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神秘的妖流邪少

第五百二十五章 神秘的妖流邪少

 热门推荐:
    结拜,语出惊人。

    妖流邪少,要与浮梦生结为异性兄弟。

    这句话听起来,很像玩笑。

    但妖流邪少的神情凝重,没有丝毫做作。

    这让浮梦生不得不沉吟。

    “为何?”站在山亭前,他问道。

    妖流邪少抬头,看向浮梦生,笑道:“我若说投缘,你信吗?”

    一双浅淡的眸子,深邃中带着沧桑,或者说疲惫。

    这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啊!

    浮梦生莫名回忆起往昔的自己,一个人,背负所有的命运,逆天改命这条路上,真的只有自己在前行吗。

    他看向妖流邪少,“你可否告诉我,接下来你走的路,是正道,还是邪道?”

    妖邪邪少身躯一滞,思虑片刻后,回应道:“我只会依循心的方向去走,正邪之分,或许在正道中,这些手段不够光彩,或许在邪道中,这种人不该存在,但这就是我,我妖流邪少未来要走的路。”

    “好一句正邪皆不容。”

    浮梦生最终决定下来,他郑重伸手,在众人惊讶目光下,重重拍向妖流邪少的肩膀,“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浮梦生的异性兄弟,日后不论你立足正道,邪道,我都会是你最可靠,值得信任之人。”

    妖流邪少眼眸中的意外一闪而逝,他以为浮梦生会再询问一些细节,比如身世,来历,又或者其他,但现在看来,他错了。

    “浮梦生,妖流邪少今日也应下,与你无敌者,便是我之敌,无论正邪,皆同样。”妖流邪少深邃眸子凝视浮梦生,做出了承诺。

    “哈……哈哈哈!”

    二人互相注视着,而后一齐哈哈大笑出声。

    这一幕,看得青散道人与映灵兄妹莫名其妙。。

    这二人究竟在笑些什么,初次见面,就结为异性兄弟,这似乎太潦草了,值得信任吗?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浮梦生认定的事情,会继续做下去。

    而妖流邪少,同样也会信守承诺。

    只有他们,才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苍茫大地,放心将后背交给对方。

    ……

    苍茫大地,荒野中,月色依旧,行走的圣者,草履不停。

    很快,前方出现了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儒者。

    圣者停下脚步,他手中念珠微微转动,淡淡道:“墨轩庭,你还是来了。”

    中年儒者拦住了圣者去路,他淡声道:“我想见墨白。”

    醒世经纶摇头道:“不可能。”

    墨轩庭脸沉了下来,“为何?”

    醒世经纶淡淡金眸,凝视眼前儒者,“墨白的路,你不会明白,神州一切,或者苍茫大地一切,吾都将是他护航之人,因为,这是我给他的承诺。”

    他,指的是谁,墨轩庭知道。

    不论从前,还是以后,能让醒世经纶做下承诺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太白剑阿。

    曾经的剑道传奇,太白剑阿,曾今孤傲不可一世的顶尖剑者。

    只有剑阿,能让醒世经纶立下这则承诺。

    墨轩庭沉默了。

    因为这个早该忘却的名字,此刻提及在耳畔,记忆犹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恍若昨日。

    他抬眸,“我是为墨白父亲而来。”

    醒世经纶依旧摇头,“他知道会做出正确抉择,而一切都在冥冥之中。”

    墨轩庭淡淡道:“他不会知道,此刻墨云逸遇到的是什么。”

    醒世经纶看向墨轩庭,“但你知道。”

    墨轩庭一滞,叹气道:“时间不会太久,否则我会强行带走墨白。”

    醒世经纶轻笑一声,道:“这条路上,能影响他的人,少之又少,而吾,将会为其解决所有麻烦。”

    说罢,佛者身影在荒野中,化作缕缕金芒,消失在了原地,再也无踪迹可寻。

    醒世经纶离开后,独留下墨轩庭一人在荒野中。

    很快,暗地里,叶沧溟走出来,其来到儒者身边,问道:“师尊,墨白真的有这般重要吗?”

    墨轩庭撇了叶沧溟一眼,自己这个徒弟,说聪明只在武道,说愚蠢,是在处世为人啊……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你无须过问了,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随我离开,准备接下来的剑塔圣选。”

    说罢,他转身负手,要离开荒野。

    叶沧溟忙追了上去,边走边问道:“师尊,何为剑塔圣选?”

    墨轩庭回道:“剑塔,有无数剑道强者,甚至还有一条证剑之路,能踏足者,未来方能立足剑道之巅,达到传奇的境界,沧溟你天资卓越,很有希望。”

    叶沧溟惊喜道:“我也能参加吗?”

