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祭炼山河 > 第984章 困神峡

第984章 困神峡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吧,实话实说,所谓圣者驾驭金阳破碎虚空,只是后来进行的美化罢了。邪魔侵犯万剑山,大逞淫威的传说,倒是在世间传播的沸沸扬扬。

    当然,在这个版本的故事里,万剑山就成了不惧恐怖,力抗邪魔的正面典型,并为击退邪魔损毁了,山门根基至宝剑冢,最终捍卫了世界和平,受到了八方敬仰。

    但这一切都是后来的事情了,秦宇并不知晓,而且现今局面下,他也没什么心情,再去关注万剑山等人的小动作。

    因为薛桢给他的破界符,显然出了一些问题,随着突然出现的剧烈震荡,空间通道随之扭曲,接着整辆马车被强悍力量抓住,一把从中狠狠拉扯出来。

    好在这股力量没有后续的举动,老马、跛马连番嘶吼后,勉强稳住马车,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重重坠落到地上。

    “呸呸呸”,外面响起向雪吐口水的声音,显然被激起的灰尘,灌满了口鼻之间。

    秦宇心头稍松,看样子传送虽然出了意外,但暂时应该没危险,起身推门而出。

    入目所及皆是赤红,巨大的峡谷,两侧高耸如云,不知经历多少岁月的洗礼,表面早已风化、龟裂。

    天空似是因为,倒映了整个大地,因而同样呈现出,醒目的赤红之色,只是亮度稍低几分,是某种更加深沉的暗色调,让人目光落在上面,便油然生出几分压抑。

    就在这时,破空声接连响起,三道身影自远方疾驰而来。

    “又有人被算计了!”

    “可恶,若让我知晓是谁,必定不能轻饶!”

    “轻饶?如果因此事坏了我,获得东周小姐追随者名额的机会,那便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秦宇目光微闪,抬头迎向几人。

    此刻,原本正在拱手见礼,脸上挤出微笑的三人,动作突然僵在原地。

    祁连山眉头皱紧,“神境之下?”

    另外两人,也是面露惊奇后,纷纷露出冷傲模样。

    “真是古怪了,幕后布置这一切修士,将我们困住也就罢了,居然连这样的小辈都不放过。”

    “依我看应该是,这小辈运气不好,被误伤挪移进来,哼哼,那他可有的受了!”

    如今这困神峡内,被挪移进来数十人,哪里不是神境中的佼佼者,实力强大至极,如何会将区区一个,便是神境都未踏入的小辈看在眼中。

    秦宇当然察觉到了,眼前几人的情绪变化,他神色不变拱手,“请问三位道友,此处是何地?”

    “哼!”其中两人冷笑一声,拂袖转身就走,竟是不愿在秦宇身上,浪费半点时间。

    祁连山略微沉吟,提醒道:“这里是困神峡,以你的修为,很难独自在外生存,营地就在这个方向。”停顿一下,他看着向雪,“但你这个婢女,或许会带来麻烦,你自行斟酌吧。”

    说完,他没再做停留,转身离去。

    向雪愤愤不平,“我生的花容月貌,气质清雅如仙,怎么就是婢女了?秦宇你说,我看着有这么差吗?”

    咳……这问题,不太好回答啊。

    秦宇马上换了话题,“当下紧要之事,是弄清楚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们先去他说的营地瞧瞧。”

    老马、跛马拉动马车,向困神峡深处行去。

    ……

    “记录一下,刚才又抓到一个,送进困神峡了。”

    “唔……这两人的气息,似乎不对啊,连神境都不是,怎么会触动阵法?”

    “或许是阵法运转,出现了一些偏差吧,马上让人去检测,避免再出现类似事情。”

    地底极深处,挖掘出的恢弘殿堂里,复杂至极的阵法图纹,遍布石壁每一寸角落。

    它们投射出光芒,虚空勾勒图影,形成一座规模巨大,恢弘万千的磅礴大阵显影。

    此刻显影之下,几名主持修士对视一眼,顿时明白各自念头。

    “捕捉记录删除。”

    “这种小事,还是不要打搅公子了。”

    “诸位所言极是。”

    阵法开启,完成捕捉过程,将损耗极多的力量,若被公子知道浪费在,一个神境都不是的小辈身上,他们都得被训斥。

    所以,这件事情的痕迹,很快被清理的干净,所有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困神峡里面,多了两个被无辜卷入的,连神境都未踏入的小辈。

