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重生之天运符师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状元与乞丐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状元与乞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临仙低头轻笑:“长辈们不计较,可我不能不守礼,今实在是起的晚了些,是我的不是,我给奶奶和娘赔个不是,往后定不会了。”

    柳氏就更加喜欢沈临仙,不等她嗑头就拉着她笑:“这孩子,真是好,又知书又识礼,我们杨哥儿修了几辈子的福才娶了你啊。”

    再看到沈临仙那张芙蓉面,柳氏看的都有几分惊艳:“难为你这般替我们着想了。”

    沈临仙抿嘴轻笑,依礼给四个人见了礼。

    柳氏和沈氏送了沈临仙红包。

    沈临仙收了,回屋换了衣服,这才和柳氏还有沈氏去厨房做饭。

    等做好了饭,吃饭的时候,韩杨就提到件事情。

    “娘,咱家买几个丫头吧。”

    “什么?”家子都呆掉了。

    韩杨笑了笑:“我现在是秀才了,将来还会成为举人老爷,还会考状元,家里总不能还这样吧,点排场都没有,我想着,咱现在也不缺钱,不如买几个下人伺侯着,奶和爷爷也当当老太君老太爷,爹和娘也能歇歇,我呢,也有心思攻读。”

    如今韩家的事情几乎都是韩杨说了算。

    他说买下人,韩大柱想了想就同意了。

    第二天,韩杨就带了沈临仙去县城找官牙买人去了。

    走了天,回来的时候他带回家子下人,又带回三个丫头。

    那家子四口人,男人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正当壮年,女人也是个利落的人物,儿子闺女也都十二三岁了,很是能干活的。

    丫头们也不是多小的,家里洒扫做饭的做都能做的。

    沈临仙把人带回来给柳氏和沈氏看过,就开始分派活计。

    沈氏看她做事有条理,副大家奶奶的样子,分派出来的活没人不服的,又把家里的事情料理的妥妥当当,回头就跟柳氏说这个媳妇娶着了,不说现在他们还在村子里,就是将来韩杨到京城做了官,这样的媳妇也绝对能够带得出去。

    沈临仙和韩杨小日子过的挺不错。

    等到第二年,韩杏被通判家顶小轿子抬走,进了通判儿子的后院,不知道做了几房的姨太太。

    而韩杨又参加了乡试,这次高解元。

    韩松将将考,名次并不靠前,他心更是积攒了许多的郁气,为人也阴沉了不少。

    在韩杨高解元的时候,沈临仙回家劝沈夫子去参加来年的会试。

    沈夫子得罪的那位高官如今已经罢免了,他是不必再在乡间窝着了。

    本来,沈夫子习惯了乡间这种自在的日子,不想再复出的,可是,沈临仙却劝他再去试试,还说韩杨要是高了状元,以后做了高官,自己的身份就显的有些低了,将来未必不会被夫家嫌弃。

