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琴师的江湖日常 > 番外:月倾衣与林姑娘

番外:月倾衣与林姑娘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六年后。

    三年战乱已过,天下一统,新朝建立,百姓终得安居,扬州城里终于回归了三年前的祥和景象。

    林如海被君澈拉到扬州之后便一直待在扬州,哪怕改朝换代,林如海依旧留在扬州。虽然不是知府,但身负巡盐御史一职,又将住处搬到扬州城外百里庄,所以谁都知道扬州城真正掌权的是这位不声不响的主。

    要知道,百里庄,可是当今那位曾经住过的地方,虽然换了主人,可其中的武林人士依旧留下不少。

    曾经的月出云说林如海不娶贾姓女子便找他麻烦,所以林如海乖乖找了京城贾家的大姑娘做了妻子,次年有了一个小女儿,取名黛玉。

    当然,一来这其实是当年月出云威胁导致,二来这个名字的确不错。

    山寨版的林姑娘似乎继承了原版的命运,从小身体极差,林如海想了想之后直接让自家夫人带着女儿跑了一趟长歌门。

    说起长歌门,便不得不说曾经的隐世四门派,一场大战,四门之中皆是剩了少数弟子,盛况根本无法与当年的隐世四门派相比。一战过后,不少原本的宗门长老心中感慨,竟是同意了月出云并派的想法,将隐世四门派合二为一,以徽山书院为宗门成立长歌门,依旧不入江湖,闲散自在。

    林姑娘入了长歌门,熟料第二天便被某个覆手笑孤生的女子带走,经过几年调理,不止身体恢复,内力都有所小成。

    十六年后的扬州依旧安静如十六年前,又是三月扬州桃花铺满路,月倾衣一人一剑,出现在扬州城门口。

    都说男孩儿长相随爹,可月倾衣的长相却更像倾城,唯有那一对眼睛,恍然一瞥,便似当年一剑凌霄的月出云。

    红衣如血,亦如当年的月出云,只是却少了身后的青玉流,手中多了一把晶莹如玉的长剑。

    哪怕是江湖中人,或许也有人会不认识这把剑,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许久,江湖中已经很少有人提起剑君林阆钊这个名字,如此便更不会太多人知道伴随剑君成名的风华绝代已然落入眼前的少年手中。

    随便找了一处酒馆,月倾衣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下,吩咐小二上了壶好茶,而后便自顾观察周围的环境。

    以往安静的扬州城,今日竟是显得有些喧闹,来往之中甚至不乏江湖中人。

    月倾衣没有说话,安静听周围江湖中人聊天。

    茶楼中心的一桌坐着的似乎便是几个江湖中人,其中一白袍男子正侃侃而谈。

    “要我说啊,这一次武林大会其实没什么必要,当今天子以此给江湖中人一些身份,虽说是好事,但是实际上呢,年轻一辈真正的高手也就那么几个,我们啊,来扬州最多也就是见见世面。”

    “见见世面也是好的,毕竟江湖中那几位成名的年轻一辈高手,可都是不经常行走江湖之人。”

    “比如说长歌门的几位,当年青莲书院书生的传人书离,武功深不可测,然而却只是安静留在长歌门,可惜。”

    月倾衣闻言一笑,书离那家伙可不是安静待在长歌门,只是武功还不到家,被书生困在长歌门每日如同深闺怨妇,不得不写一些郁郁不得志的诗词。可惜,他爹也是玩儿诗词的,就他那水平,也就只能自己一个人玩儿了。

    “还有,当年小剑君秦阆歌的女儿秦惜,如今也是江湖年轻一辈顶尖的高手,此次若是来这里,必定是拿此次武林大会魁首的有力人选。”

    月倾衣不由点头,暗道这些江湖中人有些见识。秦惜那个丫头剑道传承与秦阆歌,但是真正指点她的,却是剑君林阆钊,剑法极为恐怖。不过这姑娘似乎没将武功放在心上,一门心思嫁人相夫教子。每每行走江湖,目光便四处打量试图寻找一段美好的爱情,可惜,天不随人愿。

    “当年魔道剑十二似乎也有一子,名叫莫无为,一心为剑道,但前不久听说被秦惜追着打,难不成实力还不如秦惜?”又有人问道。

    聊天儿的几个人都是猜测,然而月倾衣却知晓其中缘由,主要是因为莫无为听说了秦惜试图寻找一段美好爱情然而郁郁不得的结果之后,放声大笑三声,而后被秦惜追杀三天。

    如果是秦惜一个人,莫无为自然不担心,但是秦惜身边还有一个姓陆的姑娘,一手双刀光华如日月冰火,二人加起来,就算是莫无为也只有被吊着打的份。

    “你们说了这么多,可别忘了如今的太子殿下。”

    月倾衣当即来了兴趣,他行走江湖不多,所以自然更愿意听这些江湖中人对自己的评价。

    谁料,旁边当即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月倾衣,不提也罢。”

    月倾衣握着风华绝代的左手微微用力了几分,朝着笑声传来之处看去,只见一黑衣少年自顾饮酒,额前垂下一股长发刚好可以挡住月倾衣的视线。

    “刀翊……这个混蛋……”

    月倾衣心中默念一句,而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刀无痕前辈与素素前辈都不是外向之人,谁料生出个儿子竟是如此无赖模样。我辈读书人,不屑与之为伍,有辱斯文。”

