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炮灰修仙 > 第1055章 归还宝物(一万字)

第1055章 归还宝物(一万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0000字大章~沉迷万字大章节~

    *

    第147章

    几个大乘修士立马联系了始元大世界的修仙联盟。

    修仙联盟一听有个能秒杀大乘后期的人物出来,立马引起了高度重视,沐白真人的杀伤力太强大,他们都不希望始元大世界有这样一个大杀器。

    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那几个大乘修士马上追了过去,凌霜龟载着澄小宝穿梭在九曲十八弯的矿洞里,矿洞内部四通八达,还有好几只正在工作的凌霜龟,都和载着澄小宝这只一样,被榨干了生机,一只只看起来都分外可怜,澄小宝心中一动,便给了它们各一缕生机。

    于是,逃跑路上就有了一群凌霜龟。

    在仙气遍布的地方,便是大乘修士也得收敛着,不能随意的释放神识,他们只能循着气息去追,澄小宝的气息不明显,凌霜龟的气息却很清晰,还有它爬过的痕迹。

    澄小宝坐在凌霜龟的背上,整个人都气鼓鼓的。

    她越想越委屈,真是好气呀!!

    她又没有招惹过别人,他们觊觎她的生机也就算了。

    还要对她动手,真的好过分哦!简直不能忍!!

    澄小宝委屈起来,就要传音找小伙伴了。

    小澄子玩不过大乘修士,她还有好朋友澄一呀!

    澄小宝马上取出传讯玉简给澄一传音,气鼓鼓的告黑状:“澄一,你在哪里?我在外面玩,遇到好多好我坏人呀,他们都欺负我是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的小可怜!!”

    那只驮着澄小宝的凌霜龟缩了缩脖子。

    听了澄小宝的话,它为什么觉得她那么欠揍呢?!

    有人想欺负她是真,结果却被她反杀了,而且是秒杀。

    她现在毫发无伤,居然还传音跟人告状?

    那些攻击不成的大乘修士听了会哭死!!

    比起澄小宝告状,凌霜龟更好奇的是对方是谁,澄小宝的杀伤力有多强,它是亲眼见识过的,能让澄小宝告状的人,难道这世上还有比她更厉害的人物?

    这只凌霜龟没听过沐白真人的存在,在它的认知里,澄小宝一出手就能秒杀大乘修士,已经是个实力通天的人物了,能让她传音告状的人,它实在是想不通。

    不过短短几秒,澄一就回了传音。

    澄一的声音还跟以前一样奶声奶气,怎么听怎么萌。

    凌霜龟听到这个声音,突然觉得有些幻灭,所以,它背上这个小魔王传音其实不是为了告状,而是想撒娇?故意装一下委屈,好让对方哄哄她?!

    澄一的声音传来。

    “你那边急不急?急的话,我就过去帮你!”

    听到澄一说要过来帮她,澄小宝心里终于舒坦了。

    看吧?她才不是没人爱的小可怜,澄一还在惦记她呢!!

    澄小宝想了想,这才回复传音。

    “我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危急,暂时能应付。就是那些人太坏了,我觉得他们可能会集结别人一起追杀我,你有什么急事先去办你的事。办好你的事再来帮我吧,我们一起反杀回去,谁敢冒头我们就上门打谁!胆敢追杀魔尊大人,简直不可原谅!哼!!”

    这只凌霜龟听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澄小宝就是想传音撒个娇,找一下存在感!

    对方回复了,她这里又不着急了。

    秉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这只凌霜龟保持沉默,尽心尽力地驮着澄小宝寻找出路,后面那一串大乌龟也没一个吭声,得跟着前面的凌霜龟开始大逃亡。

    ……………

    澄小宝带着一串大乌龟被人追杀,澄一的身影顿在万丈高空中,那双如同死水的眼眸直视着佛光照耀的远方,就是那里了,始元大世界佛修门派佛光寺。

    澄一速度飞快,飞向佛光寺的山门处。

    看守山门的僧人瞧见她,看到个体型一岁的小不点,他们也没有生起轻视的意思,以他们的修为,就连澄一是如何出现的都没看清,哪敢轻视于人?!

