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空间修神 > 第二百八十六章番外毛球

第二百八十六章番外毛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正在为娘亲找着吃食,忽然阵肉香味传入鼻息间,活了千年我还没有闻过如此好闻的味道。??? ? ≠.≤≥1≤Z≤W≥.≤

    我偷偷藏了点在怀,准备带给娘亲,可是这肉实在太香了,我禁不住偷偷尝了点,这尝就住不了口,直到被那个小不点现。

    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是要比谁眼睛大吗?我娘说过,这世上没有比我更好看的,我也睁大眼回看着她。

    哪知她噗嗤声笑出声声来,和她的同伴说着奇怪的话,还要撵我走。

    我哪肯,小爷是你说走就走的嘛,当即决定粘上他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不过肚子的咕噜声却出卖了我,好吧,我承认是我嘴馋了。

    我们起待了许多天,吃了许多好吃的,不过那个小不点老喜欢揉我的脸,我不同意她还以烤肉威胁我,好吧,我只能勉强忍受她的摧残,不过说实话,她的手软软嫩嫩的,热乎乎的,摸起来还是挺舒服的。

    后来看在她做了许多好吃的份上,我救了她命,从此便开启了我不希望的人生。

    不知何时,她跟着我到了娘亲睡觉的地方,又不知为何,娘亲竟然十分看好写个小不点竟然要我认她为主。

    我想娘定是误会了,我不是舍不得她,我只是舍不得她做的烤肉而已。

    没办法,看在娘亲就要仙去的份上,就了了她这个心愿吧。

    在此之后,我伤心了许多天,她也安慰可我许多天,每天做好吃的哄我,说着软软糯糯的话逗我开心,晚上轻抚着我的脊背,直到我入睡。

    我突然觉得有个主人也挺不错的。

    后来我们在秘境度过了快乐的三年,看着小不点渐渐长成窈窕淑女,真美,和娘亲年轻时不分上下。

    后来我们带着群小弟出了秘境,大杀四方,好不威风,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原来妖兽可以化作人形,而活了千年的我自然也可以。

    我看着小溪种倒影的俊美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要是她见了定会大吃惊吧,想想她知道平日里抚摸的竟是个精壮男子时的神情,想想就兴奋。

    可是时不待人,还没来得及让她知道真相,我们便遇到了黑年,我知道她爱上了她,她从未想过瞒着我。

    那刻我有些许的伤心,有些许的愤怒,明明我们才是最好的朋友,为何她心里会有了他,我又算什么?

    我赌气不愿让她知道我的秘密,这番错过就是永远。后来经历了许多我才这不是赌气,这是吃醋,不过那时已经晚了。

    不过切都是我在唱独角戏,施宣根本就未曾注意到我生气了。

    本想着给她点教训,直不理她,可是看着她为黑年伤心难过,我的心忽然就软了,恨不得替她教训教训黑年。

    后来看着他们在起,我终于笑了,可是内心却在哭泣。

    夜深人静之时,我常常化作人形,独自望月长叹,我多么希望这刻她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惊喜着问我怎么会化作如此美男子。

    不过这切都是妄想,我不敢告诉他实情,她也不曾问过我。我越来越害怕,旦她得知我的身份,就不再宠爱我就不外像以前那样抱着我,我害怕失去这切,所以我什么都不好说,只为能在她怀多留恋段时间。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逼不得已化作小娃娃的样子,所幸她还是如之前的对我。

    纤指轻抚过我的脸庞,我慌忙垂下头脸腾的下红了;红唇轻触着我的睫毛,我呼吸渐深额头上薄汗层层;柔软的娇体摩擦着我的身体,我早已如坠云端不知所谓。

    我每日就在这样的煎熬度过,好想像黑年样,肆意喷着体内的渴望。可是我又同时享受着这样的煎熬,生怕连这唯的亲昵都要被剥夺。

    后来我的秘密,被小黑和丫丫知道了,也许在那刻,他们也懂了我对施宣的心思,也是,任谁见个大男人每天在她怀里蹭来蹭去,也会多想。

    我允诺他们些东西,同时也是为了安抚她们,我不想小黑透露出去,更不想丫丫得知她的身份。

    是的,从开始我便感觉到丫丫体内和施宣那股模样的气息,我害怕她的出现会夺走施宣,因此直以来对她有些抗拒。

    直到后来我渐渐有些了解施宣的前世,才恍然惊醒丫丫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我绝对不能让丫丫知道真相,也绝对不能让她与施宣融合,否则我的秘密将不再是秘密,想必施宣也会离我这龌龊之人远去。

    看着黑年牵着她的手,我心痛,听着远远的地方传来的异样声响,我的心更痛。

    后来我寻来白毛,只为掩饰自己无法面对他们的心,幸好大家都误以为我喜欢上了白毛,其实每每看向它,我的眼前都是施宣的影子,我想我毒已深。

    飞升仙界,我还是无法制止丫丫与她的融合,那刻我前所未有的恐惧,我只觉得从此以后完蛋了,连看她眼都是奢侈了。

    她也不出意料的知晓切,看着我沉默许久。

    多年前我期待多时的那幕终于可以实现了,我化作原本的样子,个二十多岁的帅气男子,她的眼没有我所期待的惊喜,只有丝难过。

    她说这些年苦了我了,她说她爱的是黑年,她说她不想他误会,她说她想最后再摸次我雪白的毛。

    我终于抑制不住心的渴望,强行将她拥入怀,近点再近点,恨不得将她融入我的身体。

    最后她推开了转身离开,我以为我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是时候回去陪我娘亲了。

    可是后来,她将与之融合的丫丫分离出来,交到我手,她问我远不远继续跟着她,只作为朋友跟着她。

    她顺她要把丫丫还给我,弥补这些年对我的亏欠,黑年有她,而我有丫丫。

    我笑了,不关乎我是否拥有她,而是她并没有厌恶过我。

    我看着手沉睡的小不点,亦如看到了初见时的她。也许有天,我也会有我的幸福吧。

    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