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请问您要来杯咖啡吗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并非孤身一人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并非孤身一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止的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凭空被人挖去了块那样子……相比于疼痛感,那种空洞而无力的体会最是刻不停的折磨着他的灵魂,这让秦止迫切的想要用什么东西来将胸口的珈蓝之洞填满……而这其最为简单的办法,大概就是去寻找家人的抚慰了吧。??  ㈧1㈧ZW.

    所谓的家人不就是能够在任何时候都无条件的给予百分百信任以及无限额宽容的存在么?所以说如果是悠子的话……就算自己什么都不跟她说,她绝对也会明白自己这时候的心情。尽管这样做实在是有些利用的卑劣在里面,但既然是家人的话反而这样才是最好。

    没有更多理由的,他这时候就是想要去见到悠子,自己那个平日里只会撒娇卖萌可到了关键时刻却意外能够靠得住的姐姐大人。

    无论离家多久但绝对不会遗忘回家的道路,由此即便是对秦止来讲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的,可完全不用去特意回忆他就很容易的找到了回家的方向,那简直就好像自己的身体早已记忆住了路线样。

    站在自家门口,秦止下意识的想要抬手敲门,然而这个动作只进行到半他的手便僵在了半空,如果没有记错虽然对自己来讲过去了很久,可在这个时间线上他其实才刚刚跟悠子生了件颇为尴尬的事情不是么?而这时候敲门的话……

    心苦笑的摇了摇脑袋,如果放在平时安安静静去找个地方等候几个小时才会是他直以来的做法,而现在话……还请久违的让他放纵次吧。

    “诶?止酱?”伴随着敲门声的响起,很快悠子那疑惑与无奈交加声音的就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姐姐不是说了吗,现在的话是不能跟止酱见面的说!当然当然姐姐不是讨厌止酱了哦,只是……现在看见止酱的话脸会变得很红的……恩?!止酱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劲……快点进来!”

    嘴上尽管有着小小的抱怨,但悠子却还是跑出来帮他开了门,紧接着在目视到了秦止那如丧考妣样的面色之后她顿时失了方寸,手忙脚乱的把他拉了进来,关于此前的种种浑然被抛却到了脑后面。

    “没什么,大概只是有些……”秦止想要解释,可话还没说到半他的声音就像哽住了样,就连稍稍能让悠子安心的客套话都说不口,最终只能是尽显憔悴的裂开嘴角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担心……

    “怎么可能会没事啊!快给我坐下,姐姐去拿水给你……”秦止那明明难过的要死但依旧强颜欢笑的表情让悠子心下疼,在把他安置在沙上之后就蹬蹬蹬的跑去厨房给他打了杯水回来,但悠子能够做到的也就仅限于此了,这样无能的自己让悠子自责不已……虽然她也想要像漫画里面画的那样去尽职的做个好姐姐,但无奈她平时欣赏的桥段里面似乎并没有适用于此时此刻的。

    “好啦悠子姐,我真的……没事的。”或许家与家人这两样事物真的是拥有着别样的魅力,明明自己刚才根本就是感觉到了如同天塌下来了样的苦恼,然而只是见到了悠子在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背影之后,很奇异的就好上了许多。

    并非是已经忘却了伤悲,只是……莫名的获得了点让自己去面对现实的勇气,只是想要回归正常可能还需要段不短的时间。而那段只有自己才能够体会到的旅程……除了静待它变成自己回忆的抹浅笑除外,秦止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了。

    至于说去天朝寻找冯惜留下的痕迹?抱歉,尽管四十几年的时间听起来并不漫长,可对于当事人来说……暂且不提是否能找到的问题,就算真的寻找到了又能够去跟她说些什么?如何去解释自己这么多年的不辞而别和突然出现?而最主要的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冯惜已经在这漫长的光阴里面将他遗忘了又该怎么办?

    秦止承认自己的胆小,所以他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避……逃避到有悠子存在的这个,永远会让自己感觉到温柔的港湾里面……

    “你这样子哪像是没有什么事情啊!”从厨房回来紧挨着秦止坐下的悠子,用手指轻点他的额头用蕴含1分埋怨外加上9分心疼的语气戳穿了他的谎言,“到底怎么了?止酱你就刚出去那么会怎么就……”

    “我……”秦止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才好,哪怕是面对自己最亲的亲人他也不愿意将那段只能够深埋于心底的回忆讲述出来,悠子是否相信是回事,最主要的是他点也不愿意将女孩也牵连进来……毕竟此时此刻他已经确信了神明的存在,并且那位神明大人似乎点都不像神话里面所说的那样钟爱着世人。

    秦止的欲言又止让悠子忍不住往他的跟前又凑了凑,以至于到了努努嘴唇便能够亲吻上的距离。熟悉的温柔吐息打在脸上,让秦止的忍不住抬起胳膊就把悠子抱在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女孩跳,但很快察觉到秦止心的依赖之后她索性就如同个大号抱枕样乖巧的缩在了他的怀里。