    其中一位僧人双手合手,“阿弥陀佛,此处是佛光寺。”

    澄一反应慢了半拍地抬起头,看向说话的僧人。

    她奶声奶气的说道:“我来找人。”

    “请问施主要找何人?小僧可代施主传话。”

    澄一目光幽幽地望着他,“佛光寺修为最高的是谁?”

    那僧人笑着回:“修为最高的,是寺中的了无尊者。”

    澄一顿了几秒,才跟上节奏。

    “嗯,我就找他,了无尊者。”

    她的语气很平淡,说的是找佛光寺修为最高的了无尊者,听她的语气却好似随随便便找个人似的,半点也没有对大能强者的敬畏,就像把对方当成了平辈一样。

    僧人表情一僵,在场的其他人,眼神也不对了。

    嗯?找上别人的宗门,连人家老祖的名字都不知道,也不报上自己的名讳和身份,一开口就要见人家老祖,这人是哪来的?狂成这样,听她这平淡语气,好像在她眼里并不觉得了无尊者有多了不起。听在佛光寺的僧人耳中,却怎么听怎么不舒服,都觉得澄一上门是来找茬的。

    等了一会儿,还没有听到满意的答复,澄一脑袋一歪,面瘫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迷惑,她那双黑沉的眸子双深了几许,“嗯?你不是说能代我传话吗?为何还不见动作?!”

    金莲子澄一气息平和,又收敛了气势,这些僧人知道她的实力比他们强很多,却摸不透她的虚实,见她固执的要见了无尊者,他们也很无奈啊!!

    看来……这小胖团子和她的体型也没得差嘛!!

    看似一岁大小,果然跟个不懂事的小孩一样。

    他是说能代她传话,懂事的人谁都知道,别人家老祖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的,一开口就要见人家老祖,你最起码要有和人家老祖匹配的实力,同等的地位。

    否则的话,随便一个人就能见人家老祖,岂不乱套了?!

    澄一还盯着他,在等他的答应。

    在场的几位僧人觉得这只小胖团子有点难以沟通。

    那僧人讪笑道:“施主见谅,老祖修炼繁忙,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再说了,我们只是看守山门的僧人,即便传话也传不到老祖面前。施主请回吧!”

    过了好半晌,澄一才收回目光,轻轻地点了点头。

    “了无尊者在寺中,没有外出吧?!”

    “老祖的事,我们不清楚。但未听说过老祖外出。”

    澄一来佛光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找了无尊者,她只是为了找到六字真言佛珠中的一颗,了无尊者在不在寺中倒是不重要。她凭着感觉找来,能感知到佛珠就在这边。

    还未靠近的时候,就看到笼在佛光寺上空的佛光了,这佛光给她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澄一可以肯定佛光的来源就是六字真言佛珠,她没有找错方向。

    只是……六字真言佛珠不是寻常东西,也不能直接拿走。

    澄一抬起小胖手,抬抬佛光寺上空的佛光。

    她问:“这佛光掌握在谁手里?我要带它走,该找谁呢?”

    那僧人满脸无奈,佛光岂是想带走就能带走的?

    他道:“这佛光,便是佛光寺的金字招牌,自上古时期便存在了,至今已有数十万载,不是由谁掌握的。小施主若是冲着佛光而来,贫僧劝你还是回去吧!”

    澄一不说话了,默默地站在那里。

    金色的阳光洒在澄一身上,她低着头,纤长的睫毛被阳光染成了金色,随着她那双空洞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还有几分小可怜,给人一种十分失落的感觉。

    在场的僧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只看了两眼,就觉得这个不懂事的小胖子弱小可怜又无助,那么不懂事,可能是没人教过,才会贸贸然的上门提出要见人家老祖。

    随着时间流走,照耀在她身上的阳光越来越盛,就像整个太阳都在为她一人服务,将所有的金光都汇聚到她一人身上,这个念头只存在了一会儿,这几个僧人就惊醒了!

