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盛事

第五百四十二章 盛事

 热门推荐:
    剑塔召开剑评择选,能被选中的话,可以说是一步登天,即将成为剑塔的新任塔主,但人们也知道,这考验,一定相当严格。

    毕竟剑塔再没落,也属于当今最为强大的势力之一,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将之交给一名无用之人呢?

    轰隆隆!

    天际数道流光携带磅礴浩瀚之力降临剑塔。

    为首者身穿青色道袍,中年模样,他坚毅漠然的脸庞,现出一股莫名杀意,在其身后,还有两名白袍剑者,也都有道境修为。

    “是滅天伤,当初惜败剑主的强者,没想到他也回归了!”

    有人认出这青衣道者的身份,惊呼出声。

    滅天伤的出现,顿时吸引大部分目光,当年他被剑主打败,愤然离开剑塔的事迹,早已传遍了苍茫大地,现在又突然回来,一定是为了剑塔之主的位置,或者说,一雪前耻?

    “哼!”

    看到众人敬畏目光,滅天伤负手冷哼一声,不闻不问,继而带着两名年轻剑者往剑塔而去,很快消失在平原上。

    ……

    剑塔异境内,神秘剑山上,早已汇聚各方强者,他们都希望一睹剑塔择选新主的场景,当然其中也不乏别有心思之人。

    只见虚空雷霆涌动,身穿青色道袍的滅天伤冷漠出现,登时引起众人注意。

    似有所察的渡平生抬头看向半空,微微一滞,旋即笑道:“滅天伤,你是来争这剑塔之主的位置吗?”

    滅天伤落地后,问道:“有何不可吗?这剑塔之主,只要得到认可便是通过,我自信除却剑主之外,无人可比得过我了!”

    渡平生却摇头道:“你错了,这次你不会通过的。”

    滅天伤眉头一挑,露出怒容,道:“怎么,你们怕我翻出当年旧账吗?”

    渡平生想了想,道:“那就随你吧,但我还是要提醒你,这次不同以往,你注定失败!”

    滅天伤冷笑道:“哼,咱们走着瞧!”

    语落之时,远处虚空景色变化,一股浩瀚儒风挥洒而来,众人被这股气息感染,纷纷抬头看向天空。

    就见身穿丝绸长袍,背负银白剑囊的墨轩庭踏空而来,在他身边还跟着一袭黑衣,年轻俊秀的叶沧溟,师徒二人的出现,也同样引起波澜。

    待墨轩庭落地后。

    渡平生带着笑意走向前,拱手道:“儒剑光临,荣幸之至。”

    墨轩庭淡笑道:“我前来,是为我徒叶沧溟。”他朝渡平生介绍身旁的俊秀少年。

    渡平生看了英姿飒爽的叶沧溟一眼,目光里闪过讶异之色,“难道儒剑不参加吗?”

    墨轩庭道:“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沧溟足够了。”

    渡平生之前在君听残谷试探过叶沧溟的修为,虽说在这等年纪有此番修为,实属难得,但若要争这塔主之位,恐怕还差的远嘞,只是一沉吟,他便明白儒剑此行心思,看来已经不打算出手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这时远处又有光华浮现,虚空深处雷霆涌动之余,赫然再现两人,竟是叶氏兄弟!

    他们怎会来此?心中怀着疑惑的渡平生只得走上前去。

    出现的二人是叶不平与叶不凡,他们落地后就朝渡平生迎面而来,叶不平拱手道:“圣评使,我等前来拜会了。”

    “两位,听闻前些日子出现了麻烦,抱歉,剑塔不能及时援手。”渡平生露出愧疚神情。

    心中虽有不屑,但叶不平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挥手笑呵呵道:“圣评使言重了,这都是命中注定罢了,不过此行前来,我等也是观战,还望莫要见怪。”

    命中注定?明明是自作自受,虽心中这么想,但话可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收敛心神的渡平生只是轻笑以应。

    ……

    正说话间,忽然远处又有流光出现,但这次不同,夹杂了冲天的鬼气,使得众人抬头看去时,纷纷变了脸色。

    只见远处黑色鬼气翻涌,恐怖无比,如炸开的云彩一般,在黑暗中,模样俊美的鬼门圣子踏空而来。

    他的出现,引起了轩辕大波。

    “鬼门圣子怎会来此?难道他也想参加剑评择选?”

