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来自仙界的老婆 > 正文 新书《大圣归来之都市崛起》

正文 新书《大圣归来之都市崛起》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新书可以在微信公众号里免费看哦,关注“我是泰坦”,在第三栏的菜单里可以看到新书,或者,也可以回复关键字“大圣归来”,就可以看啦,

    皓月当空,将银白色的月光洒下人间,

    时值2013年夏末,炎热的夏风吹拂,令这座埋葬了孙大胜梦想的城市更加狂躁起来,

    孙大胜一脸颓废,站在湖中省紫州市江水城著名的明珠大楼顶端,俯瞰整个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江水县,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我,,,走了……”

    随即,孙大胜脚下一跳,身子化作一道流星,直接从七八十层楼高的明珠大楼跳了下去……

    半空中,一道怪异的白光没入他身体,一闪而逝,

    啪的一身,孙大胜掉在了花坛里的一片草地上,

    诡异的是,本应该血肉模糊的他身上居然毫发无损,

    ……

    “如来老儿,俺老孙一定还会回来的,,”

    突然,孙大胜大叫一声,猛地从草地上做起来,神色惊恐又充满怨毒,

    “嗯,”

    他四下一看,脸上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他正坐在一个花坛里,芬芳扑鼻,不远处是一条马路,前面就是明珠大楼,

    “此地是……是何处,俺老孙不是被六耳猕猴打死在如来座下了吗,”孙大胜疑惑地挠挠头,

    他记得,自己乃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保护唐僧西天取经,却没想到被如来设计,与六耳猕猴调换了身份,被那变成自己模样的六耳猕猴活活打死在如来的莲花宝座下,

    “啊,,”他脸色突然一白,抱住头,在地上翻滚起来,“奶奶的,老秃驴又在念紧箍咒吗,”

    “不对……不是紧箍咒,而是……一段记忆,”

    不一会儿,孙大胜便将脑中的记忆吸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此人生前,也姓孙,还叫孙大胜,跟俺老孙孙大圣的称呼一样,”

    “此人乃是江水县孙家的独子,父亲是一个县官的秘书,母亲是明珠集团的老总,”

    “紫州市市长的儿子龙笑天看上了孙大胜的姐姐,明追失败,便想下药,没想到被孙大胜打了一顿,于是龙笑天一怒之下,将孙大胜父亲从官位上拧了下来,并用手段查封了明珠集团,让它破产,更是给孙大胜母亲制造了一场车祸……滋滋,真是好手段,”

    孙大胜喃喃时,目中露出寒光,

    “哼,这龙家,跟卑鄙的如来老儿有何区别,”

    “如来老儿设计让六耳猕猴变化成俺老孙的模样,再诬陷俺老孙是六耳猕猴,让那真正的六耳猕猴将俺老孙打死,取代了俺老孙,此仇,不能不报,”

    “孙大胜,既然俺老孙占据了你的身体,便说明你我缘分不浅,你的仇,俺老孙帮你报,”说着,孙大胜目露寒光,一拳打出,轰击到旁边的一棵树上,

    被打中的那棵树摇了两下,而孙大胜却是老脸一白,痛得他‘嗷’地一声叫了出来,眼泪狂飙,

    一位大妈拿着扫把路过,看了看孙大胜一眼,露出可怜的神情:“哎,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年纪轻轻的,就傻了,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打树皮……”

    孙大胜听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真是日了狗了,俺堂堂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居然被认为是个神经病,”

    孙大胜委屈道:“这身体怎么这么弱啊,想当年,俺老孙金刚不坏之身,别说是打一颗树,就算是打它一座山,打爆一个星球,那也是弹指间灰飞烟灭的……哎,算了,不提当年……”

    “如今我体内空空如也,没有法力,没有元神,没有七十二变,弱小到一粒子弹就能杀之,”

    轻叹一声,孙大胜虽然有些沮丧,不过很快,他便双眼冒出光芒,畅快地大笑起来,

    “失去一切,那又如何,俺老孙,被菩提老祖赐名悟空,如今一切皆空,从头再来,岂不真是……悟空,”