    猛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不对!

    洒在澄一身上的不是阳光,而是佛光!!

    佛光寺的佛光时强时弱,眼下也不知怎么回事,佛光大盛,几乎能与艳阳争辉了,浅金色的佛光洒落在澄一身上,恍然间给人一种错觉,误以为那是阳光。

    而此刻,佛光源源不断地往澄一身上涌,好似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佛光,将这只小胖团子包裹其中,要说佛光寺的佛光是为她盛开的,他们也会相信。

    几个僧人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中一人赶紧去通报。

    这只小胖子不简单,必须请住持前来!

    澄一什么都不用做,只是站在那里,佛光就涌了过来。

    不一会儿,佛光寺的主持带着几个修为高深的大师来了,佛光是佛光寺的金字招牌,从上古时期延续至今,却从未见过有谁能将佛光引到自己身上。

    澄一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佛光便越发的耀眼。

    不说当今,便是上古时期,佛光寺的佛光也未有个如此辉煌的一日。

    就连他们也惊呆了。

    澄一的出现,成了佛光寺有史以来的第一遭。

    佛光寺的主持同悲大师见状,也有过片刻呆滞。

    他双手合十,神情庄重的念了句佛:“阿弥陀佛!贫僧是佛光寺主持同悲,小施主,初次上门,寺中僧人招待不周,还望小施主多多包涵!”

    澄一垂眸站在那里,整个人还在自闭中。

    同悲大师在同她说话,自闭中的澄一拒绝和外界交流。

    她站在那里,就连眼睛都没有眨动过,根本不像个活人,说她是座没有生机的雕像更合适,同悲大师也不知为何,看到自闭中的澄一,忽然想起殿中那一尊尊佛像。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同悲大师摇了摇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人就是人,怎能与佛像混为一谈?

    他这是心中有佛,看谁都像殿中的佛像了!

    澄一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就连同悲大师的出现,与那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她都毫无感觉,不是他们没有存在感,而是因为没有给她带来危机感,所以没有惊动自闭中的澄一。

    哪怕澄一还在自闭,佛光仍是不受控制地涌向她。

    同悲大师又道:“还问小施主从哪里来?”

    澄一继续自闭,那双黑沉沉的眼睛连一丝亮光都没有,一片死寂。

    同悲大师几人盯着澄一看了一会儿,他们也很无奈啊!

    报上名号,又问她是谁,人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他能怎么办?!

    同悲大师只能看向几个看守山门的僧人。

    “这位小施主可曾与你们说过她的来意?!”

    那僧人表情古怪的回道:“这位小施主一来就问寺中修为最高的是谁,弟子同她说了无尊者。她便提出要见了无尊者。弟子说无法代她通传,之后,小施主就说想要这佛光,弟子答这佛光带不走,她这样了。然后……就见佛光一直往她身上涌。”

    同悲大师无奈地抬头望着佛光寺的山门。

    寺中的佛光都涌向她,她却一副对外界毫无所觉的模样。

    除了请了无尊者出来一见,还能怎样?!

    谁知道让她继续下去,会不会对佛光寺产生什么影响?!

    同悲大师无奈之下,只能传音给了无尊者,将这里的情况说了说,请了无尊者出来看看,免得佛光都被这只小胖团子吸走了,没有佛光,就是砸了佛光寺的招牌。

    了无尊者动身前,先用神识扫过山门。

    别人看不到澄一的虚实,甚至看不透她是佛门中人,却瞒不过了无尊者的眼睛,一个大乘后期的佛修找上门来,他从未听说过始元大世界有个那么小的佛修,了无尊者赶紧化作一道金光的遁光,遁到山门处,那双悲天悯人的眸子紧盯着澄一不放。

    大乘佛修降临,澄一终于脱离了自闭状态。

    她反应迟钝地抬起头,空洞的眼神看向了无尊者。

    同悲大师和另几个大师都不想开口了。

    好吧,人家就是不想理他们,就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分给他们。

    这不,了无尊者一出现,还一句话都没说,澄一就换了一种状态。

    了无尊者客气地行了个佛礼。

    “阿弥陀佛,贫僧了无,还问大师从何处来?”