    月倾衣心中如是念道,但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了些。

    “你们不知道,月倾衣小时候在皇宫被月前辈教导,后来越前辈说倾衣那小子朽木不可雕,便将月倾衣扔上了太虚峰。太虚峰上的日子不好过,月倾衣天天被秦惜吊着打,什么太子啊之类的身份尊严全被打到了九霄云外。”

    “照这位少侠所言,难不成秦惜的武功更在当今月倾衣之上?”几个江湖中人当即问道。

    然而刀翊却又摇头:“前三年秦惜打月倾衣可以吊着打,后三年月倾衣一个人打秦惜与莫无为可以不显败绩。如今时间已经过了好几年,月倾衣如今是何境界,谁也不知道。”

    “嘶……这……”

    一众江湖中人面面相觑,后又露出庆幸的表情:“庆幸这位月小公子乃是当今太子,否则此番武林大会……”

    “武林大会月倾衣还是会来的。”刀翊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不过至于为什么,现在却不好说。”

    “这位少侠此番来扬州,可是同样为了武林大会?”

    刀翊摇头:“我自是不会参加什么武林大会,甚至秦惜莫无为等人也不会参加。他们虽然也会来,却只是为了帮月倾衣而已。月前辈曾言给他们一官半职,听着很不错,实际却也没多少权利,小气。”

    众人算是听明白了,这位少侠显然也是有背景的,当今江湖能称月出云为月前辈之人,不多。

    一时间,一众江湖中人心中便已有了计较。

    谁料,楼上突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似是点在所有人心头。在场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却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认真盯着方才说话的刀翊。

    “这位公子,月叔叔并非小气之人,还请不要乱讲。”

    刀翊错愕点头,余光不觉飘向大堂角落处的那一道红衣身影,而后摇头:“除非月倾衣跟我打一架。”

    “太子殿下不知身在何处,这位公子还是莫要乱说为好,虽然听得出来公子只是玩笑。”

    刀翊脸上泛起几分笑意:“你是青莲书院的林姑娘?我只是想跟月倾衣打一架而已,没别的意思。”

    楼上少女闻言眉头轻皱,问道:“太子殿下并不在此地。”

    刀翊似笑非笑,一手探出,曾经名动江湖的神兵文星便已落入手中:“无妨,就算没有月倾衣,身为闻人奕前辈的传人,自然也是极好的对手。”

    少女绝美的侧脸泛起几分警惕:“公子莫不是想与我动手?”

    刀翊起身:“点到为止,林姑娘请。”

    少女轻轻点头:“月叔叔与我有恩,便是知晓公子方才只是开玩笑,我也不愿轻易原谅公子出言不逊。”说吧脚下轻轻一点,人影已然化作一道轻云从楼上飘下,自顾朝着酒楼之外而去。

    刀翊深深一笑,朝着角落处送去一个无辜的眼神。

    月倾衣摇头,刀翊这家伙,每次都用这么恶俗的办法让他应战。

    “林姑娘虽是闻人前辈的传人,然而武功却并不能与刀翊这混蛋相比,况且刀翊这家伙性子如同他爹一般都是武痴,若是伤到林姑娘,又会闹出很多麻烦。”

    杯中酒水饮尽,月倾衣轻声叹息一声,在这突然安静的酒楼大堂显得如此清晰。

    “刀翊,这混蛋越来越狗了。”

    刀翊已然离开,只剩大堂中的一众江湖中人闻声回头。

    这一回头,当即让大唐之中传来一阵吸冷气的声音。

    红衣轻剑,仅仅是举杯叹息只见不觉流露的眼神,便已让眼下这些江湖中人将眼前少年与曾经那道红衣白发的身影联系到一起。

    月倾衣!

    扬州城外百里庄,百里庄前隐月湖。隐月湖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只是因为月出云的缘故,后来才被改名为隐月湖。

    月倾衣赶到隐月湖时,便已见刀翊已然出手,虽说留手三分,却依旧不是那位林姑娘能够相比的。二人出手不过三十余招,便见刀翊已然占据上风,手中长刀迎风劈出一道刀气,那位林姑娘反手横笛抵挡,仓惶之间竟是想着身下湖面跌落下去。

    见势不妙,月倾衣飞身跃起,身影化作虚影飘散,便又出现在湖面之上。

    林姑娘只道自己必定落入湖中,谁料身后突然冒出一道身影将自己接住。强忍羞意,林姑娘抬头看向接住自己的人影。

    四目相对,月倾衣下意识让自己飘向岸边,本来似乎准备说什么,一时之间却只觉大脑之中一片空白,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湖面之上,刀翊凌空而立,目光有些尴尬。只是许久之后,眼前两人却依旧保持这四目相对的动作,刀翊只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伤害,不觉咳嗽一声。

    “公子……能先放我下来么……”

    林姑娘转过脸闭上眼睛,月倾衣当即照做,而后没由来回头看向身后的刀翊,眼神之中生出几道本不该出现的战意。

    “刀翊,刀前辈可没教过你可以无缘无故对女子出手。”

    “呵呵。”刀翊一脸不屑,“月倾衣,你说这话之前先反省自己,月前辈师父可没教过你抱着姑娘不撒手!”

    岸边两个人同时脸红,月倾衣二话不说,手中风华绝代凛然出鞘。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