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妖流邪少的剑

第五百三十九章 妖流邪少的剑

 热门推荐:
    闷雷阵阵,天罚降世,染血白衣无处逃生,一掌携断天之能,猛然落下,就要终结眼前性命。

    浮梦生不甘心,要起身抗衡,但体内气机牵引处处是伤,让他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远处忽然发生变化,就见暗淡云雾中,一股妖氛赤芒袭来,速度极快,划破长空。在千钧一发之际,叮的一声,拦下了红袍老者的杀机。

    砰的一声,红袍老者倒飞而回,他被这股力量创伤,露出震撼之色,抬头看向远处,惊怒道:“何方妖人,前来放肆?”

    有人?

    这里是玄帝城啊,怎会有妖人呢?叶云风等人愕然,饶是其身后的余下三名老者也同样意外。

    可事实就是如此,这时候,远处的天际依旧在变化,从暗淡的乌云蔽日,到一缕缕赤芒席卷,染红了整片天际,旋即天际裂开,赤色云海上空,身穿赤红妖袍的俊美剑少,踏空而来。

    他神情冷漠,眉间带杀,负手踏足虚空,一股股妖氛席卷,笼罩方圆数十里,竟也是一名道境圆满的强者。

    这名妖者的出现,为成为废墟的玄帝城,雪上加霜,身穿赤红妖袍的俊美剑少出现,为战场形势开辟了新局面。

    “你是何人?”

    红袍老者怒声呵问,他感受到威胁的气息。

    赤红妖少不语,他从天际踏空而来,同时怀中的朱虹出鞘,眉凛眼冷之时,缓缓拔出手中朱虹神兵,下一刻,他猛然斩落。

    轰!

    朱虹化作赤芒,蔓延无尽,横断苍穹,仿佛天之血痕,镇压向红袍老者。

    被赤芒锁定,一股死亡危机感临身,红袍老者怒吼一声,真元再催,他周身浮现无数的红色光华,化作一道道刀芒,冲霄而起,嗖嗖嗖斩向赤芒。

    可即便如此,赤芒依旧,缓缓斩下,所过之处,虚空也塌陷,立足之地,再无完好所在。

    啊!

    红袍老者在赤芒笼罩下,被斩得粉碎,化作漫天血雾,惨嚎声在半空回荡,凄惨无比。

    一击,再杀一名道境圆满强者。

    “退!”

    余下三人回过神来,彻底怒了,先是大哥身陨,又是二哥被杀,三名老者悲恸万分,可现在他们都已无力再战,面对前所未见的妖少杀剑,蓝袍老者果断决策,将叶不平卷起,旋即带着余下二人化作流光破空而去。

    “这笔恩怨,我玄帝一脉不会放过的!”

    远远地,还听到他们留下来的狠话,玄滅五宗都是当世强者,但谁也没想到,对上一名年轻后辈,竟陨落两人,但现在,也只能避其锋芒,逃离了。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目瞪口呆,玄滅五宗败北,被杀两人的话,这恐怕是一段不可解的血海深仇了。

    哗啦啦……

    这时,就见地面废墟中,巨石滚落,身穿白色长袍的俊美男子狼狈爬出,他腾至半空,披头散发,没有了之前的英姿飒爽,血迹沾染了身躯,几乎陨落。

    “谷主!”叶云风见状叫了一声,身形一闪,就来至叶剑天身旁,搀扶住了他,“谷主您没事吧。”

    “无碍。”叶剑天挥手声音虚弱道,他转眸看向浮梦生,但此时的浮梦生更凄惨,白袍几乎成为血色,肋骨也断了几根,真元更是不存,只能勉强屹立在半空,毕竟对上玄滅五宗,若是寻常道境圆满,早就死一百回了!