    谁也别怪,要怨就怨自己的运气不好吧,谁让你们一头栽进来的。

    ……

    祁连山口中所说的营地到了,规模并不算大,零零散散分布着数十处临时帐篷。

    想来老马、跛马拉着马车,太过怪异了一点,马车停靠在营地外时,吸引来不少眼神。

    或许是因为,已经知晓了,有一个神境都未踏入的小辈,被卷入困神峡的事情,此刻落下的眼神里,多有怜悯之意。

    当然,淡漠及冷笑,才是真正的主流。

    “好马!”低呼中,营地走出一名修士,他身穿兽皮甲模样粗狂,一双眼睛炯炯发光。如今,正紧紧盯着拉车的老马、跛马,神色颇为欣喜。

    营地各方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变化,落在两匹马上露出思索。

    开口的兽皮甲汉子,是驭兽宗强者,这段时间已用自身实力,证明了他的强悍。

    如今他开口,即便没看出老马、跛马有何神异来,也纷纷多了几分上心。

    向雪感受到,眼前之人的强悍,尽管他盯着两匹马,依旧能够感受到无形压迫。

    驭兽宗修士收回眼神,大笑道:“车里的道友,不知可愿出售这两匹骏马,周某愿出高价!”

    车门推开,秦宇走出来,“两匹拉车的驽马罢了,本不值什么,但好歹跟随我日久,倒是有些不舍。所以,只好辜负道友的心意了。”

    驭兽宗修士微笑,“道友不再考虑一下吗?周某交易,一向秉承公平,或许你该先听一下,我给出的价码。”

    秦宇摇头,“正是因为,担心听到道友的价码后,忍不住心动出售它们,所以才不愿道友开口啊。”

    “呵呵,有意思,道友倒是一个,懂得珍惜灵兽之人。”驭兽宗修士笑容更胜,“我住的地方就是这,道友不妨好好想想,如果改变了念头,随时可以前来寻我。”

    眼带深意看来一眼,他转身离开。

    祁连山站在人群中,眉头微微皱起,之前他已隐晦提醒过秦宇,若要来营地中,或许会有麻烦。

    虽没想到,他最先遭遇的,竟是驭兽宗周培,但这小辈也未免,太过鲁莽了。

    周培此人貌似粗狂豪放,实际上颇具心机,当众点出这两匹马的不凡之地,以这小辈修为如何能够保全?只怕很快就要,被人强取豪夺。

    到时,秦宇只能向他低头,寻求庇护。

    说什么高价求-购,哼哼,怕是自一开始就准备好,要做一场空手套白狼的交易。

    心思微动,祁连山轻轻皱眉,果然他猜的没错,这小辈的婢女太醒目,会惹来麻烦。花老鬼是真小人,可不像周培这个伪君子一样暂时罢手,只怕马上他就要,面临凶险了。

    暗暗摇头,祁连山收敛心思,他与秦宇素不相识,能提醒一句已经尽了本份,这小辈鲁莽前来遭遇麻烦,是他自己的问题,便只能自行承受。

    虽不惧花老鬼、周培等人,但他不会插手,这是任何一个成熟、理智修士,都会做出的决定。

    “好漂亮的小娘子,看这体型显然只是初被开发,还未识得其中真味啊,可惜可惜,当真明珠蒙尘,不知小娘子可愿意从了老夫,此后做个欢喜鸳鸯,尽享人间极致欢愉!”

    花老鬼鹤发童颜,除了眼角几道皱纹外,俨然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如今穿着一身,色彩艳丽遍布诸多奇花绣图的长袍,原本俗不可耐的衣衫,偏生在他身上无比熨帖,更平添了几分风度。

    如今他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向雪,眼底灼热一片,似乎要将她一口吞进肚子里。

    被周培所言打动,各自正盘算念头众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压住将行的脚步。

    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就露出怜悯来,这小辈是真的倒霉,宝马被人惦记不说,便是女人也要保不住了。

    花老鬼的名声,他们都是听闻过的,落在他手里的女人,快活是真的快活了,但最终下场皆凄惨无比。

    啧啧,这如花似玉的人儿,的确可惜了。

    向雪脸色一变,眼底露出厌恶,但没等他开口,秦宇便上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

    花老鬼眯了眯眼,目光落到他身上,“小辈,年轻人易冲动,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命若是没了,一切就都成空啊。老夫奉劝你一句,最好将这美丽的小婢女,双手奉献给老夫,你觉得如何呢?”

