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世界监察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祭,转折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生祭,转折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血光,古怪而磅礴的魔能流迅涌动于整个战场内外。 W★w W★.★√1 ★W .くbsp;o M

    诡异的是,这股魔能恰好避开了联军的所在,反而在前后方形成了繁复的循环。

    “可恶,定是死老头子预谋的!”格勒菲列顾不得尊老,愤然叫喝着,眼光则落到了漂浮于血光之的克丽丝珊德身上,时竟不知如何表情。

    “个二个全盯上‘异界之门’了!妈的,都是传奇人物,有本事直接上啊,假手于人、偷鸡摸狗的到底闹那样?”夏尔茨跟着阵怒骂,随后朝克丽丝珊德喊到,“我说大妹子,别被忽悠着瞎糊弄了,赶紧停下来,你这样会出事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克丽丝珊德却似若未闻,面色僵硬而怪异,口朗朗作声,“天真、太天真了,世间多少族群,哪有那么多耐心去关爱,只要能救下衷心的,其余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这又是韦恩家祖传的训诫吧?”夏尔茨跌足道,“是个人都穿越啊,特么就不能做点儿正经事。”

    “穿越?这是什么说法?以前也偶尔听墨斐……”格勒菲列略带好奇的问,但注意力随即就被吸引走了——克丽丝珊德手握枚血红的珠子,隐隐要有异动。

    “克丽仙,不要乱——”

    格勒菲列高声劝阻,可终究慢了步。平心而论,以他或者夏尔茨的实力,若是豁了出去,克丽丝珊德香消玉殒不过分秒之间,然而,他俩到底豁不出去,投鼠忌器之下,魔阵还是飞快动了。

    “万灵血珑!”

    间不容的,已经理智沦丧的克丽丝珊德扬起了手的血珠,循环的魔能随之集聚,仅仅刹那,前后战场不管敌我,尽皆陷入了成片的血池。完全出手不及的格勒菲列和夏尔茨只能个使出“绝对防御”、个召唤“戈鲁姆”,尽最后的努力护住了兰斯和英格蕾两拨人马。

    至于其他,围观者当真只能眼睁睁围观着血魂升腾,汩汩汇入了大阵。

    血色搅动,魔能喷薄!

    强烈而内敛的空间波动刹那震荡,似有似无的黑隙陡然显现于已然肉眼可见的能流央。

    跨越重洋、直透位面,好几道令人股栗的精神力集了过来。

    然后,裂隙爆破了。

    银蛇乱舞、金光乍起,血色漩涡在黑隙撕扯下如海啸般席卷而开,天地仿佛瞬间扭结,所有的关注者都时失神,等到精神力再次凝聚,切早已烟消云散。

    失败了?

    患得患失的格勒菲列几个已经不关心逝去的牺牲了,可眼前的境况更令他们绝望——

    “场面有些不妙的样子呐。”

    蓦地,个熟悉的悦耳声音有些惫懒的在光华朦胧间响起了。

    “啊?!”所有人同时惊呼,千言万语却似卡在了喉咙。

    眉目如画、长黑衣,不是墨斐这家伙又是谁,带着剑纹刀铭,他又回来了!

    “墨斐~~”

    好像经年重逢的夫妻般,克丽丝珊德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冲了过去。

    然而,墨斐面沉似水,冷冷的说:“你是谁?”

    克丽丝珊德僵住了,大伙儿也僵住了。

    “范特西阁下,真是好心机啊,这样的傀儡怕是只有你才玩得出来。”墨斐悠悠的,愈阴沉的开口到,“当然,这次能回来,必须感谢你助力的恰到时机。嗯,当然,也要感谢维斯瓦尔德和奈蒂两位。”

    两道关注的可怖精神力问候似的颤了颤,随后消去;其余的则略带失望甚至惊恐的退却了。

    无视了僵立的众人,墨斐似笑非笑的朝格勒菲列、耶丽夏雅几个点了点头,又是声长叹:“大起大落对身心不好啊——那么,吾敌,尔等可准备好死?!”

    熟悉的光华、熟悉的波动,塑能武具瞬间满布天际。紧接着,枪林剑雨,远处炫爆、近程穿刺,惊天巨响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仿佛绞碎了整个草原,眼前切终于化为了婆夷血海……

    这是场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的战斗。

    突兀尔人、亡灵军队抑或是其他浑水摸鱼的敌人固然丁点儿不剩,但真正的幕后完全无虞;克乌尔看似大获全胜,可有生力量之外,近乎阖族灭绝。

    唯的喜讯大概只有墨斐的回归。

    当众人齐集堂时,格勒菲列几个都试图说点儿什么庆贺的话语,种种交杂下,竟不知从何说起;面如锅底的兰斯同样参与了聚会,他颤抖着嘴唇也干巴巴说了两句,却还不如几个不说的好。

