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穿越之路在脚下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不对劲儿,(大结局)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不对劲儿,(大结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季白问道:“在那个特别隐秘的暗室?”

    “花园那个,里面金银财宝不少,我没敢拿,嘿嘿。”李晨语眼里闪过亮光。

    “不能拿,我哪里也有,你要什么到时候让你随意拿。”季白宠溺的许诺着,犹如说的什么破铜烂瓦。事情已经完成,他不得不高兴。

    李晨语顺杆爬:“真的?你可别反悔啊,我都记着呢。”

    财宝她最喜欢了,虽然有大笔的银子,但谁嫌弃钱多。

    将太子府会发生什么后果事情事无巨细的说了。李晨语沉默了良久,点头认同了她手造成的结局,虽然那么做了会很残忍,但她别无选择。

    “我的亲事,”季白停顿了下,想看看她是反应。

    李晨语就眨眨眼接话道:“不对啊,九月二十你就应该带着新娘子回金陵了啊!又改时间了啊?”

    不怪她会这么想,季白的亲事波三折,在多来几次意外也没啥好奇怪的。

    季白气结,道:“赵姑娘在前几天,去了。”

    “提前走了?你不用跟着吗?”李晨语没听懂,嘴里还卡着奶糖。

    季白咬牙,不怪她不知道这些事情,她向来不关心这些,就说的很明白:“赵姑娘五天前死了,在那之前赵家与我退了亲。”

    他没说的是,赵家姑娘曾要求做他天的新娘,他答应了。

    李晨语‘啊’了声,有点不可思议,“那姑娘的病不是好了吗!怎么好端端的。嗯,不过该说你幸运好呢,还是不幸好。”

    幸运的是没娶回家死了老婆,不幸的是同样没了老婆。

    “你可以不说话。”季白不想在她面前多说这些事情。

    李晨语真就闭嘴了,渐渐的发现体内涌起股热浪,她胸口有点儿不舒服。

    她没发现的是,她脸色已经粉红片了,季白靠过来,盯着她的脸看,“你脸色泛红,是不是又发烧了?”

    说这话就单手摸在李晨语脑袋上,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体温正常。

    李晨语体内的热越来越凶猛,她神情难堪,语气却还算平淡道:“你是不是给我吃的东西里面下毒了?”

    “什么毒?”季白对她的不信任心里生出火气,但毒非同小可,丫头不会乱开这种玩笑。

    看他怒气瞬间上涌,又疑惑,受伤的表情,李晨语知道自己是冤枉他了。

    砰砰砰的脚步声忽然想起,李晨语跃起了身,竟然又跌坐回去,她心里大惊,感觉但危险。

    瞬间,外面的人哐的声锁了门,然后想起捶打东西的声音。

    无数的人影闪动,李晨语知道他们这是在封门窗。

    季白把她护在身后,十分镇静道:“不知阁下何人?”

    “我家主子说了,只要你们在里面呆夜,明天自然知晓。”个粗粗的男声话毕,封门的动静也停了。

    很快,人都别下去,除了屋子里两人彼此的呼吸声,其他都静悄悄的。

    而季白,却想到了做这切的人会是谁。

    李晨语甩开季白的手,自己却跌坐在踏上,她脸色红红的,脑门上都是汗,喘气声很重。

    压着嗓子质问:“这是谁干的?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算计你?”

    季白沉默片刻:“不知道,我会查清。你,你怎么样了?”

    李晨语打开他的手,胸口上下起伏着,这刻,她开始怀疑这是季白做的。

    所以,她需要离开。

    季白拦住她,放低声音,尽可能的温柔祥和:“你让我给你把脉,看看你的什么毒。”

    李晨语绕开他,脚下的虚浮感提醒她可能无法离开这里,就算离开,也走不远。

    她很想知道,是什么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连她都能制服,自己的思维已经混乱了,眼睛里都是重影。

    怎么办——

    “丫头——”

