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刀剑啸江湖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下第一镖局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下第一镖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流手的化雨剑唰的声就树立起来了,他体内的天魔劲内息滚滚而动,仿佛粘稠的水银。?  ??? ?.㈠?1?Z?W.突然之间他周身出现黑色的浓如墨汁的内息,那内息在江流的周身翻滚着,最后凝聚成只浑身墨色的仙鹤,那鹤有人多高,通体黝黑,那只又尖又长的鸟喙银白闪亮,两只眼睛红彤彤的,仿佛两个红宝石般。

    那墨色的仙鹤围绕着江流的周身盘旋,迅猛之极,不时的出声声的鸣叫声。江流将手的化雨剑捏在手上,仿佛捏根银针般。这是莲花宝典的起手式,江流不信刘瑾没认出来。

    “你究竟是谁,你怎么也会莲花宝典。难道你也是个太监?”刘瑾手的攻势缓,江流周身的内息墨色般,可不是江湖上常见的七色内息。刘瑾看了江流的招式之后更加的怀疑。

    “三宝太监的武功又不是只有你家会的,怎么你们就没想过他有别的传人吗?至于我是不是太监,这个要保密了。”江流笑了起来。鹤鸣声越来越密集,莲花宝典江流愈的生疏,正好趁机会熟悉熟悉。

    衢九娘看到江流周身出现的黑色内息之后,眼睛就亮了起来,她跟着荆薄暮二十多年,这武功上的见识怕是江湖上没有人能过她了,荆薄暮从二十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七品紫阶了,这么些年来独孤求败,江湖上再也没有对手,不过在他潜心厨艺的时候,内息却依旧突飞猛进。就在不久之前的时候也突破到了品的境界,而且突破之后,仿佛打开了心的拿到枷锁般。他居然放弃了厨艺的追求,开始专心悟道起来。

    “现在我才感受到自身的渺小,天道是如此的浩大。我要去追寻天道,我要突破到九品的至高境界。”衢九娘耳边回响起荆薄暮的声音,从那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至从荆薄暮突破到品之后,他周身的内息也是墨色的,漆黑的宛如墨汁般。

    江流手的化雨剑在离刘瑾的咽喉三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的。”刘瑾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般,整个人都萎靡的瘫坐在走廊冰冷的石板上。

    “你究竟是谁?”刘瑾依旧不是甘心。

    “天下镖局,江流。”江流将腰间的竹牌递了出去,这张竹牌就是月狸替江流手刻的那张天下镖局的身份铭牌。

    “难怪花满天要将天下镖局总镖头的位置传给你了,我不是输给你了,我是输给老天爷了。遇到你这样的天才,只能说是我的命不好。”刘瑾低下头,半响之后就没了动静。

    走廊里安静的可怕,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他死了吗?”衢九娘颤抖着问道。

    “是的,像他这样骄傲的人,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失败的。”江流没有动刘瑾的遗体,虽然两人处于敌对的关系,但是作为江湖上的武学宗师,江流对他还是怀有相当的敬意。

    “走吧,自然会有人来处理他的尸体。我们快点找找看,花镖头身奇毒,身体怕是受不了这天牢的寒气。

    两人往天牢的最里面找了过去,很快就找到了缩在牢房的角落里面,躲在顿烂草堆里面的花满天,幸好江流赶到的及时。花满天只是受了点点的风寒。

    第二天清晨,皇帝出现在金銮殿上,谷大用宣布了刘瑾的十多项罪名,最后宣布刘瑾畏罪自杀。东厂,西厂现在全部由谷大用统管,从此谷大用成为了大明朝最有权势的人。

    “那江流儿也不进宫来,也不知道麟儿怎么样了?”皇上坐在御书房的书桌后面对下的谷大用抱怨道。

    “皇上不用担心,麟儿已经没事了。现在身体大好。不过是天下镖局的花满天身体不大好,江流走不开罢了。昨儿个刘瑾将花满天关在天牢里面受了寒气,这会羽翼正在花府忙碌着呢。”谷大用点头哈腰的,比以前愈的恭敬了。

    花府之内,花满天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两眼无神地看着头顶的蚊帐。他口喃喃自语,江流将耳朵凑到他的嘴边上,仔细的听他说话。

    不久之后,花府传来了阵痛哭声,很快京城就传开来了花满天过世的消息。

    三日之后,只白色的俊鹿,拉着辆墨色的马车连进了京城。

    第二天,天下镖局丧,江湖震动。

    第三天,早朝时刻谷大用宣布第三子为大明朝太子,下午太子爷送到花府面皇上钦赐的牌匾。天下第镖局。从此天下镖局作为镖局行当的龙头老大的位置屹立不倒。

    半年之后,个炎热的下午,骄阳似火,丝风都不见。绿竹挺着个大肚子在这花府的偏厅里头乘凉,这偏厅边上种了几株葡萄,搭上架子之后,这葡萄就在这偏厅的上面缠绕起来。每年的夏天这葡萄藤下面都是最凉爽的地方。自从花镖头去世之后,花疏影就搬到京郊的草庐去守墓了。按照这花家的规矩,老爷子时候,花小姐要守孝三年的。这下子麻烦了,花疏影的年纪本来就不小了,如果再过三年,那就是彻底的老姑娘了。

    可惜不管是谁说的话,花疏影就是不听,她还干脆的在京郊的墓地上搭了个草庐,自己个人搬过去住了。好在回京没多久,绿竹就现自己有了身孕了。但是现在的问题又来了。花小姐现在不能拜堂成亲,那绿竹跟江流也没法成亲了。日了天天的往后拖,后来月舞跟琇莹也搬去京郊的草庐里面去了。偌大的花府就只剩下老夫人跟绿竹还有三两个下人了。

    绿竹的肚子天大过天,天气也天热过天。之皇上送来牌匾之后江流就没有再出过镖了。他将他的竹牌往天下镖局的镖旗上挂,到现在为止,在江湖居然畅通无阻。

    不过,江湖上碎月浮生刀江流的武林至尊令却是越来越多了起来。这些令牌都是真的,因为它们都是从大报恩寺的月狸方丈那里流出开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