    “呵呵,大家都憋闷得慌。我想,你们有很多要问,我也有很多可说。”墨斐不以为意的唏嘘到,怜惜的轻抚着呼吸平稳、却犹如死尸的克丽丝珊德。

    “好吧,长话短说,你究竟咋回来的?”夏尔茨憋了半天,直截了当的问。

    “确实说来话长。”墨斐答道,“简单地说,门虽然关了,但因为双向的法阵仍在,所以联系未断。借由引爆法阵络的瞬时冲击,我短暂的打开了门——当然,没有这边的血祭,恐怕也很难定位,最坏的情况就是错位到其他世界。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那侧法阵彻底破坏了,除非我们找到新的突破,否则无法再开门了。”

    “这个,实在……唉!”夏尔茨阵无语。

    耶丽夏雅猛地插嘴到:“所以说,这段时间你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啊?!”

    “呵呵,这就是另个传说了。”墨斐与身侧的莉莉、梅琳雅相视微笑。

    “切~”老萝莉撇了撇嘴,目光又落到了克丽丝珊德身上,“她又是怎么回事?”

    墨斐仨的眼神齐齐变得深邃,隐含着无尽的心痛。

    “我也是过来的刹那才窥破的。”墨斐说,“我想,格勒菲列你也猜到了些吧。”

    格勒菲列紧抿着嘴,似乎瞬间想过了许多措辞,最后启齿到:“我刚刚接到族内的讣告,范特西叔祖就在不久前离世了。弥留前,他只说了句。”

    静默了片刻,他沉郁的说:“他说,‘我本来从来都不是好人,就让将死的我最后次背负罪孽吧’。”

    “哼哼,他以为他是谁?救世主?”忍无可忍的梅琳雅愤懑指斥到,“就算是救世主,也没有权利操控别人的人生!挂着大义之名杀人,与欺世盗名的奸贼有什么区别?”

    “我们不也是样……”夏尔茨扯了扯嘴角,有些难以释怀的说。

    沉寂,尴尬。

    微妙的气氛,耶丽夏雅然的说:“原来如此,不愧是心灵系的大家,居然硬生生催眠出个人格来。我想,范特西是从小就这样培养的克丽丝珊德吧。所以,克丽丝珊德所有的人格都植根于这老家伙的编纂,所有言行都遵循于老家伙的指示。难怪我觉得这孩子对你的感情十分突兀,这么看来从开始到灵魂契约,甚至到眼下的行动,都完全出于老家伙的刻意安排。啧,潜移默化的暗示、照章办事的人偶,不是监视器胜是监视器啊,太狠了!”

    气氛越难堪了。

    兰斯紧绷的脸上神情变换——他心惊、他愤怒、他痛惜,可总归无可奈何:对于个死人,还能怎么办?对于个活死人,又能怎么办?

    其他人的心情同样好不到哪去,痛不欲生的格勒菲列向墨斐三个低下了头,无比悔恨的说:“对不起,墨斐、莉莉、梅琳雅,我代表叔祖、代表韦恩家向你们道歉,我知道很难恳请你们原谅,但我真的……”

    “行了,我并没有怪罪你。”墨斐摇了摇头,“你也是牵扯其的受害者,你代表不了谁,只能代表你自己。”

    叹了口气,他拍了拍格勒菲列的肩膀,说:“而站在韦恩家的角度,我能说什么?范特西竭尽心力为家族谋划,背尽罪名,既能为我保守秘密,还联手维斯瓦尔德和奈提两位,奋力营救我们,我们又能说什么?我能理解,真的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

    “我们确实没怪你,你需要道歉的也不是我们。”莉莉跟着微微颔,澹然的说,“需要道歉的是克丽丝珊德,可她甚至连接受道歉的机会都没有。”

    格勒菲列哭了,堂堂“毁灭龙王”,直面生死艰险而从未掉泪的传奇天才握着所谓“妹妹”的手,悲戚的哭了。

    又是阵沉默。

    接着,暂时撇开呜咽的韦大少,墨斐转向了悲也不是、忧也不是的夏尔茨。

    “老实说,我直想问件事,你什么时候结识莎裘巴丝的,最近怎么没见到她?”他问。

    夏尔茨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莎裘巴丝?那是谁啊?”

    三人微微错愕,相互看了眼,墨斐略显急促的追问:“就是你召唤的那个魅魔,上次大比你不是还带她参过赛?”

    “魅魔?我什么时候召唤魅魔了?我手底下统共也就那些个灵兽啊?”夏尔茨越糊涂了。

    “对啊,我也不记得。”贝尤妮塔帮腔道。

    都快空气化的希胖子也赶紧补了句:“是的是的,我也不记得上次大比有这么个魅魔。”

    咝~~因果篡改(karmaI)?!

    饶是已算经历不浅,墨斐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预先想过各种状况,他们唯独没想到这样展。

    不断的编纂啊,别连我所有的经历都是编纂吧。

    他苦笑连连,面对急剧的转折彻底陷入了深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