    沈夫子就这么个闺女,看闺女说的这般可怜,且说的也是实情,为了闺女着想,他就答应去试试。

    沈夫子的学问直没有丢,现在拾起来也很简单,他每天闭门读书,开始备战会试。

    而韩松这边,他去通判家走了遭,韩杏给他抄了这次会试的题目,还给他抄了好几篇好章让他去背。

    因乡试的时候,韩杏猜的题目多数都了,所以,韩松对她很有信心,觉得这次会试也是十拿九稳的,因此,努力的去做那些题目,准备这次会试展身手。

    而韩杨在开年就准备进京。

    他跟韩大柱商量着带沈临仙起去,到了京城,也有个人帮着料理事情,也能给做饭做衣服,他旁的事情不用操心。

    韩大柱想着沈临仙是仙女,带在身边定是好事,也就同意了。

    因此,韩杨和沈夫子两个人带着沈临仙还有几个下人就出发了。

    直走了个来月,行人终于到了京城。

    沈夫子也有几个同窗好友如今在京城做官,他早早的就捎了信去的,他们到了京城的时候,人家已经帮着赁了房子,安排好了切,他们只要舒舒服服的住进去就行。

    这翁婿俩闭门苦读,转眼就到了会试的时侯。

    进了贡院,看到这次的考试题目,韩杨就乐了。

    而韩松都快疯了。

    竟然不是,竟然不是韩杏狠的那些题。

    韩杏误他啊。

    韩松差点在贡院发起疯来。

    他努力克制着,开始回想这些题要怎么做。

    别人奋笔答题的时候,他在抓头发,他在皱眉头,他在冥思苦想。

    当三场考试下来,韩松整个人都不成样子了。

    而韩杨很有精神的步出贡院。

    沈临仙早就让下人驾了马车在外头等着了,接到韩杨和沈夫子立刻回来,让人帮这两人洗了澡,抬他们回屋睡觉,沈临仙才去打探韩松的事情。

    知道韩松这次考试考的几乎崩溃,她冷笑声。

    这韩松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劲了吧,就只这么点打击就受不住了,这样的人怎么为官作宰?

    等到会试成绩下来,韩杨高第名会员,而韩松却是榜上无名。

    他彻底的发了疯,在贡院门口大呼小叫的,嚷着什么不可能,嚷着什么不该听信韩杏的话之类的,被贡院的差役打了顿赶走。

    韩杏那里还等着韩松高状元然后去接她出通判家呢。

    结果等来等去等到了韩杨高状元的消息,王氏又跑到她跟前哭诉说是韩松疯了,还骂韩杏没安好心,那么耽误韩松,说如果不是韩杏帮着韩松猜题,凭着韩松的才学,早就考了状元,但偏偏是因为韩杏,韩松才名落孙山的。

    王氏指着韩杏的鼻子臭骂了顿,让韩杏往后别跟家里来往了,叫她自己好自为之。

    韩杏差点给气疯了。

    而通判儿子的正室现如今正看她的笑话,知道这件事情,又叫人好好的嘲笑了她通,韩杏时没忍住,和正室大打出手,结果,叫通判夫人给拘在佛堂里抄佛经,整拘了她半年,出来的时候,人都不成样子了。

    韩杨那边当了状元,回乡祭祖的时候,拿出红薯和土豆这两种作物教赵狗儿和古远怎么种植,让他们在乡下好好的培育这两种作物。

    等到第二年,红薯和土豆种了出来,产量也出来了,高到惊人,韩杨这时候在翰林院,还是侍读学士,专门负责给皇上起草书,是个十分接近圣驾的职位。

    他就趁便跟皇上汇报了这件事情,皇上大喜,让人把红薯和土豆运进京,又召赵狗儿和古远进京,当吃到烤红薯以及炖土豆,又知道了这两种作物的产量,皇上越发的高兴,直接封了赵狗儿和古远爵位。

    爵位虽然不高,可是,对于赵狗儿和古远来说,已经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他们自此之后不再是土里刨食的穷百姓,而是爵爷了。

    韩梅和韩朵也兴头起来,脱了布衣衫,穿了丝罗绸缎,做起了贵夫人。

    韩杨和沈临仙这生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事情,弄了高产的作物,还教会这个时代的人预防天花,又修建水利工程,韩杨成为代能臣,名垂青史。

    而韩杏则是消磨在通判家的后院,韩松疯疯颠颠的,到后来韩长江和王氏死后,他真成了乞丐。

    韩杨和沈临仙过完这世,回到现世的时候,沈临仙发现自己的功德已经积累的足够了。

    她的心性更加开阔,她和韩杨隐居避世开始努力修行,直到有日飞升,再慢慢的由符道成圣,以力证道,成为大道圣人。

    而韩杨也以丹道入圣,成为另个大道圣人。

    沈临仙开始报仇,揪出天道来狂揍了顿。

    天道抱头鼠窜,哭都没地方哭去。

    他就知道会这样,沈临仙这个女人,从来对他都只有狠揍狂揍,原想着这回阻止沈临仙成圣,哪知道,这个女人真狠啊,十世历练都熬了过来,还以这么风光的方式成圣。

    至于说沈临仙和天道的恩怨,那就是另个故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