不会吃亏。”

    “那就太好了。”青散道人面露喜色,浮梦生的本事,他可见过,山河拳,回元丹,以及在剑塔的所作所为,都证明,这是一名年轻天骄。

    年轻天骄,少年时,便无敌同辈中人,一旦成长,未来必是绝巅强者,不说跟着沾什么好处了,只要能与之搞好关系,未来也算是傍上一棵大树。

    ……

    二人行走在峡谷内,因为都有道境修为,所以罡风奈何不了二人。

    很快,罡风渐渐停歇,他们来到了峡谷深处,也是真正的妖风谷入口。

    就见山谷外,一道石碑屹立,上方刻着“妖风谷”三个大字。

    字迹仓劲挺拔,剑意凌冽,自成一股傲然之气,却也夹杂着忧伤满怀,这令人意外的字迹,与山壁上所留如出一辙。

    看来已经到了。

    浮梦生看向妖风谷,冲里面拱手高声叫道:“在下浮梦生,在山壁看到留字,特来拜访妖流邪少,还请现身一见吧。”

    语落,就见妖风谷入口起了变化,一层层淡蓝波纹浮动,渐渐开启内中异境,璀璨光华中,开辟一条新路来。

    而内中也有轻笑声音传出,“恭候多时,请阁下进入吧。”

    浮梦生一怔,与身后的青散道人互视一眼,旋即二人进入妖风谷。

    步入妖风谷内,本以为会是妖氛四溢,鬼气冲天。

    但浮梦生意外了。

    因为进入后,他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气,那是药草的香味,也有檀香气息。

    “奇怪,这里难道还有千年老檀木存活?”青散道人用鼻子嗅了嗅,跟在浮梦生身边自语道。

    檀香?

    为何会有檀香?浮梦生也心中不解。

    不论在神州大地,还是苍茫大地,都有一种特殊植物,名为百香檀,这种草木,可以掩盖一切气息,使得芳香扑鼻,污秽难生,但绝对不会生长在异境的山谷内。

    而且上次在剑塔中,看到妖流邪少的模样,想必也不该是这种洁身自好的人物!

    为何,这里会有如此浓郁的檀香呢。

    心中怀着疑问,浮梦生沿着青石小路,来到了一座山亭处。

    山亭外,有身穿白色丝绸长袍的俊美男子,正煮茶品茗,姿态潇洒,模样俊俏。

    在对面,坐着映灵与映云兄妹,他们看似完好无损。

    映灵看到浮梦生出现,她惊喜起身,叫了一声,“浮梦生,你来了。”

    映云也注意到来人后,忙起身拱手,“前辈。”

    ……

    “你们二人,怎会在此。”

    浮梦生不敢确定坐在山亭中的俊美男子,是否就是当初一见的妖流邪少,所以他谨慎,只询问二人。

    就见映灵俏脸愤怒,“是该死的万鬼门,他们趁你离开,悄然上山要拿下我们,不过好在有这位前辈,救了我们。”

    说着话,她将目光转到了凉亭中,白衣的身上。

    后者煮好茶后,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淡笑道:“有朋自远方来,可以品品我自制的香茶,这是采用上好天山露水,加上初春嫩芽,温煮了三个时辰,才出了这么一壶好茶啊……”

    “你是谁?”浮梦生眉头微蹙,打断他的话道。

    白衣愕然一瞬,与浮梦生对视,旋即淡笑道:“你认为,我该是谁呢?”

    浮梦生摇头道:“你是妖流邪少,但与剑塔时的模样,完全不同。”

    妖流邪少不以为意,轻笑道:“人有千种相,我只是两种罢了,若你想看我另外的面目,那就要做好厮杀的准备。”

    浮梦生蓦然不语。

    映灵看气氛不对,虽然对妖流邪少不甚了解,但还是小声对凑至浮梦生身前,解释道:“这人很古怪,他救我们时,身穿赤红长袍,妖气四溢,但回到这里后,他便沐浴更新,洗去了一身杀戮,好似换了一个人。”

    洗去杀戮吗……

    浮梦生从来没听过有这种说法。

    杀人后沐浴,用百香檀洗去一身血腥,就能再获心中澄彻清明?

    可笑……

    浮梦生自嘲天真,再抬头看向妖流邪少。

    却发现后者从自己出现,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

    “你究竟为了什么?”浮梦生问道。

    妖流邪少叹道:“难道做一些事情,真的需要一个理由吗?”

    浮梦生点了点头。

    妖流邪少沉吟半晌,最终抬眸再看向前者,竟是罕见露出恳求神色,他拱手道:“我想与阁下,结为异性兄弟。”

    结拜!

    浮梦生闻言一滞。

    饶是映云兄妹,以及跟来的青散道人,也都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