    不同与往日那样早已习惯的亲昵,今天秦止的拥抱显得格外用力……或许说成是粗暴还比较准确点,将悠子死死地压在自己的胸口,那个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似乎只要这样做,心的空荡就能够稍稍减轻点……

    对于秦止这样的霸道,悠子点都没有觉得讨厌,相反说成是欣喜还差不多……这跟她本质上其实是个抖m完全没有什么关系,最主要的果然还是……她喜欢这种能够被依赖的感觉,秦止啊什么都好,就是平日里太过坚强了点。虽然说男孩子能够独当面是好事,但果然还是希望他不要太累了……

    作为距离他最近的人,悠子比谁都确定在秦止淡漠与坚韧的外表之下隐藏的是颗相当敏感的内心,他也会难过也会疲惫……悠子只希望在这种时候秦止能够多依靠她点才好,尽管不那么称职但她终究是姐姐啊!

    两人抱在起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止终于是缓缓松开了自己的胳膊,可即便如此两人也没有分开,悠子就这么坐在他的腿上面,眼睛自下往上的盯着秦止左右看了半天,最终确定他的情况的确是好了些后才算是堪堪松了口气。

    “好些了?”悠子柔柔的声音让秦止忍不住略微点点头,即便完全是治标不治本,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已经足够。这种时候有悠子在……真的是太好了。

    “呼……那样就好,虽然姐姐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可如果止酱愿意的话姐姐的怀抱随时朝你敞开哦~~偶尔……也趴在姐姐怀里撒下娇嘛~~”用手拍了拍自己那对丰硕的果实,悠子再度恢复到了平时贯的不正经,“啊对了,如果是心不开心的话我倒是知道个相当棒的疗法来着,所以说……要不要揉揉欧派放松下?”

    ——————————分割线——————————

    或许是秦止久违的反常真的是吓到悠子了,由此这个周末她显得格外宠他,抛开那种平日间的亲近不算,悠子几乎是拿出了天全部的时间陪在秦止的身边,就连食物问题都依靠高级餐厅的外卖来解决,拜之所赐秦止总算是平稳的度过了最为痛苦的那段日子。

    可任谁都明白那只不过是表象而已,事实上秦止的心依旧难以摆脱这种突然回归的落差,可以说哪怕再过上周乃至于几天的时间他都绝不至会如此,很多时候有无心里准备的区别实在是大了点。更何况还是他这种心愿未了的类型……

    有些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周末的时间,转眼又是周为了不让悠子再多担心,他“切如常”的在清晨离家踏上了去学校的路,尽管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实在是没有去学习的心情也就是了。

    路上穿着塞西亚学院制服的学生三三两两的聚在起说笑打闹,似乎正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致使这派深秋肃杀的景色里面都免不了带上了丝欢快的色彩,只是这切都跟秦止没什么关系也就是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不大喜欢这样的吵闹,而现在的话更是不愿意参与到其了。

    跟悠子在起的时候其实还不觉得,而在重新回归独自人状态的时刻他复又忍不住开始考虑关于冯惜的切,类似这样在蜜糖夹杂了苦涩的思考让秦止不禁眉头紧皱,浑身都散出种生人勿进的寂寥味道。

    踏入学院的校门,秦止此刻只想要尽快去教室里面安安静静的坐会,拜高三的压力所赐,临近毕业的班级并不会如同其他低年级的教室那样喧闹,这样对如今的他来说可谓是再好不过。

    毕竟如果去跟那些直在笑着的家伙待在起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想要叹气不是么?

    “啊!副会长大人!”埋头走路的秦止完全没想到在他刚刚踏上第二层楼梯的时候突然被个稍显陌生的声音给叫住了,寻声望去头火红色的如同洋娃娃样可爱的型先映入眼帘,如果没有记错……叫住自己的人应该是叫蜜雪儿来着?貌似是自己那家小店的第个客人的样子……

    “你好……”礼节性的点了点头,装着心事的秦止没有去跟这位仅仅只有面之缘的女孩子多做寒暄的打算,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客套性的问道,“蜜雪儿是吧,那个……关于你跟那个小辉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这个……”被秦止提起周五时她咨询的问题,女孩的脸色突然变得纠结了起来,这让秦止下意识的开始怀疑是不是告白不顺利之类的,可很快她就越过女孩在她的背后现了另个貌似有些土气的女孩子,那足以遮住半张脸的黑框眼镜以及稍显过时的麻花辫……秦止仅仅是扫了眼就是去了继续打量对方的心情,不过从两人的姿态来看貌似是朋友吧。那么不愿意在朋友面前提起自己暗恋对象想来也在情理之。