    墨轩庭停下脚步,微一怔后,便点头道:“放心,有我在,会让你如愿以偿。”

    叶沧溟拱手兴奋道:“太好了,多谢师尊。”

    墨轩庭却是转过目光,看向他道:“但你要记住,我说过,你踏上这条路后,将身不由己了。”

    叶沧溟闻言,却不以为意道:“只要能证得真正的剑名,这都不算什么!”

    “呵!”

    轻笑一声,墨轩庭摇头不再言语,转身继续往前走着。

    而尚且年轻的步伐,始终不紧不慢的跟随。

    还能跟随多久呢?

    身为师尊的墨轩庭,他也不知道。

    ……

    妖风谷内,结为异性兄弟的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设了祭天台,饮了血酒。

    浮梦生说这酒品的苦涩,妖流邪少说这酒让他肩膀上的重量减轻了。

    而后,二人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映灵兄妹,青散道人,从始至终,都不明白这二人,从素不相识,到结为兄弟,只是短短半个时辰,如何做到这般熟络的。

    可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妖流邪少将众人引至山亭中,分别就坐后。

    浮梦生也问了重点,“我从剑塔而回,路至中途,就遇到了鬼门圣子拦路,但为何,他又想带走映灵呢?”

    妖流邪少深邃眸子里闪过讶异,道:“这小姑娘体质特殊,乃是罕见的仙灵体,拥有仙灵体质,便能让重伤垂死之人完好如初,这或许是鬼门圣子动作的原因。”

    “仙灵体?”

    这是什么体质?浮梦生从来没有听过。

    甚至一旁的映灵,俏脸满是好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妖流邪少看了二人一眼后,却是笑而不语,“以后你们便知道了,现在多说也无益,不过我奉劝你,一定要好好护住这位姑娘,因为在未来大势中,她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浮梦生闻言,扭头看向身旁的映灵,映灵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之余,其俏脸又是一红。

    浮梦生转过头来,对妖流邪少道:“我会注意。”

    妖流邪少提醒道:“另外,万鬼门颇为神秘,你若与他为敌,应要小心诡术,所谓诡术,便是以神识控人身,你与其对敌,小心被暗算。”

    妖流邪少所言,似乎另有所指。

    浮梦生莫名想起当初救下映云时的情景。

    按道理来说,恐怕没这么简单。

    难道映云已经被其控制?

    不应该,若真北控制,身为亲妹妹的映灵,不该没有察觉到。

    此事,看来还需再观察一段时间。

    他微一拱手道:“多谢提醒。”

    妖流邪少摆手笑道:“你我既是结拜兄弟,说谢字,太过见外了。“

    浮梦生一怔,轻笑摇头道:“也是,看来以后不能对你太客气。”

    “哈哈哈!”妖流邪少忍不住大笑出声。

    ……

    妖风谷还算安全,浮梦生干脆将映灵兄妹,安置在这谷内,有妖流邪少照应,以其修为,即便圣子亲临,也难讨得便宜。

    最终,他在众人不舍目光下,带着青散道人,离开了妖风谷。

    妖流邪少一路将他送至妖风谷外三十里,沧澜江的岸边。

    浮梦生让青散道人前头等着自己,而后又与妖流邪少密谈。

    妖流邪少见他支走青散道人,便对浮梦生道:“我在山壁出手时,有击退数人,那几人泄露鬼门气息,所以你要小心提防,除了圣子之外,莫要被他人有机可乘。”

    浮梦生诧异看向妖流邪少:“你的意思是……”

    妖流邪少摇头道:“万鬼门虽神秘,但真要出手擒杀他人,或者有意为祸,决计不会隐匿身份,那几人疑点就疑在,他们遮遮掩掩,却又故意泄露鬼门气息,此等手段,不是有意栽赃,便是挑拨离间。当然,以映灵这等体质,鬼门圣子不会放过,所以万鬼门是大敌,但你要多注意其他人,听闻你与叶不凡交过手,此事或许与他有关……”

    妖流邪少言语忽然止住,意味深长地看向浮梦生,“我说的太多,只会让你主观意志有所转变,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了解,多……呃,谢就不用谢了,我就先离开了,若有需要,可随时联系我。”浮梦生点头,本想说声谢的,但最终还是闭嘴,因为他知道,妖流邪少不喜欢太客套了。

    果然,妖流邪少轻笑一声,满意点头,化作一缕白芒,往妖风谷而去。

    ……

    目送这位结拜兄弟离开,浮梦生知其本意,他只是提醒自己,或许还有他人暗中作祟,警惕圣子的同时,也要注意小人的谋划,妖流邪少,与剑塔时,简直判若两人。

    而且浮梦生也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真意。

    苍茫乱世,能结交一位真正的兄弟,何其艰难?

    微叹了口气,浮梦生离开沧澜江岸,往前方与青散道人汇合去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