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九章 生死一线破关

第二十九章 生死一线破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剑的光芒映在鹰耀瞳孔,不断逼近,无形的剑气环绕着剑身嘶嘶作响,吞吐游动,更像是条条又细又尖的梭子鱼,充满灵性。

    鹰耀又惊又喜,他身经百战,却从未目睹如此奇妙灵异的剑气。对方的剑速更是变幻不定,令他首次生出难以封挡的感觉。

    他手腕振,细剑化作道金色流光,疾刺而出,眼看要将支狩真的长剑截住,却在剑锋抵达之前掠过,扑了个空。

    他出剑过早了!

    鹰耀心叫不妙,金色细剑倏地缩回掌心。

    半空,长剑骤然加快,化作抹雪亮的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下。

    “当——”金色细剑重新从鹰耀掌心吐出,匆忙截向长剑,力量尚未完全释放,已被长剑头劈。“噔!噔!噔!”鹰耀立足不稳,连向后倒退数步。他的境界本就不及对方,又是仓促回剑,双方力量的差异更加悬殊。

    支狩真毫不犹豫地抓住先机,进步前冲,长剑化作道道凌厉寒光,向鹰耀发动惊涛骇浪般的攻势。

    双剑清越的交击声响彻四周,不绝于耳。支狩真的剑势始终快慢不定,无从判断,逼得鹰耀不住后退,疲于招架,根本无暇发挥出黄泉乱殇剑气的威力。

    干世家子们纷纷大声喝彩,嵇康等人也禁不住面露喜色。鹰耀太过托大,强行压制境界等于玩火。只要他稍有不慎,就会被原安剑得手。

    激战,支狩真的长剑再次劈开金色细剑,震得鹰耀胸口气血翻腾,踉跄倒退。背后是棵高大茂密的榕树,已然退无可退。

    支狩真不停顿地剑直斩,鹰耀回剑拦挡。猝然间,支狩真剑招变,由刚转柔,长剑绕着细剑抖出连串剑圈,仿佛春蚕吐丝,剑气绵绵生出,密密麻麻地缠住金色细剑。

    鹰耀手上细剑滞,心蓦地涌上股强烈的危机感。他不退反进,全力催发黄泉乱殇剑气,将对方缠绕的剑气猛烈震开,同时细剑直刺而上,以攻对攻,挑向支狩真眉心。

    众人的心不由提到嗓子眼,望着那抹金色流光以道笔直的轨迹,路穿透支狩真的剑圈,速度快得无以复加。

    “当!当!当!当!”支狩真手腕陡然沉,长剑下坠,剑脊次次拍在金色细剑上,震得鹰耀虎口发麻,金色细剑被硬生生拍歪了方向。

    刺耳不断的拍击声,金色细剑往下方落去。支狩真明亮的剑锋映在阳光,投下抹影子,在草地上形成缕模糊的剑影。

    “当!”支狩真的长剑再次拍上金色细剑,双剑接触的刹那,抹寒光从支狩真的剑身上猝然弹起,欺入宫,直插鹰耀咽喉。

    流光剑术!

    与此同时,地上的剑影悄然掠起,无声无息,射向鹰耀脖颈。

    影剑术!

    两道剑光明暗,正奇,以天地交泰之势合击鹰耀,将他瞬间迫入死地!

    众人忍不住大声喝彩,观战的鸾安惊得手抖,杯的酒浆泼洒出来,淋了满手。

    “砰”的声,鹰耀疾退的后背撞在树干上,满树枝叶阵乱晃,两道剑光交错逼至。

    死亡的阴影笼罩住鹰耀身心,他浑身汗毛惊颤倒竖,金黄色的瞳孔爆发出异样的光芒。

    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时刻!

    “轰!”鹰耀彻底放开压制,体内的黄泉乱殇剑气犹如咆哮洪流,奔腾而起,瞬间冲破瓶颈,炼气还神!

