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纷争再会

第五百五十八章 纷争再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剑塔外三千里的平原荒野中,月色星稀,树影婆娑,从剑塔归来的冥族剑者恨无锋出现在这里,他冷峻的面容,深沉若渊的气息,无一不彰显其深不可测的修为。

    很快,在前面一个岔路口处,丝丝鬼气旋转环绕,缓缓凝成一道漆黑如墨的影子,他身穿黑色长袍,在月色下转身,露出俊美的面容,是鬼门圣子。

    被拦住去路,恨无锋抬眸,沉声道:”鬼门圣子。“

    鬼门圣子负手,淡笑着看向恨无锋,道:“许久不见,恨无锋。”

    恨无锋转过头去,冷声道:“你我没有情分可言。”

    鬼门圣子神情一滞,但很快又笑道:“没有情分,也有合作契机,不是么?”

    恨无锋却是露出嘲弄的神情:“可惜,久远前的契机早已被你破坏,咱们之间,不是死敌,你已该感到庆幸了。”

    回忆过往,冥族与鬼门还是丝带交好,身为鬼门最杰出的两大天才,自然有所交集,但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导致两族决裂,而身为鬼门圣子的他,更不能留手。

    念及此处,他叹了口气,道:“恨无锋,你该知道,九大武经的重要性,我也是迫不得已为之。”

    恨无锋果断挥手道:“细节,我不需要,结果,已经注定,你若不离开,休怪我拔剑相向了。”他眉头微挑,剑指凝运,一股浩瀚冥地死气丛生,吹拂荒野,形成诺大威压。

    鬼门圣子此刻不愿与恨无锋成为生死仇敌,无奈之下,只得叹气负手而退。

    很快,他的影子就如青烟一般,消失在夜空下,无影无踪了。

    恨无锋看在眼里,收敛自身气息,哼道:“谈话也只是一道神识,真怕我会出手吗?天真!”

    ……

    自言自语过后,恨无锋抬头望天,月色依旧,偶尔有丝丝乌云蔽月,但也只是片刻,就恢复如常。

    荒野中的冷风依旧轻拂而过,吹起一地涟漪,落叶哗哗作响,旋即飘起,忽然,一股极不寻常的气息出现,让他神情一滞,看向岔路口的一处方向,露出警惕之色。

    “云渡亘古今,西山坐禅心,问道非吾愿,一生引菩提。”

    语落,就见岔路口处,地面一朵朵金莲涌起,天上同降金雨以应,金雨落下,滋润万物,一股复苏之机蔓延开来,顿时成为一片庄严神圣之地。

    “地涌金莲,天降金雨,是佛门高僧。”

    恨无锋神情变得凝重,眼看着四处变化,他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而此时,在岔路口处,身披金色袈裟的佛者化形而出,他草鞋踏在金莲上,一步璀璨,一步莲华,如神似圣,正是醒世经纶。

    “醒世经纶,你这是何意?”眼见一股慑人威压锁定而来,恨无锋罕见沉声道。

    醒世经纶拦住恨无锋的去路,在这荒野中显得格外注目,就见他神情淡漠,冷冷开口道:“交出冥地武经。”

    恨无锋闻言,不悦哼道:“佛门中人也学会拦路抢劫了吗?”

    醒世经纶却道:“对付邪魔外道,醒世经纶从不手软。”

    话语落,他掌运浩瀚佛元,登时天地以应,释放无穷无尽的天罡正气,施展佛门绝学:禅佛印!

    “嗯?冥地武经,乾坤一剑!”

    面对传闻中的至高圣佛,恨无锋不敢大意,他施展冥地武经绝学,贯通天地的一剑汇聚死气丛生,所过之处生机尽失,在地面划出一道深壑来。

    轰!