    一个突然出现的小胖团子,修为跟他一样高,不说始元大世界了,便是别的大世界有这样奇特的一号人物,也早该在佛门中传开了,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

    过了几秒,澄一抿了抿嘴角,也回了个佛礼。

    “阿弥陀佛。灵音寺,澄一。”

    随着澄一一动,佛光终于正常了,不再向她涌过来。

    同悲大师看了看澄一,他总算明白了,自闭中的小胖团子能吸引佛光,她的目的不是他们,只是为了见见了无尊者,所以他一来,她就恢复了正常。

    澄一正常了,佛光也正常了。

    再看了无尊者那么客气,他们终于懂了。

    这只小胖团子也是佛门中人,只是他们修为不够,不在一个层次也看不透她的情况,那几个看守山门的僧人打了个哆嗦,他们居然拦下了大乘期的佛修?!

    真是罪过!幸好人家没计较!!

    了无尊者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起灵音寺是哪个大世界的佛修门派。他脸上带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原来是澄一尊者,幸会。澄一尊者里面请!”

    澄一摇了摇头,“不进去,我是来取一件东西的!”

    了无尊者神情一动,问道:“敢问尊者,想取何物?!”

    澄一仰着小脑袋,指了指漫天的佛光。

    “我要带走吽字佛珠。可以吗?!”

    说完,她略带羞涩的弯了唇角,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就跟活过来了似的,仅是那么昙花一现,又稍纵即逝,好似之前那道亮光是他们的错觉一样。

    了无尊者神色微变,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

    他神情严肃道:“既然尊者知道此为何物,也该知道它于佛光寺的意义。”

    其他人都诧异地望着澄一。

    她说的吽字佛珠,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惊讶于她能让了无尊者变脸,谁都知道了无尊者向来慈眉善目,哪怕别人杀上门来,他也是那种从容不迫的人。

    这只小胖团子一开口,就让了无尊者常年挂在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一道道探究的目光落在澄一身上,澄一却恍若未觉。

    澄一没有生气,仿佛也觉察不到了无尊者的情绪变化。

    顿了几秒,又乖巧的说:“现在不愿意给我,那我过一会再问。”

    说的好像过一会再问就会给她一样。

    了无尊者已经很多年没有动过气了,他是真的被气到了,吽字佛珠是佛光寺的至宝,也是佛光的来源,从上古传到现在,只有本寺的大乘佛修才有资格知道。

    就连主持都不知道,她一个外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她天真的语气,了无尊者忍不住动气了,沉着脸道:“佛光寺的至宝,绝不送人!尊者从哪里来,还请回哪里去吧,佛光寺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澄一要是听得了劝,那就不是她了。

    她认定的事,除非小澄子开口,否则,谁也扭不回来。

    只有熟悉澄一的无愿尊者和无悲尊者才知道她有多固执!

    澄一就跟听不懂人话一样。

    她低头沉默了半秒钟,又抬头问:“现在愿意给我了吗?!”

    了无尊者冷声道:“绝无可能!还劝尊者将目光放长远一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莫要觊觎了。若尊者执意不听劝告,就莫怪老衲不讲情面了!!”

    再一次被拒绝,澄一的目光动了动,失落地低垂着脑袋。

    她的语气中还透着一点小委屈,“那好吧……我过会再问。”

    了无尊者已是忍无可忍,佛光寺的镇寺之宝被人觊觎,他不愿意把东西给她,她还委屈上了?这是什么道理?她看上了别人的东西,别该就该给她了吗?!

    被拒绝了还一问再问!过会还要再问!!

    别说哞字佛珠是佛光寺的镇寺之宝,便是寻常物件,那也是别人的东西,不管别人愿不愿意给她,她也不该再要,这种脑子有坑的人,看上别人的东西她还有理了?!