    季白惊呼声,抓住软下去的身体。不容分说抱在怀里,开始把脉。

    奔涌的血流告诉她,李晨语现在的经脉混乱,她种了大药剂的毒。

    而且,还是如此阴险歹毒的毒。

    合——欢——散

    “放开我,”李晨语挣扎,却拽着冰凉的手不放,自认凶蛮的声音娇弱无力。

    “晨儿。”季白捧着她的脸叫她的名字。发现她的神色已经不清,只会往冰凉处靠近。而且不停的撕扯他的衣裳。

    季白攥着拳头砸在地上,抬起泛红的眼睛盯着门的位置看了片刻。

    然后抱起地上的人,大步往踏上走。

    当衣物件件菠萝,季白的手开始颤抖,抱着光洁的人,遍遍叫她的名字。

    而李晨语嗯声回应,酥麻的声音带着急迫,她的手更诚实,摸着季白的脊——梁路向下,她手劲儿狠,受不了身体带来的难受就将凉凉的被抓出红痕,身——体不停的磨蹭。

    季白是个正常人,早就起了反应,却不想在这时候这样稀里糊涂的要了自己心爱的女孩儿。

    所以遍遍的吻着她,问她:“我是谁?”

    “呜呜,谁都可以。”李晨语迷糊了。

    她话应刚落,季白就咬了滑嫩,鼓掌的小白兔口。

    李晨语仰着修长的脖子,闷哼声,喊疼。

    季白看着她的眼睛,又问:“我是谁。”

    “老公?”李晨语不经大脑,抱着他的脖颈蹭来蹭去,双——腿盘在结实的月要上。

    湿——了片的草丛蹭的她很舒服,口溢出磨人的声音。

    季白咬牙忍着僵硬到发风的大象,大掌托这小屁股不让她动。

    又坚持不懈的说:“丫头,叫我的名字,季白。”

    李晨语睁大朦胧湿润的眼睛,倾身咬住总是说个不停的嘴,含糊叫着季白的名字。

    季白双大掌将浑圆压向胯间,大象蹭着湿漉漉的入口。

    问她:“丫头,你那儿不舒服?”

    “痒,我热。”李晨语贴住冰凉的来源,小手握住乱动的大象。

    季白脑子轰的声,炸了。

    他阻止李晨语鲁莽的动作,握着她的手在大象上滑动,并告诉她:“我给你解痒,你乖乖听我的不许乱动,知道吗?”

    李晨语不愿意,却被强硬的摁倒,月退被大大的分开到极致。

    她正不高兴,条温热的,向蛇样的东西灵动的动着。

    “啊——”

    李晨语合住月退,抱着季白的头,蚀骨的呻吟断断续续的破碎而出。

    粗喘的低吼掺杂着细细的哭声,晃动的人影发了狠,打桩机样,不停的动,汗珠顺着肌理慢爬。

    当刺眼的阳光词的人睁不开眼睛,李晨语才幽幽转醒,拉开衣服看到青青紫紫的身体告诉她那些记忆清晰的画面,都是真的。

    而屋子里这片掉进火海样的红,是怎么回事儿?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李晨语惊醒,她又躺倒下去,闭上眼睛装睡。

    季白走过来,侧身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呼吸均匀的人。

    她已经睡了两天了,要不要叫醒她。

    季白躺倒在李晨语身边,将人圈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唤:“丫头,醒醒,该起来了,你已经睡了很久了。”

    李晨语的身子变硬,眼睛不自觉的动了下。

    季白察觉到了,把人抱得更紧,“丫头,你是不是怪我?可我不后悔。我不能让你属于任何人,你只能是我的。”

    李晨语豁然睁开眼,冷硬的面孔铁青,她没有看他,保持着被抱着的姿势,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反抗不了你这家族,所以,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把。”

    “我是个男人,我们有了夫妻之合,我爱你,所以要娶你。”季白说的很平静。

    李晨语却怒火丛生,起身就甩了季白巴掌。

    她道:“我拒绝。”

    季白任由她打,脸色温和道:“晚了,你已经是我的了。”

    李晨语甩开她,抬脚下来床,刚踩到地上就脚下软,被季白及时接住。

    她被喂了软骨散,是季家特意为她配制的药。

    半月之后,名震天下的宁家被抄家灭族。

    次月,太子被查出陷害忠良,囚禁东宫。

    而李晨语直到怀孕。季白三十岁那年,她才终于同意成亲——

    (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