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育田私立高等学院 > 正文 一四三、知道真相

正文 一四三、知道真相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寻你要去哪?”辛芊娇准备进高部的餐厅时,回头奇怪的看着她。㈧┡ΔΩΩ㈠┡ΔWw W.⒈Zw.

    西寻也奇怪的看着她:“都过吃饭时间了,你要干嘛?”

    “过吃饭时间才我的美食时间呢,高师傅和阿姨们都在等我开饭,你进不进来呀?”芊娇摸摸自己永远饥饿的肚子。

    “你食不知味,又何必假装喜欢高师傅他们单独给你做的食物,你明明什么都品尝不出来,你何必假装享受?”她道出的是事实,但不应该如此残忍的道出。

    芊娇听了后,震惊的立在门口处,就那么看着她,脸上是不懂,不懂今天的老寻为何变成这样?

    “西寻,你在说什么话?”身后的果果和6迷,果果对转过身的她说:“你这次太过份了,快和芊娇道歉。”

    6迷接着露出不悦的神色说:“我以为你早就更改过来了,原来你还是没有改过来,怎么……现在是要把我们都害死才高兴吗?”

    “我……”

    “是这样吗?”果果问。

    “老寻你要害我吗?”身后的芊娇也问。

    她们都露出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她……余西寻只有逃跑,拼命的逃跑——她们都知道了,她们知道了自己的邪恶……

    突然前方个黑影拦住了她的去路,对方长的很高很高,笑的谦和温柔,托了托无框眼镜,西寻以为是宁烈,于是走上前,却瞪大了眼……他为什么出现在楼下?

    “是……西寻?”他弯腰下来与她平视,露出宠溺的目光,他似拥有阳光样温柔的力量对她说:“是西寻吧?真的和西晨说的样可爱呢?”

    “西晨?”原来是你。

    “嗯,初次见面,我叫宁晨。”

    “你走开,你不准来我家,我不喜欢你,更不允许你叫我的名字,滚开你们。”

    余西寻用尽全力的推开他,却自己摔倒了,宁晨眼明手快的接住她,而她看见宁晨身后出现个自己……不,她像自己,却不是自己,她用余西寻的脸却似恶魔样的看着自己,她手上握着剪刀,她就蹲在宁晨新买的摩托车旁,她边动手边看着余西寻,邪气的对她说:“你喜欢他?”

    “不……不要……”

    “西寻,你怎么了?”余西寻想让他去阻止,可是他却笨蛋似的只关心自己有没有哪里受伤什么的。

    她继续说:“如果只有西晨能得到他,不如……两个都毁了?”

    “不,不……我不是这样想的,我不是……”

    “你就是……”

    “我不是……”——

    余西寻醒了过来,从床上迅的坐了起来,也立马逃离了床边,花了点时间,才回神过来,自己已经回家住了个多星期了,这里是自己的房间,房间与以前比已经改变许多,像墙纸、窗帘都换成了暖色系,这是西寻的改变……这也是余夫妇看到女儿的转变,可是恶梦如何在今夜找上门了?

    但西寻不愿意回想,就像偶然看到条巨大的毛毛虫,它在心里留下阴影,每每都会自动从脑海里跳出来,但身体会去拒绝想,提醒自己转移注意力,不要去回想,回想是多么恶心的件事啊,就像那毛毛虫即刻要掉到自己嘴里样。

    “叩叩”门外是尉岚:“西寻,醒了吗?出来吃饭了。”

    “……哦,我洗完脸就出去。”

    心神渐定下来,梦只是梦,过几天余友生要送她出国读书,他说:“等长大了,这切就像儿戏样的可笑,你会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幼稚,而这切你所认真的,它又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放心,都会过去的。”

    她……要离开的,虽不舍,但……还是离开吧。

    离开了这里,连爸妈都不会知道的真相,所以她要离开的——是所有人!

    芊娇曾说:梦是相反的,所以这个梦表明,梦的她们是不知道的。

    老寻正要转进浴室时,外头门铃声响起,余父每天早上都会听交响乐此刻刚好停了下,也许在换黑胶碟,也许今天就听到这儿了,反正切正好停下来,老寻听见开门声、听见宁烈和东方小爱向妈妈打招呼的声音,听见尉岚热情的邀请他们进屋、邀请他们起吃早饭,听见他们有礼貌拒绝的声音,听到爸爸招呼他们在客厅坐落的声音,听见东方小爱似笑面虎的声音问余友生:“余叔叔,西寻还没有起床吗?”

    “起床了,洗了脸就出来。”尉岚说。

    老寻赶紧跑了过去,将房门紧锁,再跑进浴室里,将所有的水笼头都打开,她全身抖起来——宁烈来干嘛?

    宁烈是来道出真相的,他会以阳光、向上、让大家都勇敢面对的方向来说出这件事,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

    东方小爱来干嘛?

    她也是来道出真相的,她会以最直接的方式掀开伤疤……

    余西寻看着镜的自己,又胖又丑的张脸,她问:“我能当做切都是我太小,太不懂事了吗?我毕竟未成年呀,我……”

    不对的,做过就是做过了,当自己认为可以与大人对抗、可以破坏切法则时,在某种“自我”的世界里,其实自己已经长大、成熟了,既然做出的切都是经过思考和自认为对的为前题而犯下的,为什么在此刻意识到自己错的时候,却要用大人世界里的法则来抹净自己犯下的错?

    这是不对的!

    她要承担,她出去坦承,她应该出去面对天空,是要被雷劈、所有人都失望还是关进监狱里,她都应该知道这是自作自受,是要面对的……

    可是当西寻关掉所有的水笼头,大胆的走到房门时,外头都停止了……接着传来碗破碎的声音。

    尉岚无法相信的声音轻轻的问两位孩子:“什么,你们刚刚说什么?”

    啊……他们说了,他们刚刚是以谁的方式说的?

    定是东方小爱的吧?

    接着宁烈的声音传来:“东方同学,我们该告辞了……十分抱歉这么早来打扰,下次我再过来拜访。”

    两人走后,外头样安静,西寻知道,爸妈正在盯着自己的房门,他们的表情是如何的呢?

    他们的表情……是她不能接受的吧?

    “嘀嗒嘀嗒”手机铃声平静的响了起来,但还是将老寻吓着了,她似怕被现了样,迅跑到床上去接起电话,对方是交情很浅的马丽丽,她急切的说:“西寻,东方小爱说要去你家里告诉你爸妈真相,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可怕,我已经告诉宁会长了,宁会长也会过去的……西寻,应该没什么事吧?”

    “……”

    “西寻你在哪呀?最近很多人都找你呢,芊娇学姐、6迷学姐和柯果果学姐都在找你呢……”

    余西寻挂了电话,余友生走近的声音西寻听到了,他敲了敲门对里关说:“西寻,我们谈谈……”

    “先让孩子出来吃饭吧。”

    不行……现在就要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