    如果不是修行多年,在他年轻的时候碰到这种人,了无尊者早就动手了,哪会跟她讲什么客气,结果这人就是看他好说话,态度又和善,所以一而再的开口要宝贝。

    了无尊者怒从心起,已经有心想要教训她了。

    他警告道:“这是老衲最后一次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你若执迷不悔,就休怪老衲手下无情!哞字佛珠是佛光寺的镇寺之宝,只会属于佛光寺,觊觎者死!!”

    澄一就是不听,她抿着小嘴,固执的说:“不,我没有觊觎别人的东西。吽字佛珠本来就是我的,我来取它,那是物归原主。佛光寺只是代我保管,这么多年来,佛光寺也没有少从吽字佛珠得到好处,你们也该知足了!如今我找来了,你们占着我的东西不还,那是你们的问题!!”

    宝物有灵会自行择主。

    自行择主只是其中,还有命定归属。

    六字真言珠不可能属于别人,只会属于她!!

    别人拿着六字真言珠,只会使它黯淡无光。

    当然,小澄子除外。

    小澄子就是另一个她,她的东西也是小澄子的。

    澄一难得对外人说了那么长的一段话,她盯着了无尊者,他若是执意不给,还要跟她动手的话,就别怪她强取了,属于她的东西,只能落到她手里!!

    说句宝物择主,其实不对,六字真言佛珠本该是她的。

    自她降生以来,她就有这个意识了,那是属于她的东西!!

    澄一想,这应该是小金树传给她的意志吧,毕竟她的心来自小金树。

    佛光寺把哞字佛珠当成镇寺之宝,它在他们这里,散发的光芒还不如她随随便便的一次自闭,把它留在佛光寺,只会让宝物蒙尘,敛去了属于它的光芒!

    它该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而不是散发的米粒之光,还被人当成至宝来朝拜,这是对六字真言佛珠的侮辱,它不是这样子的,不该当一颗只能助佛门弟子修炼的器具。

    说难听点,始元大世界的佛修都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随随便便一点佛光就能糊弄了他们,他们在哞字佛珠的佛光中修行,甚至远远及不上当年小澄子手持因果轮回珠在灵音寺的佛光,小澄子搞出来的佛光都远超他们的百倍千倍,可偏偏他们还觉得很厉害。

    澄一歪了歪脑袋,该怎么和他们解释呢?

    哞字佛珠在佛光寺就是个废物!

    早知如此,她就该把澄小宝带来,让澄小宝和他们吵架!

    此言一出,不仅了无尊者,就连其他人都被这番言论惊呆了!!

    这是哪来的土匪?早在上古时期,吽字佛珠就是佛光寺的至宝了,她却一口一个这是她的东西,说得好像他们霸占了她的东西不还一样,这……这简直太无耻了!!

    了无尊者怒气横生,早已忍无可忍。

    他祭出本命法宝伏龙禅杖,再抬起一只手掌。

    怒声道:“阿弥陀佛,老衲与你讲道理,你却死不悔改,老衲又何需再跟你客气?那便手下见真章吧!看你有没有本事觊觎我佛光寺的至宝!!”

    了无尊者正欲动手,澄一动作比他更快。

    澄一不想跟他打架,她想讲道理拿回自己的东西。

    可是对方要跟她动手,澄一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澄一小手一张,掌心金灿灿的“卍”字印便如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以极其强势的姿态地将整个佛光寺压在下方,就连山门处的一行人,都感受到莫大的压力。

    了无尊者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他手中的法诀伏龙禅杖一横,再横扫出去,他怒声道:“好你个无耻之徒,一出手便要打压佛光寺!”

    “怒龙惊涛!给我破!”

    伏龙禅杖一挥,隐隐的听到一声龙吟。

    下一秒,就见一道道浅金色幻出来的龙影腾空而去,袭向那个巨大的“卍”字法印,试图将它击碎,再面相击,一击过后,“卍”字法印纹丝不动,倒是那条龙影在空中挣扎了两下,身体的颜色开始淡去,挣扎不过三秒就消失了。

    了无尊者脸色剧变。

    他的怒龙惊涛向来无往不利,居然奈它不何?