    “有可能阿,听闻鬼门圣子剑道惊人,估计也想来分一杯羹!”

    “哼,不能让他参加,一名邪道之人,这能过问剑塔呢!”

    一时间,众多正道人士纷纷出言征讨,不欲鬼门圣子参加。

    但从天空缓缓落下的圣子身穿黑袍,一双深邃眸子无视众人,最后落至了地面后,傲然看向渡平生:“圣评使,本圣子前来,你欢迎吗?”

    有些挑衅的言语,让渡平生心有不悦,但身为圣评使,他知道剑塔规矩,只是不冷不淡道:“若要参加,还需通过考验!”

    这句话顿时让巍峨剑山上下哗然一片,尤其是正道中人,更是愤懑不平,看向鬼门圣子的目光中,多有怒色。

    “什么,鬼族之人也能参加择选吗?”

    “这怎有可能,万一真让他赢了,以后剑塔岂不是要遁入邪道了?这可比没落还要令人不耻阿!”

    “哼,大家急什么,胜负尚在未定之天,要知道今日前来的,可不止这些人。”

    鬼门圣子看到这些人十分不欢迎自己,不以为意,反而是目光狂妄的扫过众人,冷笑道:“诸位不用心急,待我拿下剑塔之主的位置时,便让你们彻底滚蛋,永世不得踏足剑塔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什么!太过分了!”

    “就是,你太狂妄了,鬼门圣子!”

    这句话彻底激起了众人心头怒火,有人恨不得拔出手中长剑,要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鬼小子。

    站在一旁的渡平生见苗头不对,只得无奈出言制止众人道:“大伙儿无须动怒,鬼门圣子此行前来,定是空手而归的,诸位何必动怒呢。”

    岂料,这句话虽平息了众人不满,却成功挑起了鬼门圣子怒火。

    只听他眉头一挑,声音阴冷,道:“剑雪封名,你这句话让本圣子不舒服了。”

    但渡平生却是忙摆手:“可惜你的对手不是我,所以圣子还是暂熄雷霆吧,待人至齐时,你便知道此行的困难之处了!”

    哼!鬼门圣子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

    没多久,又见一人从远处驭风而来,那人生的俊俏,身穿紫色长袍,但始终一副漠然神情,而且是一张陌生面孔,来自五湖四海的剑者,竟都不识得此人!

    不过渡平生认识,他看到来人后,罕见露出真诚笑意,往前迎了上去,“紫衣侯,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来人正是剑雪封名于魔云顶废墟处所见的那名紫衣剑者,紫衣侯。

    落地的紫衣侯见到来人是渡平生,依旧漠然,待环顾四周后,才询问道:“为何不见他来?”

    渡平生却是轻笑道:“压轴之人,自然要最后才能出场。”

    紫衣侯的身份,没人比他更清楚了,所以他很郑重对待,因为这是继御苍玄之后,唯一能让他重新重视的人。

    远处的鬼门圣子一直在关注紫衣侯,尤其是其身上莫名散出的气息,让他感受到熟悉的味道,那是曾经同出一源,却又分割开来的另外一股能源,人称之为魔。

    有时候,即便装扮得再像,也难改变其本质,看穿本质的鬼门圣子很快又蹙起眉头,因为他实在认不得此人,却又从其身上,感受到令人忌惮的力量,不同于墨轩庭的儒风正气,而是一种隐有克制之能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他不得而知。

    ……

    渐渐又有人陆续赶来,但都已无足轻重。

    现在的巍峨剑山上,无论是曾经的剑塔强者,亦或者正邪两道中的强者,都来了不少,这是一次浩大盛事,但有趣的是,无人明说,却都在等候一人。

    随着时间流逝,就在众人等得不耐烦时,风忽然起了,就见从远处露出的金芒与赤芒,相继而现,划破长空之后,现出了熟悉的身姿。

    白衣,赤袍的出现,彻底牵动了众人心思,尤其是叶氏兄弟,当他们看到浮梦生出现时,甚至悄然握紧了拳头。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