    “前世,俺老孙杀性太重,大闹天宫,造成了无边的杀孽,如今俺老孙虽然什么都没有了,可不是还有记忆,还有记忆中的无上修炼法门,哼,等俺老孙重修到仙神境,位列仙尊时候,便是报莲花座下大仇之时,”

    一边笑,孙大胜的眼神逐渐锐利起来,犹如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仙界那些渣渣们,到那一日,有你们好受,”

    “还有,龙笑天是吧,俺老孙会将你碎尸万段,以了却这具身体的心愿,”

    突然,孙大胜想起了车祸后还在急诊室的母亲,想起了因为家里遭遇大变故,大病一场,如今已经瘫痪的父亲,

    “爸爸,妈妈,前世,俺老孙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没有爹娘,这一世有了,就让俺老孙,好好孝敬你们……”

    “至于你们的伤病……”

    孙大胜沉思片刻,便在脑海里找到了所需丹药,

    小培元丹,

    小培元丹是凡界之物,效果不足大培元丹的百分之一,不过对于凡人来说,也已经是无比珍贵的灵丹妙药了,

    最重要的是,小培元丹的药材都可以在人界找到,

    “老爸,老妈,还有姐姐,我……回来了,从此,我……就是孙大胜,是你们的亲人,”

    孙大胜大步迈出去,目光坚毅,

    ……

    孙大胜出身于一个小康家庭,父亲孙为民是县官秘书,母亲马欣雨做服装生意的,

    后来,母亲投资了房地产,孙大胜家里才逐渐向千万,乃至上亿家产进军,

    三个月前,孙家的家产,已经达到了十多亿,

    只可惜,这一切,都毁于一旦,

    龙笑天,紫州市市长儿子,被孙大胜打了以后,怀恨在心,只是使出了一些小手段,便将孙家搞得支离破碎,

    毕竟,房地产行业,免不得要与官员打交道,而一旦有更深层次的官员要动你,哪怕你有十亿家产,也经不住国家机构的调查,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就是这个道理,

    比你更高层次的人想弄你,哪里没有借口呢,

    于是,关于明珠集团的多个负面新闻频频出现,先是明珠集团联合江水县县委书记孙为民,以见不得光的方式谋取了多块地皮,然后便是在拆迁过程中弄出了好几条人命……

    紧接着,孙为民下台,明珠集团被查封,数十亿资产被冻结,马欣雨出了车祸……一系列针对孙大胜家的事情接连不断地发生,

    明眼人都看得出怎么回事,可孙大胜就是没有办法,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啊,

    最终,带着无比的愧疚,他选择了自杀,

    ……

    好不容易找遍了整个江水县的中药铺,买齐了炼制小培元丹的药材,孙大胜却发现自己体内空空如也,没有丝毫灵气,根本不能炼制丹药,

    “这小培元丹虽然炼制的要求不高,只要修为达到了仙凡境,都可以炼制,可我现在……”孙大胜叹了口气,

    他的大品天仙诀分为了仙凡境,仙灵境,仙骨境,仙身境,仙道境和仙神境,

    “好在,我对灵气的感知还在,之前经过那个风景秀丽的小区之时,发现那里灵气挺浓郁的,应该可以在那里修炼到仙凡境,”

    想到这里,孙大胜一刻不停,往那个小区赶去,

    中山小区地处江水县的边缘,靠近山区,风景秀丽,污染很少,空气清新,开发商显然利用了这一优点,建筑了一栋栋别墅,算是江水县少有的几个高档楼市之一,这些别墅价格很贵,最低都是五百万起步,

    中山小区背靠的云天峰,也是江水县著名的山峰之一,

    云天峰很高,半山腰常年云雾缭绕,远远看去,有‘出云破天’之势,于是被称为‘云天峰’,

    云天峰脚下,山谷交汇,孙大胜在黑夜中健步走来,

    “这里应该就是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了,”

