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九百九一章 不给面子

第九百九一章 不给面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拨来访者走了,王二少收起杯子清洗、沥水,塑料制的一次性的杯子是可以多次使用的,为了不制造过多的塑料垃圾,必须重复使用。

    若有人问为什么不干脆带瓷器或玻璃杯,那类杯子易碎呀,携带不方便,直升机再平稳,在起降时也会震颤,难免有碰撞弄碎。

    负责当茶童的王二少干完自己的活,溜到小萝莉身边呆着,等着瞅瞅还会有谁来。

    拜访的人还没来,倒是又来了一波参加聚会的人,人员还不少,三五成群,有四五十数之多。

    望眼欲穿的毋少,看到新来的一泼人马立即冲出去,远远的迎接到了自己的师父。

    毋少是她师父捡养的孤儿,随师父姓毋,她师父大名毋思,毋思统共只收了九个弟子,最后一个关门弟子即是毋少。

    古墓派是江湖朋友们给的昵称,原称是玄女派,玄女派的弟子历来不会多,全派弟子不足五十人,往年也有人员参加聚会,一般都与散派员一道,鲜少透露名门来历。

    此次毋掌门率了八个门人,与在终南山隐修的一些散派同行。

    毋掌门年近百岁,因在山中苦修,从不精心保养皮肤,面相看起来约六十来岁,五官端正,轮廊线条柔和,头发盘绾成髻,穿着普通的登山服,慈眉善眼似邻家的老奶奶。

    她年青时身高一米七五,就算年岁大了骨骼有所收缩,也仍有一米七三以上,头发仍乌黑光亮,皮肤也泛发着健康的色泽,行走时体态轻盈,稳步如飞。

    毋少接到师父和同门师姐、师侄们,快乐的像个小孩子,挽着师父的手臂,叽叽喳喳的说自己来了之后所见所知。

    毋思无奈的“拖”着粘着自己的小徒弟走,她的小徒弟总穿男装当假小子,实际最爱粘人,缠人功夫是一流的。

    毋少在“泄密”乐小姑娘的事,说小美女做了啥啥,说得眉飞色舞。

    黄支昌亦在一波人群之中,相距玄女派人有三四米远,他只在四十年前参加过一次聚会,之后便没与古修界直接联系,自然不认识隐修人士,别人也不记得他,他没有同伴,自己一个人行走。

    相隔数米之远,他自然听到了小青年和几个女修的谈话,因事关“乐小姑娘”的事,他特别留神,也知晓了乐某姑娘脸面有多大,知晓有蓬莱岛和某个大宗门给她面子,她刚出现在聚会上可谓是风头无两。

    探听到的小道消息越多,黄支昌心头越不是滋味,他汲汲营营的努力,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黄家能得到足够的声望和名誉,有足够的话权和社会地位了能得到宗门提携,让黄家跻身古修界,让家族如古修家族一样千百年传承不衰。

    古修家的家族能够传承几千年不灭不衰,皆是因为内部有不成文的规矩,无论门派、家族之间有纵有再大的私仇亦不得灭门灭族,一旦哪门派哪家族有灭仇家满门的行为将受到其他家族的联合抵制和干预,保证另一个家族不遭灭绝。

    若是与外族之间的仇恨,古修界自会一致对外,以保本国的古老传承不遭灭顶之灾。

    成为古修家一员没有其他什么待遇,而对于某个家族来说家族没有灭族之危才是最吸引人的待遇,远比任何物质待遇强千万倍。

    可是,就算他是江湖宗派弟子,至今不能领黄家挤进古修家族之列,昔年他一句话就能弄死的小蚂蚁似的小短命鬼转眼竟成了古修界第一红人,乐家轻轻松松的就能跻进古修界家族。

    如今,就算宗门想举荐黄家入古修界,乐小短命鬼若反对,其他家族也会阻挠,黄家想加入古修界更难,若无古修界庇护,乐小短命鬼以江湖门派的方式寻仇,黄家承受不起报复。

    黄支昌心头烦闷,随大流走,走着走着到了帐篷区附近,发觉前面的人全部绕外走,朝某个方向而去,当时就明白了,前面的人是去向乐小短命鬼打招呼。

    他不着痕迹的放缓脚步,又当作鞋子里有东西,坐下脱下鞋子倒腾,等其他人超过了自己,再穿上鞋子转身帐篷区,寻找自己师门的营帐。

    各门派或家族的大本营是很好找的,不管是大家族还是小家族或个人,都用布绣上了姓氏为旗子,或用纸写了姓氏,或粘或挂在帐篷上,令人一看就知,有些姓氏是重姓太多,会在前加上“某某县或某某”以区别,有些门派只写一到二个字,仍然一目了然。