    众人心头冷笑,暗道果然是真小人,依仗修为欺人也就罢了,还如此**不加遮掩,不以为耻的姿态令人鄙夷。但这些事情,心里想想也就罢了,花老鬼不好招惹,只当看一场闹剧便是。

    接着眼神落到秦宇身上,其内怜悯之意更甚,亲手将自己的女人送出,滋味可不好受。

    但事情的进展,却与他们所想大相径庭,挡在向雪身前的秦宇,非但没有露出恐惧、羞怒,反而嘴角勾起,露出冷酷笑容。

    “老东西,不要以为保持一张年轻的脸,又穿的花里胡哨一些,就可以装嫩了。因为这一切,都遮掩不住,你身上那股子浓重的,让人作呕的腐朽味道。我的小婢女,是你能惦记的?人活的年纪大了,就该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小心一把老骨头,会被人拆了煮汤。”

    尖锐刻薄至极,满满都是威胁,可以说每一个字里面,都充斥着强硬至极的态度。

    营地骤然死寂,或许是眼前一幕太过惊人,远超出众人想象,纵然他们心神坚定,如今也下意识张大嘴巴,露出震惊模样。

    这小辈……是疯了吧!

    有两匹看似普通,实则深藏不露的宝马,还有一个神境的美艳小婢女,他身份应该非同寻常,想来是骄纵惯了,根本不知道“死”字是如何写的。

    花老鬼那般心性,如何会忍受他的羞辱,只怕马上就要暴起发难……啧啧,真是找死啊。

    “哈哈哈哈!”花老鬼大笑,“有意思,有胆量,老夫已经很久,没遇到这种事了。想来,将你的脑袋揪下来收藏,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我真的有一些期待了。”

    抬手向前一握,粉红气息涌出,转眼化为一双美人玉手,通体光洁无瑕,带着某种温和柔软的气息,向秦宇头颅抓来。

    看这模样,竟是真的准备,直接揪下他的脑袋。

    秦宇一路走到今日,虽有很多万不得已,被局势胁迫前行的时候,但在允许的时候,他还是会对日后,做一些规划的。

    便比如现在。

    秦宇如今可以确定,他已顺利来到东周阇梨所在世界,那么就要开始为获得,追随者名额而开始准备。

    实力是一方面,名气、来历同样是另一方面,毕竟没有人会允许,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参与到重要事件之中。

    即便东周阇梨愿意相信秦宇,东周家族也会干涉,获取万魂道传承的机会,实在太过珍贵,它们不会允许存在,不可掌控的未知风险。

    来历之类,东周阇梨应该可以应付,所以秦宇需要做的就是扬名,他要尽最大努力,确保获得跟随者的名额。

    世间扬名的不二途径,自然是踩踏成已名者的肩膀,借其头颅一用。

    轰——

    抓向秦宇的玉人双手,突然破碎成无数块,耳边似乎能够听到,女子的痛苦呻吟。

    花老鬼脸色大变,眼底阴冷、暴戾,悉数化为错愕、恐惧,他怪叫一声脚下踏落,身影向后暴退。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闪避不及,那贯穿空间而来的可怕剑意,已将他锁定。

    又是一声怪叫,花老鬼扬起双手,周身粉红气息大盛,层层将他包裹在内,形成最强大的防御。

    可如今,他却没有半点把握,可以凭此当下对面斩来一剑……只因,这剑意实在太可怕,锋利而霸道,似可将一切毁灭。

    无物可挡!

    咬了咬牙,他抬手一拍胸膛,花老鬼所穿艳丽长袍表面,那些交织的大花,如今一朵朵的冒出头来,在粉红气体之内,又布置下第二道防御。

    心头稍稍安定,但很快这天地间,就响起花老鬼的惨叫,无论粉红气体还是花朵交织,都未能挡下那斩来的一剑,他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胸膛出现恐怖伤口,血肉翻卷着可以清楚看到,下方被斩碎的森森白骨。

    破裂血肉,蠕动中快速生长,但刚刚愈合了一点,就会被残余剑意再度绞碎,令鲜血喷涌的更加痛快。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