    “抱歉是我失礼了……”秦止略显正式的道了个歉,他这样的本正经却反而惹得蜜雪儿连连摆手,脸上俨然副很是不好意思的模样。

    “不不不,副会长没有错啦!”或许是由于太过焦急,女孩的脸颊都不由得涨的通红,对此秦止仅仅是摇了摇头同时说了句“快要上课了,先回教室去吧”之后就趁机离开了此处。只留两个女孩子还站在那里……

    “那个雪儿,小辉……是谁?咱们班上的男孩子么?”该说是理所当然的么,在秦止离开之后那个扎着麻花辫的女孩子就有些好奇的冲蜜雪儿问道。

    “不……不是啦!当然也不是咱们年级的!那只是我幻想的个男孩子啦……呜!韵卿你不要那么看着我,我才没有得妄想症啦!”女孩张牙舞爪的冲自己的女伴示威道,不过可惜点都不让人害怕就是了,“你从头听我说啊!这件事情跟韵卿也有关系啦!”

    “我?”那个有着跟秀气的名字完全不相称的外表的女孩子用手指了下自己,已经完全搞不懂蜜雪儿究竟在说些什么的她歪着脑袋安静地等待着下,颦簇之都透露出这个年代女孩子少有的贤淑。

    “就是你啦!mo!来这边我点点跟你说!”显然是属于行动派的蜜雪儿不由分说的就把韵卿拉到边,对于女孩“马上就要上课啦”的哀嚎毫不在乎的回应了句“随她去”。

    ——————————分割线——————————

    “呼呼呼……雪儿你干嘛要把我拉到天台来啊!”体力显然是不如那个疯丫头的女孩在口气上了5楼之后顿时变得气喘吁吁起来,双手拄着膝盖边喘着粗气边问道,奇异的是面对蜜雪儿的自作主张在她身上也丝毫看不出丁点的埋怨来呢。实在是好脾气……

    “因为这种事情不能让太多人听到啦!”蜜雪儿把女孩拉到边很是神神秘秘的说道,“话说你知道的吧,副会长大人他在社团大楼那边开了个类似于万事屋的社团这件事。”

    “啊恩……这种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吧?”韵卿对自己好友的问题感觉到困惑,要知道虽然是那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但其实秦止私下里的人气其实相当高呢。之前绘里奈学姐做会长的时候他们两个几乎是公认的对,摄于会长大人的气场没有谁敢做些小动作,后来等到绘里奈学姐毕业而秦止又从学生会退出,学校里面更是又传出了关于秦止、唐璃外加上绘里奈三人的各种卦……那卦的泛滥程度甚至到了只要稍稍收集些,写个1oo万字的言情还是很容易的。

    由此也不难看出秦止在学院里面的人气,而他的举动自然也都落在了有心人眼,更不用提什么破天荒开设了个奇葩社团之类!只是秦止贯的冷面形象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女学生们全都按捺住了心里的妄想……万贸贸然的给他留下个坏印象岂不是得不偿失?

    正因如此,胆大的蜜雪儿才能够像这样轻而易举的成为了秦止的第位客人。

    “但是我已经去过了哦~~就在上周五!”提起这件壮举,蜜雪儿的语气里难免带上了丝自豪,而且如她所愿的自己的女孩也朝这边投来了惊讶的目光,“话说副会长大人其实很好说话的!而且感觉……也很温柔~~”

    “诶?是吗……”女孩不置可否的回应了句,“那雪儿你都跟学长他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嘛……”提起这个女孩的表情顿时变得讪讪的,最后实在是抵不过韵卿纯净的眼神放弃般的说道,“是恋爱咨询啦!呜韵卿你不要那么看我……我也是没办法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啊,所以就只好说我喜欢上了个叫小辉的男孩子,然后怎样怎样……顺带提,小辉是我新构思的的男主角哦~~”

    “是是……”对蜜雪儿的脱线韵卿可谓早有领教,如果这时候不去打断的话她绝对会陷入到自己的妄想之不可自拔,那样别说是晨会恐怕第节课都不可能上的了了,所以她熟稔的接话道,“然后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啦!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去见副会长大人的?虽然副会长大人很帅气,但果然还是我家小辉比较好~~”纵然是好脾气的女孩这时候都忍不住单手扶额,自家这个热衷于幻想的好友实在是够了……

    “不过嘛……副会长大人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以接近哦,而且……他好像很缺钱的样子,所以只要有钱的话什么都肯做……”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女孩的无奈,蜜雪儿自顾自的往下说道,“所以说!你也去试试吧,只要花上几百软就能够去跟你直在暗恋的副会长大人约会哟~~”

    “诶?约会?!我哪有……”对于蜜雪儿的提议女孩下意识的否认,不过那已经涨红的面颊却无比自觉的透露出了自家女主人的口是心非。

    “不要再犹豫了!你就快要回国了嘛,那么在离开之前创造点回忆也好啊!沈韵卿大小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