    莲花正宗与蓬莱岛,以及乐小姑娘的帐篷没有挂旗子或贴纸,其他家族的帐篷都挂了姓氏旗或字,如轩辕家悬挂在大帐门上头的旗子绣着古体的“轩辕”两字,吉家只一个“姬”字。

    当黄支昌落在后头直接去找营地时,毋少陪同师父和同门绕过一些帐篷区,到达小萝莉的私人厨房,看到小美女在望天望地的思考人生,笑着冲过去将人给拉回现实:“小美女,我师父老人家来了,你可得给点面子啊,不许走神。”

    一大波人马时来,各种体味也随风而来,乐韵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拾市黄家人的体味儿!

    每个不同的姓氏,血液不同,哪怕是兄弟,只要不是同父同母的,血液味道都有很大的不同,就算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也亦因性别与遗传基因的多少不同而不同。

    乐小同学脑子里有存储张婧和黄雅丽的味道以及X射线扫描到的躯干图,分析出了黄家人的血液味道和某些特色,自然记得黄家人血液的特有味道。

    空气里有黄家人的特有体味,说明黄支昌老杂毛来了。

    乐韵心中的小人在翻滚,唆使着她光明正大的下毒毒死老杂毛或是光明正大的去挑了他,闹腾得正欢,被毋少给打断思路,望向一群人,看到面目和善的老太太和阿姨般的人,立刻扬起笑容:“毋前辈和同道们远来,乐韵失礼了,请坐下喝杯茶再走,毋少,你再占我便宜,信不信我一脚送你去河里洗澡。”

    “叨扰小姑娘了。”毋思带着弟子们刚至已收到小姑良的邀请,从善如流的接受,走向小姑娘时看到自己的小徒儿缠着小姑娘揩油,那叫个哭笑不得,小徒儿太顽皮,谁帮提走吧。

    趁着小萝莉不注意以手测量到了她的胸围,毋少笑咪咪的跳开,自发的将小桌子搬到小美女面前,帮着王二少倒茶。

    毋少的师姐们年龄比她大一二轮的都有,见识到小师妹无处不钻空子占便宜的手段只暗乐,和师父在小姑娘对面坐下,当小青年倒了茶,个个很文静的喝茶,喝到了小姑娘的药茶,感觉一路风尘都被洗涤干净。

    喝了茶,毋思将一包秦地中南山山岭所生长的一种落叶松子仁和一包自制话梅赠送给小姑娘。

    隐修人士都想见一见小姑娘,毋思为久留,带着弟子们去帐篷,她们的帐篷由宣家帮提前占了位置,就在蓬莱岛的帐篷之后方。

    玄女派的人与乐小姑娘有旧,猜着她们必定说一会子话的,与玄女派同至的一波人没有去抢风头,先在附近找地方扎帐篷,待玄女派的人离去,他们一一去与小姑娘见礼。

    众人客气有礼,乐韵一一还礼,大脑里又存储到一波人的躯干X射线图、气息等等的资料。

    那端人在与乐小姑娘互相见礼,黄支昌在帐篷之间张望,一一找过去,找了一阵在对着四角帐篷的方位找到了宗门帐篷,帐篷在面对着中间草坪的第一排,一个四角大帐门上挂着绣有“武当”字样的旗子。

    找到大本营,立即到门口站着,低声报道:“弟子黄支昌给师父师伯师叔师祖们请安。”

    圣武山的山主抵达聚会后一直很低调,只有私人之间走动,并没有以门派的名义去拜访于谁,共派出十五人,包括镇宅级的长老东方慎也在其中。

    东方慎在圣武山的辈分极高,俞珲得称一声“师叔祖”,乐方慎的头发半白,临时染了发,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而且并不当领头人,而是当普通长者。

