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九星传说之星启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执念成灰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执念成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茅屋内,一张简陋的餐桌上放着几样精美的小菜,那是夜落雪刚做的菜肴。

    慕霆坐在旁边一脸微笑的看着夜落雪,心想如果日子可以这样就好了,可是脑子却浮现出今天白天的一幕。

    南宫瑶的婢女婵儿找到他,却并未告诉了他南宫瑶的死讯,只是让他小心夜落雪晚上的会对他下毒。

    慕霆看着满桌的饭菜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疲惫,但他知道就算夜落雪要杀自己也没关系,从见到她的那时起,自己的命已经交给她了。

    屋外的林子中并排站了两个人,正是白天分别找二人的婵儿和诗月。

    婵儿首先说道:“你是否觉得夜落雪会相信你”

    “会的,没有人会比我了解她!”诗月转身看着婵儿,接着道:“那慕霆明知有毒,还会吃下吗”

    “自然是会的!”婵儿看着屋内晃动地人影,若有所思地说道:“若我爱的人让我喝下剧毒,我亦无怨无悔!”

    屋内的夜落雪笑着将最后一道汤端了上来,亲手为慕霆舀了一碗,说道:“这汤刚做好,趁热喝!”

    慕霆眼中闪过一缕黯然,但还是端起汤一饮而尽。

    “哎呀,你慢点喝,小心烫!”夜落雪说着拿出一块绢布,为他轻轻擦去他嘴角的一些汤渍。

    慕霆一把抓住了夜落雪的手,夜落雪下意识的立马把手抽了回去。

    “对不起!我……”慕霆歉意的看着夜落雪。

    “没关系!”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许久,慕霆才说道:“吃饱了,今晚月色不错,可以陪我去看看吗”

    夜落雪点点头,两人便一起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看着皓月倾泻而下的银光。夜落雪看着天空,似乎陷入了往日的思绪中。慕霆看着身旁的夜落雪,眼中还是那化不开温柔。

    脑中的回忆一幕幕的闪过,街头修理欺人的大汉,酒楼喝醉了修理自己,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就这样跌跌撞撞的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慕霆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无尽的睡意正在侵袭自己,看来是毒发作的时候了,慕霆慢慢靠在了夜落雪的肩头,像是个瞌睡的孩子。“我以为我能逗你笑你就会喜欢上我,但是我却输给了让你哭的人,如果多给我一些时间就好了,或许你会让我走进你心里吧。”

    这次夜落雪没有推开他,两人就这样在门阶前,依偎的看着缓缓上升的月亮。

    夜落雪废了很大的力气将慕霆放入了后屋的棺材中。

    “小雪!”

    夜落雪循声看去,夜流光站在门口,脸上还是那温文儒雅的笑容,如同那年船头的初见,往昔历历在目,她捂住了嘴巴,眼泪不住的流着。

    她一下扑到夜流光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夜流光轻抚她的脑袋,安抚道:“小雪,我来接你回家!”

    夜落雪抬头看着夜流光,心中是难掩的喜悦,但她又回首看看床上的慕霆,突然陷入了两难的犹豫。

    “他已经死了!”夜流光轻轻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什么”夜落雪一脸诧异的看着夜流光。

    夜流光轻轻拭去夜落雪眼角的泪,淡然的说:“根本没什么龟息散,他服下的是绝命的剧毒!”

    夜流光的话语像是一个霹雳落下,她感觉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一下变得陌生了起来,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懂他,夜落雪慢慢走向慕霆身边,却被夜流光一把抱住了。

    他一下吻上了夜落雪的唇,夜落雪全身一颤,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夜流光不断亲吻着她的脖子,耳垂,仿佛一个贪婪的野兽,一味的索取着,夜落雪身体僵硬着,像一个任君采摘的羔羊。

    突然,夜落雪紧闭的的双眼,豁然睁开,她一把推开了夜流光。

    看着气喘吁吁,双颊微红的夜落雪,夜流光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将她轻轻拥入了怀中,说道:“小雪,我们走吧!再也不管那些不相干的人,找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地方。”

    夜落雪一缕清泪滑落,声音有些颤抖,“你走吧!”

    “为什么”夜流光诧异的看着她,颤抖道:“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心,也明白了你,难道这都是错的吗”

    “走,我让你走!”夜落雪嘶吼着一把推开了夜流光,那一刹那,夜落雪的灵魂也被自己推开了一样,整个世界崩溃了,整个身心也都空了。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是贵霜帝国镇国公府里的大小姐,你的名字叫夜落雪!”那一年船头话语是那样清晰,那张儒雅的笑容早已刻在了心里。

    夜流光被推开几步,茫然的看着夜落雪,须臾,夜流光又恢复了那张温文儒雅的笑脸,亦如那年的初见,“小雪,我知道你在怪我,哥哥错了,原谅我!我们回家!”

    那句回家听得她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夜落雪回过头去,她不想让夜流光看到她此时泪流满面的样子,“回不去了!哥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从此九州万里,后会无期!”

    一句后会无期,如同一记打在夜流光心口闷锤,他不由的后退几步,“后……后会无期!”嘴里喃喃自语,脸上是苦涩的笑意。

    “哈哈……后会无期!”

