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南宋风烟路 > 第1488章 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第1488章 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腊月初七,川蜀。和凤箫吟样命好的吴曦,凭运气在关键刻避过了短刀谷义军的精准打击,不仅反过来伏击了前来追剿的寒家四圣,更帮助金军细作鸑鷟逃过劫、害宋军细作灭魂被迫蛰伏。自此,吴曦与林阡正式决裂。

    翌日,莫如和柳闻因才抵达陇南,来不及用手人质逆转吴曦的叛意和林阡的杀机。凭她们的速度本来可以更早就到,尤其柳闻因驾驭的是神驹“无法无天”,奈何吴仕在途大病了场贻误行程,有意无意地促成了他父亲的彻底降金。

    初九,吴曦的亲信姚淮源赶到金营,口头承诺要“献出西和、阶、成、凤四州”,并与金方约定“撤除大散关守军,以便曹王不费兵卒占领”。既然吴曦献出这样大的厚礼拿出这般重的诚意,从那天起,高手堂里的孤夫人就从曹王暗卫变成了吴曦暗卫;赫赫有名的地魔封寒亦作为副将同行。

    “南宋的大散关带,不是宣抚使程松在守?副宣抚使吴曦能做主撤得了守军?”孤夫人自环庆由暗转明后第次到西线,不是太清楚川蜀状况,对姚淮源的言辞诸多疑惑。

    封寒虽也是第次来,却比她要了解得多:“据说昔年在临安时,程松是靠巴结吴曦上位的,官再高,怎可能在吴曦面前抬起头?韩侂胄派程松到西线来,名义上以制武,实际却是为了武协调。唉,韩侂胄给了吴曦最大的信赖和实权,却同时也给了他架空程松、主宰川蜀的机会。打个比方,就像你和我这样,明明我比较强,却成了副将要听你指挥,王爷他犯了和韩侂胄样的……”

    “收回你最后句话!我可不是靠巴结你这样的人上位。”孤夫人白了他眼,傲然。

    “蹑云,我哪样啊?我真的不差……”封寒红了脸,嘟囔着,索性摊开来说,“对我温柔点行吗?为了你我可是等了快三十年没娶妻……”

    “你可别赖我!连房屋田地都被胡沙虎夺走了,这三十年你拿什么娶妻?”孤夫人对封寒向毒舌。

    “唉……你你你,和尚不也没房屋田地吗!你为什么就喜欢!恨不得给他建座庙!?”封寒不依不挠追问,孤夫人嫌烦赶紧抽了马鞭。

    姚淮源在旁边听着两小儿辩日,难以相信他们是高手堂的人,非常担心吴都统日后的安全。

    而那时,吴都统因为不再首鼠两端而自觉意气风发,振臂呼集结了大半祖父和父亲的死忠,几日内核心团队便足足召开了十次会议,其项议程就是“如何处置程松”。对此,部将们分为势均力敌的两派,部分像王钺那样主张杀了程松,另部分如李贵这般,反对杀宋廷重臣。

    诸如王钺、李贵等人,早先曾与风鸣涧、曹玄共事,但吴曦认为,他们和李好义、薛九龄不样,起码对他令行禁止、说焚城就焚城、说撤军就撤军,所以暂时认定是自己人、忠奸慢慢观察就是。关于杀不杀程松这件事,也不能判定李贵就亲林阡、王钺就不亲,因为吴曦自己心里也不想杀程松,其,无用之人,死也无用,其二,金军即将入关,吴曦在川蜀称王,需要以仁德树立威信——

    变天变得这么快,沧海横流,颠沛离乱,川蜀民众尤其名流们,根本来不及对林阡产生依赖,而只可能依附在吴曦的新政权下,吴曦边暗地里做着卖国的事讨好金廷,边当然期待着自己的拥趸多多益善、好帮助自己迷惑百姓粉饰太平,顺便还能再蒙蔽宋廷段时日、好由着他吴曦先发制人与金军联合东下伐宋。