    帐篷中坐着的都是圣武山上的老古懂,徒留了李资望在旁随时听候差谴,众人原本在打坐,闻声,个个徐徐睁睁。

    东方慎睁眼后仅斜眼看了一眼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年道士,并没有出声;龙雁柳长鹤望了望俞珲,又望向师兄吴长风。

    吴长风穿着道袍,手弯里搭着佛尘,坐在主事人的位置,看了眼师父,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出声:“下去吧。”

    宗门前辈们没有召见自己,黄支昌愣了一下,答了声“是”,后退两步,转身去主帐后余出的一角空地上扎自己的单人小帐蓬。

    吴长风坐的位置能看到门口,看到弟子退下去了,平静的望向远处,过了约一分钟,低声吩咐:“李资望,你去请乐小姑娘移驾帐篷一晤。”

    柳长鹤龙雁望了望俞珲,皆没有发表意见,俞珲亦没有发言。

    “……是。”李资望迟疑了一下,答了一声,起身,后退几步才转身出帐篷,往厨房大帐篷的方向而去。

    李资望沿大厨房帐篷与住宿帐篷之间的通道穿过大厨房的帐篷,看到乐小姑娘与数人在互相致礼,放慢了脚步,等那边的人都走了才过去。

    走到乐小姑娘的厨房帐篷,看到小姑娘望过来,先笑着开口:“没打扰到小师侄会客吧?”

    看到圣武山的弟子,乐韵笑容加深:“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竟有哪阵香风将李叔刮我这来了,请坐,王二小小师侄上茶。”

    “哎,小师叔,您稍待,茶马上就来。”王二少机灵的应着,提暖壶拿杯子,一溜烟儿的蹿到小萝莉身边倒茶待客。

    “我奉令而来,下次再来品茗喝茶,”李资望尴尬的笑了笑:“乐小师侄,宗门掌门有请小师侄移驾一晤。”

    燕行原本就留意着李资望的到来,听闻请小萝莉去圣武山的帐篷,立即抢话:“噫,小萝莉,你什么时候还是你弟弟什么时候拜入圣武山门下了,所以圣武山的掌门传召你去见长辈们?”

    燕帅哥太给力,一个疑问的问句便将圣武山弟子故意含糊不清、容易让人误会的说辞给挑明,乐韵暗中给他点了个赞,若他一直这么给力这么识趣,有成为男朋友的潜力。

    燕帅哥给自己创造了条件,必须利用起来,就势接话:“没有的事,我的师门与圣武山无任何渊源,我弟弟目前也没拜圣武山哪位高人为师,李叔的一句‘乐小师侄’不过是江湖上年长者对比自己年龄小的青年的客气称呼,显得更亲切些而已。”

    解释了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称呼问题,望向圣武山弟子,歉意的微笑:“在此的诸家不乏数次三番给我下帖子相邀,请帖堆积起来没有三尺高也有二尺高了,我分身乏术,皆没应邀前往各家做客,所谓先来后到,没去先下帖相邀的人家那里,瑞在自然更不能接受来自圣武山山主的邀请,前辈请回吧。”

    燕少一开口问乐小姑娘问题,李资望便知情况不妙,事实也果然如此,乐小姑娘直接挑明了乐家与圣武山并无关系,甚至语气比曾经更疏离,他也只有苦笑的份,掌门明知乐小姑娘身份今非昔比,还来试探,这下反而弄巧成拙了。

    “如此,打扰了。”乐家姑娘不愿意高抬贵脚,他也不能强求,无比歉意的笑了一下,转身回去复命。

    当他一转身,乐韵冲着燕帅哥坚起大拇指,给了一个赞许的眼神,嗯嗯嗯,不错,继续努力吧!

    燕行眨眨眼,满心得瑟,哼,圣武山山主以为重阳聚会人多,想用乐家爷爷的那层关系来套近乎,又想摆架子,以召晚辈的方式让小萝莉去见面,他们还真当自己是根葱?

    自己的女朋友自己保护,想欺负小萝莉,得问问他同意不,他顶不住,后头还有师父还有掌门师伯和宗门呢。

    头一次挺身护女朋友就受到表扬,燕行暗中心花怒放,暗搓搓的决定从此要更加努力,争取早点将名份定下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