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年华不染映云夕

第五百二十八章 年华不染映云夕

 热门推荐:
    荒野平原上,紫袍儒风挥洒从天降,一阻杀伐。

    渡平生手持玉珠玑,拦下叶氏五强者,叶不凡。

    听闻言语,后者大为恼怒,冷声道:“你真要不顾叶氏与剑塔交情吗?”

    渡平生看向叶不凡,淡淡道:“非我本意,只要阁下肯放弃这桩恩怨,剑塔与叶氏仍友好不变啊!”

    “不可能!”

    叶不凡拂袖拒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无转圜,浮梦生非死不可。

    否则恨天仇怨,与先前一名叶氏强者,都枉死了。

    ……

    站在平原上,浮梦生手持天湛圣庐,神情漠然。

    叶不凡,其还不放在眼中,可惜的是,叶氏强者不少,也难对付,如若剑塔肯援手,再好不过了。

    冷语拒绝后,渡平生摇头叹气。

    “今日,我会保下浮梦生。”他步伐轻动,挡在了白衣身前,一对叶不凡。

    “你!”

    就见叶不凡怒上眉梢,正欲出手时,却被身旁老者拦下。

    老者朝其使了个眼色后,当即走向前,朝渡平生微一拱手,“剑雪封名,看在剑塔面子上,吾放过此子一回,但仅此一次,希望剑塔好生思量。”

    话落,他挥手,带走众人。

    化作流光离开后,荒野平原上,仅余下浮梦生三人。

    青散道人眼见叶氏退走,暗自松了口气,心道:浮梦生真是运气好,先前有妖流邪少相助,现又有剑塔渡平生援手,这一行有惊无险,而且赚了。

    渡平生收起玉珠玑,转眸看向浮梦生,淡笑道:“我又替你化去一劫。”

    浮梦生淡淡道:“没有你,我依旧会突出重围,你救的,只是叶不凡等人性命。”

    呃……

    就见渡平生神情一滞,回过神来后,笑意重又浮现,他哑然失笑道:“浮梦生,我只当你所言是玩笑话,你此行是往剑塔吧?”

    “不错。”浮梦生点头。

    渡平生看向其手中湛蓝神兵,道:“此乃我剑塔天湛圣庐,为何在你手中?”

    浮梦生道:“受人之托罢了,这口神兵,是离山剑门遗孤所托付,而传闻来自映云夕手中,我此行送剑,也是为求援手,对付万鬼门。”

    万鬼门……

    渡平生闻言,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微一沉吟后,遂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请”的姿势,“那两位随我往剑塔一行吧。”

    “好。”

    二人点头,跟着渡平生前往剑塔。

    ……

    流光破空,异境变化,浮梦生跟着渡平生,化作流光进入剑塔异境。

    远远地,云海上空,伟岸宫阙屹立,隐隐约约浮现中,现出最宏伟的大殿。

    很快,渡平生将二人带至大殿上。

    浮梦生落至大殿后,四处打量,就见大殿空无一人,但灵气氤氲扑鼻,炉烟袅袅凝神。

    渡平生转过身来,对两人笑道:“此地乃是剑塔议事大殿,但因诸多强者各自忙于修炼,此刻只有我一人尚有闲心,还望莫要见怪。”

    浮梦生闻言神情古怪,“诺大剑塔,仅有你一人打理吗?”

    “哈!”

    渡平生轻笑一声,摇头道:“剑塔中,没有闲人居住,我问你,一路走来,你见有多少宫阙?”

    浮梦生回忆路上来时,遇到的宫阙殿宇,“仅有五六座?”

    “不错。”

    渡平生点点头,说出惊人的事实,“人都道剑塔屹立苍茫大地,神秘难测,但真正人数,仅有寥寥十数人罢了,若数千年前还好,倒有近百人,但时日变迁,加上连翻变故,此刻剑塔强者,真正能出手者,不过五人。”

    五人……

    一旁青散道人也暗自咂舌,想想传闻中的剑塔,竟薄弱到这番境地,这是谁都不会想到的吧。

    但浮梦生不以为然,能入剑塔者,皆为不世强者,又怎会以人数衡量呢?就如眼前紫袍文雅之士。

    其修为难测,根本看不出底蕴,但凭借一手修为,轻而易举破除十方绝杀阵,这等手段可没有几人能做到。

    浮梦生抬头撇了一眼紫袍,淡笑道:“不知留下几位,与你比较如何?”

    “与我?哈哈!”

    岂料,渡平生却大小不已,他摇头叹道:“不才,渡平生只是实力最差一人啊,否则也不会被安排做这等杂事了。”

    浮梦生与青散道人,面面相觑,原来剑塔圣评,在剑塔强者眼中,只是些杂事。

    ……

    “对了,二位在外时,说到关于此剑之事?”

    这时,渡平生开口,切入正题了。

    回过神来,浮梦生挥手,招出天湛圣庐,这口神兵出现在其手中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他便递还给剑雪封名,“此剑乃是完成离山剑门嘱托,交还剑塔,但要求使然,还希望阁下出手,与我一同解决万鬼门之事。”

    万鬼门……

    听到这个名字后,渡平生露出沉吟之色。

    半晌,他抬眸,看了浮梦生一眼,“万鬼门,是苍茫大地的神秘势力,其踪迹难寻,不好对付,而且行事原则难测,多以正道门派为鱼肉,我等早有听闻,但无奈力不从心,难以解决啊!”

    他摇头叹气,不似作假。

    仔细想来也是,如今剑塔虽有强者,但能援助者,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怎么打?

    但总不能继续被万鬼门追杀吧?

    浮梦生不甘心,趁渡平生还未接回神兵,果断拿了回来。

    这一举动,让后者有些意外,不过其也看穿浮梦生意图,眸光撇向他手中的天湛圣庐,淡笑道:“阁下可以请这剑兵之主出手啊!”

    剑兵之主?

    映云夕!

    这丫头有这番本事吗?

    浮梦生觉得有些不靠谱。

    但渡平生却意味深长地看向浮梦生,“你知映云夕的真正来历吗?”

    浮梦生一怔,诧异道:“她不是北宗道尊弟子?”

    渡平生却故意卖关子,笑道:“可你知道其为何要拜入道尊门下吗?”

    浮梦生摇头。

    就见渡平生笑呵呵解释道:“映云夕,在拜入道尊门下时,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年华不染。”

    年华不染?

    浮梦生反复重复这个名字。

    渡平生点头道:“不错,映云夕未拜入道尊门下时,是用剑强者,昔年,她以岁月剑法,位列剑塔名剑堂第五位,此岁月剑威力惊人,染血者,必将岁月流尽而亡,但可怕的是,越动剑,也会加速其衰老速度,这也是其封剑的原因。”

    说到这里,渡平生也叹了口气。

    其脑海浮现倾城之姿,可惜曾因岁月剑缘故,一夜斩敌鲜血尽,从此生白发,青春不复。

    怪不得映云夕容颜倾城,却又三千白发,原来是动用岁月剑的原因。

    这样看来,这映云夕昔年,恐怕也杀了不少人啊!

    一想到这里,浮梦生心中颇为寒意,这俏女子,竟隐得这般深。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