    “对程松,视若不见即可。”这句话,隔着个大散关的吴曦和完颜永琏几乎同时开口对麾下说,只不过意义完全不同。个打算见死不救,个意欲马平川。

    南征九路金军在西线战场共有五路,仅有完颜充所率的路对付程松的东军,兵力只为万,即便如此也时有胜绩,可见程松是多昏聩。若非厉风行金陵、许从容杨致诚两路义军策应,只怕北伐期间大散关内外就全被金军占满。若无寒泽叶、孙寄啸、曹玄在静宁和秦州始终占据主动,程松和大散关也永远也不会上升成为影响大局的关键。现在不样了,林阡虽归来,宋金却持衡,大散关之得失至关重要。

    如今大散关虽有程松派东军重兵把守,但吴曦只消撤去蓦关的守军,便可令完颜永琏所派的凌大杰、卿旭瑭两位先锋从版闸谷绕到东军后方——

    兵贵神速!腊月十,金军依曹王之计以及吴曦路线行事,迅猛从程松东军背后杀出,来势汹汹,猝不及防。番鏖战过后,宋军不敌,主将溃逃,金军遂火速攻陷大散关。

    战前厉风行与林阡数度交流,早知完颜永琏会转移兵锋,亦忖度吴曦会从作梗,却难料吴曦到底从哪处捣鬼,更不知完颜永琏究竟哪日出手。“灭魂”此前就自身难保,就算冒险打探,情报也未必正确;虽说金陵作为军师圈定了好几个重点、其就包含了版闸谷,但毕竟不能集兵力;埋伏在那个“可能性为两成”地点的许从容,怎可能会是卿旭瑭的对手?

    闻知败报的第刻金陵便是笑,苦叹声:“完颜永琏知己知彼,恐怕是猜出我算到版闸谷仅为两成可能,于是完全避开了成可能的别处、神速拣选了这条险路。”生气朝地图的别处投了粒碎石,当即转身出帐,提剑携毒上马,“大军在后,看我令旗。”

    待到她与厉风行、杨致诚前往救局之际,成千上万的金兵已涌入了大散关,那关隘砖瓦地淹没进黑压压的敌军甲胄,在视线里坍塌般地越来越低,仿如沉入黑夜的夕阳点点地凭空消失在地平线……纵然如此他们都要追上去,奋不顾身冲到敌军的最前面,压回他们的攻势,挽大厦于将倾!

    金军愣,即将取胜,来者何人?

    大风起兮,少年飞扬,九分天下“点石成金”厉风行——长钺戟凌大杰的老对手。

    镖箭交织,荆天棘地,享誉川蜀的暗器王杨致诚——区区个完颜充而已,不在话下。

    毒无虚发,追魂夺命,南宋毒坛和谋略的双卧龙、女诸葛,云雾山比武第十,金陵——当我用无影派的“日月晦明毒阵”笼罩你卿旭瑭时,你可有心力接得下我的十般武艺?!

    宋军虽然对完颜永琏的时间、地点概不知,却知道这场大散关之战的“人物”。归因于陇陕棋局牵发而动全身,诸如卿旭瑭、凌大杰,本来都是在静宁驻守,突然不见了自然是来了大散关寻求突破。

    完颜永琏没有藏兵,则他习惯下明棋,二来,为了给林阡压力他没必要暗着来,不仅卿旭瑭凌大杰的调动要让林阡知道,高手堂、解涛、轩辕九烨、薛焕,也样是大张旗鼓着来西线报仇!

    “压力,是为了逼林阡入魔、失误,更要教宋军群龙无首、大败。”完颜永琏如是说。线东线均受挫,需要西线放手搏,哪怕冒着环庆、平凉等地被抗金联盟趁虚而入的风险——冒险吗,这么多高手尽在眼前,林阡难道不用调遣别人来帮忙?

    如完颜永琏所料,林阡确实心态不稳,忌入魔,怕失败,所以也跟着把辜听弦、百里飘云等人从静宁调派到了阶州、成州等地。所以完颜永琏根本没冒什么险,还是牵着林阡的鼻子在走。

    而且,林阡知道“人物”又如何?他知道这些高手已经抵达西线几个?知道他们怎么对阶州和大散关分配吗?