    巨大粗壮的榕树树干被剑气切开,破开个人形的缺口,鹰耀后退穿过,支狩真紧扑而至,两道剑光疾追不舍。

    鹰耀长啸声,体内剑气流转,像只巨大的苍鹰腾飞而上,盘旋升空。炼气还神之后,他已能尽展羽族所长,在半空矫夭腾挪,进行短暂的变向滑翔。

    明、暗剑光从鹰耀足下掠过,势头已竭。鹰耀手腕抖,金色细剑笔直刺下,准确点支狩真追来的长剑。

    股强硬、犀利、冷厉的力道直透剑身,打断了支狩真后续的剑势变化。“喀”的声轻响,长剑被金色细剑点之处,裂开道细纹,支狩真应声飞退。

    鹰耀身形展,从容落在榕树的树冠上,金色细剑居高临下地指向支狩真。

    支狩真在倒退步伐不乱,长剑回旋,布下层层防御剑气,眼神沉静无波,丝毫不因击失手而动摇心志。

    嵇康诸人暗呼可惜,鹰耀于生死悬于发之际成功破关,双方形势逆转,原安前景堪忧。

    鸾安定了定神,方才顾得上拭去手掌的酒渍。

    “今日炼气还神,冲破生死,皆是拜你所赐。”鹰耀目视支狩真,爆发出阵高亢狂傲的笑声,“多谢你,令我多年心愿朝得偿。”他微微欠了欠身,随即眼透出冷厉的杀意,“不过现在,你已经没用了。”

    支狩真并未答话,默默持剑对峙。他同样留有余力,未展所长,鹰耀若因境界上升轻敌,那是再好不过。

    王夷甫瞧着支狩真言不发的样子,心忧如焚。谢玄低声道:“莫急,原安这小子鬼得很,故意示弱哩。”

    鹰耀的目光落到支狩真长剑的裂缝上,微微摇头:“你的剑不行,我容你换柄。”

    嵇康等人纷纷变色,暗骂鸟人心思阴毒。鹰耀冲关破境,气势俨然压过原安头,原安如果听从对方所言,气势上无疑又输了筹,彻底沦入下风。可若是原安执意不肯换剑,比斗难免担心剑身断裂,从而束手束脚,难以全力发挥。

    这无疑是鹰耀从心灵层面上击出的剑。

    “不必了。”众人听到支狩真沉静的语声,“比的是人,不是剑。”

    “好!既然如此,就让我聆听你生命最后的鸣声,也算死得其所!”鹰耀厉啸声,高高跃起,犹如鹰隼凌空盘旋,扑向猎物。

    金色细剑化作抹璀璨的金芒,刺向支狩真眉心,轨迹笔直如线。偏偏鹰耀的身形绕空盘旋,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整个人以曲线的轨迹高速运动。

    这剑也由此变得似曲似直,生出无穷角度,令人难以判断落点。众人瞧得触目惊心,鹰耀此击同样融入炼气还神的精神力,金色流光似从四面方击下,不知该从何处抵挡。

    无声的剑鸣响起,支狩真屹立不动,长剑绕身划过,剑气涟漪层层向外激荡。

    轰然声巨响,气浪炸开,剑气迸射,金色细剑触及剑圈,倒撞而回,鹰耀借力跃起,身姿如翔空之鹰,不住腾跃变幻。

    羽化长空飞剑击!鸾安哼了声,彻底放下心来。此乃《羽化剑经》的上层剑术,将羽族的空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鹰耀每次往下扑击,都可借助反震之力,催生出更强劲的力道,可谓剑气重重相叠,剑胜过剑。

    剑气呼啸如潮,鹰耀再次扑下,金色细剑被剑气涟漪震开,反弹而起,挟着更锋锐凌厉的剑气从高空击落。

    支狩真心念微动,长剑抖,剑气涟漪开始向内收缩,采取守势。鹰耀放手施为,金色细剑展开波强过波的猛攻,压得支狩真连连后退,剑气涟漪越缩越小,颤动不休,仿佛随时会被破开。

    鹰耀厉喝声,人剑霎时合,像道迅疾的金色流星直击而下。

    “轰!”金色细剑刺上剑气涟漪,并未如先前般弹起,而是强行往内深入。

    双方交触的剑气发出急促而密集的尖啸,纷纷向外迸射,四周林木千疮百孔,花叶四散飞抛。

    道惊怖的虚影倏地浮出鹰耀身后:森森白骨成林,淋淋鲜血成河,无数面目可憎的厉鬼扛着柄若隐若现的剑,从阴惨惨的浓雾里缓缓爬出。

    “剑道法相!”嵇康神色大变,失声叫道。

    厉鬼仰天齐嚎,千万只手高高举起,那柄剑倏地破影而出,插入剑气涟漪!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