    他目光一闪,来到一棵菩提古树下,盘膝而坐,

    “大品天仙诀,第一个境界,仙凡境,纳灵气入体,开辟出九大灵脉,让自己的的凡人之躯初步脱离凡体,”孙大胜目光闪烁,充满了希冀,

    随着呼吸,他心中定了下来,脑海里回忆起五百年前,菩提老祖传道给他的那一幕……

    大品天仙诀不仅是炼气之术,同样重视淬炼肉身,是一种内外兼修的无上功法,这也是为何前世的孙悟空刀枪不入的原因,更为重要的是,这部功法,是孙悟空修炼的根本,为后来的七十二变铸造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随着孙大胜的修炼,他的身体似乎变成了一个黑洞,若灵气像水一样有形,那么便可以看出,此刻在云天峰下,出现了一个庞大无比的漩涡,通天彻地,而漩涡中心,正是孙大胜,

    时光流逝,银月逐渐落下,金色的朝霞染红了天际,这时已经到了黎明,

    “呼,”

    孙大胜突然张开嘴,一口浊气呼出,他的目光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许久才消逝在瞳孔深处,

    “大品天仙诀果然不愧是仙界无上法门,如今才第一次修炼,竟就达到了仙凡境初期,”

    孙大胜欣喜道,

    “不过,这也跟我前世达到了巅峰有关,就像一个大学毕业的人重新读小学,也很容易啊,”

    他站起来,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孙大胜慢慢握紧拳头,一拳打出,击中身旁的菩提树,

    两人合抱的菩提树顿时剧烈地摇动起来,落下无数菩提叶,甚至,在拳头落下之处,上面还留下了一个寸许深的印子,

    “哎……”孙大胜摇摇头,想当年,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挥手间天崩地裂,那是何等的威风,可如今,却只是一拳连一棵菩提树都打不碎,

    不过,小小的失望过后,他反倒有些开心,

    “修为达到了仙凡境,那么,该给老爸老妈炼制小培元丹了……”

    这样想着,孙大胜便准备进入更深的山里,找个僻静的山洞炼丹,

    走出不远,孙大胜愕然地看到有六七个人在一个老头的指导下打拳,其中有一人还是个女子,那女子极美,若白骨精,

    那老头不时地咳嗽一下,显然身体有伤,周围五辆越野车都有人持枪镇守,

    孙大胜凝神看去,顿时一惊,

    这些人的体内,竟也蕴含灵气,

    “他们也是修仙之人,”孙大胜惊讶万分,他本以为,这个世界,只有他能够吸纳灵气,可没想到,如今竟在这里看到了其他体内含有灵气之人,

    “不对,他们体内的灵气,不纯,加上没有以正确的方法引导和淬炼,很散,没有凝聚起来,与修仙者的区别就是,海绵与钢铁,修仙者体内的灵气是钢铁,而他们体内,则是海绵,”

    孙大胜暗道,

    不过,哪怕这样,也挺让他吃惊的,

    他们虽然不是修仙者,可要是有法门将体内分散的灵气凝聚起来,或许也可以踏入修仙的大门,

    再看那个老者的衣服,黑白二色,背后印有阴阳双鱼图案,图案旁边被两个字围绕:太极,

    “内力,”孙大胜记忆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词,“没错了,这就是内家拳法修炼出来的内力,与修仙者的灵力不可同日而语,”

    想明白之后,孙大胜便叹息一声,看了一会,轻轻摇头:“终究不是修仙手段,体内空有灵气,却运用率低下,同等灵气下,修仙者可以劈山开石,而修炼内力者,顶多能胸口碎大石罢了,”

    哪怕是那个内力最为浑厚的老者,孙大胜也有感觉,可以一巴掌将他扇飞,即便老者体内的灵气总量要比他多上不少,这就是凡人和修仙者的差距,

    可没想到,孙大胜的摇头,却被那个马尾辫女孩远远地看见了,

    这女孩自小在家里就是小公主一样,如今哪能受得了孙大胜的不屑,顿时就火气上来,俏脸一冷,指着孙大胜道:“你,你摇什么头,看得懂吗你,土鳖,”

