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九章 老铁帮个忙

第九十九章 老铁帮个忙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天上人间”猫了三天,老唐老当益壮老而弥坚,又有培养了几个月感情的相好,可以说相当的体贴,自然不会让六十六的老唐死在闹市之间。

    至于张亮,原本他是想着对付晚上就回家,怎么地也算是给了唐茂约面子。

    可谁曾想……

    不错,老夫最喜欢熟女!

    在张亮看来,这“天上人间”的熟女,简直就是肚子里的蛔虫,完全不闹心,根本不操心。自己躺着,她就坐着;自己坐着,她就跪着;自己站着,她就躬着……太愉悦太爽快太放松了!

    “张君这两日玩耍,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实在是满意的很。”

    男人三大铁,尤其是唐茂约跟老董事长那也是起见过世面开过荤的,这论起来,岂不是自己还长了老板个辈分?

    有点儿意思哈。

    别的好处,张亮还真不定瞧得上,但这消遣去处,还真是要有老师傅领进门。就张亮的档次,虽说也是国公,虽说也是御前红人,可要想在萧氏这里混个镶钻金印,那还真不够点资格。

    镶钻金印还真不是般人可以搞到手的,玩弄黄金的大匠多了去了,但要想挑拣钻石的,还真没有几个。

    贞观朝的钻石并不贵,也谈不上多值钱,主要还是因为有了玻璃。再个,相较钻石,新开发出来的骠国翡翠才更有“韵味”。因为种种小众的缘由,钻石用场最多的,还是在玻璃厂。

    能够倒腾钻石,从货源到选料应俱全的,还得看武汉。

    这个镶钻金印,除了是萧氏派发的钻石VIP认证之外,还说明持握镶钻金印的主人,在武汉那里没有进黑名单。

    其门道不足为外人道,顶级勋贵自然也不需要靠这个小把戏来证明自己,只是对于那些次级贵族而言,请客吃饭都是门生意门学问,“天上人间”的镶钻金印,自然就在小众圈子里成了某种象征。

    老唐来了京城才几个月,给长孙皇后吹了几天唢呐,就能够兜里揣着钻石VIP会员卡,也足以说明他现在的确有点“咸鱼翻身”的意思。

    “招待张君,老夫也不瞒你,过几日大朝会,老夫希望张君能够从旁应和二。”

    “所为何事?只要权责之内,亮应允亦可。”

    话不说满,唐俭这么敞亮的老前辈,他张亮还有什么好说道的?他是皇帝的亲信,但不代表就需要如何死板,应和老唐两句,只要不是事涉某些敏感事件,皇帝看看就算。

    “老夫准备大朝会上,提举李婉顺为女侍,奏请女圣陛下促成女官新制,效仿旧年魏孝帝故事。”

    女官系统自古就有,追溯源流,那就是相当的久远,商周的事情,直遗传到秦汉,再到南北朝,改改换换,大抵上还是为君王服务。

    北魏孝帝则是专门设立了新的女官系统,只是这个新制昙花现,到北周隋朝时,用的还是汉晋旧制。

    唐朝历经两朝,迅速攀登帝国巅峰,在震撼普天生灵的同时,体制的变化也因为国势的空前膨胀,不断地去适应如此嚣张霸道的唐朝。

    小政府根本无法适应如此空前庞大的帝国,不仅仅是疆域面积,还有人心思想。贞观朝明里暗里的思想碰撞,也不再拘泥于窠臼,比如曹宪的《音训初本》诞生,换作隋朝,根本没有理由去推行,也没有那个需要。

    因为隋朝只是形式上完成了国家统,南北对立依旧激烈,内部山头依旧林立,外部压力依旧严峻。沿着“书同”的轨迹,继续修修补补,已经差不多了。

    而贞观朝的剧变,除了更多的就业岗位之外,新技术新工艺的诞生,缩短了通勤时间,加速了地域之间人口化交流,那么,在这个基础上,自然而然新增的受教育人口,就需要“语同音”。

    只是对这个时代来说,依旧只是种努力方向,并不可能真正做到。

    《音训初本》的意义,就是迅速地有效地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针对某个族群,可以直接完成化洗练。

    隋朝不需要,但贞观朝需要。

    贞观朝需要扩张,需要原材料,需要人口,需要贵金属,需要市场,需要泄压阀……

    战争从来不是目的,战争只是手段,贞观朝的利益在哪里,贞观朝的人就会在哪里,如果贞观朝的人无法和某个地方的人沟通,那么,战争就会在哪里。

    然而这个帝国如此之庞大如此之强悍,偏偏只有三千多万人口,于是乎,不管央政府愿不愿意,每个受教育的人口,都是人才,从无例外!

    这时候,哪怕明知道长孙皇后有私心,但受教育的人口不管是阉人还是女人,有用就是有用,纵然会有掌握教育渠道以及教材解释权的衙门、组织来唱反调,但这是小众的,且不为央政府绝大多数官吏拥护的。

    利益使然。

    而整个国朝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武汉。那里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不管多少人去咒骂这个地方是如何的败坏纲常,但“地上魔都”既然能被称呼为“都”,自然是因为它的繁华,它的发达,它的庞大。

    隋唐交替几个世代的英杰们长了眼睛,能够亲眼看到,于是在本就出现世家势力衰退的当下,做个顺水人情,还能赚点天下女子的好感。固然这个“天下”,大约也出不了国朝几个雄州上州,但也是极大的跨越。

    “女侍?岂非二品?”

    张亮眉头微皱,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抬头看着唐俭,“公以为此事能成?”

    “自是不能成。”

    唐俭面对张亮,根本没什么压力,也没有瞒着什么,“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罢了,进三退二,还能得。”

    “若是比照外朝,倒也无妨,只怕到时候女官得寸进尺,又成朝野纷扰所在。”

    太监系统很难伸手,那是因为阉人多是战俘,鲜有大家族子弟给自己来刀进宫伺候皇上的,毕竟能不能伺候成皇上,那也是看脸吃饭。

    但现在新出的女官系统,却是很有搞头,哪怕长孙皇后很刻意地开始就重用武汉产“才女”,可天下“才女”那么多,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只要玩平衡,就有空子钻。

    在朝野各方都不认为能够完全阻扰长孙皇后推行此事的当口,与其强行阻拦,倒不如反手掺合把,还能捡点便宜。

    张亮担心女官系统又成为权贵的瓜分盛宴,到时候为此事吆喝的人,肯定是要问罪问责的,他作为皇帝亲信,轻易不能下场站队,所以才会小心担忧。

    见他如此,老唐立刻露出个宽慰的笑容:“张君何必担忧,二圣本就体,此事若无圣上默许,岂能让女圣陛下大张旗鼓?”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