    这……她明明是随手一挥,怎会如此强大?!

    无法击碎,那他试试想将它挪开。

    了无尊者脸色越发难看,将禅杖推了出去。

    怒喝一声:“起!!”

    结果还是让他们失望了。

    “卍”字法印仍是稳稳的压在佛光寺上空。

    澄一强势出手,压得了无尊者毫无还手之力。

    突然出现的“卍”字法印瞬间惊动了寺中所有僧人。

    同悲大师见状,他眼前一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

    多年以来,了无尊者都是始元大世界第一佛修强者,现在的状况,颠覆了他的认知,一个籍籍无名之辈竟然打压得了无尊者没有还手之力,只是轻飘飘地一挥手,便将整个佛光寺都按在掌下了,这是什么级别的实力?就连了无尊者都不是她的对手了!!

    了无尊者的眼神也变了。

    他眼中满满都是难以置信。

    心知自己不是对手,澄一的“卍”字法印虽在佛光寺的上空,却只是顿在空中没有落下的意思,暂未给佛光寺带来任何损失,若是激怒了澄一,“卍”字法印真的落下,佛光寺的僧人们不知道会死多少,哪怕不死也会被镇守一世,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了无尊者几乎说不出话来:“你……”

    澄一仰着小脑袋,目光幽幽地望着空中那个巨大的金色“卍”字法印,她道:“同为佛门中人,我劝你做人平和一些,能讲道理就好好讲道理,别一言不合就动手。”

    说完,她觉得不够,又补了句:“便是动手,你也打不过我。”

    最后这句话就很欠揍了,但也是实情。

    同悲大师几人有种想吐血的冲动。他们真想问一句:你是不是对讲道理这三个字有什么误解?跟个土匪一样找上门来,还觉得自己很讲道理是吗?!

    了无尊者脸色冷硬,态度依然强硬。

    他道:“贫僧虽然不是你的对手,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欺负到佛光寺头上来。这位尊者,哞字佛珠镇守佛光寺数十万年,这是佛光寺的东西,佛光寺不灭,哞字佛珠就只能留在佛光寺。尊者若要强夺,老衲便是以身殉佛,也不会退让半步!!”

    澄一也不高兴了。

    她想好好讲道理,他们就是不听。

    澄一气鼓鼓地瞪着了然大师。

    “你们这些人好不讲道理,占着别人的东西不肯给,还说我霸道想抢你们的东西。佛门中人不打诳语,我都说了哞字佛珠是我的,你要怎样才肯信?!”

    “哞字佛珠自上古时期就是佛光寺的镇寺之宝!”

    “在你们这里,不代表就是你们的!”

    “可笑,数十万载过去,还不足以说明?”

    “时间又算什么?你们能让它绽放光芒吗?”

    “难道眼前的佛光是假的?”了无尊者冷声问。

    “呵……”澄一那张软萌可爱的小胖脸露出一丝冷笑,她奶萌奶萌的声音也变得强势起来,“区区米粒之光,也好意思说这佛光是真的?不说落到我手里,我便是唤它一声,它也不该是这个样子。你说我执迷不悔,我还觉得你们这些人目光短浅没见过世面呢!!”

    “你说它该是什么样子?”了无尊者涨红了一张老脸,冷声相讥。

    澄一睨了他一眼,再摊开右手露出掌心的“卍”字法印。

    “井底之蛙,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叫万丈佛光!”

    话音未落,一团金色在她掌中若隐若现,不过短短几秒就稳定下来了,十秒过后,金光大盛,以澄一为中心的方言百里所有都失去了色彩,只看得见澄一的佛光。

    之后便是千里,万里,还有向外蔓延的趋势。

    了无尊者站在佛光中,是了,澄一身上的佛光都比哞字佛珠更胜百倍千倍都不止,他们这些人沐浴在佛光中都有种想要朝拜的**,只觉得眼前之人便是真佛降临。

    了无尊者与身边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澄一却猛地收紧了手掌。

    佛光顿时熄灭。

    “你们若是觉得不够……我这里还有!!”

