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华山女剑神 > 492.变故(新春快乐)

492.变故(新春快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华山剑派行快速追上少林、恒山众人,说明了魔教决战已罢的消息,小经商议,还是决定宁可信其有,除去又加派了数拨斥候,提前探路,大队人马也加紧赶路。

    ——若是真的,那越早抵达,越有便宜可捡。假的也无妨,他们这路人马,本就是主力,无惧碰面。

    而遭遇的三人,林萍儿加入了队伍,不离不弃兄弟俩则拒绝了,不过,人还是远远跟在队伍后头。

    幽星夜觉得跟着大群人同行,熙熙攘攘慢慢吞吞没意思,便拉上明月天自成路,先赶过去。

    其实另方面,也是嫌弃联盟派遣的斥候太不称职,似两教决战已经发生这等消息居然还是通过他人之口得知,靠着他们打仗,指不定全军覆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后路,又发现各条主道路口皆有高手封锁,管你是人是狗,皆不许来往,难怪没什么消息传来,这人都过不来,能传什么消息?或许对那些联盟的斥候也该多些体谅。

    只是这始祖教也是张扬到家,这是点都不将朝廷放在眼里了。

    但不久后幽星夜便知道自己想差了。

    因为越是接近幽州城,路上守备便愈发森严,而等到距离幽州城三四十里开始,甚至逐渐有官府人马与始祖教高手搅和在起的痕迹。

    这哪里是始祖教不将朝廷放在眼里,压根是两者沆瀣气了,就不知道是地方官府所为,还是朝廷直接下令的。林萍儿几人也未提及,不知道是觉得没必要,还是故意的,又或者,以为那只是正常布防?

    幽星夜自然不怕打草惊蛇,反正各派联盟来捡便宜对两教绝非莫大机密,反正以她和师姐的武功打不过也能走人,便路收拾过来,击伤或击杀了不下三十名好手,但发现官府的人出现后,也就收手了,她还不愿意和朝廷为敌。

    便折返找到联盟大队人马,将此事以及沿途向那些始祖教弟子、当地百姓打听到的消息禀告上去。

    “此事无妨,官府虽与始祖教搅和在起,恐怕也是顾忌邪教势大,今日咱们各派乃武林正道,而今更是联盟来此替天行道,官府想来不会为难我们,说不得关键时刻还能对邪教反戈击,相助我等臂之力呢。”

    凌不乱掐着胡子笑道。

    继续前进,次日大部队抵达幽州城,都已做好恶斗场的准备,结果扑了个空,

    待找到事先潜伏在城的探子,方才得知,始祖教人马经过半日休整,便又急急追击阴阳神教而去了,这定下的三路合围之策宣告落空。于是又在探子带领下,寻到始祖教几处据点,如今城并没有留下多少始祖教弟子,高手更是稀缺,因而虽仅是除魔联盟三路人马之出手,却也轻易便将之覆灭。

    不久后,武当、彭家、泰山与恒山四家的西路人马抵达幽州城。但直到又日清晨,嵩山、丐帮与金银门的东路人马才算姗姗来迟。

    “我们遇到了魔教的埋伏,好不容易才脱出重围,但王老帮主遇难,本派十二金刚也折损了数人。”

    当损兵折将的东路人马到来,联盟所有人为之震惊。

    东路三派总计有三四百人,如今抵达幽州城的居然不足百,而就这些人里,也大部分都各有负伤,有十几个伤重的,还是被抬进来的,殊为狼狈,可见着实经历了好番恶战。

    “是哪路魔教所为?”

    众人边将伤号安排下去疗伤,边追问。

    嵩山掌门尚念禅脸上还有血污,听到问话,脸色难看道:“是**宫。”

    “**宫?**宫的妖女也掺和进来了?这么来,除了轩辕宫,始祖魔教的三宫三门道岂非倾巢而出了?”

    听闻是**宫,群雄大惊,继而有人又不免疑惑:“可那些妖女就算掺和,怎么会不帮另外四脉先解决了阴阳魔教,反而率先对付我等?莫非异想天开,以为凭她加之力,便能挡住我等正道联盟不成?”

    跟在尚念禅身后的丐帮个九袋长老忿忿道:“凭**宫家,自然挡不住我等正道,但若有内应,可就不定了。”

    “啊?内应?什么内应?”

    尚念禅眼神发冷说道:“诸位就没发现,此刻有某派人也不在吗?”

    “咦?这么说……好像未见金银门弟子。”

    “尚盟主的意思,莫非是说金银门乃魔教内应?”

    经他这么提醒,先前被大群狼狈伤患吸引了注意力的联盟众人才反应过来,东路三家人马,嵩山与丐帮已然损兵折将,但金银门却个弟子也没有在场。

    他们三家是起行动的,就算因遭遇围攻而被冲散,可抵达此地的人马里,也该人员混杂各家皆有,某家个人也没到,可能性太低了,不合常理,但若说金银门是魔教内应,虽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可似乎便能解释得通了。

    全真教郝大通严肃道:“到底发生了何事?请尚盟主快快道来。”

    “左师弟,你来说吧。”

    尚念禅吸了口气,对身旁的左手金刚左廷示意。

    左廷点点头,接话说道:“按照约定,我们本该在昨日便到此地,但昨日黄昏,我们抵达距此四十余里的津门峡时,遭到了**宫大批高手埋伏,我们连日赶路人困马乏,而她们以逸待劳,更有毒烟助阵,有心算无心,我们第时间就损失了不少人。”

    “但好在我们还有人数优势,加上尚师兄、王老帮主等人勇武非凡,也逐渐挡住了攻势,如果直纠缠下去,那些妖妇也未必能讨的了好去,可哪知变生肘腋,关键时刻,陶金银那恶贼竟然率金银门弟子反戈击……唉,丐帮的王老帮主就是没有防备,才被他偷袭得手当场毙命的,尚师兄也被他与**宫的个老妖妇围攻,受了内伤,当时,我们至少有半数人是措手不及之下直接被身边人所杀……后来幸亏有麻副帮主大义率众断后,加上天色已晚,她们不易追杀,我们剩下这些人才能安然到此汇合。”

    “不知道尚师兄伤势如何了?”

    “短时间内还能压得住,不会影响接下来的决战。”

    凌不乱叹道:“陶金银此人虽说野心勃勃,但正道总体实力远迈邪派,如今联盟,足以覆灭魔教,我本以为他会认得清形势,却没想到,他居然敢如此做。”

    尚念禅冷哼道:“哼。此事我与陶金银还有**宫的妖妇必决不罢休。”

    如今与魔教还未照面,就先遭遇金银门背叛,丐帮几近全灭,嵩山剑派损失惨重的这些境况,无疑为联盟除魔事宜染上了层阴霾。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