    是的,凌大杰、完颜充、卿旭瑭,或许能够被厉风行夫妇和杨致诚勉强抵御,可变数呢?你林阡来是不来?阶州和大散关孰轻孰重?你座骑再快,也有先有后,该如何判断?

    宋金胶着之际,蓦然阵法开阖,几步外飘降道威严古厚的剑气,直冲着正和凌大杰拼杀的厉风行而去,作为突如其来的变数,不由分说将厉风行手承载其全部内力的软剑打脱。厉风行若无“风行水上”的轻功庇护,差点就折在了凌大杰那个“戟阎罗”的手上。

    不过凌大杰得意不过半刻,斜路顿然道锋芒击入,也是无比强硬地斥分了凌大杰和他的长钺戟。这刀,来得太及时!宋军谁都来不及欢喜叫声“主公”或“胜南”,便看着原本最白热的对顷刻变作了更沸腾的二对二——最先是林阡和完颜永琏刀剑转向狠劈对方而去,缓得缓,凌大杰厉风行来不及拾武器再度赤手空拳相抗,交错拆分之后,他四人又变作单打独斗的两个战团,却因为同样势均力敌、险象环生而使人不知要更加关注哪对。

    凌大杰力量凶悍,更能曲步行拳,刚有灵,奇快无比,这套新鲜拳法早比陈仓之战熟稔不少;厉风行拳几手,短招连打,排空驭气奔如电,自无愧“风电之掌”称号。劲道冲撞,气流窜跳,厮杀之激烈程度再次证明,他二人是彼此最适合的陪练……

    陪练,谁陪谁练,凌大杰拳法毒辣像在坚持“姜还是老的辣”,厉风行掌拳猛烈如在宣告“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分伯仲了片刻之后,刚好接过副将掷来的新戟或新剑,又是几乎同时个拔地冲天个风激电骇,铿然相撞,被冲开老远的副将们都后悔上前,戟和剑也顷刻就面临被对方打断或击飞的危险……

    完颜永琏和林阡膂力不及他二人,因此表面看来没那么可怖、没有什么气浪电光或火花、甚至毫无波澜不染纤尘,实际他俩各自足以毁天灭地的内力早已被对方轻巧或强行地兼容并蓄。

    金宋两军又哪个不知道这“实际”,屏气凝息,自动给这两个神魔间隔出大段空白。

    冥灭剑凌云,清淡、超诣,剑旨如既往“大道如青天,而你不得出”,

    饮恨长刀斩风,雄浑、沉静,刀境焕然新“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前者几乎没有变化,后者却是脱胎换骨,此战胜算看来是林阡更大?

    不,前者就算没有变化,也不过就在等后者从下方逼近罢了。

    那些眼看着简单通透到极致的招式,任谁,哪怕内力足以靠近他,即便平心静气去拆招、自以为看穿了破解了,却无论如何都破不了。

    但凡出自他完颜永琏之手,从诞生第刻起就注定无解,

    呈现在面前,演变在剑侧,本身就已出神入化,未想那些都是幻象,何时起,剑意已散入了山岳窥刀、融进了天云攻敌,随风潜入,无懈可击。

    何况他正常状态下内力就是要高林阡阶,令林阡在“万寓于零”、“上善若酒”、“神游”、“静谧”、“湛然数镜平如砥”等意境全都推倒重来熔于炉之后,连续十回合的攻击还是被他剑锋斥在防线外,无从进展。

    略心焦,不知怎么就心焦,其后招“天地为棺椁”显得繁冗,竟生生拖了林阡步后腿,被完颜永琏反守为攻占据主导,便如每次沙场运筹,他都会失给完颜永琏步……

    林阡当然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为什么会打错招,以及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焦,那是因为完颜永琏具备超前计算入魔风险和实战水平的能力,早就在铺垫剑局引导着林阡在十招后失误,以及……出现入魔先兆。