    孙大胜一乐,我看不懂,

    他真想大声说,小娃娃,俺老孙心有不快就杀人,什么肉搏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大战没有参与过,更何况,老子大闹天宫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在他看来,这群人的拳法,就像是三岁孩子玩闹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我会看不懂,呵呵,你们在我眼里,就像是孩子玩闹一样,不值一提,”孙大胜淡淡道,

    “你,”马尾辫女子顿时气结,

    “好大的口气,小子,你家里没有教你做人吗,”一个青年站出来,面带怒色,

    “无知小儿,你懂什么,”令一人怒道,

    “小孩子玩闹,小子,有种过来比试比试,”

    好几个人都怒了,要不是他们的大哥拦着,估计他们还要冲上来揍孙大胜一顿,

    特别是那个女子,一副刁蛮的样子,恨不得吃了孙大胜,

    那老者眼睛一凝,细看了孙大胜一番,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

    对于他们的怒火,孙大胜很无辜,不是你们问我的吗,我只是说了实话呀,

    看着他那副无辜的样子,马尾辫女孩怒火更盛,她甩开了大哥拦住她的手,一步来到孙大胜前面,挑着眉头冷冷道:“看你说得那么厉害,有不有胆子来练练,”

    “爷爷,小妹她……”大哥有些担忧,

    “放心吧,有我们在,还怕他,”有人不屑,

    “看看再说,”老者轻声道,

    孙大胜觉得挺新鲜的,自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之后,便再没有人来主动挑衅过堂堂齐天大圣孙悟空,没想到,如今穿越之后,竟有人这么不给面子,

    “你要练,那便练,”他淡淡道,

    见孙大胜终于开口应下来,马尾辫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太极推手以极快的速度,带着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朝他轰击过来,

    只见孙大胜神色淡然,他眉头一弯,从身旁的菩提树摘下一片树叶,灵气包裹,轻轻曲指弹出,

    “嗖,”

    一道绿影瞬间从孙大胜指尖射出,快若闪电,在女子瞳孔中不断变大,直奔其眉心,

    “快退,,”

    那老者大喝一声,顿时面色大变,

    “小妹小心,”她的几位哥哥也是目赤欲裂,

    马尾辫女子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冷笑,可那片凝聚了灵气的树叶,却是停在了她眉心一厘米处,

    树叶带起的风,犹如一把利刃,刺破了她的皮肤,

    女子顿时被吓呆了,一抹额头,上面竟流下了一滴血液,

    尤其是看着还停在眉心前的那片树叶,女子头皮一阵发麻,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

    老者心脏都快跳了出来,见自己孙女没事,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他苦笑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此等武功,恐怕只有宗师级别的人物,才可以使出,不说是我孙女,恐怕在场数人一起,都不是小友对手啊,”

    反应过来的女子,握住眼前的那片树叶,不可思议地看着孙大胜:“你……你怎么做到的,这树叶还没有碰到我,仅靠它卷起的风,就能伤人,”

    就连女子的几位哥哥,也都倒吸口气,头皮阵阵发麻,

    就连越野车旁边那几个持枪大汉,都是目露震惊,

    他们跟随爷爷修炼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武功,竟可一叶隔空伤人,

    孙大胜拍拍身上的尘土,淡淡道:“小把戏而已,不足挂齿,”

    对于孙大胜来说,这却是不算什么,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之时,在他手上,一粒沙可填海,一根草也可用来斩天宫,猴毛一抓,挥洒间,天崩地裂,那是何等的威风,

    没有跟这群人一般见识,孙大胜进入山里,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就地炼制小培元丹,

    炼制好了丹药,正准备返回时,孙大胜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是姐姐孙蕾的,心中便出现了不详的预感,

    “喂,大胜,你快来,爸妈这边出事了,”电话里传出了姐姐那急切的声音,

    孙大胜脸色瞬间一冷,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