    禅佛印与乾坤一剑撞击在一起,登时佛芒大盛,一股纯正浩然正气冲破天地桎梏,瞬间吞噬满是死氛的剑气,而余威不止,继续撞向恨无锋。

    砰的一声,就见恨无锋倒退数步,险些受伤,他心道:“醒世经纶果真名不虚传,我非是对手,先离开再说。”

    念及此处,他再起一剑,破碎虚空而去,斩向醒世经纶,同时他身形倒退至半空,这时虚空一震扭曲,现出神秘裂缝来,而后恨无锋便消失其中。

    地面上,醒世经纶挡下这一剑后,看到恨无锋消失,眼神中露出讶异之色,自言自语道:“空间异术,追之不及了,不过也无无妨,既然确定你之身份,在醒世经纶面前,你便逃不掉。”

    说罢,他转身离去。

    而在千里之外的一处巍峨高峰上,随着虚空扭曲,恨无锋出现在地面,他捂住胸口,只觉得体内气机紊乱,忙坐下来盘膝运气疗养,很快天地元气贯入体内,驱除那股淤气后,他才好受许多。

    “醒世经纶,竟也想得到冥地武经,这其中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不行,我需找鬼门圣子彻底了解一番了。”

    念及此处,恨无锋转身化作一缕暗芒,往鬼门圣子最神秘的天绝山脉赶去。

    ……

    而在剑塔的听剑峰上,浮梦生与妖流邪少,在一位女剑侍的带领下,来到这里。

    远远就看见听剑坪上,来回踱步的映云在焦急等待,当他看到有熟悉流光出现时,方才露出喜色。

    浮梦生与妖流邪少甫落地,映云便迎了上来。

    “两位前辈,你们来了,还请两位前辈帮我,小妹失踪了。”映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

    浮梦生却是满含深意地撇了他一眼后,道:“你无须着急,此事我会设法调查。”

    映云感激道:“那太好了,多谢前辈。”

    “嗯。”

    浮梦生淡淡点头,心中疑虑挥之不去,但看映云急迫模样,不似作假,一时间他也不好明言,只得转身看向妖流邪少,拜托道:“有劳大哥了。”

    “哈,小事一桩。”

    却见妖流邪少轻笑一声,挥手绕过映云后,便沉元纳气,施展妖族独有秘术,探查此地残留气息。

    约莫片刻后,他睁开眸子,露出一抹讶异,显然得到了一些结果。

    浮梦生走向前问道:“怎样?”

    就见妖流邪少抬头,环顾四周后,发现还有数名剑侍在场,只道:“这股熟悉的气息,是妖族第一智者,天岫主人。”

    天岫主人……

    浮梦生微微一怔,最主要的当然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前面一句话,妖族第一智者。

    他知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遂转身对映云道:“你先留在此地修炼吧,我与妖流邪少,会救回映灵。”

    “嗯,多谢前辈,前辈大恩大德,映云没齿难忘。”

    映云露出感激之色,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不敢再打扰,遂转身离去。

    眼看着映云离开,浮梦生又对那名女剑侍道:“还请姑娘回去禀告圣评使,我等便先离开了。”

    那女剑侍点头应下道:“请。”

    说罢,浮梦生与妖流邪少化作流光,离开了剑塔。

    ……

    出了剑塔后,浮梦生与妖流邪少一路往东赶去,要回妖风谷。

    月色依旧,乌云偶尔蔽月,却又很快云淡风轻,照亮回时归路。

    荒野中,四下无人,浮梦生才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妖流邪少,疑惑问道:“现在可以说说天岫主人了吧?”

    顿了顿,就见妖流邪少点头道:“天岫主人是妖族第一智者,修为同样高深莫测,但平日里不显露,仅以智谋称最,昔年妖族遭劫,多次皆由他力挽狂澜,方阻厄祸,为此,众妖族皆称他为第一智者,与我师尊并列妖族双圣。”

    说到他的“师尊”时,妖流邪少眼里的苦涩一闪而逝,旋即恢复正常。,

    这一幕,并没有瞒过浮梦生,他心中了然,也不多问此中伤心事,只说道:“照你而言,天岫主人所作所为,皆该以妖族利益为出发点才对,映灵与他有何关系?”

    “这……这我就不知了。”

    妖流邪少轻轻摇头,道。

    连妖流邪少也不知道,那天岫主人为何劫走映灵,莫非……

    很快,浮梦生想到了什么,正欲开口时,忽然一阵莫名狂风忽然疾扫而来,又听闻一声雷霆怒喝在耳畔炸响。

    “浮梦生,妖流邪少,为我玄滅五宗兄弟偿命来!”

    回过神来,二人看向风势来源,赫见在荒野深处,数道流光出现,镇杀而来!

    是叶氏一族的人!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