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四十章 动四方

第五百四十章 动四方

 热门推荐:
    回到了妖风谷,在凉亭内,浮梦生盘膝而坐,运转真元修复受创的身躯。

    玄滅五宗果然非同凡响,虽说勉力斩杀一人,但其余四人的内元让他重伤,浮梦生叹了口气,肋骨也断掉,若要痊愈恐怕还需一段时间。

    而这时,妖流邪少从远处楼阁中走来,他手中拿着一株湛蓝仙草,那株仙草释放出氤氲的香气,闻之清心凝神。

    “这是天元草,对你伤势有很好的恢复作用。”

    走至浮梦生身边,妖流邪少将仙草递给浮梦生。

    浮梦生也不客气,直接收下,而后以真元将之碾碎,但见一缕缕湛蓝水乳光华升腾,缓缓将之包裹。

    很快,一股玄之又玄,清凉无比的舒适感传遍全数。

    浮梦生忍不住呼出一口浊气来,只觉得滞闷的胸口已然舒畅,只是受伤的肋骨,还无法痊愈。

    人都道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可能短短片刻就能恢复呢!

    ……

    清风徐徐的凉亭内,妖流邪少负手站在一旁,神情淡然。

    从凉亭中起身的浮梦生,看向妖流邪少,笑问道:“你的宝贝可不少!”

    妖流邪少翻了翻白眼,“没什么宝贝,我很少受伤,这仅有的一株给你用了。”

    言下之意,我无须这些药草辅佐。

    浮梦生讪然。

    玄滅五宗是叶氏强者,都有道境圆满修为,屹立苍茫大地顶峰已有多年,能胜一二人,却也不能尽败之,若非有妖流邪少援手,他很有可能溃败。

    身穿白色长袍的妖流邪少手中变戏法一般,变成一把折扇来,他忽地打开,轻摇道:“玄滅五宗,是叶氏五位长老,修为的确不能小觑,而且五人同进退,亲如兄弟,如今损失两人,你我算是与他们结下了恩怨。“

    浮梦生闻言一笑置之,“这恩怨,早就注定了。”

    妖流邪少愕然,但看眼前白衣高深莫测模样,也不多问,只道:“多小心便是,一切有我。”

    “嗯,虽说你不喜,但我还是要说一句,多谢!”浮梦生郑重的对他道。

    呵!

    ……

    回到妖风谷,浮梦生就抓紧时间休养受创的身躯,而在妖风谷外,苍茫大地上,已经传来了这个消息。

    天才剑少浮梦生,一举镇杀玄滅无宗之首,彻底与叶氏结下了恩怨,而且还有一名赤红妖袍的剑者协助,人们纷纷猜测,那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妖流邪少,事实也正是如此。

    白帝宫,是白氏所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白夜负手站在大殿上。

    很快,从大殿外走来身穿白色长裙的俊俏女子,她俏脸冷若寒霜,傲如冬梅,正是白无霜。

    (本章未完,请翻页)

    白夜听到脚步声,便回过头来,看向赶来的白无霜,道:“最近可有听到风声了?”

    停下脚步的白无霜,疑惑问道:“叔父说的是哪方面?”

    白夜嘴角含笑道:“除了剑塔,再无其他。”

    白无霜微微一怔,旋即点头道:“这些日子,风头正盛的,无非就是叶氏与浮梦生的恩怨,而与叶氏世代交好的剑塔,却选择冷眼旁观,甚至偏颇浮梦生,导致浮梦生接连斩杀叶氏强者,尤其最近一战,玄滅五宗有二人身亡了,这已是不解之仇。”

    从她的目光中,白夜看到了一丝崇拜,女子崇尚强者,在眼前俏美人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笑呵呵道:“那你觉得,身为白氏一族之主,该帮谁好呢?”

    “这……”白无霜摇头,不知如何回答。

    “剑塔与我白氏,有缔盟之约,而五族却久远交好,齐心协力,若要出手的话,恐怕叔父也会选择协助叶氏。”

    听了她的猜测,白夜却是罕见摇头,在白无霜愕然目光下,轻声道:“这次若要出手,定选剑塔。”

    回过神来,白无霜疑惑问道:“为何?因为浮梦生吗?”