    澄一再摊开左手,她掌中握着一颗金光耀眼的佛珠。

    “哞字佛珠,是我的六字真言珠其中一颗,本来就该属于我。六颗佛珠我已找回三颗,我掌心这颗为因果轮回珠,可掌因果轮回,可轻易的度化道修、魔修,甚至是妖修。也可超度他人,当年,本尊便是拿着它超度了千千万万妖兽,让他们送入了地狱!!”

    同悲大师等人修为不够,佛光一出,他们就看不见东西了。

    也只有了无尊者,能看到澄一掌中那颗佛光耀眼的因果轮回珠,上面就有个“呢”字,有哞字佛珠还有呢字佛珠,了无尊者已经肯定了澄一所说的六字真言佛珠。

    澄一收回佛珠,再看向了无尊者。

    “哞字佛珠是我的,你还是不信?”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信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了无尊者躬身行礼,他倒是坦荡,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问题,“尊者所言极是,是贫僧有眼无珠,目光短浅的井底之蛙,给尊者添了麻烦。哞字佛珠在佛光寺,确实是让宝物蒙尘。只是……这毕竟是存在数十万载的镇寺之宝,若让尊者取走,佛光熄灭,佛光寺便是名不副实了。”

    他的自称又从老衲变成了贫僧,态度也客气了很多。

    说到这里,他语气一顿,询问道:“不如这样吧,尊者加入佛光寺,成为佛光寺的一员。哞字佛珠落到尊者手里,贫僧也算对得起佛光寺的列祖列宗,也能给寺中弟子一个交代!尊者意下如何?”那个默默无闻的灵音寺,他想破头都不知道在哪里。

    澄一果断摇头,“不好!”

    了无尊者道:“都是佛修门派,也不影响你和旧师门的关系!”

    澄一的表情十分微妙。

    过了十来秒,她才开口:“佛修?不,我不是。”

    了无尊者没明白她的意思,澄一又道:“我就是佛!”

    这一句,可以说是很狂了。

    如果有人说给小澄子听,她肯定不会相信。

    她最软萌可爱的小澄一,怎会如此嚣张狂妄?!

    了无尊者浑身一震,目光惊诧地望着澄一,脑子里一直在回想她这句话,她不是佛修,她就是佛……他在心里跟着默念了几遍,再猛然惊醒。

    没错,澄一和他们都不一样。

    他们都是佛修,眼中总是有几悲天悯人,最常放在嘴边的话便是慈悲为怀、众生平等,可他们行事间,却无法做到真正的平等,视佛修为自己人,总会抱有好感,对道修客气几分,对魔修和妖修总是持着几分偏见,要说慈悲为怀,也分三六九等,不是对谁都慈悲。

    真正的佛,其实是无情的。

    众生平等,在佛眼中,应该谁都一样。

    他们将众生分了三六九等,所以他们是佛修,成不了真佛。

    再看澄一,她的双眼空洞死寂,无悲无喜,看他的时候,跟看旁边的几人没有差别,并没有因为他修为高就另眼相看,也没有因为佛光寺同为佛门,就对他们多客气,该出手打压的时候她毫不犹豫,他们只是佛修而已,澄一和他们不一样!!

    了无尊者沉默良久,终究是退了一步。

    让宝物蒙尘,本身就是一种罪过,以前不知道便罢了,如今知道了,哞字佛珠就该绽放它该有的光芒了,佛门至宝不该蒙尘,它该和澄一手中的佛珠一样,有自己的能耐,而非像现在一样,只能留在佛光寺中散发的米粒之光,作用也只是当个招牌或是助寺中僧人修行。

    了无尊者终于开口了:“阿弥陀佛,是贫僧着相了,不该强求尊者留在佛光寺。哞字佛珠本该是尊者的,那便由贫僧做主,让哞字佛珠物归原主。他日,若贫僧有望飞升,见到历任老祖后,定会将此事告知他们。相信,他们也会欣喜哞字佛珠用在正途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