    林阡却岂会甘心被他直牵着鼻子走,此番从陇南赶到大散关虽然急迫,却多亏了火麒麟日行几万里,所以体力充沛可以说以逸待劳,所以即使暂时打不过也没关系,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坚持、忍耐、方能留在这无我之境,遂默念“忍可以制百勇,静可以制百动”,以最小的气力,打出最持久、最稳定、最强杀伤的刀意。

    对付强于自己的对手,只要维持零胜欲、不败即可,越是浩瀚,越应虚静,旦沉淀了心态,轻易便以“坐忘”“入定”之招连环劈砍进入那“无刀之境”,

    不知不觉,翁婿俩制衡了三十回合有余,冥灭剑浓墨飞扬、气韵蔼然,“远引若至,临之已非”;饮恨刀,天风海雨、气象万千,“具备万物,横绝太空”。

    风起云涌,五湖烟月全入寸剑;电光火石,千古英雄尽入刀。个臻入化境,个妙到毫巅。

    眼见林阡迅速施展“破九霄”跃至“刀还是刀,人还是人”的最终境界,并且还强行把他自己制约在了入魔边缘的那条界限,完全达到了稳定和高强的兼得……这些刀法几个月前见到还相当杂糅,竟然在林阡思维清晰时能融合得这般完美,纵使完颜永琏也未曾想到——怎会没想到,其实林阡刀法之所以得到修缮,还是完颜永琏当初为了打败渊声帮了忙……

    “数日不见。他,当真已直追我。”

    此时完颜永琏仍然微处上风,却俨然是副不相上下状态,在金军不自信者的眼看来,那就是“时刻会被林阡逆转”。

    欲攻克大散关、使金军涌入蜀地,完颜永琏的面前只剩这道唯仅有、不得不除的阻力,何况林阡手里握着包括楚风流在内成千上万条金军的性命!?完颜永琏收起这息之间所有涌入脑海的河东记忆,回到静宁会战时对林阡“除之而后快”的决绝状态,是的,要除他,而且是要快速根除他,战前罗洌说“王爷力压即可”,完颜永琏却摇头“需迫他走火入魔”,果然,此刻看来,逼他入魔才是最佳捷径——

    前所未见的棘手敌人,他正常时和自己比肩,他入魔后外强内弱却有不可控因素,但就像完颜瞻说的那样,必须做出选择,怎能瞻前顾后!

    招式上到五十回合,翁婿俩依旧平分秋色,说时迟那时快,斜路蓦地有人落降,招“快雪时晴”破局,林阡心念动,“师父……”果不其然身袈裟入目,与此同时神速袭来和尚的判官笔,其次才是他那张并不仇视林阡但不得不与之为仇的脸……

    和尚这颗棋潜伏在这里,作用显然举足轻重,其是他的内力可给王爷翻倍,其二他与王爷配合默契之至,其三正是他会乱林阡之心。不容喘息,河东之战他与王爷给渊声的杀伤力全部扑向林阡,剑拟太虚之体、笔蕴万象之色,倏然竟可睹玄冥之道,有限之招可见无限之意。林阡时呆住,竟不知要怎么去接这超然、鲜活的新轮考验,或许,他是被巨力震得根本动弹不得,又或许,他还在恍惚和尚的“念长风”……这里究竟是不是在静宁的西岩寺。

    “胜南……”厉风行暗叫不好,看出这招过去林阡既没心也没力承应、醒悟过来只能被逼着走火入魔,而他、金陵、杨致诚等人苦于全部都有对手,“别入魔,等着我!”厉风行情之所至招“驱雷掣电”,不顾切要上前助他并肩作战,凌大杰怎可能放过敌人,长钺戟迅猛追前冲铲,也是为了王爷超常发挥,险些将阵脚大乱的厉风行伤及。

    眼看着林阡不得不跟随完颜永琏的剧情坠入万劫不复,偏就是在这个关头,有人纵剑而出,清狂之气直抒:“完颜永琏,可敢与我战!”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