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大金乌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返本归源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返本归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子的种天火的确威力无穷,种天火衍生出来的混沌之火更是厉害,胜过种先天之火,按理来说,即使是点火星的混沌之火,也已是能够把袁洪烧的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了,可为何袁洪还能从顽石里蹦出来,死而复生呢?

    看着屹立战场间死而复生的袁洪,云子皱了皱眉头,忽地轻叹道:“昨日见袁洪居然能够人就掀翻广成子师兄的番天印,我就知道这袁洪绝不简单啊,如今看来,果然不简单啊,就是贫道动用禁忌手段,以至于反噬自身,也没能奈何这袁洪,让他死而复生了!”

    这也是云子几次三番地劝说袁洪离去,不愿与他真正动手的原因,他知道袁洪的棘手,不使用真正的禁忌手段是不可能伤的了这袁洪的,可他并不愿动用这禁忌手段,以至于反噬自身,这才几次三番的劝说袁洪离开。

    可惜,袁洪不听劝,云子无奈只好动了真格的,但如今看来,即使他动用了自己的禁忌手段,也没能够奈何这袁洪啊!

    那姜子牙闻言,也是暗深吸了口气,目光深深地看着那袁洪,紧皱着眉头,忽地问道:“南极师兄,这袁洪如此棘手,又该如何应付?”

    南极仙翁摆手道:“无妨!子牙师弟,如今有贫道和玉鼎师弟在此,那袁洪再如何棘手,也不容他在此逞凶!”

    听他如此说,姜子牙暗提着的心放下了些许,恭敬道:“那就有劳几位师兄了!”

    这时,那袁洪摇头晃脑地活动了下筋骨,瞥了眼那矗立于战场间的根通天神火柱,忽地语气轻松地笑道:“云子,看来你这种天火威力也不过如此啊,还是不能奈何我袁洪!”

    其实事实上,袁洪远没有语气上说的那么轻松,之前在与云子交手的过程,他的确是被种天火炼烧的受创了,身躯神魂都受创了。

    而且,那混沌之火出现,他的确感觉到了威胁,认为在这混沌朦胧的火焰之,自己绝无可能存活下去,必然会被烧成虚无,飞灰湮灭的。

    可是,当那混沌之火落在身上之时,开始炼烧他的身躯神魂,他的确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不由惨叫出声,但紧接着发生的切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发现这混沌之火在炼烧自己的同时,自己身上居然有着股同样的混沌气息从自身本源散发出来,而且借着这混沌之火,不断淬炼着,以至于最后看似是被混沌之火烧的尸骨无存,灰飞烟灭了,其实他是返本归源,重新化作那块顽石了。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意外的变故,袁洪才站在那儿任由混沌之火炼烧,而自己却不曾有丝毫反抗,因为他心里莫名觉得自身被这混沌之火淬炼番,可能会获得意外的好处,这只是种莫名的感觉,他也相信这种莫名的感觉。

    果然,这混沌之火并不曾把他炼烧成灰,而是让他返本归源了,而且就在重新化作顽石之时,袁洪得到了桩大好处,得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传承。

    他脑海里想着那幅混沌暴猿灭世的场景,不由眼皮跳,抬头看着那云子笑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云子你了,若不是经你这么番炼烧,我袁洪恐怕还活在蒙昧之,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谁了。”

    云子闻言,目光闪动,也明白自己的禁忌手段不但未曾炼烧了这袁洪,恐怕还让这得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了,至于这好处到底是什么,他就无从得知了。

    “唉!”云子叹息声,苦笑着摇头,并不曾说什么。

    但袁洪环顾着战火纷飞的四周,忽地笑道:“这就是大劫啊!可以想见这将是场毁天灭地的无边大劫,或许只有洪荒天地毁灭了,我才能真正的觉醒自我,那么现在就让我为这大劫添助力吧!”

    说完,他又转头看向云子,接着道:“既然云子你再无比的手段施展,那接下来就轮到我了,你们也小心了!”

    他话音刚落,瞬间他仰头大吼声,身躯再次暴涨,化作獠牙大突的暴猿,那厚重巨大的手掌反手就向那根通天神火柱打去,显然他是想要先摧毁这根通天神火柱,再对付云子他们。

    云子见状,面色微变,就要打出印诀,重新让散开的根通天神火柱排布太极卦,但到底是晚了步,袁洪出手太快了,只见“轰”地声,那巨掌就攻击而来,摧毁了其根通天神火柱,那根通天神火柱拦腰截断,其蕴含的天火更是如雨水般地四散开来,向西岐大军那边从天而降。

    天火威力极大,即使星半点,普通人族将士也是无法承受的,这等天火如雨点般落下,免不得就有人族兵将遭殃,被天火焚身。

    所以,这瞬间,西岐大军就有凄厉地惨叫声响起:“啊!”

    然后,个个人族如木棍般燃烧了起来,在天火惨叫,被炼烧的尸骨无存。

    那姜子牙见了大怒,可他却无法扑灭这场天火,只能眼睁睁看着西岐大军遭殃。

    这时,忽地有人道:“子牙师弟莫要惊慌,师兄我来助你!”

    “我也来助你!”

    “孽畜莫要逞凶,广成子来也!”

    ……

    句句相助的话传来,姜子牙闻声看去,就见是那其余阐教十位金仙从十绝阵脱困而出,个个化作遁光极速而来,顿时他大喜过望,忙高声道:“诸位师兄,还请助师弟我臂之力!”

    不用他多言,那慈航道人眼见着天火在西岐大军肆虐,当即就拔出玉净瓶的杨柳枝,洒落下甘露,化作场天雨,熄灭了这天火。

    而那广成子更是二话不说,拿着番天印就向袁洪砸去,口更是喝道:“孽畜找死!”

    袁洪重哼声,眼看着那番天印如座大山般砸落下来,他感受着其的盘古气息,嘟囔了声:“盘古?!”

    然后,那目更是凶光乍现,根本不曾躲避,直接身躯暴涨,双手高举,再次将那砸落下来的番天印举了起来,不让那番天印落下。

    广成子见状,面无表情地轻哼声,又是指那袁洪,喝道:“去!”

    顿时,那雌雄双剑出鞘,化作凌厉的剑芒向袁洪杀来,袁洪面色却不变,忽地大吼声,身上再次涌起股神力,他双手推,却是直接把番天印推向了高空。

    然后,他身躯极为敏捷地避开杀来的雌雄双剑,又化作道残影向广成子等人杀来,神情毫无惧色。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