    “不。”白夜依旧摇头,道:“浮梦生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叶氏两脉纷争,那浮梦生虽与玄帝一脉是死敌,但相反的龙帝一脉便会接纳此人,加上剑塔这摇摆不定的墙头草,能保下浮梦生,又能估计缔盟之约,剑塔恐怕也会援助龙帝一脉了。”

    他说这话时,面上露出的不屑之色,对剑塔嗤之以鼻。

    他却不知道,自己同样是个墙头草。

    沉吟片刻,白无霜会意,道:“叔父也会支持叶氏,但选择了龙帝一脉,无形中,与浮梦生、剑塔都拉近了关系。”

    “不错。”

    白夜轻轻点头,很欣赏白无霜的聪慧,一点就透,他负手看着精致无暇的俏脸,宠溺道:“无霜,跟在我身边,你会学到更多。”

    白无霜轻轻点头。

    这对叔侄,还有着更深的秘密。

    ……

    神秘鬼山,被鬼气笼罩的圣殿上,百无聊赖的鬼门圣子坐在王位上,用手指轻轻敲打王座,节奏有规律的声音,响彻在大殿上,让两侧的鬼使胆战心惊。

    浮梦生与玄滅五宗对决的事情,已经传出来了,当得知结果后,一向神秘漠然的鬼门圣子,竟罕见的露出凝重之色,这在以往是没有的,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了,但即便如此,众多鬼使也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差池。

    半晌,鬼门圣子淡淡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叶氏玄帝一脉,恐怕要吃亏了。”

    这句话不知说与谁听的,众鬼使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因应,因为圣子总是喜欢自言自语,他们不敢插嘴,但有时候若有意询问,而会错意的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后果恐怕会更严重。

    思前想后,终于,大殿上的人群中,有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鬼使小心走出,他拱手对百丈台阶上的王位小声道:“圣子,玄帝一脉与您有些合作,如今局面发生变化,还要继续合作吗?”

    这时,坐在王位上的圣子,忽地睁开眼睛,如同一道锐利的剑光,让那名鬼使感受到通体的寒意。

    不过很快消失了。

    从出现到消失,只有短短半息,可这半息在那名鬼使看来,几乎有一生的漫长,回过神来,他不断喘着粗气。

    这时,却听圣子声音响起,“去,告诉叶不凡,就说我万鬼门愿意与叶氏合作,共同诛杀浮梦生与妖流邪少,而且还要特别叮嘱他,本圣子已联合妖族了,让他放一百二十个心,专注对付咱们共同的大敌吧。”

    “是。”

    鬼使闻言领命,不敢多逗留,转身就离开了圣殿。

    留下的众多鬼使不敢出声,高座在王位上的圣子俯瞰下首,轻笑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

    无尽平原,巍峨剑塔,神秘异境内,屹立九天云端的宏伟宫殿内,有一道流光缓缓而来。

    流光落地后,现出了身穿紫色长袍的渡平生身影,他执手玉珠玑,英俊脸上露出笑意,对宫殿道:“剑主,传来消息,浮梦生与玄滅五宗对上了。”

    “哦?”宫阙内,传来讶异的声音,似乎这位剑主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局。

    顿了顿,他问道:“结果如何?”

    渡平生轻笑回答道:“出人意料,浮梦生斩杀了玄滅五宗一人,而关键时刻,又被妖流邪少救走了,看样子,来到苍茫大地短短数月的浮梦生,已经找到了可以推心置腹的战友。”

    宫阙内的剑主不语,半晌他忽然道:“其实,我们才是他最值得信任之人。”

    闻言的渡平生,执着玉珠玑的手一滞,但很快又摇头说道:“现在局势不够明朗,咱们不能大意。”

    宫阙内没有声音传来,但显然默许了渡平生所言。

    而此时,紫袍俊俏的文雅之士再次开口,对宫阙内的剑主道:“玄滅五宗是玄帝一脉的顶尖强者,折损两人,看来浮梦生与玄帝一脉,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不知接下来咱们该如何做?”

    短暂片刻,剑主声音传来,却是满含深意的语气,“你不是已经做下决定了吗?”

    渡平生闻言神情一滞,旋即哑然失笑,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介圣评者,你才是当今剑塔真正能做主的人。”

    却听宫阙内的声音更加无奈了,他自嘲道:“你见过孤家寡人到只有三两人商议吗?”

    渡平生无言以对,脸上也露出尴尬的神情。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