    赤红妖少见状,他沉默不语中,挥手接住了浮梦生,旋即化作赤芒远去,很快消失在乌云上空,随着妖少的离去,那道天之血痕也渐渐愈合。

    这妖者根本不与叶剑天等人打招呼,因为他们不是通路人。

    叶见天眼睁睁看着二人离去,有些愕然,但很快回过神来,顿了顿,吩咐叶云风道:“先离开吧,回帝龙谷后就联系老祖,玄帝城一役,咱们虽然没出多少力,但此番情景,想必也该有所动作了。”

    他看了看现今成为废墟的玄帝城,心中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免不了同族相残,不过唯一庆幸的是,浮梦生成了龙帝一脉的帮手,否者今天的局面,就是他叶剑天等人血染长空了……

    ……

    流光破空,划过天际,赤红妖少带着浮梦生驭风而去,很快就到了距离玄帝城数千里外的一处高山上。

    落至高山上,赤红妖少放下浑身是血的浮梦生,旋即真元运转,但见一缕缕血色游丝流动,包裹缠绕几乎昏迷的白衣,渐渐的生机之力输送至其体内。

    呃……浮梦生轻轻呻吟一声,悠悠转醒,当他睁开眼睛,看到是身穿赤红妖袍的俊美剑少时微微一怔,“妖流邪少?”

    “你不该叫大哥吗?”

    岂料,这时,从赤红妖少身后传来轻佻的声音,就见身穿妖袍的剑少退至一旁,露出身穿白色长袍的妖流邪少真容。

    他手执折扇,负手而来,看着满身是伤的浮梦生,叹道:“你真是太大意了,敢如此擅闯虎穴!”

    看到与赤红妖少一模一样的面孔,浮梦生有些错愕,不过很快释然,这也许就是一些秘法化出的分身吧,毕竟苍茫大地广袤无垠,能人异士不计其数,这种一化魂身的术法也应有许多。

    看到是妖流邪少后,浮梦生也松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我没料到叶氏两脉的争执已经到了反目的境地。”

    却听妖流邪少笑道:“这还不是拜你所赐?”

    “拜我所赐?”

    “不错,按理来说,龙帝一脉与玄帝一脉,虽说不和睦,可还没到真正决裂的地步,只是因为你的出现,打破了平衡,他们以为你是寰帝一脉的嫡系,偏偏不巧的是,叶不凡得罪了你,形成不死不休的局面,那玄帝城就容不得你的存在了,可凑巧的是,你找上了龙帝一脉,此消彼长,叶不平当然选择先下手为强,只是没料到啊!”

    说到这里,妖流邪少眼神里也露出惊艳的神色,啧啧赞道:“玄滅五宗,乃是玄帝一脉的有数强者,个个都是道境圆满的修为,早已活了不知多少岁月,但没想到你底蕴深厚,竟能镇杀一人,重创四人!”

    玄滅五宗在苍茫大地声威极高,乃是叶氏的顶尖高手,五人联手,从无败绩,但对上浮梦生,竟然败了,而且还损失一人。

    不过若非妖流邪少及时援手,浮梦生恐怕也难脱逃,念及此处,他看向身穿白袍的大哥,问道:“你怎会来此?”

    “我?”

    妖流邪少笑了笑,说道:“我喜欢四处游历,因为你与玄帝城有纠纷,所以前来探查,看看能否找到解决方法,只是没想到,遇到这种情况。”

    盘膝坐在山巅上的浮梦生闻言,心中暖流涌过,虽然与妖流邪少认识没有多久,但这位大哥的确尽职,因为在尔虞我诈的苍茫大地上,没有谁能尽信,但眼前大哥为了救自己,竟斩杀玄滅五宗一人,得罪叶氏,这份恩情实在太重了。

    妖流邪少见他模样,忙摆手调侃道:“你别太过感动,我性格一向如此,谁得罪我,我就杀谁,更何况那老小子那么狂妄,我不高兴顺手解决也正常!”

    “呵……”

    知道他口是心非,浮梦生哑然失笑,可这一笑,就牵动伤势,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又咳出血来。

    妖流邪少见他这副凄惨模样,不满说道:“你先随我回妖风谷养伤吧,再果断时间还有剑塔真正的择选,届时你我都要参加,我可不希望你这副病恹恹的模样!”

    “嗯。”

    很快,妖流邪少挥手,就见一旁的赤红妖少缓缓消弭,做好这一切后,他才将浮梦生扶起,而后化作流光往妖风谷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