    夜流光大笑着,向着门口走去,差不到十几步的时候,他回头看看看夜落雪,她还是保持着背对着自己样子,他不由一阵苦笑,呢喃道:“你是我今生种的因,那我又是谁的业果”

    “哥哥!”夜落雪猛地转身跑向门口,可是那里哪还有夜流光的身影,月色如霜,沁人心房。月色亮如白昼,可何曾留下夜流光来时和归去的痕迹,像是一场苍白无力的葬礼。夜落雪瘫坐在门口,手依着门框,心如刀绞,爱一个人,怎能说放下就能放的

    我不再爱你的时候,也许不是我不爱你,只是,我已不能再爱你。

    忽然,一道剑影划过,夜落雪下意识的避开,身轻如燕,一个空中回旋踢,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诗月翩然地落在了地上。

    “不愧是剑圣的真传,今日必有一人倒下。”

    说着便一剑朝夜落雪刺去,夜落雪无奈的只能上去抵挡。

    诗月招招都是杀招,夜落雪只是一味的闪躲,并未做任何攻击,月下厮杀,一黑一白,昔日的主仆如同荒芜中迷路的两个精灵。

    一阵呼啸,一只利箭直接洞穿了诗月的胸膛,她回过头来,看着马上慕烨手中的弩弓,眼中是难掩的心痛,或许是命运的捉弄,自己注定要死在他的手中,不过这样也好,诗月露出一丝苦笑,慢慢的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她胸膛渗出,月光下的血迹,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

    慕烨下马,直直走到了呆立在诗月尸体旁的夜落雪面前。

    “你不要过来!”夜落雪喝止住了慕烨的脚步。

    慕烨震住了片刻,然后依然无畏的走向夜落雪,夜落雪捡起诗月的佩剑指着慕烨。

    “你再向前我就杀了你!”

    “那就杀了吧!”

    慕烨笑得一脸无谓,依然向前走去,直到利剑刺入他的心房,但他像是没有痛觉的人,只是微笑的说道:“我只是想再多看你一眼,没有谁能阻止我见你。”

    剑又入了几寸,血不断滴入地上,尤自有血点点泼洒,像一朵朵妖艳盛开的桃花,凄厉而诡异,暗示着不祥的结局。他向前艰难的走着,剑也不断地刺入他的体内。

    “噗嗤!”

    夜落雪猛地拔出了佩剑,血如涌出,慕烨身体像是失去依靠一样,跪倒在地上,他伸出颤巍巍的手,想去触碰那个朝思慕想的的脸庞。

    夜落雪一把接住了慕烨的手,他直接倒在了夜落雪的怀中,他体内的血正慢慢地耗尽,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痛苦,反而一脸喜悦的笑意,“躺在你怀里真好,小雪,咳咳。”可能有些急切的说话,他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每次咳嗽都带着一口鲜血,但还是艰难的说道:“我还是喜欢叫你小仙女,你就是我的小仙女!呵呵!”

    夜落雪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慕烨开心的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纯真,笑道:“小仙女,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我第一次看见你,看见你的眼睛,我觉得那是天雷地火,几乎把我给烧焦了。我生下来觉得自己一切都有,即使没有的,只要我想要,也一定能得到,所以我对任何东西任何人都不会上心。我不在乎的,总能轻易得到;我在乎的,距离我总是那么远,我熬尽了心思也始终得不到的……你的心!”

    “对不起!”

    慕烨摇摇头,气息也越来越微弱,他艰涩的笑了笑,说道:“小仙女,从遇见你的那天起,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靠近你。可是为什么我总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错过了你。可以告诉我,你有喜欢过我吗哪怕一点,一点也好啊!”

    “对不起!”夜落雪回答的依旧只有短短的三个字。

    “呵呵……”慕烨苦涩的笑了起来,呢喃道:“你永远都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小仙女,可是如果,如果你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就好了,就好了……”

    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夜落雪一点眼泪滴在在了他的脸上,可是这个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疯狂事的帝王却再也感觉不到了。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到头来,一切去依旧如晨曦般消失无痕。天地不过是飘摇的逆旅,昼夜不过是光阴的门户。

    背后的房屋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夜落雪全身一颤,蓦然想起还在屋中的慕霆,但正准备冲过去的时候,但脑后却传来一阵疼痛,她意识慢慢消失,陷入了昏迷之中。

    黄泉抱起被自己打晕的夜落雪,眼中没有了往日的冰冷,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神色,语气更是从来未曾出现的疼惜。

    “夕儿,安心的睡一觉吧!我一直会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金色的火焰忽然在地上迸出,慕烨所带的人马全部化为了灰烬,黄泉立在烈火之间,背后焚烧的房屋像是地狱张开的巨口,妖异而诡谲……

    一月之后,偌大的贵霜帝国覆灭,东临城被傲雪帝国攻破,慕氏一族皆成为阶下之囚,举族被押解傲雪帝国。

    清云帝国边界的苏河之上,夜流光独自坐在船头抚琴。此河本不叫苏河,但因当年琴圣苏羽在恋人离世后,生无可恋的他便在此断琴殉情,后世为了纪念此人便将此河叫做苏河。

    一曲抚罢,夜流光缓缓起身,他将身旁的一壶酒水一饮而尽,看也不看的跃入了河中。清风拂过琴弦,如同悲鸣……

    天涯太远,一生太长,花期荼迷,也抵不住时光荏苒。记忆更迭,谁苍白了谁的等待谁无悔了谁的执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